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叶氏流年 > 152 到底想怎5样啊

152 到底想怎5样啊

作品:叶氏流年 作者:落忻言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姐,你也早点休息!”

    热闹一番,众人也就散了,杜碧莲带着安辛欢天喜地的回房休息,杜美萱那个太小她根本就带不住。这会儿像捡了个宝贝,对他们一干人置之不理。

    叶子安七拖八磨的左擦擦右拖拖,地板都要照出人影了才洗澡进屋,长这么大头回这么尽力搞卫生。

    “谢正宇。”

    叶子安关门立在那儿,喊了他一声。谢正宇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看自己的手机。

    “你到底想怎样啊!”

    叶子安郁闷的一下坐到他旁边,她真的要被他弄疯了。刚刚又要帮她圆话,转眼又装看不见她。

    “明天回东阳,赶紧睡!”

    他放下手机直接关了大灯,侧身躺下了,叶子安伸出的手僵僵的收了回来。

    叶子安恨不得扑过去咬他一口,踢他两脚,气的掉眼泪,也侧身躺下,使劲拽了一下被子。

    “谢正宇?”

    半响,叶子安沉静细思后又轻声喊了他一声,却只有他绵长的呼吸声回答她。

    “谢正宇,你还生气?”

    叶子安转过身,盯着他宽阔的后背,往前挪了下。

    “谢正宇,你那么想要孩子吗?”

    寂静无声,只有一盏昏黄的床灯与叶子安作伴。

    “其实,其实安辛不是我生的,是辛毓。可我已经答应她了,我就得尽全力养好安辛。可是,自己生养是不一样的……我,我害怕……”

    叶子安的手拽住谢正宇后背衣服的一角,些微的在发颤。谢正宇睁开眼,看着对面橱面的花纹看。

    “你应该,已经知道我以前堕过胎吧。我怀,怀过**峰的孩子。众生应该是平等的,我害怕有一天它会问,为何妈妈愿意生下弟弟或妹妹,却唯独不要他?”

    叶子安的脸贴在他背上,一阵湿热,谢正宇努力定住自己不动。

    “而且,现在我不知道有了孩子,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去照顾好他。如果我不能对他负责,又怎么能随便生下来?”

    叶子安在自己手背咬了一口,鼻子一阵发塞。

    “谢正宇,你确定,你是真的想要孩子吗……你说句话嘛,好不好?”

    叶子安说到后面等不来回应就睡着了,谢正宇转身时,她还拽着他衣服,贴在他背上。

    “这回知道,你平常气我,我有多难受了吧!”

    谢正宇伸手将人揽进怀里,擦她脸上斑驳的泪痕。

    叶子安醒来发现自己和平日一样,手脚并用的搭在他身上,十分的尴尬和难为情。她小心翼翼的把手和脚拿下来,谢正宇一翻身,她半个身子压在下面。这回是他半个身子,手脚并用的搭在她身上,但她却动弹不得。

    叶子安伸手摸手机看了眼时间,刚五点,便缓了口气,伸了双手抱住他。谢正宇脸埋在她耳侧,闭着双眼,露出得意满足的笑。

    他热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脖间,叶子安微微侧了侧脖子。感觉到自己右大腿上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叶子安抱在他腰背的手不自主的抓了他一下,却也没松开,面红耳赤的把脸埋进被子里。

    “pu—po!”

    临走,杜碧莲左一个宝贝右一个乖孙的不舍得放手。

    “行了,杜老师,别丢人了!美萱娘俩这不还留在这儿陪你几天!”

    叶子安嘴里这么说,却还是抬手给她抹眼泪。

    “你把安辛放家里,我给你带成不成?”

    “行了您啊,还是多打几圈麻将吧!过些日子,接您去骆霞玩一阵儿好不好?”

    “阿姨,谢谢您!”

    谢正宇上前抱了她一下,杜碧莲握住他手,真情切切。

    “正宇,你说的话可要记住了!”

    谢正宇笑着朝她重重点了点头。

    一路依旧无话,叶子安抬头看他冷峻无息的脸,这一趟回来心内说不出来的感觉。

    谢正宇扭头对上她的视线,叶子安慌忙挪开自己盯着他的眼,抿了抿嘴看窗外,心内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到了东阳机场,谢正宇依旧一阵风似的打着电话走在前面。叶子安终于鼓起勇气拽住他手,却是低头看地面不敢看他眼睛。

    “你……你送我回去,好不好?我没开车来。”

    后面一句叶子安自己都快听不清自己的声音了,耳内只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

    前后进出的人络绎不绝,匆忙的擦身而过。谢正宇藏不住的笑看了四周一眼,将母子二人环在胳膊之间,护着他们往停车场去。

    “去哪儿?”

    车并不是去骆霞的方向,叶子安看了看窗外又看看依然冷色的谢正宇。

    “吃饭。”

    叶子安也不知道昨晚她说的话,谢正宇有没有听见,可是她又提不起勇气再讲一遍。

    “谢正宇……”

    叶子安嘴里嚅嗫了声他名字,不知再说什么。

    晚饭后,又回了艺美华庭,院内的榕树依然茂盛,那一排茉莉还在花期,在晚风里摇曳着,馨香四溢。

    谢正宇再没说别的,进门接了电话上了二楼就没再下来。安辛先是玩闹了一阵,后面闹觉哭了一会儿,喝完奶就睡着了。

    叶子安将安辛放到床上,往书房去找谢正宇。

    “好……有没有说原因?”

    他依旧在打电话,一手扶额的盯着电脑在看什么。

    叶子安抬起敲门的手又放下了,看了眼书房墙上的时钟,八点过了,只好再等一下了。

    安辛躺着不时的扭扭脖子蹬着腿,乱抓乱挠,叶子安只好给他擦洗了一番,轻拍他入睡。

    “谢正宇!”

