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695 庆功

695 庆功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李弘从来没有想到是这种结果,原本按他的意思,父皇继续回到朝堂之上主持朝政,而后自己便借着培育新物种的名义,带着白纯、裴婉莹跟安小河等人,找一处山美水美地肥的田园之地,种田放牧修心养性两年,沉淀下这近一年身上渐渐出现的戾气。。

    但谁能想到,如今大唐的皇权这么不值钱,竟然在自己跟李治跟前,变成了两人都不愿意接收的活儿,都想种田,都不想理政的真情实况了!

    魂不守舍的在花孟几人的陪同下,披星戴月的从皇宫回到丽正殿,门口裴婉莹早已经恭候多时,看着太子殿下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自然是不好受。

    挽着李弘的胳膊,温柔的往里面走去,只见某人走到沙发跟前后,便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然后便开始了唉声叹气。

    这样一来,自己的计划就完全打乱了,又得从头来捋一遍了,但还有没有转机啊?

    李弘希望有,但可能性微乎其微,母后一旦都同意种田了,这事儿基本上十有八九就定了,何况自己还从来没有见母后在决定后,又反悔过什么事情。

    “父皇跟母后训斥你了吗?”裴婉莹拉着李弘一只无力的手在手里,柔声问道。

    “如果单单只是训斥那就好说了,可惜啊。”李弘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摇头叹息道。

    裴婉莹心里顺着李弘的话不由得一惊,如果说此时的她心里没有一点点儿私心,那是不可能的。

    何况,身为太子妃的她,比任何人都更加明白,太子殿下的得势便是自己的得势,太子殿下失势,自己虽然可以无所谓,可以跟着殿下同风雨共甘苦,但却不愿意看着殿下如此愁眉苦脸、闷闷不乐。

    听着李弘的话,裴婉莹不由得在心里猜测,会不会殿下只是试探性的希望父皇处理朝政,而没想到最后父皇竟然同意了,把朝堂的权利收回去了?

    所以才让殿下失去了监国的权利后,变成了现在这般灰心丧气的样子?

    夫妻本是同林鸟,裴婉莹绝绝对对在李弘跟前,在东宫、在皇宫做好了一个太子妃该有的样子,做到了一个称职的太子妃。

    所以此刻看着唉声叹气,要死要活的太子殿下,裴婉莹的心里甚至比他还要莫名的难受上几分。

    “殿下,妾身知不该随意参与、言谈,但您应该看开一些,这两年朝堂之事儿也让您每天身心疲惫,歇息一下岂不是好事儿?何况还有妾身跟安小河妹妹、白纯姐姐等人陪着您去过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岂不是快哉?”裴婉莹这一次不再阻扰某人的魔爪,当着其他宫女的面,往自己胸口塞,只是尽量平和的开解道。

    某人的手在裴婉莹的胸口突然间一静,敢情自己的太子妃想叉劈了,还以为自己贪恋权利,在唉声叹气、魂不守舍啊。

    那岂不是……正好!借着今天这难得的机会,看看能不能让一直害羞,不愿意与自己洗鸳鸯浴的太子妃,答应跟自己洗个快活的鸳鸯浴!

    “唉……你不知道啊,算了,这事儿……还是让我一个人烦忧吧。”某人眉头锁的更深了,像是在皇宫受到了莫大的冤屈一般。

    某人一手揽着裴婉莹的腰肢,虽然比起生孩子前丰腴了一些,但如今依然是让李弘沉迷跟爱不释手。

    裴婉莹看着郁郁寡欢的太子殿下,心中无奈的叹一声气,也不再众目睽睽下反抗了,顺着揽在自己腰肢上的手劲,缓缓倒在了某人的怀里,任由某人在其耳边叹气。

    只是不一会儿的功夫,她就感觉到某人的身上有些地方不对劲了,而且自己身上也开始变得燥热起来。

    “唉……陪我沐浴吧,今日我谁也不想见,心里太烦躁了!”某人继续锁着眉头,装作苦大仇深的样子,不给太子妃任何反驳的机会,拦腰抱起便走。

    “喂,她们看着呢。”裴婉莹心如小鹿在跳,想要拒绝,但看着太子那难受的样子,又有些不忍,只好硬着头皮被太子殿下抱走,心里则是坚定的想着:大不了一会儿不脱衣服侍奉他沐浴就是了。

    东宫丽正殿内春光明媚,而在安西碎叶城的巴州,下了好几天的鹅毛大雪,终于缓缓停止了婀娜的舞姿。

    白茫茫的大地上,阳光却无法在短时间内哪怕融化浅浅的一层冰雪,放眼望去,刺眼的雪光让人眼睛极为难受。

    李哲甚至是闭着眼睛坐在马背上,战后激动不已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虽然只是对小小的七百人,但也让他领略到了真正的战场,真正的杀伐。

