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天依大唐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回归故归土

第四百七十六章 回归故归土

作品:天依大唐 作者:骗你是小狗i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先天?什么是先天?有记载说过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说的就是先天之人,一动一静都与天地契合,能够调动天地之间的奇妙力量,与日月一样的光亮,又和年间四时相称,鬼神不侵,终生无恙。

    此刻的孟喾气息圆满,浑身散发着一股由静而动,又由动而静的特殊气息,他的呼吸如同微风,眼睛如同日月,心脏之中的血液散发着灵威,此刻的他已经开始蜕皮,一点点的褪去原来的身体,成为先天之身。

    他的头发开始掉落,原本黑白相间的头发又变得乌黑,岁月在脸上留下的痕迹也荡然无存,他的肌肤变得越来越白净,看上去如同碧玉一样。

    他的眼角膜开始脱落,获得新生,变得更加明亮,就连几十丈开外的东西他都可以看见;他的鼻子也开始变化,鼻毛脱落,上面的组织也开始更换,让他的嗅觉更加灵敏,可以闻到一里之内的气味;他的耳朵里蕴藏着一股股诡异的力量,那是灵力,达到先天境之后,灵气变化成灵力,他的耳朵里蕴藏着灵力,可以听尽四面八方;他的嘴巴也跟着蜕变,味觉更强,里面的黏膜更加坚韧,不怕冰火。

    他的皮肤、血肉、筋骨、五脏六腑都在蜕变,整个人都已经超凡脱俗,有着一股极为内蕴的力量在他的肉身之中。

    “呵,没想到先天境变化的是灵气和肉身,我还以为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呢,不过如此而已,我的寿命应该已经近乎一千年了,不过不死药需要我的修为,那时候我会从先天境跌落,变回普通人!”

    孟喾站起身来,他的眼睛里如今出现七个瞳孔,分别是太阴太阳两种力量、五行之力,他的身体如今已经有隐隐的灵力守护,就算是刀枪也难以刺破他的皮肤,这就是所谓的“神灵”的力量。

    他看着这座墓葬,最后笑了笑,说道:“你当初也设下虚墓,是为了心怀不轨的打扰到你的清净,既然如此,我就帮你一把,你的墓穴会沉入海底,这座迷雾山林也会消失,就当这里不存在好了!”

    说完,他化作一股流光,直接回到九黎族的村子里,他的速度极快,捕风捉影也看不见他留下的足迹。

    他回到村子,在虚空中直接伸手一挥,一股灵力从他的手指间飞出,化作一股气流将蚩离儿托起,带到他的身边。

    “这…这…怎么回事!!?”

    蚩离儿吓得不轻,在空中手舞足蹈,尖叫道:“是什么人!!?快放我下去,放开我!!”

    她以为是练气士中的高手将她带出去,想要对她为非作歹,整张脸都黄了,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到底要面对怎么样的穷凶极恶之徒。

    就在她惊慌失措的时候,她突然看见远处虚空站立的孟喾,心脏扑通的跳动一下,随后惊讶不已,暗道:“原来是二狗…尊上啊,我还以为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要对我做过分的事情,最害怕的就是把我脱光光了,这种人以前村子里就有,霸王硬上弓,真是可恶。”

    她看见孟喾,赶紧笑问道:“尊上,你成就先天境了?可有变化?有什么不同吗?我听说先天境就是神灵,你现在已经是先天境,那你也就是神,你可以掌控别人的生死吗?”

    孟喾一听,有些头大。

    掌控别人生死!?

    他不敢相信自己有这种力量,也不敢相信先天境有这样的能力,先天境不过是提升自己而已,要别人死倒是容易,要别人生恐怕就有些困难了,所为的神灵不过是普通人惧怕的时候才说出的尊称而已,世上本就没有神灵,只有天外来客和普通人。

    孟喾深吸一口气,说道:“你别自己胡思乱想,我现在不过也就是可以虚空行走而已,其余的力量没有多少变化,掌控生死一说,不存在的。”

    他拍了拍蚩离儿的后背,笑道:“你现在可以带着九黎族回归故土,记住,九黎族不能出世,若是出世,必然会有人收拾你们,你们九黎族也算是人族,别做傻事,乖乖的活下去,为太古留下一些念想!”

