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三十四章:被完全掌握的侍奉部

第三十四章:被完全掌握的侍奉部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事实上,我们是在第二天的放学后才遇到传说中的城廻会长的。

    这是一个看上去十分亲切的人,黑色的头发,双股辫垂下搭到了她的肩膀上,眼睛始终是那种有些下垂的带着柔和的气息,总的来说,是一个感觉不符合学生会会长的风格的治愈系的女生。

    学生会长当然可以是低调的存在,但是,这种低调到底是刻意的放低身份,还是能力所限只能到此为止,就值得琢磨了。亲切的人不一定处事不果断,低调的人也不一定能力不够强,但是,从见到会长的那一刹那,除了那种扑面而来的亲和力和治愈风格,我并没有感受到这个人身上拥有一个领导者所需要的那种雷厉风行。

    领导人拥有强大的领袖魅力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正如我之前一直强调的那样,拥有强大的领袖魅力的人,往往是在某些方面有着格外的才能的人,这种才能给他们带来的那种自傲容易让这些人带领着一个集体走入误区。但是,领导人如果没有决断力,这也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我所厌恶的是领导人的独断专行和刚愎自用,但这并不代表领导者可以优柔寡断,最终的决策时的果断,这是在相应位置上的人所必须要做到的事情,也就是所谓的人的义务,过分地强调自己的权利从而一意孤行是一回事,过分的放弃自己的义务而逃避选择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当然不是说城廻会长是那种逃避决策的人,但是,很遗憾的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的一个感觉。

    再联想到可以很轻松地把学园祭的筹备这样的工作委托给侍奉部,又或者是让北原前辈介入学园祭演出的安排,这种不断地借助其他人帮忙完成工作的风格,可不像是一个果断的学生会长所能做出来的举动。

    当然,治愈系的人作为领导者,有一个优势是无法比拟的,那就是你永远无法拒绝她的那种恳切的表情。作为学生会长的城廻前辈,用那种诚恳的哀求的表情看着你,做出委托的时候,即使是雪之下那样的冷漠的人,估计也无法拒绝吧!

    “之前一直有听说过侍奉部呢!无论是雪之下同学,还是比企谷同学,还是两位由比滨同学,我都是有所耳闻的呢!虽然之前一直是在麻烦彩羽和诸位进行联系,我自己没有和大家有太多的接触,但是还是辛苦你们了。”一进门,会长就摆出了一副十分诚恳的态度,也让所有等待着她的要求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诶,我真的有那么出名吗?”姐姐有些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自己,说道,“我一直觉得我在这个社团里好像什么也做不了,都是靠小雪、小企和小和解决的呢!嘿嘿!”

    其实你的这个自我定位是正确的哦,当然什么也做不了是有些夸张了,不过按我的说法,无法成为解决问题的中坚力量倒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呢!

    “由比滨结衣同学吗?彩羽说过哦,是一个对人很温柔,很关心其他人,也很愿意去帮助其他人的同学吧?我想,侍奉部正是因为你的存在才能一次又一次地去帮助其他人吧?”城廻会长很认真地回复着姐姐。

    “诶嘿嘿,我好像也只有这方面可以了呢,嘿嘿!”

    完蛋了,笨蛋姐姐在第一时间就被骗得七荤八素了呢!虽然对方是学生会长,但是我们现在可是在和学生会谈判啊,这么早就缴枪投降是什么意思啊!

    “还有,这位就是比企谷八幡同学了吧?”会长的眼神对准了比企谷。

    “啊,哦,恩,是的。”当然,比企谷依然延续了他那一贯的在陌生人面前格外拘谨的作风,这也让我怀疑他之前的在轻音乐同好会的表现是不是出现了人格分裂的状况。

    “比企谷同学也是一个很会用自己的方式思考问题的人呢!也是一个很能解决问题的可靠的后辈呢!”

    “啊,哦,其实,也不是啦!”比企谷的脸有些发烫了,喂,比企谷前辈,你平时的那种不为女生所动,不惜用最为恶意的目光去揣摩女生的态度到哪里去了?我知道你面前的城廻会长的那种带着笑脸的样子,就是一个彻底的治愈系的大牧师,但是她依然是一个女生哦,是你所担心的,所厌恶的那种存在啊,喂,说了叫你不要脸红了啊!

    看来比企谷八幡也有些莫名其妙地就阵亡了。

    “然后是侍奉部的部长雪之下同学了呢!”

    恩,雪之下是一定没有问题的,她不会像姐姐那样轻易地被文字游戏所骗到,也不会像比企谷那样因为治愈系的女生向自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就不知所措,她是一个始终会贯彻自己的想法的人。

    “恩,雪之下同学是最优秀的那个人呢,无论是在成绩上,还是在解决问题的方式上,怎么说呢,都给人一种无懈可击的风格,总感觉,和那个,恩,所以说,还请你多多帮助了呢!”

    城廻会长的这番话看上去没什么特殊,但是我能够看到,在会长说道“和那个”这个词的时候,雪之下的身体有些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种有些复杂的,甚至是厌恶的表情,虽然会长说的这句话有些不清楚,似乎是在指其他人的样子,但是在那之后,雪之下的一直以来的凛然的气势,也突然变得慌乱了不少,最后,对于城廻会长的回答,也就变成了一句:

    “恩,明白了,我会尽力而为的。”

    所以你们为什么一个个都在我弄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的情况下沦陷了啊!

    好吧,虽然知道接下学生会的这个委托已经是一件必须的事情了,但是,作为侍奉部的最后一道防线,我至少应该表达一下属于我们的社团的矜持,被这样一个看上去除了治愈以外什么能力都没有的会长那么轻易地说服了,你们这些人也实在是太容易受到感性的影响了吧?

