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二十章:相同立场下失去的道德优越感

第二十章:相同立场下失去的道德优越感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到最后,比企谷还是没能够把我说服,对着玻璃窗上模模糊糊地倒映出的那个很浅的自己的影子端详了很久,比企谷还是有些悻悻地往川崎沙希那边走了过去。

    对于我们最后的做法,我对比企谷学长表示了深切的歉意,但是,即使是我,也是有什么不可触碰的东西的啊——这句中二的话就不用再提了,如果我从一开始就秉承了中立的原则的话,那我说这句话似乎还有理有据,但是在现在介入这么深的情况下,我没有想要和那位川崎前辈搭话的理由不是很简单的吗——那位前辈只看表情就有些太冷淡了啊!

    不过,事实证明,让比企谷和性格比较冷淡的人搭话还是有些难为他了,因为,现在的他,正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和对方对视的情况。

    “两杯苏打水,谢谢!”比企谷采取的最初的做法和我们约定的没有太大差别,但是,对方的反应从一开始就有些偏差了。

    “请问具体需要什么口味的呢?”

    “这个,苏打水还需要口味吗?”

    “基本是加上了一定量的果汁或者蔬菜汁的配料的苏打水,但是如果客人您需要原味的水的话也是有的。”虽然对方的表情看上去十分冷酷,但是在服务态度上却没有可以指摘的地方。

    “啊,好吧,那就两杯原味的吧——啊,不对,其中一杯要橙子味的——应该有的吧?”比企谷有些狼狈地回答道。

    大概是明显感觉到这个打扮得还不错的家伙在言语上与这里的环境依然有些格格不入,对面的调酒师还仔细地多看了比企谷一眼,然而,她还是没有认出这是据称这是她的同班同学的比企谷。

    我突然觉得比企谷有些可怜了,毕竟和自己的同班同学对视了这么久还没有一点印象,这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遗憾啊!

    不过,更加糟糕的是,比企谷在默默地接过川崎递过来的两杯饮料后,再度冷场了。

    按照我们原来的计划,应该借着向对方点饮料的机会已经能够和她闲聊式地搭上话了,但是,这种高难度的社交技巧果然还是不符合比企谷的作风,在他的固有节奏被打乱了之后,接下来他也就沉默了下来。

    所以说,交际能力还是很重要的啊——至少在解决委托的时候会显得很重要。

    我最终还是站了起来,走到了比企谷的旁边,像前辈在鼓励失败的后辈一样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用很自然地语调对着蓝色头发的川崎沙希说道:“小姐您好,请问我们是在哪里见过吗?”

    随后,我能够感觉到我的整个四周都安静了下来,比企谷用一种生无可恋的,绝对不想表现出认识我的态度看着我。

    “这种这么差劲的搭讪方式,你是在演二十年前的电视剧么?”

    废话,我也知道这种搭讪方式很差劲,但是总比你这个家伙连嘴巴都张不开要好吧?

    “作为一个现充,你的水准还是太低了一些吧?”

    什么时候我给了你一个我是现充的错觉了啊,就算是现充也不一定意味着擅于搭讪吧?我这辈子没有主动搭讪过女生好吗?和女生的80%的对话都是工作和学习对话好吗?前女友也不是追来的,是日久生情好吗?

    “哎!这种学弟教学长搭讪女生然后学弟丢脸了的感觉还这是微妙啊!”

    还把锅扔到我身上了吗?是哪个学长连自己的同班女生都说不出话最后赶着这个差劲的学弟上阵的啊!

    不用在意我是怎么理解比企谷的蠕动的嘴唇吐出的几乎听不到的话,也不用去理解比企谷怎么理解到我的眼神上透露出来的不满的,总而言之,在这一时刻,我和比企谷达成了完美的心灵相通。

    而对面的被我这种如此差劲的搭讪愣住的川崎,在看了我很久之后,才从嘴巴里蹦出了一句有些无奈的话:“抱歉,客人你可能认错人了。”

    大失败!

