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445 大开杀戒的死字神(一万字大章)

445 大开杀戒的死字神(一万字大章)

作品:网游之暴走风神 作者:把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确认钟灵安全,楚天歌也把她抱到了楼上他的房间。

    他下来进入游戏,立即进入了天灵这个神奇的世界。

    “看来找这个控龙笛只有自己想办法了。”楚天歌知道现在不能委托钟灵去战队联盟想办法,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

    内视查看自己的状态,看见自己丹田里已经成为一片磅礴的海洋,九座龙像傲立在海水中,高耸入云的连接天地。

    只是九座龙像里面只有六座已经活灵活现,另外三座死气沉沉的就是普通的石像。

    退出一些,查看了一个信息球。这是黄小诗通过情报分析能力替他分析出的他当前数据状态。

    职业:御风者

    等级:80级

    境界:狂乱境十重天巅峰

    心法:九天风神诀

    技能:风影九重、灭灵断、绝对风域、季风领域……

    装备:破极、飘渺衣、飘渺裤、飘渺鞋、飘渺护腕……

    战斗力等级:97级

    楚天歌退出这些,手掌放在眼前,手心里立即产生了一个风旋,然后随他心意变化的变成了剑、枪、斧、矛的形状,展现出他无穷的扩展能力。

    “去战队联盟。”

    楚天歌知道他必须找到控龙笛的下落,否则他的境界将被压制在狂乱境十重天的地步,再也没有办法得到一点精进。

    他刚准备出发,钟有艳一个传音就传过来对他说:“老大,你打算去哪?”

    楚天歌左右看过去,看见钟有艳真的扛着一把巨斧正朝他走过来,看样子也刚上线不久的样子。

    “你打算去干嘛?”楚天歌不急着对她说明他打算出行的目的,反倒问她要去做什么。

    “去找个副本刷。我已经把霸王枪学了,但是发现这个枪法和斧法用法有好大不同,我想要好好闭关连连,也刷一些经验。你呢?”钟有艳回答他,好奇他这打算出门的目的。

    “我?我去买控龙笛下落的线索。”楚天歌也告诉她,不介意说明自己的目的。

    钟有艳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明白这件事情对他还是很重要,也不知道他刚才下线一趟做了什么大事,这时才刚上来。

    “要不我也一起过去,我还没去过那个什么战队联盟呢。”钟有艳马上来了兴致告诉他,表示自己也想去。

    楚天歌想起来她实际也是血铃兰战队的一员,只是因为不和他们在一起,她日常的战队活动都是线上和他们一起进行的,还没有在线下见过。

    “走,一起。对了,你要不要来江城来了见面会,我们还没在现实里碰过呢。”楚天歌同意她要一同去的打算,也邀请她要不要线下见面会,他实际也很好奇钟有艳在现实会是什么样。

    “现实碰面?最近有点不方便耶。”钟有艳突然有点言语吞吐的为难说,都不太像她平常大大咧咧的性格了。

    “不方便?如果为难就算了。”楚天歌倒没在意,他本来就是随口一提。也没要求钟有艳一定同意。

    “不是不是!”钟有艳急得连连摆手,赶忙对他说:“我是最近真的有点忙,我看能不能打申请报告请一段时间假,然后约个时间聚聚。我也很好奇老大在现实长什么样呢。”钟有艳嬉笑说。

    因为他们在天灵里的样貌还是多少有些改变,所以他们都还不知道现实各自长得什么样。

    “还需要打申请报告?说起来你现实是干什么工作的啊?”

