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情第四十三章:自以为是的情感的否决与认知

情第四十三章:自以为是的情感的否决与认知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在我的印象中,这应该不是小木曽前辈第一次有些不愿意顾忌自己形象地来找我了,我不知道之前的那次骚动是怎么平息下去的,但是如果前辈你每个月都来一次这样的例行的“盘问”的话,你在学校里的形象可是会崩塌的啊,我这可不是在胡说八道哦!

    不过,这种有些“特殊待遇”一样的做法还是让我稍微有些得意就是了,虽然情况和绝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但是能够让小木曽前辈的情绪变得如此诡异的,整个总武高也就只有我一个人了吧?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让前辈的情绪变得不一样的时候,思考的方向能够变得稍微积极一些就是了。

    毕竟,对于小木曽前辈这样的女生,说男生在内心中没有那么一丝丝的憧憬,绝对是骗人的吧?有人说男生在幼稚的情况下总会在自己心仪的女生面前做出各种各样调皮捣蛋的举动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当然人们总会对这种做法表示嗤之以鼻,认为这些笨蛋的小男生的做法只会对他们喜欢的女生起到反效果,当然,我也肯定已经过了那个有些可笑的年代,肯定也不会刻意用这种别别扭的方式啦吸引前辈的注意力。不过,人们必须承认的一点是,能够用那种蹩脚的方法吸引到对方的注意力,总比对方对自己不闻不问要好的多了。

    所以,虽然我并不是在刻意用让小木曽前辈不满的方式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但是我现在的这种也有些奇怪的自得的心情,想必就和吸引到了自己喜欢的女生的注意的小男孩一样吧——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换一种方式就更好了。

    啊不对,糟糕了,又习惯性地在和小木曽前辈聊天的时候陷入自我沉思模式了。

    当我多少有些尴尬地抬起头来的时候,前辈的眼神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死死地盯在我的身上,她只是斜靠着扶梯,多少有些出神看着一年级的教室的走廊。前辈的漂亮的棕色的长发有些随意地搭在肩上,然后拖到了楼梯的扶手上,不得不承认,即使是这样有些稍微不在意形象地随意地靠着,对于小木曽前辈来说也依然没有任何不适应,或者说,可能对于已经适应了在学校里表现得正式而且严肃的小木曽前辈的形象的我,或者其他人来说,这种有些随意的前辈的形象,反而让她更加鲜活了起来。

    “呃,那个,小木曽前辈?”这一回变成我提醒已经走神了的小木曽前辈了,多少有些不适应呢!

    “啊啦,和也,发呆发完了?”前辈转过头来,笑着看向了我,不过,虽然展现在我面前的应该是前辈的笑容,但是那种或多或少地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啊!

    “恩,发呆发完了。”我本来还是考虑过用什么话向前辈调侃回去的,但是,感受着前辈的似笑非笑的这种气息,我觉得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毕竟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

    毕竟,像上次的与叶山的挑战一样容易引起人关注的事情,我可没有做出来过。

    我已经做好了承受前辈的疾风骤雨一般的盘问的准备了,但是,多少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在小木曽前辈明显已经做好了对我严肃的准备的样子的情况下,前辈自己,却稍微有些吞吞吐吐地退缩了起来。

    “恩,和也在总武高也已经快待了一个学期了呢!感觉虽然你看上去很想表现得低调一些,但是在你身上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呢!相比起我的第一个学期,你的高中生活的开端还是挺丰富多彩的嘛!”

    “呃,因为总是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意外嘛!绝大多数事情都不是我主动想去做,而是莫名其妙地它自己找上门来的啊。”虽然不知道前辈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开始扯淡起来,但是这种情况下顺着她的话说下去总应该没有错吧?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还是过得很精彩嘛,”前辈也继续说了下去,“至少,相比起我这个即将毕业的前辈来说,生活丰富了不少。”

    “不过前辈应该反而是对这种相对平淡一点的生活比较满意的人吧?你不是不喜欢被人叫去做各种各样的活动吗?”

    “是这样吗?”面对我的这句有些调侃的话,小木曽前辈立刻很认真地反问道。

    这到让我有些不确定了,在我的认知中,小木曽前辈是一个很善于体察别人的内心的人,这也是她之前在自己有些不情愿的情况下参加miss总武高的选举的原因,不过,既然不愿意参加miss总武高这种能够展现自己的活动,前辈就应该是那种比较喜欢平淡的生活的人吧?

    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当我说出这一判断的时候,小木曽前辈却只是似是而非的,并没有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难道说,小木曽前辈心中,其实也是有展现自己的渴望的吗?

    我突然想到了刚才在miss总武高的选举问题上前辈对一色的回答,之前我得到的结论是,前辈只是考虑到了一色和学生会的心情而不愿意立刻拒绝,但是,现在的我却有些不确定起来。

    但是,前辈不想继续参加miss总武高的选举的这件事情,是前辈自己告诉我的——这里面到底出了一个什么问题。

    “好吧,想不出来就不要想了吧?也许你一开始的答案是正确的呢?看看你这紧张的模样,”大概是我的有些不确定的神态实在是太过于严肃了,原来表情严肃的小木曽前辈本人倒是先轻轻地笑了出来,随后,她用一种“这件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语气轻描淡写地揭过了这个话题,说道,“再说,我来找你,主要是为了你的事情。”

    说实话,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和前辈交往的越多,我就越不明白前辈很多时候的想法,我原来认为比起学校里的其他人来说,我是更加接近于了解小木曽前辈的真实一面的人,但是,我现在却越来越觉得,所谓的“小木曽雪菜的真实”,也只是我的自以为是的妄想罢了。

    比如刚才前辈的面对我的不那么严肃的回答时的严肃的反问,又比如小木曽前辈主动地表示这个问题实际上不值一提,这两种状态明显是对立的状态,但是我却不清楚这里面哪种想法是前辈的真实的想法,又或许是,这两种想法都不是真实的想法。

    人往往会因为有所畏惧,所以才会有所隐瞒,往往会因为有所担心,所以才不愿意对人坦诚,我曾经认为我是那个前辈可以敞开心扉的人,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呢!