    不过,有的前辈教育过我们,在被女生拒绝的时候,要充分发挥厚脸皮的精神,坚持不懈:“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对您的样子感到很熟悉,您白天有其他工作吗?也许我们会在同一家写字楼里遇到过?”

    “不,并没有,”川崎露出了一个有些警惕的表情,随后仔细地看了我一眼,“客人你看上去很年轻呢,恩,感觉并不像是上班族的样子——恩,我并不是说——”

    “——啊拉,被看穿了吗?明明觉得这样子可以装得成熟一些的啦,哈哈,那就没有办法了,我的确还只是一个学生嘛!”

    “如果只是学生的话,”川崎轻轻叹了一口气,似乎还在担心刚才的那番话会不会得罪到我,似乎也是因为意识到了我是一个学生而不是其他可能的潜在的大客户,她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稍微的柔和了一些,“如果是学生的话,就不要在这个场合随意搭讪女孩子了,看得出来你其实对这种事情也不擅长吧?如果是得罪到了其他人的话那就危险了,不要为了和自己的同伴打赌——”

    川崎稍微看了一眼比企谷——可怜的比企谷好像莫名其妙地成为了怂恿我做出这种动作的对象而被对方厌恶了的样子——继续说道,“不要因为和自己同伴打赌,就做奇奇怪怪的事情呢!”

    川崎在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明显柔和了不少,看来她的弟弟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虽然看上去冷酷了不少,又变得不良化了一些,但是那种本能的姐性还是没有丢掉的——尤其是在面对这种看上去有些笨拙的想要搭讪的小男生的时候。

    没错,就是这种有些笨拙的想要搭讪的小男生——这种形象并不是我扮演出来的,说实话,我是真的不知道如何搭讪女生,如何和一个陌生的女生交流,所以我也只能用这种有些别扭的方式来和川崎对话。

    但是,我的优势在于,对于一个拥有姐姐的弟弟,对于一个和家里有弟弟的学姐交流颇多的学弟,我对于充当姐姐角色的人物,在面对年龄比自己小,显得比较幼稚的男生的时候所习惯性采取的态度再熟悉不过了,所以,我在说出那番搭讪的话的时候,表现得格外笨拙,笨拙到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个毫无经验的,甚至只是因为同伴间的赌气而被迫上场的有些稚嫩的男生,而只要川崎沙希是一个拥有姐姐属性的人,那么,她的态度就一定会变软。

    当然,对于这种偷偷摸摸地躲藏着在这种地方打工的人来说,警惕性的下降和态度的软化,也是一时的,关键的问题在于,接下来,要让她暴露出自己的问题所在。

    “不是这样的!”我继续表现出了一副虽然被看穿了但是还在咬牙坚持的别扭的男生的形态,“恩,我是真的觉得你很眼熟啊,虽然我还是学生,但是我们可以在学校里见过面啊!”

    “可是我可不记得有你这样的一个后辈啊!”川崎皱了皱眉头,有些头疼地看着我,但是,随后,她就有些吃惊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而在我说出最后那句诱导的话的时候,比企谷也意识到了我的想法,在川崎捂住嘴巴的同时,他轻轻地哼了一句:“川崎?”

    川崎神经质地抖了抖肩膀,强作镇定地反应着:“恩,找哪位?”

    “川崎沙希同学,我们找的就是你哦!”川崎的这个反应已经证明了比企谷没有认错人,毫无疑问的就是川崎沙希本人了,所以,我也直截了当地对对方说道。

    “什么嘛?刚才是演技,想要骗我自己暴露身份吗?”川崎看了一眼我,显然也意识到了刚才的情况的不正常,撇了撇嘴,说道,“所以,是来检查未成年人违法打工的——不对,检查人员不会这么年轻,所以是总武高的人了吗?”

    虽然到了这个时候,但是还是容许我吐一下槽,比企谷八幡前辈,您是有多不遭人待见啊,即使对方都意识到了你的身份,她还是认不出你的人来吗?你可不是那种基本不能让人留下印象的家伙吧?

