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三十八章:杉浦小春效仿着雪之下雪乃

第三十八章:杉浦小春效仿着雪之下雪乃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谈判最重要的从来都是情报的对比,其次才是谈判技巧的高超与否,参见之前的侍奉部与清泉中学学生会的那次谈判,在我们不知道清泉中学的诉求的时候,即使是雪之下这样的人也只是能够对整体的局势做出把握而不能压制住对手,而在我们得知了清泉中学学生会的压力所在之后,接下来的局势就完全成为了一种碾压式的对局了。

    接洽自然和谈判不一样,但是情报的必要性依然是不会减少的,而且,当你面临的情况是情报的匮乏,而对手又有一种为了自己的同辈而鸣不平的咄咄逼人的气势的时候,那么场面成为一种我的被动挨打的状况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没错,我指的就是那个对我用各种有些激烈的言辞相对待,在两位学姐都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先跳出来的黑长直选手。

    “但是,要让总武高的前辈们的节目穿插到我们的学园祭当中,也会出现很多问题的,首先就是预算的问题,预算的话本身不复杂,学生会统一安排预算,然后班级也会有分摊,社团也会有自己的预算,但是总武高的前辈们的节目所需要的预算就不是这样了,肯定不能把它分摊到各个班级和社团身上,但是我们清泉中学毕竟是公立学校,学生会的经费本身就比较紧张,所以不知道前辈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故意的,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这种具体的预算的问题,一般情况下应该是双方的学生会会长正式讨论的时候拉出来的话题,而绝对不是一个现在连绝大多数情况都没有弄清楚的简单的联系员的话题,园田说这番话的表情虽然严肃,但是我想她的心里主要还是想看我的笑话的吧?

    毕竟,这种具体的预算问题,无论是由会计提出,还是由会长或者书记提出,都比作为副会长的她指出来要更加恰当。

    不过,虽然园田做出了这种看似有些越俎代庖的行为,但是这却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不满,作为低年级学生的那个担任会计的小女生不说话是可以理解的,另一头的木村会长也只是低着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地看着手中的文件,显然,在园田说出这番话的同时,清泉中学的学生会的成员达成了一个想要给我一个下马威的默契。

    这不光是为了给新更换的商讨人员一个警告,更多的,应该还是在宣泄对于“背叛”了自己的好友和关系良好的前辈的不满了吧!

    这还真的是属于国中女生的无聊的小心眼呢。

    “抱歉,关于这部分的情况,我并没有得到城廻会长的认可,而且我今天过来主要是为了来交接一些简单的联络事项的,包括之前双方之间的合作到达了一个什么程度,以及我们之后的固定联系通过什么渠道进行,所以关于预算的问题,我当然会向会长转达清泉中学关于这方面的困境,但是我们现在讨论这个问题也许太早了一些了。”

    “但是现在这个问题是清泉中学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了,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我们的计划都无法继续进行。”

    “我是理解这个处境的,所以我会尽快传达这一信息,但是现在先让我们——”

    “——由比滨前辈什么时候成为了在这种事情上这么畏缩的人了呢?我可是记得你之前在社团的预算的要求方面不择手段的样子的呢!”

    “那不叫做不择手段,那只是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和学生会的承受范围之内提出的合理的要求,园田同学,和现在我所承担的职权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的我,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一个传声筒罢了。另外一点,如果一直拿以前的固有印象来评价一个人的话,那么你肯定会吃大亏的哦!”

    当然还有一点我没有告诉咄咄逼人的园田同学,如果说刚才的那种绵里藏针的话会得到你的会长的支持的话,那么现在的这种对合作方用如此激烈的言辞相向的话,可不会得到另一头的木村会长的支持的呢,你的会长虽然依然摆脱不了国中女生的意气用事的方面,但是在这种大局的照顾上,还是没问题的呢!

    木村会长也果断地出手了,园田的那还没有出声的有些不满的反驳被她用手势制止,随后,木村会长接过了问题的话茬:“由比滨前辈,不好意思海未之前有些激动了,她平时还是一个很冷静的孩子,今天大概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情绪一时没法调整过来,真的十分抱歉。”

    会长你的这句话也没有安什么好心啊,一个很冷静的孩子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没法调整情绪,这不是明显在暗示这里面的人都对我十分反感嘛!

    不过从这个角度来说,小春意外地和学生会的成员倒是相处的不错嘛!园田副会长简直就把她当做了不可玷污的前辈,而木村会长也一直在为她出气。从现在的我的角度来看,小春之前和班级的同学的相处时的那种团队小核心的模式,可不是一种容易让人长时间接受的模式。应该说,在学生会里的小春没有试图成为那种天然的团队中的意见领袖,所以让她的那种锋芒过于外露的一面稍微收敛了一些吗?

    “我也可以理解园田副会长现在的举动,我也知道,之前的我应该给她留下了一些不是那么美好的回忆,不过木村会长,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一个人还是不要总是把他对其他人持有的固有的印象长期套用在那个人身上会比较好,是这样的吗?现在在两所学校合作的当下,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尽量联合起来把学园祭给完成好才对吧?如果因为对我的个人的意气用事而改变了整个的会谈的局面,这想必也是你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吧?”