    真是的,这样看来,心里还是稍微有些别扭呢!

    不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谎言被慢慢地戳破了吗?可是由比滨和也,你的心情为什么会这么酸楚呢?

    喂,你这家伙,在搞什么啊?别告诉我你这是自顾自地失恋了啊!

    ——才不是自顾自地失恋了啊!回到之前的那种心情来,小男生在自己心仪的女生面前卖弄自己,捉弄对方以获得注意,那真的可以被称为是一种“恋爱”的心情吗?小鬼而已,那完全就称不上是应该让人有些郑重其事的表达的喜欢的感情啊!而现在的我也一样,只是之前的一种自己领先一步的窃喜的感觉被证明是无用功了而已,如果把这种简单的情绪理解为肤浅的恋爱的话,那只能证明由比滨和也同学你之前的那次恋爱是白白经历了。

    最关键的一点是,我绝对不能把对小木曽前辈怀有的那种仰慕,欣赏,甚至是姐姐一般的依靠的情绪当做是爱恋的情绪!

    往常情况下,我在小木曽前辈即将说话的情况下,再度走神这么久,肯定是要遭到前辈的白眼的,但是今天的情况好像就是小木曽前辈的脱线发布会一样,前辈对于我出现的屡次的走神的行为丝毫没有在意。

    而且正好是在我从走神的时候,前辈似乎也在很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对我进行问话的状态。

    于是,基本上是我从走神中反应过来的时候,前辈的问话也就随之而来了:“和也,虽然问你这个问题有些突兀了,这个时间也有些不对头,但是我还是有些好奇,你在国中时期,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我看着小木曽前辈,对前辈的这种状态的确表示十分不理解。

    “恩,怎么说呢?我也不是想打听和也你的隐私的事情呢!只是今天我正好从朋友那里,听来了一些有些不确定的话,再加上我之前自己已经了解到的一些情况——”

    我感觉我好像有点明白前辈的意思了。如果说一色的那种调侃一般的误解我还可以当做玩笑一笑了之的话,那么小木曽前辈看上去还真的是把那个传言当真了啊!

    “算了吧,那我就直接问了,”但是,还没等我准备把这件事情和前辈解释清楚,前辈就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地说道,“你和之前你提到的那位杉浦同学,国中的时候分手的原因是什么呢?”

    啊啊啊,果然是这样,城廻会长是三年级的,如果她产生了这种误会的话,除了学生会的人的话,最先得知这件事情的肯定也就是会长的三年级的关系好的女生吧?当然我相信会长肯定不会乱说,估计只是表达出“委托的一年级男生竟然和对方的会长之前有一腿”之类的抱怨的意思,绝大多数不知内情的人都不会把这个人和我联系起来,然而小木曽前辈就不一样了,如果她得知了这个情报,基本上可以判断出这个“委托的一年级男生”的身份了。

    也就是说,和叶山的那次的情况有点像,虽然在传言中并没有出现那个人的具体的身份,但是因为这方面的我的符合度实在是太高,对于小木曽前辈来说也就轻松地认出我来了。

    “那个,前辈,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但是你不要太担心了啦——”我有些无可奈何地辩解道。

    然而,在戳破了犹豫的那层纸之后,小木曽前辈反而变得认真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她打断了我的解释,继续说道:“——和也,虽然这句话由我来和你说并不是那么合适,我可能有些扮演你的姐姐的角色扮演过度了,但是,我必须告诉你,在恋爱中,同时伤害两个女生是一件多么让人感到难过的事情。尤其是你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不要认为自己的处理方式就是最正确的,如果用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来处理这些关系的话,导致的可能是一个集体的崩溃,明白了吗?”

    前辈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格外的激动,这种反应,感觉就好像不是在教训我,反而是在教训她自己一样。

    果然我对小木曽前辈还是有很多事情搞不懂啊!

    不过,至少对于我的这件事情,向前辈解释清楚还是不困难的。

    “那个,前辈,能先听我说完吗?”我苦笑着向举起手来示意着小木曽前辈。

    “恩?啊,抱歉,我刚才有些激动了。”前辈多少有些如梦初醒地点了点头,露出了一副罕见的难为情的表情,红着脸说道。

    “那个,小春和清泉中学的木村会长,她们两个的关系很好哦!”

    “对啊,关系出问题了,所以你需要——呃?”小木曽前辈压抑地抬起了头。

    “——所以说啦,我和那位木村会长,其实是没有关系的,只不过因为她们两个的关系太好了,所以反而让木村会长担心起我在去讨论问题的时候和小春见面时的会不会出现问题了。你也知道的吧,女生有的时候总是会想的太多,然后多管闲事一些的。”

    ——嘛,就和现在的小木曽前辈你一样呢!我看着脸色变得更加红的小木曽前辈,这么想着。

    --------------------------------ps--------------------------------------

    这章是昨天就写好的,晚发了一天,因为我的网络欠费了,事实上现在也没有网,我用的是手机分的热点上传的,另外我对欧洲人的死板的缴费方式表示相当无语。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