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三十三章:完全被掌控的委托

第三十三章:完全被掌控的委托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恩,和也,你刚才说我什么,我可不能当做没有听见哦!”

    呃,应该说是一色的说法和我的想法正好对上了吗?所以刚才的吐槽竟然没有思考地就说出来了,真是失策,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想法啊!

    “虽然我知道和也平时对我的评价有些奇怪啊,”一色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是我还是不希望你在侍奉部的前辈面前直接对我做出‘恶魔本性’的这种评价的。”

    ——不不不,我觉得只要你和他们接触多了,至少雪之下和比企谷是能够看出来你的恶劣的性质的哦!

    “话说回来,这一次我的提案可是在帮助你们侍奉部呢!你们刚才应该是在讨论你们的社团能够在学园祭上展示一些什么东西的事情吗?”

    “姑且是这样的,”雪之下抬起头来,说道,“所以,一色同学难道是想委托侍奉部帮忙准备学园祭吗?虽然这的确是一个展示社团的好方法,但是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这都只是有利于减轻学生会这边的压力,对学生会的帮助更大的一项委托吧?”

    雪之下说完了这番话之后,我才意识到所谓的学生会和侍奉部的合作,无论从哪个角度去思考,都是学生会拜托侍奉部帮忙比较合适,我刚才设想的那种利用学生会以服务自身社团的态度,对于学生会来说除了增加一个官僚主义作风的骂名之外应该完全没有意义。

    恩,如果是这么想的话,好像有点误会一色了。

    “差不多是这样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嘛,雪之下!”这个时候推门进来的另外一个人倒是很久没有见面了,把我塞到这个社团里,除了最初的几天关心了我一下,然后在那之后不怎么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的平冢静老师也推门走了进来。

    “老师,进门前请先敲门!”雪之下的扬了扬眉毛,连续两个未经许可进入教室的人显然让她有些头疼。

    “啊,抱歉,”平冢老师有些敷衍式地抬了抬手,随后继续说道,“回到刚才那个话题,这不是挺好的嘛,侍奉部的作用就是用你的能力向其他学生施以援助之手,不能因为一色同学是学生会的成员,所以把她区别对待了啊!归根结底,学生会也属于学生的范畴吧!”

    “的确是这样,这么说来我刚刚只是考虑到了这份委托给侍奉部带来的收益和对学生会的利益的不平衡的方面,但是如果考虑到委托人的身份,那么的确无法简单地拒绝,因为事实上侍奉部的活动是不应该考虑社团本身的收益问题的,然而,”雪之下点点头,但是用她的一如既往的优雅的表情,毫不留情地反驳道,“问题在于,对于学园祭这样的学校重要的事务的筹备活动,侍奉部到底能够介入到什么程度还很难说,如果无法提供给我们相应的权限,那么我们完全起不到帮助学生会的作用,但是如果给予了我们足够的权限,那么筹备工作的主导权由我们承担还是由学生会承担,在同一件事情发生意见相左的情况的时候,到底是从协力者与主办方的角度考虑,服从于学生会长的最高领导,还是从求助者与帮助者的角度考虑,服从于我们的意见,这也是一个很困难的话题吧?所以,考虑到这些问题涉及的矛盾太多,在明确双方的分工之前,我依然倾向于不接受这项委托。”

    不愧是雪之下,在其他人还在纠结与学生会的合作应该如何进行的时候,她已经考虑到了这一步,的确,在此之前的侍奉部所承接的委托,拥有极高的自主性,甚至可以说,我们可以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惜一切手段,但是显然这种做法不会得到学生会的认可,而无法通过我们的方式解决学生会的问题,那么意味着侍奉部的众人可能最后只能沦落为为学生会处理问题的杂务,这种情况是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的。

    不过,面对雪之下的这番话,一色的表情看上去却是十分淡定,这有种让我感觉她在和平冢老师练手挖坑让我们往里面钻的意思。

    果然,随后,一色就笑眯眯地说道:“关于这一点,雪之下前辈可以完全不用担心哦,巡前辈说了可以在这方面授予侍奉部最大的权限呢!”

    “学生会长同意让我们作为核心去筹备学园祭?即使我们同意了,她作为会长不也是失职了吗?”比企谷插嘴问道。

    ——而且学园祭的演出这一方面,北原前辈还发挥着很大的影响力呢,这样擅自把权限赋予给我们,怎么可能啊?

    “啊啦,忘记补充了,当然不是所有事务的权限哦,我们需要侍奉部协助的只是与清泉中学学生会的联系和协商而已,毕竟之前的那次协商,你们已经帮过忙了吧!”一色吐了吐舌头,轻笑着说道,这种表情让人觉得她刚才就是故意把话说到一半吊我们的胃口的,“学生会的成员光是负责和大量增加的各个社团的负责人协商就已经没有余力了,而且因为这一次的联合企划的时间还要和对方商量,因此球技大赛、体育祭这样的活动可能也要和往年的时间有所变化,这方面去联系老师和相关社团也需要随时跟进。”

    “也就是说,现有的学生会成员,在处理本校的事务方面就已经忙不过来了,”平冢老师补充着说道,“所以必须把和清泉中学联络的任务委托出去,当然,会长是不会放心把这种事情交给没有经验的人的,有着丰富的和清泉中学联系的经验的你们应该就是这份委托的不二选择了吧!”