    他心里一沉,当他回去长安之后他就要删去有关于他的一切,包括孟喾的亲人,因为他不是孟喾,他的出现只会影响历史的变轨,若是历史偏差太多,他就回不去原本的世界了,所以他不得不抹去一切。

    自然他不会抹去九黎族对他的记忆,九黎族只要不出世,他的事情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他是谁,他来自哪里,无人可知。

    随后手中捏出一柄长剑,长剑如同霓裳在他手中盘绕,最后腾空而去,在天空中变成一柄万丈大小的巨剑,如同星辰陨落一般的斩落在西夷大陆之上,将九黎族的部落和迷雾山林,以及蚩尤的墓葬切断,让它们沉入海里。

    他突出一口气,灵力化作一阵龙卷,直接将九黎族的所有人卷皮,带着他们去了河对岸,而他则是睁开双眼,眼中神光聛睨,将西夷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都看清楚,他在寻找纳兰雨若的踪迹,他要不死药的残图。

    他的天帝之瞳现在可以感受到方圆千里的灵气,自然灵气越强的人或者物更加容易感应到,若是如同的事物,若是距离太远,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了。不过他的眼里出现一顿一顿的灵气火焰,最后他看到了属于纳兰雨若的那一朵。

    “找到了!”

    他看着身边的蚩离儿,突然很是平静的笑了,说道:“我要走了,你们九黎族也找一处地方落脚吧,日后若是有缘…额…有缘也见不得了,我是后来之人,怎么会与你再见?哈哈,真是愚蠢,我差点忘记自己的来历了,我走了!”

    他最后看了蚩离儿一眼,随后就化作流光而去,去找纳兰雨若去了。

    蚩离儿看着那一道流光远去,不由心神一颤,随后她脚下的风带着她飞向河对岸,她也回归自己的部落里去了。

    千百年后,九黎族走出一个姑娘,带着一寸衣角,跑到华夏庆城里来找一个叫做孟子然的男人。

    孟喾横跨西夷,走了到迷雾山林的另一头,看见哪儿有一座城池,城池里全是西夷人,而在一家院子里,有一个中土的姑娘在里面,神情恍惚的喝着咸茶。

    “纳兰!?”

    他直接落在院子里,刚一下去就遇到一个西夷人,这个西夷人看见他从天而降,高声说话,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孟喾是一句都没有听懂。

    “我听不懂,你也别瞎哔哔了,睡吧!”

    孟喾实在听不懂这个西夷人的话,所以直接睁开天帝之瞳让这个西夷人睡下了,他的眼睛可以控制别人的大脑,让没有灵气的人轻而易举的陷入沉睡,所以这个西夷人毫无抵抗就昏迷过去了。

    他松了一口气,随后直接走向纳兰雨若的房间,他直接踏入房间,看见里面的纳雨若,突然笑了。

    “纳兰姑娘在想什么呢?”

    纳兰雨若没有发觉孟喾的气息,不由自主的回答道:“想一个人,我把他弄丢了,不知道怎么才能把他找回来,现在好了,他一点音讯都没有,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去面对那一屋子里的人,尤其是我那徒儿,哎!”

    她的神情很是不安,仿佛自己再也见不得自己口中所说的那一个人,她怕的是苗疆巫宗里那群等候孟喾回去的人,而不是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得孟喾。

    “呵呵,怎么会?我不是在这里么?”