    薛仁贵与黑齿常之此刻正在巴州衙署内大摆,为自己准备的庆功宴,那日要不是自己正好赶至巴州,赶上了城门外的一幕厮杀,薛仁贵与黑齿常之在风雪中,恐怕还要损失更多的部将了。

    但不管如何,李哲心中对薛仁贵跟黑齿常之还是充满了由衷的敬佩之情,仅仅以一百人的兵力,就敢主动出城迎战骨笃禄的八百牧族之人,甚至在自己赶到前,已然占了上风跟优势。

    不过那日令他更加意想不到的是老六李贤,能够在明知薛仁贵跟黑齿常之是谁的人的情况下,已然在风雪之中,站在城头为巴州守城,为薛仁贵跟黑齿常之殿后,这还是让钦佩以及赶到惊讶的。

    今日之庆功宴,无论是薛仁贵还是张柬之,或是黑齿常之,都是罕有默契的没有提及,已经从原本的土墙府邸,重新搬进青砖瓦房的府邸李贤。

    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在薛仁贵跟黑齿常之的带动下,李哲也受其影响,放开了胸怀开始、放下了王爷殿下的架子,与仅存的七十余名兵士,嚎叫着在衙署内喝酒吃肉。

    小小的巴州城内,为数不多的几家酒馆内的胡姬,都被薛仁贵请了过来,这让醉眼惺忪的李哲心中一惊,甚至是连醉意都少了几分:“薛将军……兵营内……。”李贤指着几名在巴州算是颇有姿色的胡姬,喃喃问道。

    “你以为老夫老糊涂了?敢违抗太子殿下亲自制定的军令?”薛仁贵花白的胡须上还占着残余的酒水,一双老眼依然是很沉稳。

    “那……。”李哲不理解的再次指了指那几个胡姬。

    “自然是算在殿下头上了。”薛仁贵看着茫然的李哲,哈哈说道。

    张柬之在一旁听的直是摇头苦笑,向李哲行礼说道:“殿下切勿听老薛胡说八道,兵营不得饮酒,更不得招揽胡姬,这是铁一般的规矩,没人敢破坏,但今日不同,我们不曾身在军中,这些兵士都乃是老薛的亲卫,算不得兵士,再者便是殿下您的及时到来,臣与薛将军、黑齿将军,为您接风洗尘、并感谢您及时救援,所以今日之宴席,不算违背军制的。”

    黑齿常之嘿嘿笑道:“英王殿下,您就放开顾虑吧,张柬之张大人在安西两年,作为太子殿下的耳目,把我跟老薛看的可紧了,我们可是不敢逾越军制的。”

    李哲苦笑着点点头,端起酒杯又敬了薛仁贵一碗,他们其实说的都没错,这些兵士严格意义上讲,是薛仁贵的亲卫,算不得大唐的兵士,所以如此一来,自然是谈不上军中饮酒了。

    而且,自己对此事儿也知道的很清楚,只是没想到,薛仁贵舍得以自己的亲卫,在兵力完全不占优的情况下,敢跟牧族人硬拼。

    “那就说吧,到底两位将军,还有大人,需要李哲帮什么忙吧,来时皇兄可是跟我说了,安西盘踞着两头狡猾如狐狸的猛虎,到了那里后,凡事儿最好多留个心眼儿,别让那两个老东西把你骗了,你还美滋滋的。所以皇兄的话我李哲不得不听,三位大人,不知有什么需要我李哲帮忙的,不妨直说。”李哲豪爽的说道,甚至把李弘都給买进去了。

    薛仁贵跟黑齿常之听着李哲话里的狐狸跟老东西,不怒反喜,甚至还洋洋得意的捋着胡须,骄傲的大声笑了起来。

    “知我者太子殿下是也!”薛仁贵跟黑齿常之互看一眼,而后异口同声的说道。

    张柬之摇头笑了笑,脸色正容的说道:“英王殿下,此间事儿想必来龙去脉您已知晓的清清楚楚了,不日便要行刑那五百多人,这是太子殿下的旨意,想必您也知道,但有些事儿不能不明不白,您来此的目的,太子殿下曾跟臣透露过一些,所以宜早不宜迟,余下的事情,还需要您去交代。”

    李哲一边听着张柬之说话,一边余光扫着薛仁贵跟黑齿常之,他发现,当张柬之跟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那两人就像是无事儿人一样,一直在低头探讨着什么,对于他们的谈话,根本就不关心。

    “我……我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就不能再缓两天?”李哲有点儿气馁,这事儿虽然自己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按计划,得过了元日啊。

    “太子殿下今日的旨意,太子殿下的计划改变了,所以安西之事儿,需得加快步伐了。”张柬之凝重的说道。

    李哲神色之间有些犹豫,顿了下后坚定的说道:“好吧,我去,吃完酒我便过去。”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