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明末球长 > 第52章 冤大头楚留楚香

第52章 冤大头楚留楚香

作品:明末球长 作者:一脸坏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木容山那“楚留香公子是个冤大头”的名头早已在越南坐实了。

    早上,那些起早贪黑捕鱼的渔民,为楚公子送新鲜海鱼,不说什么,就有一两银子的打赏。

    楚留香高兴了,给他送柴的也有钱拿,擦桌子的店小二也有钱拿。

    鸿基小衙门的差役,现在一半在县官府衙那听令,一半时刻围绕在香帅号附近,随时想着过去服侍,内部甚至会为了争取这种机会,而开始打架,没办法,楚公子给的钱,有的人运气好,几乎可以拿到一年的收入,那可是一年的收入啊。

    这种情况下,谁能保持平常心?

    当然,他们收到了钱,做起事来自然也是奋勇当先,木容山平时的出入,虽然场面不大,扈从不多,但前呼后拥的越南官府差役可是走在前面,将任何“可疑份子”都驱赶开了。

    而这还不是楚留香公子本人,而不过是他手下的胡铁花,押送着几辆小推车,那推车上的东西看似不多,但沉甸甸的,让做事的越南苦力腰都直不起来,几辆小推车在后面,慢慢的走,自然引来无数的目光,谁都知道,这是城里的大财东,来自天朝的败家子,又给他的岳父送钱了。

    说起十二岁就被无良父亲嫁给天朝富二代的秀文,大多数越南百姓倒也是知道而羡慕的,不说别的,这木容山花钱的劲头就不是任何人可以想象的,也都是回头看看自家闺女,梳梳头,不知道天朝大人对十岁的小女子有什么想法没?

    郑准住在一户富户奉献的房子内,听说“女婿”送来银子了,先是兴奋一阵,然后马上喝令身边最亲信的家丁出去看住那些钱,对郑准的计划中,这些钱可是要有大用的。

    效果似乎不错,郑准看着那一辆辆越南本地风情的小推车,由于贵金属的沉重,看似上面的东西不多,但都足够的重,他走近了,掀开了那些布帘,看到的都是之前见过的天朝新式钱币,共和通宝,之前自己比较过这分量,知道是铸造相当好的银币,满意的点点头,他打算拿这些东西回去河内活动活动,如果可以的话,自己就依靠着这些步枪,从此一跃成为越南乃至中南半岛一霸,按照木容山的不断洗脑,他也知道,自己的武力值已经高到了难以想象,而那些步枪齐射的情景确实是美丽无比。

    他还是说了几句好话,不过更多的表示就没有了。

    胡铁花也是做的很好,这毕竟是“主子”的便宜岳父,虽然木容山私底下有些活动,对这人也没什么尊重,按照木容山的说法,是要搞事情,如果做的好,自己也有机会在这越南做一任武官,不说欺男霸女,但风光回家乡是做得到的。

    当然了,谁知道日后那郑秀文小女子会不会长开后得宠,世界上最猛烈的风绝对是枕头风啊兄弟们,胡铁花又不傻。

    他随身就有钱,直接打赏了运送银子的越南苦力,看得郑准越发眼热,这天朝二代到底有多少钱啊,真富有啊。

    等到出了门,胡铁花似乎累的很,对旁边一个差役说道:“真他妈累死了,兄弟,咱们还去上次的地方来一发吗。”

    越南作为一个人命很便宜的地方,自然多有妓寨,胡铁花偶尔请那些差役一起过去,自然将一些新式词汇,从长老那得来后,带给了这些越南人,至于来一发是什么,是男人都知道的了。

    那差役心花怒放,跟对了人就是不一般啊,开口就是多少钱,自己今晚又要享福了。

    “多谢胡爷,胡爷真是大方。”在他们的带动下,鸿基的人多少都在拼命学习汉话了。

    胡铁花似乎很不耐,说道:“真是的,大清早就跑来送劳什子,结果都不给我招待一下。”

    “是啊是啊,这大爷都是如此,哪像是胡爷从天朝来,那可是上国!”