    孟喾一笑,走到她的背后,端起一杯茶,笑道:“你别这么消沉,我这次来是为了向你拿回不死药残图的。”

    纳兰雨若一听,那是她熟悉的声音,她知道是孟喾回来了,不由苦闷一笑,随后转过头来,看着身后的人,笑道:“没想到你没事,这样最好,既然你平安回来,我也该把不死药残图给你了。”

    “在你消失的这段日子,我都不觉得你会死,所以我一直在让西夷这边的朋友帮忙找你,不过他说迷雾山林很大,恐怕找不到你,我想你还是会活着回来,所以一直在这边等你,没想到真的等到你了。”

    她脸上露出笑容,那种笑容仿佛已经消失了很久,显得格外的真诚炙热。

    孟喾对她一笑,取回自己的不死药残图,随后他有些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告诉纳兰雨若一些事情,他想了想,最后才决定告诉她一个事实。

    “纳兰雨若!”

    他先叫住身前的人,随后开口说道:“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你别介意!”

    纳兰雨若一愣,点头说道:“嗯,你说。”

    “其实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应该清楚太古是存在的,也知道天外来客的事情,那么你也应该知道轮回吧?”

    “我不属于这里,我只是后来之人,我很快要回去了,所以到时候我要抹去你们的记忆,回去我应该存在的世界。当然孟喾并不会消失,他也存在我的记忆,不过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他只有我在这个世界经历的一切记忆而已。”

    孟喾叹气一声,最后说道:“我从蓬莱仙境回来之后就要抹去你们的记忆,我希望你先回去稳住苗疆的那群人,我要先去清算一些人,然后去蓬莱,所以我会告诉你我的秘密,希望你可以帮我保住这个秘密,顺便帮我稳住倾颜她们!”

    纳兰雨若一怔,点头说道:“难得你这么信任我,既然如此,我就帮你这一次,你放心,我会帮你守住这个秘密,也会帮你回去稳住倾颜她们的。”

    “不过,我还有一些事情不明,既然你说你可以回去原来的世界,那么你要如何回去!?”

    她脸色疑惑,她知道天外来客的事情,可是天外来客一般都是回不去的,现在孟喾说他可以回去,她很想知道回去的办法到底是什么。

    “呵呵,不过是意识而已!”

    孟喾一笑,解释道:“一切都是意识而已,我是一股意识来到这里,附着在这个身体里而已,当我回去,我的意识就会归去,我会像做了一场梦一样醒来,你可明白了?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梦而已,谁又分的清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都是意识而已。”

    他点点头,看着远处,说道:“我还离开了,你要快些回去苗疆吧!”

    说完,他抬脚准备离开,不过在他要离开的时候,纳兰雨若又把他叫住了。

    “先别走,我还要有话要对你说!”

    纳兰雨若叫住孟喾,她取出一颗一枚玉佩放在孟喾手里,解释道:“你拿着这枚玉佩,你若遇到我的师尊,还请放他一条活路,这枚玉佩你交给他,他会明白的。”

    活路!?

    孟喾微微一笑,他果然猜的没错,纳兰雨若这样重情义的人,恐怕不会不管她的师尊,一开始这个女人就怀有异心,他的怀疑是没错的。不过好在纳兰雨若没有对他出手,不然到时候撕破脸皮,他可不会念及旧情,放她一条生路。

    “你果然情深义重,既然还要我放了你的师尊,你可知道我对他没有多少好感,甚至说杀他也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你为何还要求我,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他没有回头,直接说道:“算了,我也不想继续杀来杀去,我会废了他的武功,留他一条性命,也算是看在你的份上了。”

    说完,孟喾化作一阵长风离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房间里只剩下纳兰雨若,她看着孟喾远去的方向,最后慢慢说道:“师尊,你可还记得曾经教我练剑的时候,你说魔宗的理想,现在的你变成什么样子了,希望你不要一错再错,不要被那阴阳师,不要被不死药迷惑了。”

    她叹息一声,最后再去向自己西夷的朋友道别,然后乘船回中土去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