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七章:短暂的交集和没有变化的现实

第二十七章:短暂的交集和没有变化的现实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曾经想过,如果把叶山隼人和北原春希放到同一个年级当中的话,那么这两人之间的人气的高下会是怎么样的。当然我觉得答案是毋庸置疑的,至少从人气方面,看上去完美无缺的叶山还是会碾压北原的。

    其实这点从现在的两人在各自年级当中的人气就可以看出,叶山一直是光芒四射的国王殿下,而北原的让人印象深刻的形象,似乎仅仅停留在那些深深受过他的帮助的人的心中。

    但是,这并不代表如果存在这番较量的话,那么叶山就会是获得压倒性胜利的一方,因为叶山这样的存在是不真实的,因为不真实,所以有人去仰慕,有人去憧憬,但是也是因为不真实,所以人们更会去怀疑他的真实的一面的所在,即使是对叶山的完美坚信不疑的人,也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这种人真的会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吗”之类的想法,然后在他的黑暗面或者脆弱面暴露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抛弃他。

    所以,叶山隼人的强大和高人气,建立在他的完美无缺的形象上,一旦他的这种形象崩坏,他的那种时刻要满足所有人的期待的意图就会落空。正如之前的那次对话中所体现的那样,如果最后时刻没有出现任何意外,那现在的叶山的状况还会是那种一呼百应的状况了吗?即使存在,也是一种虚假的勉强维持的盛况吧?

    但是从这方面来说,北原就完全不一样了,他的形象更加真实,更加努力。虽然从他达成的成就来说,他也几乎可以被称为一个完美的奇迹般的存在,无可挑剔的成绩,无可挑剔的工作的执行能力,无可挑剔的人际关系的处理。但是,人们不会对他产生妒忌,也不会对他产生疑惑,因为,达成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北原春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努力家。不够努力的人在嫉妒他的时候,是没有相应的道德制高点的。

    所以,如果北原春希失败了,那只是一个努力的平凡人掉落到了凡间,不会有人对他产生质疑,当然他的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也会让人产生一种整个人无所不能的印象,但是这个人终究只是一个足够努力的“普通人”罢了。

    如果我们想要做一个人气投票的话,叶山隼人是那种可以吸引到许多路人的“友情票”的人,而北原就是那种拥有一批鉴定的死忠信仰的人,除去那些摇摆不定的路人,要让人去评价谁更加值得信任,那还真是一个不那么确定的情况。

    但是,问题在于,一个人的形象更加真实,更加亲民,这是否就意味着他真的更加真实,更加亲民呢?一个所谓“真实”的形象,是否可以是这个人本身想要塑造的形象呢?虽然我不希望自己是一个阴谋论的支持者,以恶意去猜测别人的心思——这似乎应该是比企谷的思考方式——但是如果从纯粹的理性角度考虑,如果有人能够通过理性判断出自己的这种形象能够为自己在人际交往中获得最高的收益的话,那么他营造出这样的形象也是有可能的吧?

    当然,如果从结果论的角度进行推测的话,如果有人识破了自己的这种伪装,那么自己可能遭受到的打击是更大的,那么他会不会因为担心这一点儿不这么做呢?

    应该是不会的,因为这会使得这个相互博弈陷入无休止地相互猜测之中。就如同我们看三国演义的空城计的故事的时候,所有人都为诸葛亮看破了司马懿的小心谨慎而赞叹不已,认为这一招空城计是对人类的心理的把握的极致。但是,诸葛亮是否有考虑过司马懿看穿了他的这个计谋的情况呢?如果司马懿看穿了这个计谋,那么他是否有考虑过诸葛亮再预料到自己看穿了这一点然后继续反其道而行之的后果呢?这就会陷入一个无休止的循环了,所以那个故事的作者让这个故事停留在最初的那一段上,剪断了读者对于这个循环逻辑的无休止的探讨。

    同样到了现实当中,考虑绝大多数人的反应是不用考虑到“看破”这一点上的,因为只要你让绝大多数人产生了这种“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印象,那么仅有的几个质疑你的存在也只会被认为是用阴谋论去揣测其他人的想法的恶意满满的人,这种观点也就会被掩盖在人们的众口一词中了。