    显然,比企谷也多少有些尴尬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摸了摸鼻子,自我介绍道:“我是和你同班的比企谷八幡。”

    “哦,比企谷啊?”川崎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像是终于在某个角落里找到了它一样地点了点头,“那么,这位也是总武高的学生吗?但是我应该是真的没有见过你吧?”

    “我们没有见过面,抱歉啦,川崎前辈。”所以这个时候继续欺骗什么的,还是适可而止吧?

    “所以说,总武高的学生找我的目的是什么?”川崎露出了一个警惕的表情,“不会是想要利用我在这里打工的把柄想要勒索我吧?我可以告诉你们,这是没有意义的!”

    额,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这位川崎前辈的头脑的思考回路都和她的外表的那种比较冷傲的态度差距有些大啊,这种话,总觉得应该是一个软妹子,抱着自己手中的酒瓶,然后梨花带雨地说道“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才比较正常吧?

    至于为什么要把我们两个人理解成敲诈勒索犯——那明显就是比企谷八幡的锅了,刚才我就在川崎同学面前展现出了一副有些呆萌的小学弟的印象,这么呆萌的小学弟如果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那觉得是被旁边的那个凶恶的学长逼迫的,绝对!

    所以,凶恶的学长为了摆脱自己的嫌疑,着急地为自己辩护了起来:“不对,我们可不是那种人,只是你最近回家回得太晚了,你的弟弟很担心你而已。”

    “大志吗?为什么会找到你们?”确定了我们两人并不是勒索犯,川崎似乎也没有刚才的那种动摇了,恢复到了之前的那种冷若冰霜的表情,她对这件事很无所谓地回复道,“不过也无所谓了,谢谢你们的告知,我也知道他的关心,不过难道你们觉得我会因为你们这种陌生人的提醒而就罢手吗?”

    好像并不会,所以如果要让她停手的话,果然还是让自己当个勒索犯威胁她停手比较好吗——从结果论的角度而言。虽然更有可能的结果是川崎被辞退然后我和比企谷被警察抓起来。

    “顺带一提,”川崎镇定自若地继续说道,“即使你们把这件事情暴露出去了我也不会罢手的哦!大不了是换一个地方打工的问题罢了。”

    这好像把威胁的那一条路也给堵住了啊——到目前为止,除了一开始比企谷的搭讪的方式和我们的预计差不多以外,其他的情况的出现,从各种意义上说,都和预料当中的完全不同了啊!作为王牌的威胁的方式不存在了,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能够说服川崎了。

    “不过,你真的觉得会有这么多地方愿意接受未成年人打工吗?”

    “你是笨蛋吗?”川崎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刚才的那种对弟弟的关怀的表情已经荡然无存,“隐瞒年龄这种事情,还是不难做到的吧?”

    的确,如果是隐瞒年龄的话,那就不好说了,我们也没有时间追着川崎去她打工的每一个场所通报。

    “不过,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地打工呢,就这么想要钱吗?”一直没有说话的比企谷,看着川崎说道。

    “没什么……钱是必要的罢了。”

    钱是必要的——这句话突然让我觉得有些熟悉,似乎,曾经在什么时候,我也说过类似的话。

    不过,是在什么时候呢?

    “这样的话,我还是懂的啊!”比企谷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不可能知道的吧……写了那样胡扯淡的进路的家伙不会知道的哦!”

    似乎川崎和比企谷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交往的历史来着,不过,这件事情已经不怎么重要了。我好像已经明白川崎沙希迫切的需要钱的理由了。

    这个理由,就和由比滨和也曾经决定打工的理由一样,只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川崎的形势,应该比我要更加严峻就是了吧?

    所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做着和川崎沙希一样事情的我,似乎就没有阻止她的理由了呢!

    我站了起来,准备对比企谷表明自己的退出,但是,比企谷的行动,比我更快了一步。

    “恩,可以了,我知道了,今天就到这里为止吧!”很干净地将手中的苏打水的杯子举起来一饮而尽,从各种意义上都出乎我的意料的,比企谷这么说道。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