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腹黑权爷调教小娇妃 > 第240三章,三更

第240三章,三更

作品:腹黑权爷调教小娇妃 作者:一诺千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胡说!”宋贵人惊的直接大声反驳,“我为什么要陷害九王妃,我和九王妃无冤无仇,倒是令妃娘娘为了……。”

    宋贵人后半句话噎住了,明丰帝曾允诺令妃和宋贵人二人,若对宋婧下手成功,令妃许以贵妃之位,宋贵人封四妃之一。

    只是这话是不敢提的,明丰帝眸光阴沉如水,宋贵人惊的浑身发软。

    “本宫和九王妃的恩怨只是近几日才有,十天之前才是第一次见面,何来恩怨,倒是宋贵人和九王妃之间恩怨已久,也是宋贵人毛遂自荐,邀本宫一起算计九王妃,宋贵人何必抵赖?”

    令妃将大部分错推给了宋贵人,宋贵人紧抿着唇,“臣妾只是一个小小贵人,令妃娘娘又何必听从臣妾所言,任臣妾摆布呢?”

    两个人在殿上争执起来,令妃深吸口气,“那是因为本宫不能生育,宋贵人看不惯九王妃处处得好,不仅受宠又怀有子嗣,宋贵人你忘记了给本宫的承诺了么,九王妃倘若没了子嗣,若有一日你怀上孩子,不论男女,都要送到本宫膝下养着,认本宫为母。”

    “你!”宋贵人噎住了,被令妃的狡猾气的没了话。

    宋贵人到底是年纪小,远不如令妃的阅历丰富,令妃的罪越小,令家的惩罚越小,这个锅必须有一个背负。

    令妃只希望摘清了明丰帝,明丰帝能够饶了令家,两个人心里都清楚,牵扯上了明丰帝,两个人的下场连带着家人都是生不如死,倒不如自己一力承担了。

    殿上两个人相互攀咬,将事情供出来,众位夫人总算听明白了前因后果。

    宋婧掩嘴哭泣,听的让人不自觉心生怜惜。

    “给哀家拖下去,各自先掌嘴五十!”明肃太后杀了这个两个贱人的心都有了,一簇怒火燃烧,扭头看了眼明丰帝,“皇上,不管是什么原因,两位妃子都是后宫女人,九王妃是无辜的,这是九王府第一个子嗣,意义非凡,还请皇上给九王府一个交代!”

    明丰帝眉头一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无法抵赖,撇了眼赵曦,罚轻了赵曦未必肯答应。

    用一个孩子换取令家和宋家的性命,太不划算了。

    明丰帝思考了一会,不得不开口,“是朕管教无方,让九王妃受了委屈,朕决定赐九王妃一块免死金牌,令家和宋家朕自有主张,一定会给九王妃一个交代!”

    这是安抚九王府唯一的办法了,否则赵曦闹起来,将明丰帝也拽下水了。

    明肃太后一听免死金牌二字,瞳孔猛然一缩,免死金牌是大雍开国皇帝所创,统共只有三块,其中一块给了瑾郡王妃之母,剩下两块不知所踪,可谓十分珍贵。

    有了免死金牌,宋婧就相当于有了护身符。

    可谓是一命换一命,明肃太后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哪怕日后赵曦夺嫡失败,有免死金牌在手,明丰帝或者下一任皇帝也不会拿赵曦如何。

    宋婧忽然身子一软,倒在了赵曦怀中,也没说接受也没说婉拒。

    “皇上有此诚心,哀家相信今日之事与皇上无关,只不过是这两个蠢货所为,罢了,时间不早了,莫要叫人看了笑话。”

    明肃太后见好就收,只要赵曦身子没事,将来不愁子嗣。

    一屋子的群臣都看尽了笑话,这会倒想起来遮掩了,明丰帝并未戳破。

    当着众人的面,明丰帝只好从怀中取出一枚巴掌大小的金牌,背后盖上了玉玺,前面篆刻着一个大大的免字,可谓是价值连城,多少银子都买不来的宝贝。

    赵曦并接过,看了眼画眉,画眉立即跪在地上,“奴婢替九王妃多谢皇上。”