    当然,这不妨碍我本人用这种逻辑来看待北原的形象。当然,我觉得,如果比企谷能够与北原有所接触的话,他对于对方的判断也应该和我是一致的。

    很多时候,人们正是因为太不真实了,而实际上十分真实,而有一部分人,则是因为看上去太真实了,而实际上不真实。

    前者可以用来形容叶山,后者可以用来形容北原——虽然这都是我很主观的不负责任的推测罢了。

    -------------------------------分割线--------------------------------

    “放心啦,待会儿等柳原同学回来之后这两派人至少就不会吵架吵得这么激烈了,”北原朝饭冢部长走了过来,似乎是看着饭冢在和作为基本上的局外人的我和比企谷解释着情况的时候有些吃力,比划了一个安心的手势,对我们说道,“另外城廻会长那边我已经和她解释过了,至少学园祭方面应该还是会给我们社团预留一个节目的,绝对不会担心的。”

    “春希!我就知道这个时候交给你绝对没有错啊!”饭冢部长毫无形象地搂住了北原前辈的肩,有些激动地说道,“我的梦想,我的三年级的毕业狂欢,真的就全部托付在你身上了啊!”

    “好了好了,部长大人,”北原毫不留情地敲了敲饭冢的头,说道,“不过你找来的歌姬大人,也的确稍微有些耍大牌了哦!虽然是互惠互利的关系,但是也是时候去告诉她不要太不安分了啊!”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这回只要能够讨论好学园祭上的曲子,那么一切不就都解决了吗?所以这两天搞定了就一切都搞定了啦!之后的事情,我也会表现得更加强硬一点的啦!”

    “你是部长,我当然也没有办法去干涉你的意见啦,所以我就只能在身后给你去尽量打好辅助了,学生会那边的节目不用担心了,能够帮你帮到这里,我可是尽心尽力了哦,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哦,饭——冢——部——长!”北原斜着眼睛看着饭冢部长,一副“真的拿你没办法”的表情看着他。

    “没问题没问题,让你就先看一下现在的部长的能力吧!毕竟我才是在这个社团里待了那么久的老资格啊,什么事情都让你解决了不是很丢脸吗?”饭冢部长兴致高昂地站了起来,说道,“喂,大家,先不要吵架了,待会儿柳原同学回来的时候福田你再和她好好商量一下嘛,现在和藤井吵架,还不如多练几首曲子以备不时之需呢!”

    随后,他看了一眼我和比企谷,眨了眨眼睛,说道:“恩,所以呢,不好意思啊,由比滨,还有这位——”

    “——比企谷。”

    “恩,比企谷同学,现在的社团里的确稍微有些乱,我也应该处理一下了,不过由比滨如果想要回轻音乐同好会我也是十分欢迎的哦,虽然现在你还是只能和春希那样担任替补了,我也不知道由比滨你在另一个社团那边的那个部长是怎么指导你的,所以我觉得我还是需要具体评价一下你的水平才能做出决定。”

    “恩,谢谢饭冢部长了,我今天也就是突然想回来看看,学园祭的演出我应该还是没有办法胜任的。”

    “啊,那招待由比滨的任务就先交给你了?春希?”

    “好啦好啦,我就知道我是在为你这个家伙善后的人了啦!”

    “总而言之十分感谢了啦!”

    --------------------------------分割线----------------------------------------

    饭冢部长离开后,剩下的人也就只剩我、北原和比企谷三人了。刚刚在饭冢部长面前插嘴说话的比企谷八幡,现在显得十分安静,就好像之前的他的那句“对我想要见的人感兴趣”,以及果断建议饭冢部长快刀斩乱麻地解决问题的表现都不存在一样。而无论是比企谷之于我和北原,还是北原之于我和比企谷,都是彻底的陌生人一样的存在,话题也很难产生,让我去给这两人找话题沟通?抱歉,由比滨和也的这种能力应该已经被封印了。

    最终,是北原前辈的一句有些别扭的话打破了场上的僵局:“所以由比滨其实是轻音乐同好会派到另一个社团去的卧底吗?现在把这位比企谷同学策反到了我们这边?”

