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二章:意外的见面与意外的消息

第二十二章:意外的见面与意外的消息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要回答比企谷的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对于我来说,因为我的原因而对家人造成的影响是可以补救的,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可以控制的进程,就像前几天我所抱怨的那样,如果姐姐还愿意让我帮她复习的话,我是会很愿意帮忙的,因为无论怎么样,我可以通过观察家人的变化的同时对自己的行为加以控制。

    当然,这种做法自然是有些狂妄的做法,也正如比企谷所说的那样,对于我来说,家人面前的对自我克制的放松只是一种在压抑了自己的本性之后寻找一个放松的地方而已。但是一定要有些任性地去说的话,家人其实就是这样一个存在,因为家人和亲情之所以被称之为亲情,就是因为它的那种对你的无限包容性。

    如果家人对你的付出是要求回报的话,那么这种被称之为亲情的感觉也就不是亲情了。

    所以,很多时候人会习惯性地把家庭当做自己的最后的堡垒,习惯性地在家人面前展现出自己的放松的一面。

    从这个角度来说,在逐步改造自己的过程中,在家人面前加以放纵,对家人的求助和态度做特殊处理,也是无可厚非的。

    但是,终究,如同比企谷所说的那样,这种不一样的态度,本身就是奇怪的。如果我是坚持相信着我自己的理念的话,那我就不会觉得在选择自己想要选择的道路的时候觉得困难,我可以自己在家人面前的另一种形态,却无法解释表现出这种形态背后的自己的内心的真实想法。

    如果我要坚持自己的道路的话,那无疑在所有的情况下都保持自己的行为的一致性才是正确的,但是如果否定这条道路的话,其实我的很多内在思考和表面上的行为不一致的情况都可以得到解释。

    我想起了不久前一色曾经和我说出的那句“你到底是在避免使用才能,还是在自我贬低”的话,虽然一色不一定能够知道我的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她和比企谷,无疑都已经戳到了我的行为的矛盾的地方,为了达成我的目标,我做的,不是对于威胁的克制,而是对我内心的压抑。

    如果说之前的由比滨和也有了那种盲目的自信的话,那么,第一次,我对自己高中以来一直以来的做法产生了怀疑。

    但是,我还是无法忘记国中时期的那种失败啊。

    这个晚上我没有睡觉,所以,在凌晨五点姐姐有些迷迷糊糊地起床然后跑出门的时候,我也起身跟在了她的身后。

    当然,我没有想要和她一起去的意思,接下来我即将要看到的是,比企谷八幡如何用自己的对于人心的深刻的洞察的能力去解决问题的场景,前一天的我还会对这种做法嗤之以鼻,但是,现在的我,对于自己的立场和自己的坚持已经不那么确信了。

    我慢慢地跟在姐姐的后面,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和同样一大早起来的比企谷和雪之下打着招呼,很好奇地看着不耐烦的川崎沙希。

    当然我也看到了之前见过的那一堆国中生,短发的女生一副机灵古怪的样子,似乎因为在自己的哥哥身边而稍微收敛了一点自己的锋芒,平头的男生一脸困惑和不明所以的表情,但是看着川崎的眼神却十分坚决。想必那就是提出委托的川崎的弟弟了。

    当然,看着让所有人都觉得有些无可奈何的姐姐,我的心中是有些小羡慕的。过去,在期末考前我帮姐姐准备复习的时候,姐姐总是会抱怨“由比滨家这一代应该传下了10分的才能,但是爸爸妈妈却完全不懂得公平分配,把十分的才能全部给了小和”之类的话,这个时候,我也只能笑着不去理会这些碎碎念。

    但是,现在看来,没有特殊才能的姐姐,其实是很幸运的,因为没有特殊的才能,所以无法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去引导其他人,无法引导,也就无法犯错,虽然这是一种很平庸的形态,但是至少也不用去考虑自己的失误了。当然姐姐不是没有问题,她的问题在于太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而对自己的判断产生疑问,但是,至少在不会在无意中影响到其他人这一点上,与心惊胆战地想要避免各种各样的问题的我相比,她已经轻松许多了。

    虽然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另一头的比企谷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着川崎,看上去在向她解释着些什么,川崎一开始的表情虽然有些为难,但是显然那种不想要给家里增添负担的想法战胜了她对家人的暂时的愧疚,但是,显然,当比企谷提出了“奖学金”这个杀手锏的时候,川崎沙希的反抗也就显得有些软绵无力了。

    嘛,也就到这里了吧?在家人面前,所有的人都无法无法保持理智和冷静的态度,如果纯粹从理性角度考虑问题的话,出于进一步想要避免为家里增添负担的目的,继续打工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但是川崎显然只是需要一个能够名正言顺地让自己放弃打工的借口,而用奖学金解决金钱问题的方案提出后,她的情感倾向也就立刻偏离了。

    所以,没有人能够在家人面前用那种冷冰冰的理智去分析得失,川崎沙希没有做到。由比滨和也也没有做到。

    聚集在一起的比企谷等人开始各自散开,正在我也准备赶在姐姐之前回家的时候,我却听到了一个多少觉得让人有些惊讶的声音。

    “恩,由比滨——前辈?”

    ---------------------------------分割线------------------------------------

    当然,说实话,我不明白杉浦小春同学为什么能够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现在的时间也不过是六点不到一些,即使是参加社团活动,时间也未必太早了一些吧?