    如果这句话的对象是足够理性的人的话,那么我想说服力应该已经达到了,我想木村会长应该也是这样的一个人,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率先回应我的,是小春。

    说实话,对于清泉中学学生会的其他成员的心态,我多多少少都有了一些把握,她们自然不会和作为联络者的我爆发大规模的冲突,但是可以看出来的是,她们的想法是只要能够表现出一些对我不满的态度,她们就会把这种合理范围之内的不满完全显现出来,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是一种国中女生的微妙的自以为成熟又实际上显得十分不成熟的表现。

    但是杉浦小春完全不是这样,从我进入她的教室到现在,她一共开口说了两次话,但是这两次话,都是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说出口的,而且,从她的言语中,我无法看出她有着任何的对我的私人的情绪,她的偶尔说话时所流露出来的语言的风格,像极了一个人。

    没错,那就是雪之下雪乃,虽然雪之下的那种理性和自傲的奇妙的混合的方式应该是一种独一无二的说话的方式,虽然小春在说话的时候也带有明显的属于自己的风格,但是她的那种在关键时刻准确抓住问题的要害然后插入对话的说法,以及有些在处理问题时一副以最大程度的实现自身的目标为目的的说明方式,都有着明显的雪之下的影子。

    之前那次打断我的对话就可以看出她的改变,而现在的她的语句,则更可以体现出这方面的因素。

    “我赞同由比滨前辈的意见,毕竟,无论是清泉中学,还是总武高,都对这一次的联合的学园祭抱有很大的期待,当然,因为我们双方都没有合作的经验,所以在这方面走了许多弯路,所以,我不认为由比滨前辈所负责的联络工作只是你所说的那种传令兵的工作,而是一种很重要的增强我们双方之间的来往和相互信任的工作,因此,我们应该更加努力地去提高我们之间的默契,不是吗?”

    “就是这样。”虽然口头上这么回答了,但是在那一刹那,我却多少有些小惊慌,小春的这番话,说得实在是太漂亮了,漂亮到我找不出什么可供利用的漏洞。

    当然,对于她的这番话,更加惊讶的倒是木村会长和园田副会长,她们两人应该是一直认为见到我的时候,小春和她们的心情应该是一样的不满,之前的对我的抢白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所以,这个时候看上去是站在我的这边的发言,让她们准备好的一堆言辞都做了无用功,这估计已经让她们有些大跌眼镜了。

    “恩,杉浦前辈——”园田瞪大了眼睛,不解地看向了小春,但是,她的话很快就被她所看着的那个人的微笑所打断了,

    “我想海未和未奈美都应该是这么想的吧?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与由比滨前辈的合作不是吗?至少我们和由比滨前辈还是有相互接触的经验的,这就省去了我们相互磨合的过程,如果换做了我们不熟悉的其他人来负责联络工作,之前的相互接触过于拘谨,这应该不会有利于我们之后的工作进行吧?”

    “啊,嗯,我同意这个观点。”木村会长深深地看了小春一眼,然后多少叹了一口气地点了点头,表示了认可。

    “那么,接下来的关于我们之前的联络工作的进行的程度,就由我来说明吧!”自从我走进教室以来,小春第一次向我露出了一个需要扯动嘴角的表情,抿着嘴稍微笑了一笑,说道。

    让我觉得有些胆战心惊的是,即使是这个微笑,我也从中感受到了比较明显的模仿雪之下雪乃的痕迹。

    “由比滨前辈,如果我能够做到雪之下前辈那样,那我们之前的问题就可以避免了吧?”

    有些诅咒般的,我想起了之前一色给我的小春的那封信中的话,毫无疑问的是,杉浦小春践行了自己的想法。

    但是,我的确不喜欢这条道路,我也不希望对方走上这一条道路。

    然而我无法干涉,对方不会希望我去试图干涉她,而在她最初下定这个决心的时候,我也因为我的那种明确的中立主义的态度而保持了绝对不干涉。

    所以,在绝对中立主义的指引下,我看到了现在的这个杉浦小春,最大程度地在模仿雪之下雪乃,成为我所不希望成为的人的杉浦小春。

    可悲的一点是,我应该知道她在走一条错误的道路,我却没有办法去制止,这也是因为我相信人类的所谓理性。

    然而,人类的所谓的理性,真的能够达到一种对所有的判断都正确的境界吗?

    我曾经是这么认为的,我的曾经的理由是,因为对于每一个个体来说,只有个体本身才掌握了自己的周围的认知的最为成分的认知,所以,在这种充分的信息的分析和整理下,个体做出的理性的判断就是对于自己来说最为合理的判断。

    但是,我有些害怕地发现,这个问题的解答,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ps--------------------------------------

    大家好,抱歉很久没有更新了,这是作者君在波兰安顿下来之后的第一次更新,接下来应该恢复两天一更的正常频率。说实话,这章的问题很大,字数不足就不说了,逻辑和语言组织混乱得一塌糊涂,但是就是这样也是我花了一下午写出来的,所以说果然很长时间不写作脑子就会钝化的吗,话说这本书最近一段时间写得都不是很顺,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还是要努力调整。另外就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以后的更新都会在北京时间的半夜甚至是凌晨了,时差党表示无能为力。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