    明丰帝深吸口气,强忍着极大的怒火,将金牌递给了画眉后甩袖而去。

    明肃太后目光紧盯着画眉手中的免死金牌,有垂涎之意,画眉放在了宋婧怀中。

    明肃太后有些失望,当着众人的面前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让赵曦带着宋婧离开。

    一场闹剧就这般结束了。

    出了宫门宋婧立即睁开眼,脸色仍旧苍白,小声嘀咕,“哎呦,真不容易,疼了几个时辰换了一条性命。”

    宋婧手里把玩着免死金牌,猜的不错应该就是瑾郡王妃的那块,明丰帝识相,否则令妃和宋贵人少不得一顿严刑拷打,还要继续纠缠下去。

    赵曦忍不住轻笑,“那你日后可就无所顾忌了,多少人眼馋这个,可要收好了。”

    宋婧点点头,这是个宝贝,不到万不得绝不拿出来。

    “还疼吗?”赵曦心疼地问。

    宋婧点点头又摇摇头,“已经不如刚才那般疼了,正在缓解,爷不必担心,估摸着再有一个时辰也该差不多了。”

    赵曦将宋婧揽入怀中,裹紧了大氅,“若是真的,只怕今日我会血溅议政殿,幸好你没事。”

    宋婧许是累极了,窝在赵曦怀里眯着眼,乖巧的蹭了蹭赵曦的怀,闭上了眼睛。

    “睡吧,一切有我在呢。”

    回了九王府,赵曦脸色依旧阴沉,九王府的气氛低沉的吓人,赵曦守了宋婧一夜。

    次日,宋婧睁眼就看见赵曦近在咫尺的脸庞,稍稍一动身子,赵曦就醒了。

    “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赵曦问。

    宋婧摇摇头,身子已经恢复如初,并无半点不适。

    嘎吱一声门开了,画眉捧着刚熬好的补汤进门,“这是叶先生亲手熬的,王妃趁热快喝了吧。”

    赵曦伸手接过,低着头吹了吹,一勺一勺的细致喂给了宋婧,“你现在身子虚弱,要好好养着。”

    宋婧很快就明白了赵曦的意思,点点头,乖巧的将一碗补汤都喝干净。

    “这几日哪也别去了,屋子外头正冷,除了岳母之外的人都别见了。”赵曦嘱咐。

    “知道了。”宋婧点头应了。

    “王妃,陈嬷嬷来了。”书语进门禀报,宋婧立即收起笑容,躺在床上,干脆扭头背对着,不叫人看清她的脸。

    陈嬷嬷进门手里还提着一大堆补品,“给九王爷九王妃请安,太后惦记着九王妃的身子,特意让奴婢来瞧瞧。”

    “刚服药歇了。”赵曦轻声道,衣裳还是昨儿个穿的那一件,一看就是一夜未眠。

    陈嬷嬷声音也放柔了,“九王爷,太后娘娘让您即刻进宫一趟。”

    赵曦将手里的碗放在桌子上,淡淡瞥了眼陈嬷嬷,“可知为了何事?”

    陈嬷嬷顿了顿,“是皇上忽然改变了主意,并未有打算派兵去鄞州,而且皇上似有意将此事交给九王爷,太后希望九王爷能够留在京都城,剩下的奴婢就不知道了,九王爷还是跟着奴婢去一趟吧。”

    说白了就是明肃太后不想让赵曦接手这个烂摊子。

    赵曦缓缓站起身,撇了眼画眉,“好生照顾王妃,本王去去就回。”

    “是,奴婢遵命。”

    等两人一走,宋婧又转过身来,画眉扶起宋婧,刚坐稳身子那头就有人来报临裳郡主来了。

    “怎么样了?怎么一个晚上出这么大事……。”临裳郡主昨儿个没进宫,半夜才知道宫里出事了,只是天色太晚,去了九王府也是无济于事,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迫不及待就赶来了。

