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 第十九章:吐槽役角色不用吐槽时是很愉快的

第十九章:吐槽役角色不用吐槽时是很愉快的

作品: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 作者:小木曾孝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虽然我一直在怀疑是什么促使这个口口声声喊着家里蹲万岁的比企谷总是十分认真地参与侍奉部的活动,但是现在作为他的合作伙伴的我,还是得跟着这个看上去还是对这件事情很负责的家伙走进这种高级餐厅。

    不过,总而言之,虽然我的打扮没有比企谷那么让人感觉换了一个人——公正地说刚开始见到他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哪里来的奇怪的帅哥”——但是至少满足了进入高级餐厅的标准了,所以在吵架无过之后的我们两人,还是只能一起往饭店里面走去。

    “对了,比企谷前辈,你不觉得两个男性这样走进去是一件很别扭的事情吗?”

    “我知道你想表达的意思但是没有必要说出来。”

    “所以前辈你果然也觉得两个人一起进去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的吧?一般来说,这种地方比较适合情侣来约会,两个男性一起进去会被认为是基佬的吧?”

    “所以呢?”

    “嗯,鉴于我们两个当中只有你是认识那位川崎同学的,所以我决定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前辈你了——”

    “——由比滨!”

    “嗨?”

    “你如果这个时候想要打退堂鼓的话我直接打电话给你姐了哦!”

    虽然这个比企谷八幡的形象不怎么符合预期,但是能够做到调戏这种家伙还是成就感满满的啊——当然给姐姐打电话这件事就是敬谢不敏了。

    不过,姐姐这个笨蛋,太容易就把电话号码交给陌生男人了吧?什么时候被比企谷趁虚而入就不好了啊,这种看上去很阴沉的人畜无害的家伙,实际上是那种隐藏着的大boss,这种设定也是很常见的哦!

    “由比滨,把你脑中的妄想给驱散掉!”

    呃,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比企谷八幡,有一种雪之下雪乃附体的感觉,果然是因为在后辈面前要摆出一副前辈的模样吗?

    ------------------------------分割线-----------------------------------

    总而言之,就在这种吐槽的氛围当中,我和比企谷走进了餐厅。

    应该说不愧是高级餐厅,在进门的当时就有彬彬有礼的侍者把我们引到相应的位置上去,在几个诸如“有几个人呢?”“有预定吗?”之类的问题之后,我和比企谷被引导到了一个靠近玻璃窗的吧台口。

    “等一下,前辈,你带够钱了吗?”这个时候,我不得不考虑一个严肃的问题,虽然由比滨家基本上与这种地方是绝缘的,但是只看这样的装饰和吧台中央看上去一瓶瓶看上去就十分昂贵的酒,就知道如果要在这个地方消费绝对是一件大出血的行为。在出门之前没有考虑这一点而和平时没什么差别的我,这个时候绝对就有些压力山大了。

    但是,比企谷并没有回应我,而是把目光投向了那个站在吧台中间的容貌靓丽,身材高挑的一头有些特殊的蓝色头发的调酒师。调酒师看上去还比较年轻,但是在这种场所工作的人明显会显得比较成熟,所以比企谷是喜欢这种成熟类型的女生吗?

    “喂,前辈,话说来这种地方参观可以走社团的经费报销吗?”不过,关键点不应该在欣赏那位女调酒师的样貌上吧,即使不考虑经费问题,至少也不能忘掉来这里的目的吧?不过,餐厅这种地方,侍者和厨师的出现都不是那么固定,所以果然还是向人打听一样比较好?

    然而,比企谷依然没有理睬我,在盯了那位调酒师一段时间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副了然的表情,而这个时候,调酒师的视线也超他扫了过来,和比企谷对视了一会儿之后,虽然多少露出了一种有些困惑的表情,但是她最终还是转过了头去,想必,在这种地方工作的颜值高的女生,被人愣愣地看着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吧?

    不过,虽然说很正常,但是看太久也不是一件很礼貌的事情,就当我准备提醒一下比企谷的时候,他转过头来,朝我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露出了一个严肃的表情:“就是那个人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就是那个人,哪个人?”