    胡铁花说道:“我是什么大爷,不过是伺候人的而已,大头还不是要送给你们的将军?”

    “大头,您刚刚送的是?”

    话头终于被引导到胡铁花想要的部分,于是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我们公子哥,送给郑大将军的过年费,按照一个大头兵十两银子的过年费发的,你看,都过年了,还不让人回家孝敬父母,该不该多给点钱,这点钱,都不够在京城吃顿大席面的。”

    十两银子!

    差役咽了口唾沫,感觉自己的听觉有些不对劲,难道我听错了?

    与后世的各种古装片动不动就是皇帝赏赐大臣一千两,然后一个小太监就端着盘子过来的不同,这个时代,白银的购买力是相当强的,与其说是金本位,不如说是银本位,而越南这种国家,本身就经济竞争力差劲,都不敢流通白银或者铜钱,而是用铁钱充数,因为,这来越南做生意的汉商,总不能把一吊吊的铁钱运回天朝去吧,还不是得留在越南?

    越南的银子很值钱,打个比方,在差役耳朵里,这就和人家的部门,过年一个人发一万块过年费一样的奢靡!

    他真想跪下来,抱着胡铁花的腿唱征服了,当然了,理智还是告诉他,要冷静,笑着说道:“只怕就是给亲随家丁的吧,人家那功夫,都是要给将军挡刀子的,多拿点银子,也也应该啊。”

    “不!”胡铁花马上制止了他的错误想法,“就是每个人都有嘛,这才有过年的样子。”

    “十两银子啊。”

    胡铁花带他去附近的妓寨,去享受初中少女的时候,几个差役看着鱼贯而入的少女,想到的是,十两银子啊。

    胡铁花大手一挥,宣布自己买单,而他们的过夜费才几钱银子,就这已经是自己等人一个大多选了两个,将妓寨的优等货都选走的提升价格,而他们心目中想到的,却是,十两银子啊。

    哪怕到了深夜梦回时刻,也不断有人瞪大眼睛,想着,十两银子啊。

    按照大明普通小县城的百姓,一个小卖油郎一年赚二十两,已经是非常辛苦了,这些钱除了吃饭穿衣外带住房,很难剩余什么多余的钱,攒几两银子已经是从嘴里抠出来的了。

    而对于物价水平,收入水平更低的越南,十两银子几乎可以买多少大姑娘?

    反正郑准是疯了,越南作为山寨中国的政务系统,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其实就是相应的官职一点不少,但收入就差距太大,他一年所谓的官俸也就几百两而已,靠着商人孝敬,以及占一些好处,勉强混得好。

    一万两,哪怕对这么一个将军,也已经是让他激动不已了,这样的话,自己跑来鸿基,还搜罗军火自用的事情,只怕就可以得到缓解,到时候,拿去贿赂一下大王身边的重臣,让自己南下,打垮阮氏的瘪三,到时候,南边的肥美田地,想要多少没有?想想就激动!

    哪怕是夜晚,正在操练一个少女的郑准,反而更有了年轻时候的雄心和力气了。

    到了第二天,他在心中列了个名单,谁贪一些就多送,谁在大王面前说得上话就多送,自家也得有些钱可以过个好日子,当然,最好自己手里多留一些,之前听楚留香吹嘘的江南扬州瘦马,他是不是可以趁机?

    这自然是一个浩大的工程,越是这种独裁类型的政权,其内部的勾心斗角和平衡就很难计算,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某人和某人私底下到底如何勾结。

    还没如何呢,忽然听到外面吵吵嚷嚷,郑准一愣,最开始想到的却是会不会是河内派人前来,毕竟自己做的事情,算是有些违反江户规矩,被人惦记上也是正常,想到这里,他看了看随时摆在房中的步枪,他随身的小队伍也有十几个人,每个人都打过超过二十发子弹,比起普通的家丁只能打五发子弹,自然要熟练的多。

    “怎么回事,你们去看看。”

    郑准埋怨着自己的人为什么不管好了军队,要知道,为了抓好自己人,他手下的小军官要么是小舅子,或者就是自家佃户,反正都是自己人啊。

    很快就得到了回信:“老爷,不是外人,是咱自家的兵,不知道为什么,全都堵住了这里,不过都是在排队。”

    “排队?”