    楚天歌听见她的话,越发对她现实的身份模样更加好奇了,笑着对她打趣说。

    他现在毫无疑问是职业玩家。

    无论天灵这个游戏有什么特别,在这个都市现实被旁人看到的身份他就是一个天天专门玩游戏的职业玩家。

    可是钟有艳的话让人好奇她现实到底是什么工作,又有什么工作请个假还要打报告。

    “你到时候看到了就知道了。”钟有艳难得俏皮的女孩子模样眨眨眼,让他最好期待的卖了一个关子,让他到时候现实碰面就自然知道了。

    楚天歌听见也不再继续问,就被她钓着这个胃口,忍住这个悬念了,反正到时候和她碰面就一定会看到。

    他也知道他一定会在她来到江城碰面之前,摆平了江城这里的所有麻烦,让她可以开开心心的在这里游玩,而不会被这里讨厌的苍蝇们阻扰。

    两人来到战队联盟,楚天歌立即利用黑金卡身份找到他的专属经理小兔,向她购买关于控龙笛下落的情报。

    小兔是立即给出了报价,还有相关信息,使他喜忧参半的离开战队联盟。

    钟有艳是在战队联盟的业务大厅看得叹为观止,和楚天歌第一次来到这里一样,感到什么都惊奇同时,也感到又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仿佛一个玄幻世界的人突然逆穿越到了现代都市,还在现代都市的业务大厅里办理业务。

    “黑手会。”楚天歌是从小兔这里得到了一个名字,只被告知了控龙笛此刻在一个名为黑手会的势力里。

    好消息是这个黑手会就是在中域以下的区域,不用他现在就赶去中域。

    但坏消息是这个黑手会十分神秘,行踪飘忽不定,而且是一个专门的盗贼公会,里面的人员十分偏杂,甚至他们据点都是一个秘密。除非能够接触认识到黑手会的成员或者黑手会的成员主动找上门,否则很难刻意找到他们。

    即便是战队联盟,此刻能够提供出来的情报,也只能给出东部区域的幽冥城有黑手会成员活动过的信息。

    “我要去一趟幽冥城,你来不来?”楚天歌问钟有艳,知道他要和她分道扬镳了,知道钟有艳要去找个副本锻炼她霸王枪的技艺,换种说法就是刷霸王枪这个基本心法的技能熟练度。

    “我……还是算了吧,免得拖你后腿。”钟有艳考虑一下,分明是一副十分想去的模样,但是突然听到是去幽冥城,她还是选择放弃了,不想过去了帮倒忙。

    “好吧。”楚天歌也不在意,也明白的确钟有艳这个实力去幽冥城难度还是大了一点,她过去会在实力上十分吃亏。

    因为幽冥城一方是一个魔种势力城市,另外一方面由于东部地区情况的特殊性。

    在他们这些普通玩家等级提升同时,那些魔种、魔尸也没有闲着的不断在成长自己的实力。

    那个幽冥城区域当前实力等级大约平均在75级以上,属于75级到80级区域。

    现在钟有艳才不过70级,然后她的霸王枪还没有练成型,以她现在实力过去会十分吃亏,如果真的遇到事情了她也很难帮上什么忙。

    钟有艳歉意笑了笑,立即对他摆手告别。

    楚天歌也使用出他黑金vip的传送功能,直接选择传送幽冥城。刹那从充满了现代气息的战队联盟业务大厅传送到了一个犹若鬼城,到处都是腐朽残破气息的荒凉城市。

    只是这个城市的街道上依然有行人行走,更是魔种、魔尸王乃至普通玩家的修行者在这里走过。时常可以看见背着剑的青袍打扮的修行者,与一个两眼猩红的魔尸王错身而过,双方互相谁都没太在意对方的风景,没有因为双方处于敌对就在这里打起来。

    这也是因为幽冥城这里的特殊,还有活动在这里的人实力提升到一个境界的表现。

    到了这个实力等级,实际上倒没有过去那么敌对,一见面就要打起来,把对方视作自己的修炼资源什么。

    因为一方面他们已经知道无论是魔种还是修行者甚至还是魔尸王,都不过是一种修炼的形势,区别只在于修魔、修神还是修鬼。

    修魔如果能够突破天人境界就是魔神。

    修神如果能够突破天人境界就是天神。

    修鬼如果能够突破天人境界就是鬼神。

    所以除非有巨大利益驱使下,没有谁愿意和对方无意义的死斗,然后给第三者捡了便宜,白白浪费自己辛苦修炼到这个地步的境界。

    所以活动在幽冥城这里的无论是魔种还是魔尸王还是修行者,实际都是玩家,玩家因为各自不同的爱好选择了自己修行的道路。

    楚天歌走在这座荒废都城的街道上,看见这里完全是75级以上玩家还有雇佣的npc组建起来的城市。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十分荒芜,但是这里的商铺生意还是十分兴荣的。

    更因为在这里活动可以说都是高级玩家,所以在这里买卖的货物也是外面一般都城看不到的,最差也是70级以上的货色。

    “帅哥要不要双修呀~”

