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八章:绝对中立

第二十八章:绝对中立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是自以为是的,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历史上和现实中举出不计其数的例子来证明,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这一态度。

    也许有人会认为我这是胡说八道,我就不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那么我只需要问你一个问题,你的一生中,有没有做过哪怕是一件冒险的事情,比如在考试时作弊觉得自己有能力逃脱老师的监视,比如在晚上作业没有写完的时候提前睡觉告诉自己明天早上早起可以写完,又比如在不确定女生是否是喜欢你的情况下和对方表白。

    没错,这些事情无论事情本身是对还是错,都是在自己无法得到一个确定的结果的情况下,抱着一个不确定的心态去进行尝试,当然,我们也许可以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说“这些尝试即使是失败了我也不会在意”,但是,你做这种尝试的目的只是为了失败吗?并不是,你在心中怀有了一丝最狭小的对于成功的渴望。

    而这一丝对于成功的渴望,就来自于你的自以为是,在所有条件都指示着不利于你的情况下,你依然做出了这个决定,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在内心深处对自己有着这么一丝指望自己做出超越自己的能力的奇迹的想法,这种想法,就是自以为是。

    当然我不会去否认这种自以为是创造过无数的真的奇迹,但是我依然厌恶这种自以为是,尤其是那种“如果我去做了什么那我就能改变什么”的认知。

    这种认知一向是那些本人无力改变任何事情的人想要煽动其他人去当他的炮灰时想要得到的口号。如果人们在听信这种煽动的时候去评价一下自身的能力,而避免这种疯狂,我觉得我们至少可以抑制住很多不应该属于一个成熟的文明社会的狂热的形势。

    当然,贯彻这种不自以为是的方法的最基本的条件,就是不要在别人没有提出请求的时候,去擅自告诉别人“让我来帮助你,我可以拯救你”。

    因为,你甚至连对方想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能够帮助对方达到一个你不知道的要求,这个时候你的表现,只会是一个小丑。

    当然,对于现在的轻音乐同好会,我的态度就是这样的。

    一直以来的对饭冢部长的接触让我产生了一种轻音乐同好会在这一学年中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完成一场在学园祭上的盛大的演出的印象,但是,这种印象真的是真实的吗?这种印象,真的是他的真实的目的吗?这一点我从来不清楚,那么,如果我想要加入,如果我想要影响,那么最后的结果是否会和饭冢部长的最终目标所抵触。

    的确,一切的一切,都朝着一个我所无法预料的奇怪的方向进展,比如社团的气氛越来越糟糕,比如一斤预订好的节目也悄悄地消失在了安排的表格上。但是,饭冢武也没有着急,他最好的朋友北原春希也没有着急,那么,我的着急,是否和我理解的他们应该表现出的着急不一样呢?

    如果以恶意的态度去揣摩的话,也许整个演出安排都是饭冢部长为了接近那个柳原朋的一个闹剧——以那位部长同学平日里的桃色新闻来看这倒也不是不可能的——饭冢部长得意接近了柳原,对于接下来的事情都不那么在意了之类的。

    如果以良好的态度去揣摩的话,现在的这种分裂就是饭冢部长和北原前辈设置的一场苦肉计,正如无数小说中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只有让社团陷入崩溃的边缘,才能让人们真正意识到这个社团的宝贵,才会让所有人重新做到团结一心,因此,对于这种现象的纵容,是他们精心设计的结果,现在应该是这个圈套收网的时候了。

    我相信我的理性,我也相信其他人的理性,绝对中立的价值和意义就在于所有人的理性都可以被坚持,所有人的理性都不会被其他人的擅自误解所破坏,不干预,才是理论上能够达到的最好的结果。

    所以,当我和比企谷走出第一音乐室,当比企谷问起“由比滨,对于这个轻音乐同好会,你准备怎么办”的时候,我的回答是,

    “绝对中立。”

    --------------------------------分割线-------------------------------------

    看上去比企谷对于我的这个回答多多少少的有些吃惊,毕竟,在我之前的那种状态下,谁都会觉得我对于这个社团是很关心的,而现在抛出一个“不干预”的回答,这多少会让他们有些惊讶吧?