    “是啊,没人带枪,都是排着队呢。”

    排队是胡铁花教导的不多的技艺,没人指望这些部队打出排队枪毙时代的视死如归,也就是隔着老远放枪就好,反正迟早是要整编或者收拾的,他们的目标也只是对付一群古典式军队,怕啥?

    这队形并不好,站姿也不标准,但他们都挺着腰,说话声音都不小,吵吵嚷嚷,似乎很兴奋。

    郑准在门后偷看了几眼,感觉无事,说道:“去问问他们来干什么?”

    这样子不像是兵变,他也安心了一下。

    不必等回复,立刻就听到了。

    “将军万福!”

    “小的是来领赏钱的,领到了钱,就给将军磕头啊。”

    “将军千岁,千岁!”

    “都站好了,没听说吗,是天朝来的银元,不许乱,人人都有,二十两银子呢!”

    “对,领完一队再换下一队,都不许抢,谁敢乱来,就砸烂谁的狗头!”

    郑准觉得面色不好,他似乎有了不好的幻觉。

    “大人,他们是听说,今天要给他们发过年的军饷,就都过来了,拦也拦不住啊。”

    “你们大胆,为什么不把人挡回去。”

    “有十两银子,我手下的兵也不听话了,都想这么出来。”

    银子可以通神,这里又不是固定的军营,一群几乎和老百姓差不多军纪的非职业军人,能维持这样的队形,已经是有银子在支撑了。

    郑准觉得荒谬,说道:“到底是谁故意散播谣言的,这里……”他忽然想到,难道是那公子哥?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他烦恼的指了指,这几个都是从后门溜进来的,那几个小军官了,今晚,不知道从哪来的谣言,将军要给大家发钱,还都是多少日子见不得的银元,人心全都浮动,连军官身边的亲兵也镇不住了。

    “赶快让他们回去,哪有这样的事情,你们都是我大越国的军人,拿人家天朝的钱,难道不是要造反吗。”

    “将军,实在是做不到啊,这些兵也有多少日子拿不到什么像样的军饷了,如果往日还好,现在如果他们被赶走,可是要坏事的。”

    “是啊。”

    郑准咬咬牙,说道:“这是从哪来的谣言,这……”他忽然想到,昨日运银子的行为,似乎就没有什么遮掩,虽然小车上有布帘,但运货的苦力,保护的官差,当然,还有天朝那些人,多的是可以随意乱说的。

    罢了,反正也是天上刮来的钱,按照“楚留香”的建议,也是每个人发十两银子,不过这钱可不能随便多给,他咬咬牙,说道:“哪有十两白银的事情,每个人勉强发……三吊铁钱,拿去过年就好!”

    越南的铁价便宜的很,平均要五吊,也就是五千个铁钱才抵得上一两白银,这就已经是打折打折再打折了。

    而且,这钱也不是随便就可以找来的,毕竟这里没有什么招商银行,郑准干脆就推给了木容山,他不是娶了自己女儿吗,就要给我管到底!

    木容山自然还在香帅号上,郑秀文现在被他哄得很听话,原本只不过是计谋的附赠品,但他发现郑秀文皮肤却如此白皙,简单一问,就如同这个时代的大家少女一样,每天不出屋,即使出屋子也是夏夜里放凉,这样的情况下,还真没有其他越南少女被晒黑的经验。

    木容山发现少女如此听话后,却是十指大动,当然了,却不是那种大动,他是什么人?古装爱好者啊,有了一个温顺听话,可以任由自己装扮的少女,可以说是撒欢了一般,郑准兴师问罪的人过去的时候,他正一件一件给郑秀文换衣服,当然了,是在李红袖三女七手八脚下帮忙换的,他就是不断欣赏,然后拍照就是。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