    “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那也的确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余地了啊!”雪之下点点头,说道。

    “而且,从会长的那边来说,她可是给予了你们充分的信任了哦,正是因为你们之前在与清泉中学学生会的交涉过程中,表现出了很好的与对方的交涉的技巧——”

    “——呃,平冢老师,我想要指出一点,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之前的清泉中学学生会书记的问题的解决,好像与我们社团无关吧!我们只是和她说话而已,正当我们为不知道如何劝说她而一筹莫展的时候,我们就有些突然地得知了双方达成妥协的消息了。”

    我这么说话是为了确认,按照雪之下和我当时采用的方案,我们已经淡化了我们在那件事情中发挥了作用,所以,这个时候明确地提出让我们来帮忙,这难道是我们所发挥的作用暴露了吗?小春还没有大方到把自己的底线轻易地暴露出来的程度吧?

    “其实巡前辈看重的是各位的和对方交往的经验吧?”一色的话一定程度上打消了我的质疑,“虽然我们到现在也不清楚对方为什么在当时突然就表现出了一副同意合作的态度,但是你们在不断地和杉浦书记对话,软化她的态度的过程中也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的吧!所以,相比起其他没有经验的人,还是同一拨人去和杉浦书记交流会比较好哦!”

    “那么,还有疑问吗?”平冢老师像是在做一个总结一般地说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问题已经从我们到底要不要接受学生会的这个委托,变成了在接受这个委托的前提下,针对它的具体施行过程的疑问,不得不说平冢老师和一色这一次的配合实在是有些太巧妙了。

    我想,很有可能学生会的这个想法,就是那个平时有些大大咧咧的老师所鼓动的吧?

    “如果能够帮助学生会的话,也是一个能够让侍奉部为大家所知的方法吧?”这个时候,干劲最足的,似乎也是最为信心满满的也就是姐姐了,虽然有的时候真的为她的这些想法伤脑筋,但是,想要去沟通,想要去了解,在这种心情的指引下不断向前的结衣姐,有的时候真的无法责备呢!

    “虽然肯定不会大规模宣传啦!但是如果双方进行合作的话,那么侍奉部与学生会之间的交流和沟通就会必不可少的吧!那个时候,只要是和学生会有关的人,都会注意到侍奉部的存在的吧?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用一种不招摇的方式提升影响力了呢!”一色笑着回复道。

    “哦,这就是所谓的先打通食物链的高层的通道,然后自上而下地扩展吗?即使是一个学校的简单的学生会和社团之间,都充满了这种罪恶的链条呢!果然是社会是最为恶劣的存在不是吗?”

    当然,这个时候的典型的比企谷风格的话,虽然有些煞风景,倒也很好地概括出了这种模式。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是一个大问题,如果把侍奉部理解成一种新兴事物的话,永远是那些接近这一事物的人首先获得情报,然后就此形成一个指数级的扩展。事实上,侍奉部之前的那种有些自娱自乐的氛围,不也是仅限于侍奉部的部员的小圈子和老师的推荐不是吗?这就如同一个社交网络的扩展,一开始一定是在相关领域的人员当中兴起。从这个角度来看,学生会成员也只是一个比较接近我们的圈子罢了。

    “无论从任何方面,似乎都已经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了。”雪之下点点头,看着一色,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够和城廻会长见一面,明确一下我们的工作,以及我们的社团可以采用的最高的权限。”

    “好的,我待会儿就可以和巡前辈说,巡前辈之前一直担心你们不愿意接受这项委托所以还有些犹豫呢!还说让我利用与和也的关系一定要说服你们之类的——结果一走进社团教室就被和也吐槽了一番也实在是有些不好受呢!”一色吐了吐舌头,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地说道。

    你就装吧!如果不是平冢老师怂恿的你们,刚才你们俩的一唱一和怎么会这么默契,而平冢老师出场了,让侍奉部同意也就是一个时间问题了吧?虽然这个老师倒不会是用强力手段逼迫进行的人——恩,不会用强力手段逼迫女生的人——但是她依然是对这个社团中的决策者了如指掌的人,在提前做好准备的情况下,雪之下这样的人也只会乖乖地往你们设置的坑里跳的吧?

    不过,话说回来,好像学生会对我们的委托,那位城廻会长一直没有出现过,一直是让一色代为转达,有些很重要的委托,如果不是自己来社团请求的话,难道不会显得有些轻视吗?

    如果不是一色在谈论起学生会长的时候总是一副很服气的样子,我简直要怀疑那个城廻部长已经被北原前辈架空了,只是一个北原春希手里的牵线木偶而已。

    不过,接下来,如果这位城廻会长真的要过来的话,那我倒是可以看看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印象中的学生会会长这样的人,总应该是集声望、知名度、能力(如果是漫画设定的话还有颜值)于一身的存在,但是总武高的学生会会长城廻巡似乎不是这样的。虽然目前为止从我的观察中工作都完成得不错,但是除了在欢迎新生的时候的致辞以外,她似乎在学校中也没有那么高的知名度,存在感稀薄得让人觉得简直不像是一个学生会会长。

    在这样的一个拥有各种各样的顶尖人才的学校当中,学生会长或者是那个最为高调的人,或者是一个低调地处事的人,显然城廻会长属于后者。

    只不过,一个低调处事的会长,真的可以压过雪之下这样的高傲的人的锐气吗?

    --------------------------------ps--------------------------------

    嘛,为了写这段稍微修改了一下大纲,但是应该不影响剧情的整体走向。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