    楚天歌走在这里,突然身穿红衣打扮妖艳的一名妖娆女子姿态妩媚的贴过来,暗示明确的问他要不要爽一爽。

    “不用,谢谢。”楚天歌一口回绝了她,他来到这里是为了找黑手会下落的。

    也佩服天灵这个世界真实,更佩服皮肉生意这个行当。

    虽然因为战队联盟限制,一般城市不可能出现青楼这种行当。

    但在幽冥城这种无法无天的高级玩家活动地方,尤其被人发掘出双修**这类功法以后,瞬间即可以爽爽,又可以升级的特殊行业在这里兴盛起来。

    像这个女人现实多半也是做相关行业的,但她在这里一天绝对比她在现实一天赚得十倍还要多。

    一方面是这里高级玩家的高消费水平,基本在这里交易都是用通货的元灵玉,另外一方面能够在这种地方做皮肉生意的,最少也要把自己的等级练到70级,更是要把双修**练习到精通一样,并且双修**熟练等级越高的,在这里价格越高。因为只有高等级的双修**提供的经验才多,而且传闻会异常的爽。

    楚天歌摆脱了这个性服务者,看她依然是那副妖娆表情马上又缠上了另外一个来到这里不知是买东西还是真的就是来找快活的修神者。

    他瞟了对方貌似很快达成了交易,去附近的一栋废楼里进行双修,他也转道去了附近一家正在经营的酒楼,看见酒楼二层以上都要垮塌了都不修修,整栋楼经历了火灾一般黑漆漆的。

    一顶火红色的大灯笼挂在门口,上书“还来酒家”。

    不过看它这外观恐怕没多少人愿意还来,看上去就是一栋鬼楼,怀疑进去吃酒会不会都闹鬼。

    不过楚天歌在这里倒不怕遇到鬼,因为魔尸王那种明摆就是鬼的东西都可以光明正大行走在这里,在他这种修神者看来对方也不过是鬼修,真的碰撞上也只是看看双方谁更加有实力。

    踏入酒家,看见里面的装潢布置更加渗人了。

    那一顶顶小红灯笼排列,配合里面幽暗弱光的气氛,还有阴暗中飘来荡去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人影,真的让人有一种转身就出门的冲动。

    如果仅仅这些就算了。

    也不知道是这里本来就是一家提供给鬼修的酒楼还是经营这里的老板本人的恶趣味。

    负责迎宾的居然是一个女魔尸,她看见他进来马上用那种低沉拖音的语调使用她自认为的很礼貌但实际很恐怖的声音对他说了一声:“欢~迎~光~临~~~”

    楚天歌敢肯定如果是黄小诗来到这里见到这一幕,二话不说保证尖叫逃走了,而换作岳欣然就是会被吓得晕过去。

    “这里买卖不买卖情报?”楚天歌不进去,就是站在门口问这女魔尸招待。

    知道在幽冥城这里赚钱的有三大行当,一个皮肉,一个杀手,最后一个就是地下情报买卖了。

    关于什么秘境副本的资料、什么特定人员的资料,什么势力的资料,只要在这里找对人,只要付得起酬劳,都可以轻易买到。

    “白得还是黑的?”女魔尸招待却不急着说是还是否,相反和他说了一句黑话,问他要白还是要黑。

    “黑的。”楚天歌想了一下,想到他要找黑手会的人,所以算是黑的。白的就是指一些明面上的,也主要为修神者势力的情报。

    女魔尸招待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思考,又问:“人?鬼?魔?”

    人,自然指修行者,也即是修神者;鬼,就是指鬼修。而魔就不用多想,只有魔修了。

    “黑手会。”楚天歌也不和她绕圈子,直接问她提不提供黑手会线索的买卖。

    女魔尸那张有些腐烂发青的鬼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惊讶的表情,但很快被她很好掩盖住,遗憾的朝他摇摇头。

    楚天歌也失望的转身就走,知道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意义了。

    但是他刚转身,一缕风就从他身上脱离混入了这片区域回荡的轻风中,他赫然释放出了听风术监听到了这栋酒楼这里,跟上了这名女招待。

    果然他刚转身,这名女魔尸的脸色就有点变化了,立即转身进入了店里,看样子是要去联系什么人。

    楚天歌也不用回头,反正他已经释放出他的能力偷听,就是找了个附近地方的商铺逛逛,让自己的听风术一直跟着这个女招待,看她到底要去哪里。

    很快看到她进入了酒楼后院,来到了一处房门前对里面的人说:“主人,刚才有人过来问黑手会的情报,被我拒绝了。”

    “你确定?”