    画眉出门把守,宋婧拉着临裳郡主的手,“母亲放心,女儿没事。”

    临裳郡主自责,“这些日子是母亲疏忽你了,你怎么有了身子也不跟母亲说一声,吓死母亲了,回头母亲给你找个医术高明的大夫调理身子……。”

    “母亲。”宋婧急忙打断了临裳郡主的话,低声在临裳郡主耳边说了几句话,临裳郡主脸色微变。

    “母亲……”

    临裳郡主有些气恼,伸手点了点宋婧白嫩的额头,有些无可奈何,“你这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什么事都敢做了。”

    宋婧低着头,拽着临裳郡主的胳膊晃了晃,“那不是迫不得已么,若不那么做,女儿此刻说不定就在刑部大牢了,母亲要探望女儿可就成了探监了。”

    “你呀,真拿你没办法!”临裳郡主没好气白了眼宋婧,被气的没了话,被宋婧吓的魂不附体,这会子还是一身冷汗呢。

    宋婧没皮没脸的缠了上去,晃了晃临裳郡主的胳膊,“母亲,女儿是有了万全的把握才敢动手的,母亲放心,以后女儿绝不敢再胡闹了。”

    临裳郡主听着只好叹息,千叮咛万嘱咐,“记住母亲的话,日后再不可拿子嗣开玩笑了,一定要保重身子。”

    “女儿记住了。”

    宋婧忽然脸色一变,拉着临裳郡主的手,“女儿在宫里就给了宋婠机会,可惜宋婠入了魔障,执意要跟女儿攀比作对,此事一出宋家也难逃干系,旁人就算了本就没什么感情,只有二哥可惜了。”

    “你的意思母亲明白,宋轩难得还有一颗赤子之心,回头母亲让你外祖母想想办法,将宋轩安排远远的,寻个末等小官或者隐姓埋名,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临裳郡主若不是念在宋轩从未算计过宋婧,并且多次相助的份上,绝对不会替宋轩安排。

    至于宋婠么,临裳郡主只可惜自己见不到她,否则一定好好教训教训她不可。

    从临裳郡主见宋婠的第一眼开始就很不喜欢,小小年纪一肚子坏水,自私自利,亏的宋大夫人如珠如宝似的疼爱。

    “多谢母亲。”宋婧松了口气,这笔情谊也算偿还了,

    “王妃,宋家老太爷和宋大爷,宋二爷在门外求见。”画眉站在门外低声道。

    宋婧眼眸一冷,就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来。

    “你先休息,这件事就交给母亲,你身子不适谁也不会说你什么。”

    临裳郡主拍了拍宋婧的手,站起身整理了下衣裳,跟着芍药出了门。

    “昨儿晚上后来发生什么了?”宋婧看着画眉问。

    “令妃和宋贵人被罚五十巴掌,贬为庶人,暂时收押,等查清了此事就要宣判了,昨儿晚上许多宫人因此受了牵连,一时间闹的人心惶惶,连外面都静了不少。”画眉一五一十的把发生的事说了。

    宋婧点头,“难怪宋家坐不住了。”

    众人皆知九王妃刚小产,正在休养身子,不见外客,宋婧也乐的清闲,让人去找书来打发时间。

    临裳郡主出了门,走在雪地里嘎吱嘎吱作响,芍药站在前面引路,临裳郡主在九王府很受尊敬,丫鬟奴婢见了都要恭恭敬敬行礼,也是唯一一个不需要通传就能进府的人。

    几个人被请进门,丫鬟连茶水也没奉上,就这么干等着。

    宋石堰许久不见人仿佛苍老了许多,两鬓斑白,身上衣服穿的厚,倒看不出一侧没有了胳膊,阴沉着脸坐在主座上。

    一旁的宋晏和宋韫时不时的站着,又坐下,局促不安,想开口催促可惜丫鬟根本不理会他们。

    宋大夫人整个人浑浑噩噩,低着头不语。

    临裳郡主一进门,几人愣了下,宋晏率先开口,“九王妃人呢?”