    “对于这个社团的在意,是因为他们现在的做法和我的认知中他们应该达到的情况有些不符,也就是所谓的现实和认知出现了矛盾。举一个例子,如果我的脑海中一直认为‘1+1=3’,然后有一天,我看到数学书上告诉我‘1+1=2’,那么我也会十分在意,因为这点和我之前一直以来形成的‘1+1=3’的印象产生了矛盾。但是,当我确认了‘1+1=2’这个现象是大家所普遍公认的情况下,我想要做的肯定不是去纠正其他人的‘1+1=2’的印象,而会是等待,因为这种情况下,我的认知和其他人的认知,肯定有一种是错误的,当我们都是理性的情况下,那么只能用最后的结果来验证到底谁是错误的,在此之前,任何的对于这个算式的结果的干扰,都是对自己过于自信的行为。”

    “同样的,对于轻音乐同好会,我的认知中,他们的目标,或者至少饭冢部长的目标是参加学园祭的演出并为此而努力,但是现实情况下,他们的目标是否是这一点,或者说他们是否在达成这个目标的过程中采取了一种其他方式,甚至他们在达成目标的过程中是否是犯了错误,我并不是十分清楚,对于不清楚的事情,我采用不干涉的态度,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对于我的这种回答,比企谷应该是明白了的,但是,他并没有像我所期待的那样想要给我一个严肃的反驳之类的答案,他只是歪了一下头,眼神中展现出了那种毫不在意的表情,随后轻描淡写地说道:“那些人的事情,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当然我倒是很想向比企谷询问一下他对北原前辈的看法的,不过想想比企谷也不是那种能够通过一两句话的交谈就能够看出一个人的真实性格的魔术师,他能够知道三年级的北原春希这个人的存在,并且对他有些许的意识也就已经很难得了,所以我似乎暂时先不用太期待他能够给我一个让我感到惊艳的答案。

    侍奉部中的那个自以为是到无可救药的女生依然捧着文库本坐在她的专属的靠窗的位置上,相比起两个月前我刚刚见到她的时候,除了因为季节变化的原因,教室里的光线充足了不小,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就好像时间整体上停滞了一样。

    当然,我应该感到庆幸的是,雪之下雪乃虽然是一个坚定的自我中心主义的迷信者,但她同时也是一个足够的高傲的和偏向冷漠的人,这使她只会在这个教室中等待着其他人的邀请,而不会主动去寻找自己想要干预的人物和事件。

    相比起雪之下的对我们两人返回的不闻不问,结衣姐依然是那个最为活跃的人,似乎是觉得不能够指望从我口中打听出什么消息,她在第一时间把比企谷叫住了。

    “所以说,那个小和之前在的那个叫做轻音乐同好会的社团,现在的气氛十分的糟糕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被称为糟糕吧?”比企谷皱了皱眉头,具体地解释道,“毕竟那个社团已经露出了分裂的迹象了。”

    “那就是糟糕了吧!所以还有什么事情会比社团的大家都分裂了更加糟糕吗?”

    “其实我感觉我们的社团也像是分裂了的样子。”虽然这句话插嘴说的十分不是时候,但是我觉得这句话是实话,我不知道现在的比企谷的想法有没有改变,至少我和雪之下的矛盾,是一直没有缓和的,当然,你要说现在我们在一起完成对外的委托的时候还是十分团结的这句话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即使是那种程度的轻音乐同好会,如果在真正面对学生会这样的存在的时候,也应该会保持和谐的吧?只不过侍奉部的这种分裂是隐藏着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回爆发,而那边的矛盾是公开了而已。

    “小和你在说什么哪?即使是你和小雪有一些观点不和,但是你们没有吵架啊?你们也是在尝试着相互理解的吧?怎么能够说是分裂了呢?这种事情是很严肃的事情你可不要乱说啊!”

