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大明卿士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老流六氓

第一百四十六章 老流六氓

作品:大明卿士 作者:城北人家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世界上的很多感情开始是很纯粹的,但是随着身边事和物的不断变化,人们总是在不经意间往感情里添加了许多东西,于是感情变得浑浊,在利益的驱使下,出现了背叛与谎言。

    现在曹唯每月所卖香水盈利有一万多两银子,不少也不多,能让每个人都产生满足感,拥有发自内心的愉悦。

    以后的日子还很长,曹唯还想做更多的事情,赚更多的银子,但人心如鬼,变化莫测,他不知道现在的兄弟伙伴以后还会不会是一条心,会不会有人起了别样的心思,会不会有人经不住诱惑?

    最大的损失往往不是钱财,而是丢掉了一起拼搏的情分,所以现在刚开始,曹唯就把话说得很透彻,如果将来有人舍弃了情分而谋求利益,他不介意将此人打入尘埃……

    朱厚照的书房很宽敞,五六个人在里面丝毫不觉得拥挤。唐寅和王守仁是进士,能在数万人中高中进士,他们的文学功底是毋庸置疑的。

    唐寅上课时经常神游物外,或者干脆闭目小憩,但他天资聪颖,对太傅们提出的问题往往有独到的见解,所作文章更是花团锦簇,让太傅们都称赞有加,自愧不如。这已经超出了学霸的范畴,达到了学神的地步。

    王守仁没有唐寅聪慧,胜在勤奋好学,博览群书,时常向太傅们询问不解之处,写出的文章方方正正,看上去赏心悦目,让人挑不出毛病,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学霸。

    曹唯底子太弱,但是教授他的太傅们都是文学大家,对经义的讲解由浅入深,所以他进步神速,可谓一日千里。

    只是他的字实在太丑,如同鸡扒的一般,太傅们发誓再没见过比这更丑的字,他的字已经丑出了一定境界,常人难及。

    给朱厚照授课的大臣们不少,大都是位高权重的文臣,他们惊奇地发现,自从东宫多了三个侍读以后,太子上课的出勤率高了不少,睡觉的次数也减少了许多,偶尔对时政也能提出十分中肯的见解,这让他们欣喜若狂,直呼大明后继有人!

    真正让朱厚照沉下心来学习的原因是因为曹唯说过三个月后会有测试,分经义、诗词、术学、时政见解四个部分,他们四个人里排名最后的要拿出一个月的红利分给其他三人。

    钱财无关紧要,但是面子很重要,自己堂堂太子怎么能垫底?于是朱厚照开始发奋读书,想要和曹唯争一个第三名。至于第一第二,朱厚照没有这个心思,因为有两个不可超越的禽兽……

    杨廷和授课结束,曹唯将他送出东宫,刚要返回却看见牟斌靠在墙角处向他招手。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一看到牟斌就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就好像小白兔看见了大灰狼,心里好慌。

    “看见老夫也不知道打个招呼,一点礼数都没有,做了两天侍读,学问大了,难不成就不认长辈了?”

    牟斌上前用一只胳膊夹起他,曹唯四肢摆动,大声呼救,站在东宫门口当值的侍卫认识正在行凶的那位狠人,瞬间就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如同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假装看不见听不着。

    牟斌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就算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还是乖乖从了老夫吧!”

    曹唯也不再挣扎,苦笑道:“牟帅,您到底要干嘛啊?咱们有话好好说,动手动脚不斯文……”

    “斯文?”牟斌笑得很张狂,道:“老夫一辈子就不知道什么叫斯文,那什么“美人关”赶紧往老夫府上送几瓶,还非要老夫亲自开口,一点孝心都没有!”

    曹唯愣了愣,道:“牟帅,您一个糙汉子要什么香水啊?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

    牟斌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道:“你婶娘已经跟老夫要过许多次了,可是老夫为官清廉,买不起如此昂贵之物,一小瓶香水就要五十金,奶奶的,黑心钱都让你小子给赚了。”

    曹唯感觉脑袋一阵胀痛,差点晕过去,赶紧道:“牟帅,小子今天晚上就把香水送过去,您先放小子下来成不成?”

    牟斌胳膊一松,曹唯就摔落在地,顿时痛苦地"shen yin"出来。

    “一个成年汉子,身体竟然如此羸弱,长此以往别说长寿了,就连床笫之事都无虎狼之态。好端端的汉子,就如同一只弱鸡,也不知道羞耻为何物!”

    “老流氓!”曹唯心里暗骂了一声,然后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道:“您说得对,小子以后一定会尽力熬炼体魄。您今天来找小子不会只是为了要香水的吧?”

    “自然不是,现在有一件差事要交给你,是专门为了让你立功的!你看看,老夫一直牵挂着你,一有功劳就想着你了,以后有什么好东西自觉往老夫府上送,再等老夫来要,抽不死你!”

    “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曹唯唉声叹气道:“只要您一找我准没好事,不过小子有言在先,出卖色相之事不做,亏损金银之事不做,劳累麻烦之事不做……您别这么瞪着我,先说事吧!”

    牟斌脸色变得凝重,沉声道:“前天外城千户所的弟兄当值时发现有一伙人赶着一辆马车,鬼鬼祟祟的,行迹非常可疑,就要上去搜查。

    赶车之人倒也警醒,二话不说就从马车里拿出一把刀与咱们的弟兄打斗起来,最后损失了两个弟兄,这才将此人生擒活捉。弟兄们打开马车一看,竟然是一车的火器鸟铳……”

    “火器!”曹唯惊呼道:“私运火器行同谋反,谁这么大胆子敢做这种掉脑袋的勾当?”

    “这便是症结所在,陛下有旨要将背后之人揪出来,然而北镇抚司的兄弟对此人了严刑拷打,竟然掏不出一点消息……”

    “所以您就来找我了是吧……”曹唯叹了口气道:“牟帅,这回您可真的找错人了,小子是读书人,最见不得的就是血肉横飞的场面,实在是爱莫能助了。小子家里还炖些汤,就不陪您闲聊了,告辞……唉,您这是干嘛,快放我下来,我可要喊救命了!”

    牟斌看着被夹在腋下的曹唯,道:“小子,这事你要是干好了,老夫让你管辖北镇抚司,你要是干不好,锦衣卫里也不养闲人,老夫送你进东厂当暗哨!”

    镇抚使是正四品,而且权柄极大,与指挥佥事等同。更何况家里还有美娇娘,曹唯不想当太监,连忙道:“牟帅,我从了,您放我下来,咱们现在就去看看那个犯人……”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