    临裳郡主瞥了眼宋晏,“九王妃身子不适,不宜见人,有什么话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这怎么一样……”宋晏急了。

    “老大。”宋石堰沉声开口,宋晏动了动唇,将后半句话又咽了回去,脸上的不满却是毫不遮掩。

    “九王妃身子虚弱,不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不知九王妃现在如何?”宋石堰一脸关心地问。

    临裳郡主也不坐,就站在大厅中央,瞥了眼宋石堰的故作关心,“昨儿个流血过多身子太虚,刚才刚吃了药睡了,也不知道醒了以后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一句话堵的宋石堰有些尴尬,一时无从说起。

    “九王妃还年轻,只要调理调理很快就会有孩子的。”宋大夫人忙安慰,屋子里几人跟着点头。

    临裳郡主冷笑,“可她差一点伤了身子再也不能生育了,对于一个出嫁的女子而言,无子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

    宋大夫人噎住了,然后上前拉着临裳郡主的手,“九王妃是个有福气的人,绝对不会生不出孩子的,二弟妹别担心。”

    “不敢当,大夫人是否忘了我已经和宋家没有半点关系了。”临裳郡主看着这一家子的人,心底深处油然而生一股愤怒,悲哀,和痛快淋漓。

    “俗话说的好,一夜夫妻百日恩,你当真如此绝情么?”

    宋韫被临裳郡主眼中的那一抹厌恶刺伤,“不管如何也改变不了婧姐儿是宋家子嗣的事实,这件事固然是婠姐儿做的不对,九王府也不该赶尽杀绝,宋家养育了婧姐儿也是事实,而你这么多年来从未做到一个尽母亲的责任,未必就比宋家高尚,当初若不是你执意要替华阳大长公主府求情,也不会被关那么多年,在你心里婧姐儿远不如华阳大长公主府重要,只不过如今婧姐儿做了九王妃,你就来巴结了,让她远离宋家,你又比我们高尚多少?”

    临裳郡主被激怒,“若不是太后赐婚,本郡主宁可绞了发做姑子,也不会看你一眼,九王妃怎么会有你这么拎不清的父亲,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首先关心的不是九王妃的身子,反而替罪魁祸首开脱,宋韫,你不配为人父!”

    宋韫噎住了,脸色涨红。

    “你们也不必求了,九王妃是绝对不会去皇上面前求情的,就死了这条心吧。”

    若是可以临裳郡主实在不想再看见这一家子人。

    “可是九王妃有免死金牌,只要将免死金牌交给宋家,即便九王妃不出面也没关系,皇上也不会追究宋家,所有的事全都是宋婠一个人所为,宋家并不知情,就不该受这无妄之灾。”

    宋石堰眸光阴沉的瞥向了临裳郡主。

    ------题外话------

    名门追妻之亿万宠爱

    诺诺千

    席少暄的左手没牵过霍明瑗之前,走到哪都是被宠着的太子爷,矜贵多金,帅气迷人,风靡万千少女。

    可偏偏这位爷栽倒了霍明瑗手上。

    霍明瑗向来都不是乖巧的,她胆子很大,什么坏事都敢做。

    他说:“别伤了自己就行,爷心疼,爷生来就给你给解决麻烦的,别跟爷客气。”

    从此以后

    席少暄还是那个多金太子爷,拒绝一切女性接触,自动屏蔽任何女生发来的信号!

    只是不巧上个月走路没抬头,一位女生“不小心”跌入他怀角后,碍了某人眼。

    从那天起席少暄弹跳力进步巨大,还能条件反射避开一切雷点!

    席少暄解释:“得了一种接触异性就敏感的怪病,媳妇除外!”

    霍明瑗:“症状?”

    “浑身不自在!”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