    很快房门里面传来一个深沉男人的声音,低压的反问这问女魔尸招待。

    “是的,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黑手会。”

    “找机会除掉他。”

    房门后面的人十分肯定的回答了这名女魔尸,要她安排人解决了自己。

    楚天歌在这边监听这些,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没有想到自己意外还真的在这里撞到了黑手会相关的人员。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黑手会是一个什么身份,但从他仅仅问了一下黑手会情报买卖,对方就要果决除了他这件事,说明了对方十分不想看见有人在调查黑手会的事。

    他也很快看见果然有三五个人从四个方向假装就是很自然,但不约而同朝他这边聚集过来的,打算一口气解决了他。

    楚天歌依然表面像在眼前这家首饰铺子里挑挑拣拣,浑然没有察觉到背后危险的来临。

    但是对方也绝对不会想到他背后长眼的,在他们踏入他听风术能够感知范围里的时候,他已经把他们一举一动看在心里,可以说他们只要动、只要呼吸,只要影响到风的流动,就绝对会被他察觉到。

    “我就要这个了。”楚天歌微笑对眼前首饰店铺的老板说,拿起了一对蓝水晶的耳坠子,样式是两颗冰晶。虽然不过是二级法器,但外观很漂亮,一定会被女孩们喜欢。

    “好的。三个元灵玉。”首饰店铺老板报价,也打算找个东西帮他包装起来,知道会在这里买首饰的除了送女孩没有别的原因。既然是送女孩,当然要装扮包装的好看一些。

    楚天歌微笑,立即拿出三个元灵玉支付,也感叹对这名转过身去替他包装的首饰店老板寒暄:“老板,你们这幽冥城不太太平啊,在这里好容易遇到危险的样子。”

    “是啊,所以没事不要在外面乱转,最好快点出城离开这里。”首饰店老板同样感慨的回答他,最快速度帮他包装完毕,也把包装袋给他时候往他手心推了下,在暗示他快点跑,这里已经有人盯上他了。

    “谢谢老板。不过我还打算买几个小玩意送我女朋友,先不急。”楚天歌回答他,继续开始挑拣饰品看哪个适合哪个女孩。

    他看到这里的饰品虽然都不是什么很厉害的法器,但必须佩服这个老板手艺精湛的把每一件炼制得都十分漂亮。显然这个老板的目的就是不卖实用型的法器,就是专门卖那种特别提供给女孩,或者像他这种要买礼物在天灵送给女孩的男孩,让她们或者他们用这些装饰类法器点缀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富有个性,也所以这里的饰品都是独一无二,看上去十分特别。

    首饰店老板看见对方的围攻都要落到这个样貌帅气的男青年背后了,这人还没察觉到危险一样,他都是脸上终于忍不住急了,要开口提醒他快点跑。

    楚天歌却终于挑选出新的三样饰品,分别是一对白玉耳环、一个黑晶项坠还有一个蓝晶项坠,发现这些都挺适合岳欣然、古清影还有秦柔的,正好一人一样。

    他这一次拿起这些饰品都没有急着问老板价,看见老板脸上焦急以及开口欲提醒的动作。

    他对他微微一笑,左手平伸出打了一个响指。

    刹那他背后要突袭他的三五人都被凭空产生的旋风冲到了天空,远远抛出去也不知道落到什么地方,会不会摔死了。

    他修炼的是九天风神诀,他就是风神。无论他采用何种攻击方式,风都是他最强大的力量。

    楚天歌这一次是直接放下了二十枚元灵玉,微笑看了一下这个老板目瞪口呆的表情,转身离开已经大概知道黑手会大概隐藏在幽冥城这里哪个地方了。

    首饰店老板看看他离去的背影,又看看摆放在柜台上的二十个元灵玉,他突然有点欲哭无泪的想对这人大声喊:“你买的这些要五十元灵玉,二十不够啊!”

