欢迎访问某某网站首页!
广告位

百万发-百万发平台-百万发娱乐平台

广告位
当前位置:主页 > 手机频道 > 数码 >

王子犯法哭哭就好 三星李在镕当庭释放重掌大权

时间:2018-02-07 18:03 点击: 作者:
[导读]原标题:王子犯法哭哭就好 三星李在镕当庭释放重掌大权 韩国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在位于韩国仪旺市的拘留

原标题:王子犯法哭哭就好 三星李在镕当庭释放重掌大权

王子犯法哭哭就好 三星李在镕当庭释放重掌大权

韩国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在位于韩国仪旺市的拘留所外接受记者采访

雷锋网按:历时353天之后,韩国首尔高等法院推翻一审判决,改判李在镕有期徒刑两年半、缓期执行四年,并当庭释放。同时,法官表示,李在镕对朴槿惠闺蜜崔顺实提供金钱上的支持,是“被动地屈服于政治势力”。作为韩国整理清理财阀掌权企业的典型案例,此案的失败,一方面透露出韩国政府改革的失利,一方面透露三星内部权力更迭的失败。核心权杖、以及上升的股价、亮眼的财报,重新回到李在镕手中。

还是逃脱了。

2018年2月6日,被收押353天后,三星“太子”李在镕成功脱险,最终获刑两年6个月,缓刑四年,当庭释放。现场被媒体拍摄到的照片中,李在镕脸上眼内,有着抑制不住的笑意。几个月前,他还在痛哭流涕,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和不平。

据中新网报道,李在镕表示,过去一年对自己来说是反省自我的宝贵时间,今后处事将更加严谨负责,并展现出重返经营现场的意志。随后,李在镕前往其父李健熙会长所住医院探望。

对于李在镕案件进展,雷锋网自去年一直跟踪报道。

王子犯法哭哭就好 三星李在镕当庭释放重掌大权

两审三判 有钱无罪

韩国经济界认为,李在镕被改判缓刑有助于国家经济发展,但市民团体则表示,这是给予财阀的优待,也是典型的“有钱无罪”事例。

韩国时间2017年2月17日上午5时35分左右,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正式决定:批捕深陷韩国总统亲信干政事件的韩国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检察官指控三星集团副会长李在镕有贿赂、职务侵占和作伪证嫌疑,称其向韩国总统朴槿惠的密友崔顺实支持的公司和组织行贿,以此换取总统支持其2015年两家子公司合并计划。

8月25日下午,韩国法院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行贿案作出一审判决。去年49岁的三星实际领导人李在镕,获刑5年,其余两名三星高管4年刑期。李在镕被指控5项罪名,包括行贿、贪污、向海外转移资产、隐瞒犯罪所得以及作伪证。其中,行贿是这5项罪名的核心。

李在镕在接受审讯时哭诉:“总统强迫出资,我是受害者。谁能拒绝总统的要求?”

2018年2月6日,李在镕最终获刑两年6个月,缓刑四年,当庭释放。

据韩联社2月5日报道,首尔高等法院推翻了去年的判决,不承认三星存在检方所称的领导权继承问题,法院还发现三星从一开始就没有计划要对前总统提出“明确或含蓄的”要求以寻求政府的支持。

上诉法院认定三星电子赞助朴槿惠“幕后权贵”崔顺实之女郑某进行马术训练构成行贿罪,维持一审裁定,但非法赞助崔顺实实际控制的韩国冬季体育英才中心、转移资产出境等相应指控均被推翻。法院还认为,很难将三星对崔顺实操控的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出资的204亿韩元视为贿赂。

此外,一审判决中认定该案件存在的“政商勾结”行为,在二审中也被推翻——法院认为该案件中很难找到“政商勾结”的痕迹。法院判定,该案件的核心在于前总统朴槿惠迫使三星集团行贿以及崔顺实谋求私利,李在镕是迫于双方的压力“被动行贿”。

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家成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结果基本符合预判,即李在镕很有可能获得缓刑,这体现了韩国司法界对财阀一贯奉行的传统‘三五定律’。”

所谓“三五定律”,即韩国法院在一审中将企业人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及以下,但在二审中,以“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的方式释放。事实上,通过这种“潜规则”释放出来的企业人士没过多久就被赦免、复职成为自由人的事例不在少数。例如三星电子总裁李健熙也因三星SDS附认证股权债券低价发行嫌疑被起诉,2009年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罚款1100亿韩元。

韩媒报道称,法院表示,李在镕全部退还在一审中被判有罪的贪污涉案金额也是其在二审中获减刑的主要原因。

王子犯法哭哭就好 三星李在镕当庭释放重掌大权

权五铉

三星内部权力清洗失败

有趣的是,去年10月13日,三星电子公告宣布称,其实干派CEO兼副会长权五铉将退出管理层职务,并于2018年合同到期后不再与三星续约。

雷锋网查阅公开资料发现,1953年出生的权五铉拥有斯坦福大学电机博士学位。1985年进入三星半导体部门担任研究员,2012年他被三星电子任命为CEO,并在2016年被任命为显示器业务CEO。

据路透社报道称,企业信息提供商CEO Score负责人Park Ju-gun表示:“这一时间点选得实在荒谬。三星电子利润创纪录,其第四季度业绩会更好,这一切都归功于权五铉领导的零部件业务。”

当时诸多媒体分析称,65岁的权五铉称,三星电子需要“年轻的管理层”,暗示该公司的世代交替正在进行当中。受三星“太子”李在镕涉嫌行贿事件影响,权五铉的请辞可以被视作是“以退为进”,欲开启新三星、新管理层的序幕。

外媒The Verge分析称,李在镕缺席后,一直担任实际上“一把手”职位的权五铉此番辞职,意味着李在镕案对三星公司的日常决策模式和长久以来建立的公司文化形成了重大冲击。

权五铉在辞职声明中写道:“我的自豪之情无以言表,多年来我们一起努力工作,创造了全世界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改变了人们生活、交流、沟通的方式。但现在,三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渴望迎来崭新的领导文化。”

讽刺的是,权五铉此番请辞,预示其任期至2018年3月到期,并不再续任。而权五铉离开之前,2月6日,改判缓刑的李在镕已离开囹圄,重回巢穴。

或许,在去年10月,社会各界针对权五铉请辞、三星权力空白议论纷纷之时,三星内部暗涌的派系争斗,已然得出结果。

据金融时报报道,对李在镕的审判,被视为韩国政府清理韩国公司的一个测试案例,后者长期被少数大型家族企业掌控。

同时,反对党、政界批评人士均表示,李在镕的释放——这位三星电子副董事长、三星传奇创始人的孙子——将是韩国改革努力上的一大挫败。

企业分析集团 Chaebul.com 负责人 Chung Sun-seop 表示:"令人遗憾的是, 司法制度回到了过去, 在企业界存在问题的商业行为方面没有真正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