    “恩,这位是由比滨同学的弟弟吧?由比滨和也同学,彩羽的同班同学?”会长的眼神终于看向了我,当然,她身后的一色在这个时候也朝我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是想要看热闹还是觉得会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会发生。

    “和也同学其实也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吧?彩羽都和我说了哦!”

    喂,一色你这个笨蛋,到底和城廻会长说了什么?如果你把你知道的我的其他信息告诉了会长,即使你这是为了学生会的工作,我回去也不会放过你的!

    “之前的那次和足球部的足球赛,我也在场呢,能和叶山同学踢得势均力敌,你的水平一定是十分高超的哦!”

    好吧,如果是这件事的话,我也承认了,毕竟在那件事情之后,即使是再不懂足球的人,也应该认识到我当时起到的作用,所以,在足球上的才能,是绝对遮掩不住了的。

    “恩,谢谢会长。”

    啊,完蛋了,刚刚因为擅自提心吊胆地觉得一色可能把很多其他事情也告诉了会长所以过分紧张,现在发现会长知道的东西也只是其他人知道的那一点所以突然放松,结果导致了自己放松警惕,莫名其妙地就用那种很柔和的语气和会长搭话了啊。

    “还有之前的和清泉中学的杉浦书记的会谈,和也同学其实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了吧!这也是彩羽告诉我的。”

    我几乎可以看到在会长的背后的一色的那双翘起来的眉毛,虽然她应该是不知道最后侍奉部在说服小春的过程中起到了什么作用,但是以那个家伙对我和小春的关系的探知,稍微渲染一下什么“杉浦书记难忘旧情,对总武高网开一面”的故事也是很容易的吧?

    一色彩羽,之后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不过,话都说到这种程度上了,我即使表示了反对的意思,也只会被认为是一种谦虚的态度而不被人所接受吧?

    “所以说,接下来的这一次委托,我是可以指望你的吧?”会长的亲切的眼睛,加上扑面而来的友善的气息,已经那种让整个教室都笼罩在她的轻松治愈的状态下的氛围,让我真的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我明白了,之后也会努力的!”

    啊,完蛋了啊,彻底完蛋了啊,由比滨和也,你在做什么事情啊?明明要让自己成为侍奉部的最后一道防线的不是吗?

    “所以说,虽然这项任务可能会很辛苦,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帮助学生会呢!可以吗?”

    “哦,哦!”侍奉部是四人,就在这样的城廻会长的鼓舞下,异口同声的,又有些别扭地喊出了这句话。

    ---------------------------------分割线---------------------------------------

    城廻会长离开后,整个侍奉部陷入了一种很尴尬的氛围。

    “呃,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刚才学生会是来向我们提出委托的,是吧?”我不知道其他是怎么想的,但是就是那个城廻巡会长,她看上去除了治愈以外其他能力都很一般,我甚至都可以看出她在和我们对话的时候,那些话都不是什么精心准备的台词,但是,就是有些莫名其妙地,所有人都被她的话所说服了,所有人都有些奇怪地发自内心地接受了她的劝说。

    “姑且是这样的。”雪之下喝了一口茶,回答道——顺带一提,在侍奉部的教室里泡茶是前几天刚刚开始的事,雪之下带来的茶叶,烧的水,提供给了她自己和结衣姐,我和比企谷两个男生似乎就没有这种优待了。

    “所以,很奇怪吧!喂,大家,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吧?”我有些烦躁地说道,“明明是学生会向我们提出委托,明明是学生会有求于我们,为什么到最后,变成了这种我们愿意为了学生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态度啊!”

    “可是没有什么差别啊?如果要完成委托,那就要做到最好,所以表现出一个良好的态度又有什么错呢?”姐姐睁大了眼睛,摇晃着自己头上的团子,说道。

    这个时候真的想抓住她的两个团子挤一下她的头,话说回来,如果现在不是在侍奉部的教室里,那我就真的会这么做了,真的这么做了哦,由比滨结衣小姐。

    “由比滨学弟的意思我理解,”比企谷插嘴道,“本来应该是学生会有求于我们,虽然侍奉部在帮助其他人的时候并不要求对方给予报酬,但是对方毕竟是学生会,能够争取一点对自己有利的条件也是好的!毕竟能够从问题本身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吧。”

    “没错,就是这样,然后大家就一起看着城廻会长笑眯眯和我们所有人说话,然后我们也就笑眯眯地答应了会长,没有问我们到底要达到一个什么目标,没有问学生会能够给我们提供什么帮助,也没有说如果完成不了要求我们应该怎么办?什么都没有说,就是会长给了我们一个很模糊的委托,然后我们就这样答应下来了?”

    喂,比企谷,不要移开视线,刚才就这样看着会长的表情有些脸红的中毒的那个家伙就是你。

    “咳咳,”雪之下咳嗽了一下,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不过这些问题应该我们后期都可以和会长协商一下,所以也不是重要的事情,所以关键问题在于现在应该如何和清泉中学学生会那边协商。”

    恩,雪之下部长,虽然看上去你说的话很有道理,但是你也是明显地在转移话题好吗?如果不是转移话题,你的那种飘忽不定的视线又是怎么回事?

    “嘛嘛,小和不要这么激动嘛!小雪说的有道理的呀,反正会长一直在学校,我们也可以随时去找她,有些后续的事情我们到时候再问就可以了呢!哈哈!”

    哦,姐姐大人啊,你就是在这个方面实在表现得太好人了,很多问题,如果不是在谈判的第一时间解决的话,那就会对我们很不利啊!

    不过,在那个时候也有些傻乎乎地答应下会长的委托的我也没有资格说这些就是了,接下来,还是见机行事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