    “就是那个调酒师啊!蓝色头发那个,我刚才一直看着她,就是川崎沙希!”比企谷点点头,对我解释道。

    “啊,这个,不对吧?姐姐不是说你和那个川崎是同班同学吗?她明明也看到你了,怎么会没有认出你来呢?”

    “咳咳,”比企谷露出了一副尴尬的神色,但是很快转移了话题,“总而言之人就是那个没错了,所以接下来该联系雪之下她们吗?”

    我多少理解了比企谷的尴尬,这个家伙看上去还真的是践行了姐姐说的“没有朋友”的理念——只是我没想到他的没有朋友竟然彻底到连同班同学都认不出来的程度了,虽然之前他本人对作为同班同学的那位户冢彩加似乎也没有什么印象,从这点上看比企谷还是真的很符合孤独之星的定义的呢!

    “不太好吧?在这种地方打电话,然后让雪之下和姐姐换好衣服再直冲进来和那位川崎同学交流?”

    “嗯,的确有点不好,这种感觉——”

    “——就像是正妻来这种地方抓小三的奸的感觉啊!”我稍微脑补了一下雪之下单刀直入走进餐厅和川崎对话的场景,虽然雪之下肯定会表现的足够优雅,但是的确那种捉奸的感觉好像很难跑掉的样子。

    “所以这个时候,就得靠我们自己解决了?”比企谷看了一眼另一头的川崎,低声说道。

    “大概是这样子了吧?总感觉如果就这么走掉的话到时候会被雪之下狠狠地嘲笑一番呢!”

    “那么,我们上吧?”

    “对啊,上吧!”

    -------------------------------分割线---------------------------------

    十分钟之后。

    “喂,比企谷前辈,说好的上场呢!你现在连杯喝的都没有点啊!连这种交流都没有,怎么去考虑和她说其他的话?”我看着紧紧地攥着自己的双手的比企谷,抱怨道。

    “这种时候,至少得先想好台词吧?直接说‘川崎同学,你在这种地方打工你的弟弟很担心你哦’之类的这种话只会被对方当成傻瓜的吧?”

    “你就直接说‘川崎同学,你在这种地方打工导致了你的弟弟没人照顾最终缠上了我的妹妹所以我很不满所以麻烦你好好管教一下你的弟弟可以吗’就可以了吧!”

    “为什么说的一副小町被不良少年缠上了的意思啊——不过由比滨你说的这句话看上去倒是有些道理,那个叫做川崎大志的家伙,一看就对小町居心叵测哦!姐姐出来打工对弟弟疏于管教从而导致了那个家伙缠上了小町——啊啊啊,为什么感觉会这么不爽呢,对这个家伙的态度突然从路人变成讨厌了怎么办!”

    “没问题,所以加油吧!比企谷前辈,秉承着这种为了自己最亲爱的妹妹所以爆发了的心态,上吧,质问川崎前辈去吧!”

    “好的,就这样——你个鬼啊!不要以为这样就会被你骗到啊!”

    “诶,我本来认为这样就可以了吧?”

    “因为就算说出了这样的话,也会被反驳出‘如果不是你妹妹本身有问题那怎么会被我弟弟缠上呢?’这样的话吧?”

    “不会吧,一般来说姐姐在弟弟变得不良化的时候都会很着急的是吧?”

    顺带一提,参照对象,结衣姐和小木曽前辈。

    “但是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本身已经不良化的姐姐吧?你的那种温室中生长起来的姐姐的角色没有任何参考价值哦!”

    呐,结衣姐,听到了吗?这就是比企谷八幡对你的评价哦,所以说我就让你不要把手机号码留给这种对你的恩惠毫无感激之情的人啊,最后得不到好的回报的啦!

    “不过既然能够出来打工,那就说明她还没有彻底不良化啊!无论如何,我相信一个能够用自己的双手来挣得属于自己的报酬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不要突然说出这种劳工色彩满满的话啊,你是劳工联合会的人吗?”