    “不过这样一说,的确有比由比滨你刚才说的社团分裂了要更加难过的事情存在呢!”这回轮到雪之下插嘴了,“那就是明明知道两人的矛盾很大但是却因为一些必要的面子和赌局之类的东西不能彻底的决裂,而必须保持面子上的和谐——”

    “——小雪,怎么连你也这么说啊!”

    “或者说这样好了,由比滨学弟,我们继续一下之前的那个话题,也就是说你只要老老实实地承认我的理念,在这个社团的一切的事务上都服从于我,那么社团的分裂也就不存在了,刚刚说到的那种两个人都为了自己的想法而争执不下最后被迫走上一条相互为敌的道路的情况也就不会存在了——”

    “——很遗憾,交涉破裂。”

    “所以你看,由比滨,不是我不愿意去负责起维护这个社团的统一的重任,但是你要看到,你的弟弟就是这么一个顽固不化的人啊,虽然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的确很困难,但是你还是要相信我可以把他改造成功的哦!”雪之下用她一贯的悲天悯人的表情看着我,应该说,这种表情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雪之下采用过了,这一次久违的出现,杀伤力依然不小,而且,这一次她把效果扩展到了姐姐身上,这也实在是一个创举啊!所以说,雪之下部长,在这一段我们之间的缓和期当中,你是在积攒什么大招吗?

    “小雪,还有小和——你们两个就不能正常相处吗?”虽然觉得一直这样委托姐姐做这个气氛的调节者有些过意不去,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妥协的哦,再说了,这一次我只是说了一个社团中存在的客观事实而已,引起战争的是雪之下啊,雪之下!

    所以,很遗憾,我的答案是:

    “不行!”

    “这不是由我决定的,是由他决定的。”

    我和雪之下相互扫了一眼,估计也就是这种时候我们的默契值能够达到最高了吧?两个在自己的观点上过度执拗,而且都有强烈地表达愿望的人。

    当然,我始终认为我的做法才是正确的。

    “恩,所以,让我们回到一开始的那件事吧!”大概是意识到这种例行的吵架的矛盾是结构性的,是无法调和的,姐姐只好采取了转移话题的方法,对于这种方法,我倒不是很讨厌,毕竟我也不愿意和雪之下陷入无休止的争论当中。

    当然,这个话题转移得有足够差劲就是了。

    “让我们想一下如何去帮助那个轻音乐同好会吧?如果社团出了分裂的问题的话,那不就和之前隼人的那样的他们四人之间的关系出现问题一样吗?如果我们抓到分裂的核心的话,那这个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吧?”

    所以,对于她的这个提案的反应,也就不难猜到了。

    “如果是问题的核心的话倒是不难抓到,”比企谷沉声说道,“但是,这件事情和我们,和侍奉部都没有关系吧?”

    “对啊,由比滨同学,请不要把侍奉部当做主动出击的小队,这个世界上有我们太多无能为力的事情,我们所能面对的,也就只有针对我们的委托,明白了吗?”雪之下也点点头,赞同着比企谷的观点。

    “如果要委托的话,那么小和来委托吧?小和不是很关心那个社团吗?”

    “抱歉,我的确关心那里的情况没错,但是这不代表我希望干预那边的情况,这两者是不一样的。”

    “喂,所以你们就是见到了问题的产生还不愿意去帮忙的人吗?”姐姐十分委屈地看着我们。

    当然,我们给出的反应也是惊人的一致。

    “呜呜,小雪小和小企都在欺负人啊!”

    其实,欺负人倒是算不上,只不过在这种有些不知道该评价为好还是不好的地方,我们三人,因为不同的理由,在结果上,惊人地对上了拍而已。

    -----------------------------ps-----------------------------------

    后面1000字其实有些画蛇添足了,强行为了凑到4k而写出来的,所以风格有些奇怪就是了,写这本书卡文卡得真的十分严重tat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