    但他不敢喊,也明白刚才一直和他攀谈的帅气男青年到底是一个如何强大的人物。

    楚天歌来到贯穿了幽冥城的一条水道。

    曾经的幽冥城,或者说在幽冥城被改名叫做幽冥城之前,这是一条坐落在一条小河上的城池,日常甚至有船舶通过横穿城池的河流进出,也停靠在城池里面的码头旁边。

    现在幽冥城成为幽冥城了,那一条过去负责载运物资以及是居民提供饮水、洗衣场所的河流,现在已经成为了一条即将干涸的死河。

    证明了过去航运繁荣的码头边一条条破烂废弃的小木舟仿佛一个个没有棺盖的棺材停靠着,已经没有人会再去使用它们。

    楚天歌来到这里,来到这条水道边,沿着一层层往下的木制走道,穿过一个个已经废弃不使用的码头,逐渐的来到了比较底层的地方,这里已经接近曾经这座城市排水系统的一个排水口。

    来到这里,他依然脚步没有停下,继续往前。

    真的走到了一个依然在细细渗出污水的排水口前,望着这个两米直径的圆形排水口流露出一个玩味的笑。

    他也身体渐渐浮起,借助风的力量凌空飞行。

    没有打算踩踏地上这些发臭的污水前进的,就是飘逸的凌空踏步走入排水口内,深入这个常人不愿意进入的地方。

    进来这里没有太远,很快两个人突然注意到他,二话不说的朝他杀过来,一个举剑,一个攥着匕首,要把他迅速杀死在这。

    楚天歌没有停止脚步,继续凌空踏步的往前走。见到两人杀过来,突然抬手一个空抓,刹那这两个人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抓住了颈脖,更是伴随他继续往上抬手的动作慢慢浮了起来。

    他们两眼瞪出,痛苦的用双手去抓脖子那里根本不存在的手,他们手上的长剑和匕首也都已经脱力掉落,使他们飘浮在空中奋力蹬腿的挣扎,眨眼已经脸颊泛青,身体痛苦扭动的动作更加用力。

    “这里就是黑手会的据点吧?”楚天歌这时候站在他们两人面前,十分和善的微笑问他们,也不用他们开口回答,只要点头还是摇头就好了。

    但这两个人不点头也不摇头,就是继续奋力挣扎着。

    楚天歌叹息一声,继续往前走,仿佛他脚下有一条看不见的玻璃路,使他一直保持距离地面两拳高的高度。

    在他走出没有多远,这两个人使脖子咔嚓一声响,两人的脑袋分别偏向左右的两眼发直保持翻白彻底没有了动静。

    他们也成功被放下,失去了那一只看不见的手的控制,直接成为了两具尸体倒在地,连应该做的警报都没有机会发出,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楚天歌继续深入这个地方,终于明白黑手会为什么一般人都找不到。他不是为了找回本应该属于他的控龙笛,他也不会来到这里,和这些见不得光的盗贼接触。

    继续往前走,除了一些活跃在这里巨大老鼠,暂时没有见到其他人存在。

    楚天歌这一刻也仿佛化身成为行走在这里的死神,他走到那里,他背后必定是一片尸体横陈。

    那些因为发现他,把他视作食物要攻击他的巨大老鼠,这一刻没有一个活下的,都被神秘力量消灭了一样不是被捏死,就是被一拳镶在墙壁上的抠都抠不下来。

    可是看楚天歌,他除了安静的在这里凌空行走着,他的双手双脚都没有动过。

    可能因为这里的敌人太弱,也可能这对于他来说才是他真正最可怕的能力。

    楚天歌走到深处,看见隐藏在这里如同监牢的铁栏,还有通往更里面的通道。

    他现在才没有兴趣在这里绕圈子碰陷阱,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人的。

    很干脆的笔直前进。

    那些铁栏、障碍,都被他一一穿过。

    他就是没有实体一样,就是一个看上去十分清晰的鬼魂,依然是那么安静的凌空行走,依然是那么平静的态度淡然。可是给人看上去的感觉他是那么的恐怖,更是能够感到他身上四溢的杀气。

    “又发现几个。”