    “如果可以通过光明正大的转部手续让那个女人不再对我说三道四然后你们能够忍受一个每天实际上参加归宅部的幽灵部员的话,我是不介意来这个社团的。”比企谷的回应倒是十分有他的风格。不过相比起刚才的那番他和饭冢部长的对话,这番话看上去就显得攻击性更强,多少有些咄咄逼人的感觉了。

    “恩,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武也应该不会愿意承担这么大的风险的吧?另外,比企谷同学用这种方式称呼社团的指导老师真的不会显得不礼貌吗?”显然,北原并没有预料到比企谷会有这种反应,但是他还是迅速地做出了一个比较合理的回答。

    “嘛,所以你觉得由比滨会把我这种全身上下都是麻烦而没有办法带来任何益处的人策反过来吗?我觉得你倒是可以把由比滨当做想要回来利用轻音乐同好会现在的不那么良好的社团氛围然后策反轻音乐同好会的成员去我们社团的间谍呢!”

    “我想由比滨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

    “所以我自然也不可能是被他策反来的了。”比企谷摊了摊手,用他的那双不那么友善的眼神死鱼眼做出了一个看似像是嘲讽但是实际上不知道是不是嘲讽的笑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比企谷无论时候在以那种方式笑出来的时候实际上都很像是在嘲讽对手,或者至少感觉上不是那么友善。

    如果是正常情况的下的王道剧本的话,这个时候把对面的大反派北原春希呛得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的比企谷大主角同学,这个时候应该加上一句“好啦,由比滨,我们走了吧,这里看上去也没什么可以呆的了”之类的话然后转身很酷炫地离开,接下来的嘲讽效果肯定会达到满值,但是接下来的比企谷,在北原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的情况下没有采取任何进一步的行动。

    这样一来反倒是让场面重新陷入了呆滞的局面。刚刚已经说过话的北原和比企谷似乎没有主动说话的理由了,如果重启话题的任务就交到了我的身上,那也实在是有些有些困难啊!

    话说回来,比企谷八幡同学,虽然我觉得我们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在潜意识中对北原前辈的评价达成了一致,但是像你现在这样把不喜欢的状态暴露无疑我也是会很难办的啊!如果有什么评价我们私下具体交谈难道不是会比较好吗?为什么要变成现在这种尴尬的局面了啊!

    而这种尴尬的局面因为一个女生的进入而得到了拯救。

    柳原朋,去年的miss总武高的第二名获得者,也是饭冢部长翘首以待的轻音乐同好会在这次学园祭上的王牌,踏着清脆的脚步出现在了第一音乐室的门口。

    当然伴随而来的,是她的那种有些清脆的,但也有些刻意营造出的妩媚与高傲兼备的声音:“所以,最后歌曲能够定下来了吗?”

    “恩,柳原同学,如果可以的话,福田的意见我觉得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哦!”饭冢部长忙不迭地迎了上去。

    “我不是说福田同学的意见不好啊,但是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

    “——但是福田同学也多少有些让步了,柳原同学,这一次的话——”

    饭冢部长和柳原的交涉还在继续着,除了我和比企谷以外,整个第一音乐室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他们俩的身上,看上去我和比企谷的存在也就不那么必要了。

    “比企谷——前辈?咱们走吧?我要了解的事情还是差不多了吧,你也应该明白我注意的人是谁了吧?”

    在没有引起其他人注意的情况下,我率先离开了第一音乐室,而比企谷八幡也一言不发地跟在我身后离开了教室。

    所以,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侍奉部两人对于第一音乐室的造访以及离去,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应该也不会对这个社团造成新的影响。

    ----------------------------------ps-----------------------------------------

    说实话写到这里我有点害怕了,关于大老师和春希的价值观的对立,主角与他们的价值观的对立,甚至之后还会出现其他的阳乃这样的boss的价值观的对立,先不讨论每个人的对错问题,这种不同人的想法的对碰真的很难写。即使我基本上都有过大致的设定但是真心想写对话的时候还是很害怕。

    这一段大老师和春哥的接触,是不在大纲上的,所以写得特别谨慎,浅尝辄止了,即使是这样也感觉八幡的形象崩坏了,这让我更加担心之后的问题了,如果只是春物中的人的想法当做那种比如夏娜的傲娇之类的固有设定而去解释的话,然后依样画葫芦也是可以写的,但是从一开始这本书就没想那样写,但是现在说实话自己都有点不敢动笔了,真是把自己坑进去了。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