    但是,既然对方也主动给我打招呼了,那我也就只能应话了。

    “啊,杉浦,早上好啊!”我记得我应该有感慨过,当你和前女友打招呼的时候最让人感到纠结的地方就是称呼,当你习惯了称呼对方的名字的时候却被迫称呼对方的姓氏,这种感觉总给人一种很微妙的违和感。

    但是,显然,小春同学的适应能力比我要强很多,虽然我不知道她现在的心中到底在想着什么,但是显然从应对我的态度来说,她看上去已经显得十分自然了,果然女生在这方面的恢复能力都是很惊人的吗?明明前几天见面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说,由比滨前辈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干什么呢?”

    我现在处在麦当劳对面的街角的小巷子里,只要探出头去,我就可以看到灯火通明的麦当劳中的真实情况,当然相对的,只要我把自己隐藏到了巷子的阴影当中之后,对面的人也就看不见我了,如果说要尾随或者偷窥的话,这绝对是一个很好的地点。

    但是,关键的问题也就在于这里,如果被人发现的话,那现在我似乎也就很难解释清楚我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了。

    “先不说我了,你这么早穿着校服去干什么呢?”当然,这个时候果然还是要反问回去了啊,如果不反问回去一直被对方掌握着话语的主导权的话,那问题可就有些大条了。这是之前的两年我和小春交往以来的经验,而我也很擅长做这种事情。

    果然,小春的第一反应还是选择回答我的问题,虽然她的这个回答让我有些惊讶。

    “学生会的事情啊,之前我们学校不是没有和除了清泉大附中以外的中学合作举办文化祭的经验吗?所以最近各种各样的事情有点多啊!”小春揉了揉眼睛,说道。

    的确,最近一段时间,一色的表情也总是比较沉重,似乎去足球部那边的时间也变少了,大概也是因为学生会的这些事情了吧?

    “就算是这样,这个时间点去学校问题也有些太大了吧?学校现在都锁着门了吧?”

    “没事啊,”小春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说道,“学生会的成员现在都有学校大门的钥匙的,因为这次和你们总务高的合作学校也比较重视,所以包括联合文化祭在内的策划案,对于每一个社团的预算的审批,或者两个学校的相似社团之间能够进行联动企划,这些东西都需要重新进行安排,所以我们学生会的成员基本上是轮流早点去学校,能够多处理一点是一点事情吧?因为没有经验,所以效率也有些低。”

    我是明白小春的性格的,这个女生有一种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把问题解决的,一定意义上会无视其他人的观点的有些倔强的性格。一年级的时候无视了当时的学生会长的警告,准备来我的足球部“卧底”的时候是这样,成为足球部的经理后,第一次给球队安排友谊赛,被对方学校拒绝了之后不要求我的帮助而是自己一遍又一遍地去说服对方的时候是这样,我原来以为之前被雪之下那次彻底的击败会让她的这种性格稍微改变一些,现在看来是我还是把她想得太容易改变了些。

    所以,这个时候,我也没有办法说出其他安慰她的话了,不过小春本人似乎对这些事情并不是太在意,随意地说了一句:“不过,说实话,你们总武高的社团看上去取得的成就挺一般的嘛?果然是因为偏差值高的学校的学生没法将太多精力投入到其他事情上去吗?”

    “嘛,我不是很了解啦!”

    “不过,我对今年的足球部还是很看好的呢,毕竟有了由比滨前辈你呢,上次和你踢球的那个对面的金发队长水平也不错哦!”

    “那个,小春——”

    “不要怀疑我对足球的评价能力啦,我已经不是那个刚进学校时的对足球一窍不通的女生了,看了你们两年球,我觉得我至少比绝大多数女生都懂球了哦——”

    “不是这样的,小春——”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由比滨前辈和那位金发队长的相处怎么样,感觉前辈不像是那种会屈居于比自己水平差的球员之下的——”

    “——所以说,听我说完哦!”自我意识过剩的女生说起话来的时候基本是停不下来的,所以,我还是得多珍惜一下这个难得的能够让我插嘴的机会的,“我并不是足球部的成员。”

    “不过,如果对方——呃,前辈你说什么?”

    “我说了,现在我的社团,就是你之前一直在造访的侍奉部,而不是足球部,所以,我没有加入足球部啦!”

    “为什么呢?”小春的声音突然就提高了,刚才的那种从容也完全消失了,“如果是因为今年的决赛的事情的话,完全没有必要的,决赛输了,前辈也不能就这样放弃足球啊,更何况,今年的决赛,输球的原因——”

    “——原因是什么?”

    “输球的原因,不是因为我吗?”小春的声音变得小了下去,有些喃喃地说道。

    “是吗,现在你是这样认为的啊?”我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五个月前,在面对同一个问题的时候,我们两人给出了一个完全相反的答案,当然,现在我们的答案也是完全相反的,只不过,我们的观点,相互交换了一下而已。

    “没错,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

    “——没有必要说了,”我制止了小春的想要去自责的话,“没有必要,总之,你只需要知道,我现在不是足球部的就是了,我现在所属的社团,是侍奉部,当然,如果你一定要问的话,我似乎现在还应该是轻音乐同好会的顺了他们一把吉他的幽灵部员吧?”

    “轻音乐同好会?”

    “对啊,你大概应该知道的吧,我记得在我成为幽灵部员之前他们还要在学园祭上准备唱歌来着的?组织乐团,找了人什么的。”

    “那个,由比滨前辈,虽然我这么说有些奇怪啦,”小春抓紧了自己的书包的肩带,有些疑惑地问道,“但是,这个什么轻音乐同好会,我并没有在城廻会长那里拿来的总武高的学园祭的预测节目单上看到哦!”

    ----------------------------------ps--------------------------------------------

    轻音乐同好会的事件在wa2中是学园祭之前发生的,时间很紧张,不过这里为了需要调整了一下矛盾爆发的时间,当然很多其他相关事件的时间也会有所修改,后面会慢慢说的。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