    叶子安朦胧中听见推门声响,扭头只看见个人影,忙起身跟进衣帽间。

    “谢——”

    叶子安慌忙一手挡住自己的眼,谢正宇回头看她一眼嘴角坏笑,扔了浴巾慢条斯理的在那儿穿睡衣。

    叶子安就那么僵立在那儿,谢正宇敛了笑,走近将她手扯了下来。

    “能——”

    “现在都几点了?”

    谢正宇一指戳在她额头。

    “那……可,”叶子安四处搜寻,这可没时钟,“你不生气了吧?”

    “你说呢!”

    谢正宇凑近到叶子安的眼前,她正紧张又期待的仰看着他。

    “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叶子安拉住欲走的谢正宇。

    “你说的,那总得有点诚意吧。”

    “诚意?什么诚意?”

    谢正宇看着她,耸了耸肩。叶子安蹙眉费解的在想,又抬头看谢正宇不耐烦的样子,更是不敢放开他手。

    “这样行吗?”

    叶子安靠近他,踮脚,双唇贴上他的唇,尔后,耳垂微红的望着他。

    “叶子安,你这是干什么?”

    谢正宇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无语的看她。

    “你不会以为我想让你——”

    叶子安双手抓了他衣领过来,再次贴上他的唇,缠着唇舌亲吻他。谢正宇投降的一手托了她腰,回吻她。

    “洗澡去!”

    谢正宇将手里自己的一件衣服扔给她,出了衣帽间,真是要被她弄疯了。

    叶子安脑子嗡嗡的,双手用力拍了拍自己燥热的脸,跺脚跑进浴室。

    “过来!”

    叶子安拽了拽身上不长不短的t恤,难为情的扯嘴笑了笑,挪到床上跪坐着,双手还使劲拽着衣摆。

    “那么不愿穿就拿自己衣服过来!”

    谢正宇揎开一角被子,叶子安笑笑,慌忙跨过他钻进去,盖住两条光溜溜的腿。

    “叶子安,别嬉皮笑脸的以为这事就过了。”

    谢正宇拽了下被子给安辛盖严,扯了扯叶子安讪笑的脸。

    “嘶!那你还要我怎样,咬了指头给你写誓书吗?”

    叶子安揉了揉自己的脸,问躺下的谢正宇。

    “没那么严重,你搬回来住就行。”

    谢正宇抓了她肩头将她摁进被子里,眉毛不满的跳了跳。

    “搬,搬过来?我每天去安然岁月多不方便。”

    “我天天去霞虹怎么就没说不方便。你是不是不想天天看见我啊?”

    谢正宇捏了她下巴一揪。

    “不是啊——”

    “那就是同意了!成交!”

    “我——”

    叶子安语塞的不能后悔,只好侧了身去看熟睡的安辛。

    “关灯了!”

    谢正宇侧身后抱住叶子安,笑得眼角都要出声了。

    “好软!”

    谢正宇的手一下就钻到叶子安的衣服里,引得叶子安大叫。

    “谢正宇,你他妈别给我耍流氓!”

    “瞎喊什么呢,你要吵醒安辛吗?”

    谢正宇轻咬她的耳垂,手上又揉了揉。

    “你现在是观察期,而且我这可是免费给你按摩!”

    叶子安简直要被他气出内伤,双腿使劲往后蹬他,却被他双脚夹住。

    “谢正宇,你弄得我难受。”

    一会儿后,叶子安只得转移策略,可怜巴巴的软声求他。

    “嗯?嗯。”

    谢正宇将她贴近自己,嘴里哼了两声,手没再动了,却还放在那儿就是不拿出来。

    “谢正宇~~~”

    叶子安压低了声音叫他,上扬的调子显得又长又绵软,结果背后只有人家呼呼的睡声。

    二人就这么一觉睡到天亮,谢正宇开车送二人回了霞虹,自己正要去趟和美。

    “安辛,别跑!”

    安辛一落地就从客厅往厨房跑,叶子安怕他摔倒跟着追,安辛以为逗他玩,跑的更欢。

    谢正宇将叶子安的背包放在卧室桌前椅子上,回头时看见那经盒还放在书架上。

    “尔时普光正见如来。告颠倒言。世间有五种忏悔难灭。何等为五。一者杀父。二者杀母。三者杀胎。四者出佛身血。五者破和合僧。如此恶业。罪难消灭。”

    这几行经文,谢正宇并不是第一次看见,可是这一回他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他放下那几张手抄经,从底下拿出了原本。

    “《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

    谢正宇将散落在地的手抄经慌忙捡起来,看到最末叶子安手写的回向文,他的手不禁抖了一下。

    “弟子叶子安愿以此所抄《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一部之功德,回向给弟子未出世的孩子,祈请我佛慈悲做主,超拔他,令业障消除,离苦得乐,往生净土。弟子真心求忏悔。”

    “谢正宇,快抓住他!”

    听见叶子安在门外客厅喊,谢正宇赶紧将东西收拾好,将原本放到最底下,却摸到个冰凉的东西。

    那是一个通透的玉石车挂平安符,背面刻了一段保平安的经文,回向文里写的竟是他的名字,匠师落的时间是他生日的月前。

    “爸爸!”

    安辛在门外砰砰拍门,叶子安一把将他捞起来。

    “你可累死我了,都说了厨房危险,瞎跑什么!”

    厨房没有包软包,安辛跑的摇摇摆摆,叶子安被他惊出一身汗。

    “我下午会来接你们!”

    谢正宇抱过叶子安,在她唇上狠亲一口,又拍了拍安辛的头才匆匆离去。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