    楚天歌走到尽头,那些针对实体的陷阱机关对于他来说就是摆设。如今能顾真正威胁他的也只有中域的一些人了。

    他已经走到了一扇铁门前,在铁门上方还隐藏了毒剂制造成的*。

    只要强行破门,这些*就会被触发引爆,然后这个强行闯入者就会被爆炸威力或者毒剂威力杀死在铁门外。

    楚天歌不急着去碰门,就是通过铁门的透气窗往里面渗透进听风术的力量往里面看了一眼。

    看见里面有一张桌子,四个人正在桌子旁边打牌。不过他们打的是扑克牌一类的玩法,因为只有三个人在玩,另外有一个人坐在旁边看。

    “还挺有闲情逸致的。”

    这一次楚天歌不是明晃晃的穿墙而过了,而是身体呈现出虚影,可以比较看清楚的看见他成为一道流风通过气窗进入了房间里面,然后直接重新清晰在铁门内面一侧。

    在房间里充当守卫的四个人都没有注意到房间里面已经多出来了一个人,依然在酣战着,不知道他们已经处于如何的危险中。

    “不好意思问一下,这里是黑手会吗?”楚天歌恶趣味的举手不好意思的提问,问这里正在打牌看牌的四个人。

    听见他的话,立即让这里四个人惊慌的朝这边看过来,看见这里竟然多出来了一个人,还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进来这里的!

    他们立即要起身动作,但他们还没有完全起身就坐回了各自的位置上,一个个咬牙切齿的仿佛承受住巨大的压力,脸上渐渐爬上惊恐的表情。

    楚天歌也就像一个友好的访客进来这里,慢条斯理走到桌子旁边,就在桌子边另外一个空出来的木凳上坐下,微笑对他们说:“如果这里是黑手会,你们有一个人抢走了我的一样东西,我现在特地亲自过来拿回去的。所以请问,这里是黑手会吗?”

    四个人其中一个要开口,但他还没出声,他就两眼瞪出,仿佛他呼吸的空气完全被抽空窒息了坐在凳子上挣扎,张大嘴瞪大双目的表情使他看上去死状相当狰狞。

    这个画面使剩余三人抽了一口冷气,明白这个人的死一定和这个突然出现的男青年有关。

    “是吗?”楚天歌却依然很友好和善的微笑问他们,但给人感觉就是笑里藏刀。

    最让人感到恐怖的事情是都不知道他如何出手杀死了这个人!

    “……是。”剩余三人中一人艰难的肯定,他不怕死,但不想死得这么惨。

    他的出声让另外两人惊讶又厌恶的看向他,一人满脸愤怒要怒斥他这么胆小怕死的模样。

    但这个人还没有开口斥骂,他就和第一人一样鼻孔嘴巴都张开奋力想要呼吸空气,却发现这种行为完全没有意义的,很快窒息死在板凳上,成为这里第二具尸体。

    这一下剩下两人都没有谁再敢胡乱说话了,楚天歌也解开了他们身上的束缚,让他们如释重负。

    他就是打算坐在这里等他们回来的模样,对他们说:“你们去把你们这里管事的人叫出来,叫他尽快把控龙笛放到我面前,否则一个叫做天歌的人会杀光你们黑手会所有人。”

    使这两个人一个震惊,一个鄙夷他就是一个疯子的不屑看向他。

    楚天歌却不打算做多余的解释,摆摆手让他们快去快回。

    这两人同时疯狂奔跑向一个方向,想要尽快逃离这个地方。

    但是他们刚要从这间地下水道里的潮湿屋子里出去,那一名露出不屑表情的人身体突然爆炸,从内部爆裂开的死无全尸。吓得刚才那个肯定这里就是黑手会据点的男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腿软都不敢站起来。

    “去吧,快去快回。”楚天歌对他摆摆手,让他动作最好快一点。

    这个男人发现自己腿软得完全站不起来了,只有狼狈爬着的爬出这个地方,发现他看见和遭遇的一切太恐怖了,都不知道这个年轻男人到底用了什么能力就这么轻易杀死了他的三个同伴,尤其最后一个死得最惨,也等于向他暗示了,如果他敢跑,他一样会是这个下场。

    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这个男人在体内下了*!