    “我不是劳工联合会的人,我虽然也有在打工但是我还没有满十八岁呢——呃,这个,等一下——”

    我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虽然法律上并没有完全禁止未成年人打工,但是有一条条款我还是很清楚的——那就是十点之后禁止未成年人打工的条款。

    而比企谷的顿然领悟的眼神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嗯,为了以防万一,这位川崎沙希前辈,以前没有留级过吧?”

    “抱歉,我和她不熟。但是如果真如她弟弟说的那样过去品学兼优的话,留级什么的,应该不大可能的吧?”

    “所以就抓住她的这个把柄,把她赶回家去,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吧?”

    “嘛,感觉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比企谷托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毕竟,即使是那个川崎沙希,也不能违抗法律吧?”

    “所以,加油吧!比企谷前辈!”

    “嗯,但是在此之前,我们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比企谷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很微妙的表情。

    “什么问题啊?”

    “那就是,如何和她搭上话?”

    “不是只需要说‘川崎同学,你在这种地方打工导致了你的弟弟没人照顾最终缠上了我的妹妹所以我很不满所以麻烦你好好管教一下你的弟弟可以吗’就可以了吗?”

    “这种话在心中吐槽一下就可以了如果直接说出来的话那不就十直接断了和对方继续对话的机会了吗?”

    “嘛,其实我也是知道的,只是开玩笑就可以了吧?”

    当然,其实我也知道,这种直接的很伤人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说,但是必须在自己觉得稳操胜券,或者对方的性格是那种比较喜欢争斗的时候说,如果对方是一个对你不屑一顾的人,这个时候她只会把你当做一个精神病给无视掉,即使觉得你说的话真的煞有介事她也不屑于和你争辩。

    “调酒师的话,只要点一杯酒,然后就可以搭上话了不是吗?顺带比企谷前辈可以继续夸赞一下‘啊,小姐,你真的很美丽哦,如果可以的话需要我请你喝一杯吗?’”

    “你这是哪里来的花花公子的做派啊?这种做法即使在电视剧或者漫画中也是那种反派兴致的角色最喜欢做的事情吧,擅自和女生,嗯,说这种话什么的?”

    不过你看上去倒是挺了解这些的嘛,不是一个简单的家里蹲哦!

    “再说了,关键的问题是,我们不是刚刚还强调过这个问题吗?你我都是未成年,不允许喝酒的哦!”

    “这个虚报年龄就可以了吧?那边的川崎同学不也虚报了年龄吗?而且如果提供酒给未成年人这种事情如果被发觉的话,那都不用逼迫川崎主动辞职了,她绝对会被直接辞退的吧!”

    “我突然觉得你这个家伙玩阴谋诡计真的很有一手啊,确定之前没有这方面的类似的经验?”比企谷斜着眼看着我问道。

    “嘛,这个嘛?让我们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就是了。”

    嗯,刚刚调戏起比企谷来多少有些过火了,把一些需要克制的情绪暴露了出来,而且在这件事情当中我已经介入太深,还打破了我的中立原则,看上去的确有些失败啊!

    不过,一直充当吐槽役的我能够在能够有另外一个家伙替我完成吐槽役的工作的时候总应该稍微放纵一些吧?

    不过这不应该成为我打破绝对中立的理由。

    总而言之这方面的事情我应该回去再做反省,现在的首要目的是让比企谷能够和那边那个家伙搭上话。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点一杯苏打水就可以了吧?总感觉苏打水这种东西在这种地方应该是万能存在的商品?”我试着这么建议着。

    “总算有一个稍微靠谱的提议了,”比企谷头上的那根因为仔细打扮而被抚平的呆毛顿时翘了起来,但随后,他又回到了一开始的那种半死不活的样子,“呐,由比滨,我突然想了一想。”

    “嗯?”

    “你滔滔不绝地说了这么多,不如你直接去应付川崎怎么样?我觉得你一定可以完美搞定的啊!”

    -------------------------------ps--------------------------------------

    这两个家伙的互动其实挺有意思的,虽然现在还没没有上升到批判思想的高度,批判思想的高度的时候应该更有意思,嗯。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