    楚天歌坐在这里等对方的管事过来,给他一个交代。

    他实际也没有想到风灵诀再次突破使他拥有更加神奇的战斗能力。

    现在只要处于他季风领域里的人都会叠加风毒是没有变化,但是他现在拥有了一个新能力,那就是可以直接引爆这份风毒。

    等于只要处于他季风领域的范围,对方就会在体内埋下了一个他可以远程操控引爆的*。

    只要他一个念头,就可以让对方死无全尸。

    并且因为他的这份风毒不是即时起效的,可以分散隐藏在对方的经脉丹田中,所以想要驱散出去都是异常困难的事情。

    也等于给对方安上了一个永久的*,除非他死,或者他主动解除,对方这个*就会永久存在,然后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他引爆。

    至于更先凌空勒死对方的举动,就是季风领域更加普通的运用了。

    在季风领域范围里,他可以把他的行为投影到这个范围里的任何一个角落,数量根式只受到他元力限制。所以别说两个人,就是两百人,他都可以同时把他们掐住脖子拎起来,然后同时捏死。

    无处不在的风,就是可以无限延长出去的手臂,还是无数条手臂。

    坐在这里,实际可以通过风毒确认对方乖乖真的去找对方管事,只要他愿意刻意感知,而且不超出他感知范围,对方说话的震动会直接被风毒感应,然后让他这边直接听到。

    所以虽然听不到他对话那人说了,但可以从这人说的话前后联系的大概明白对方是一个什么态度。

    “果然要屠杀吗?”楚天歌站起来,已经从听到的消息明白对方的态度是反抗到底,根本不被他一个人的力量吓到。不但不打算去联系其他黑手会找寻控龙笛到底在哪,还要释放毒气,把他毒死在这里。

    所以他也没有打算继续等下去了,直接朝对方走过去。

    直接走向刚才那个男人爬走的方向,依靠风毒为他留下的痕迹找到对方的老巢,看见了一个原本是这个地下污水池,被他们人为改造成地下基地的地方。看见这里还有酒吧台和训练场,看得出来他们在这里过得挺滋润丰富。

    来自头顶上排水系统的一个排水井盖缝隙漏进来的光,让这里也不用愁太黑暗,,哪怕白天都没有天然照明什么。

    “就……就是他!”

    看见自己出现,楚天歌看到刚才被他派来通报的男人惊恐指向这边,告诉他身边那个黑衣黑巾的体格英武男人,他依然软得爬不起来,让人佩服的这一路他居然真的是一路爬回来的。

    听见同伴提醒,这个一看就是盗贼头子的英武男人目光冷厉的看向这边,也手势偷偷暗示的让他们在这里的人一部分立即逃走通知其他黑手会分部,一部分调整站位看有没有机会直接拿下这个敢威胁他们黑手会的年轻男人。

    楚天歌看见他的举动,无奈叹了一口气,发现他就是想要回他自己的东西怎么就这么困难呢。

    也直接让晒腊肉的画面出现,在这里除了这个盗贼头子的英武男人以外的所有人都被扼住脖子控制在了空中,只要被再稍稍用力就会掐断脖子死在这个地方。

    楚天歌不管这个被他刻意留下的男人震惊的表情,以及惊骇见鬼一般看向他的眼神。

    他可以肯定刚才那个男人因为太急着说明主要情况,都没有说明他这边的实力,也意外他们黑手会还没有听闻他天歌之名,直接当着他的面要做这么愚蠢的事。

    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了,楚天歌也知道他必须和这个应该是这个分部据点负责人的男人说明白,对他说:“我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也没有兴趣解决你们什么黑手会,我只想取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控龙笛。明白没?我现在不管这个东西到底在你们哪个分部,但只要你们不愿意自觉交出来,我就一个一个铲平过去,全灭了你们黑手会,你明白了没?”

    这番话让这个据点负责人直接石化,知道他绝对是认真的,也知道最少他们这个据点所有人的性命全部捏在他一个人手里。

    “给你十五分钟?算了,十分钟吧。十分钟看不到控龙笛出现,或者它相关的下落消息,这里的人包括你全部死。我也再去下一个据点看看。我不信现在你有机会销毁了和其他据点的联络薄,稍微找一下还是会找到的。”

    楚天歌解开他身上的束缚,让他动作最好快一点。

    这个负责人立即惊恐的开始联络,楚天歌也很快通过季风领域找到了联络薄,瞬间掌握了所有黑手会据点以及大部分人员的身份情况,知道他们中间绝对有一个知道或者就是带走了控龙笛。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