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权臣闲妻 > 第一百零六章 两零难之境

第一百零六章 两零难之境

作品:权臣闲妻 作者:凤轻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谢安澜含笑看着眼前的一狼一猫相处和谐的模样,不由笑道:“看来你们可以相处的很好,那我就放心了。不过……”又些疑惑地看了看两只小动物,原本还担心灰毛容不下新来的小家伙。怎么现在看来,谢灰毛才是被欺负的那个?

    谢啸月垂头丧气地呜呜了两声,蹭到谢安澜身边趴下。这个小不点好凶!抓不到它!

    猫儿得意的在谢啸月身上跳了两下,才仰起头来望着谢安澜。

    谢安澜伸手撸了一把猫毛,道:“既然这样,以后你就叫小花吧。”

    “……”众人齐齐看向谢安澜,这实在是没有取名字的天赋。

    睿王殿下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陆离,对他使了个眼色。到不是他对这只小猫有什么怜悯之情,而是他堂堂睿王殿下的徒弟,居然给宠物取那么一个名字,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陆离这次却没有对谢安澜的取名发表什么意见。上次谢啸月的名字虽然被他给改了,但是叫他灰毛的人也半点不比叫啸月的少。既然如此,又何必费事儿。更何况,他一点儿也不介意这只讨厌的猫被叫做小花。

    见陆离不为所动,睿王只得轻咳了一声自己亲自出马了,“无衣啊,你不觉得这个名字不太合适么?”谢安澜不解,“有什么不合适的?它不是一只花猫么?”

    花猫就叫小花,狼就叫灰毛。也就不难理解前世那只蠢萌的哈士奇,为什么会叫二哈了。当真是一个简单有效的取名方法。

    陆离道:“没什么不合适,夫人取得名字极为恰当。”

    谢安澜顿时笑逐颜开,拍板定论,“那就叫小花。”

    威武霸气的小花抬起头看着一脸郑重的谢安澜,猫脸上满是将蠢狗碾压的得意。诚然小花是一只聪明的猫,但是再聪明它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觉得小花比啸月难听这么高深的问题。

    所以,在谢安澜叫它小花时,它兴高采烈的喵呜应着。

    “师父,你瞧小花也喜欢这个名字。”谢安澜道。

    睿王殿下无语:没出息的蠢猫!

    陆离微微扬眉:活该有这样一个名字,竟敢跟我抢人,蠢猫!

    “娘亲,爹爹!”

    西西和惜儿手牵手从里面冲了出来,他们身后跟着的是同样匆匆而来的谢秀才。

    两个孩子一左一右抱住谢安澜的腿道:“娘亲,你又丢下西西,西西好想你。”

    谢安澜歉意的捏捏他的小脸蛋,又摸摸惜儿的小脸。惜儿也细声道:“惜儿也想娘亲。”

    谢安澜吧唧亲了一下小萝莉的脸蛋,笑道;“乖宝贝,娘亲给你们带了礼物哦。”

    听到礼物,两个孩子眼睛都亮了几分。西西的目光早落到了小花身上,“娘亲,这是给西西的礼物么?”

    谢安澜笑道:“这是小花,以后也要留在咱们家。不过小花刚来脾气不好,西西不可以跟它闹腾哦。”西西郑重地点头道:“西西知道,小花跟我们不熟,它害怕的话不小心会伤到人的。”

    谢安澜满意地点头,“明白就好。”

    安抚了两个孩子,谢安澜才走到谢秀才身边,轻声道:“爹,我们回来了。”

    谢秀才仔细看了看两人,见他们都没有受伤这才连连点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谢安澜看着他有些微红的眼眶心中很是愧疚,如果不是她顶替了原本的谢安澜,爹如今的日子或许依然清苦却也不会如此提心吊胆。上次他们启程离开的时候谢秀才没说什么,但是谢安澜明白他并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愿意让他们出门在外心里还牵挂着家里。只怕从他们离开之后谢秀才就一直提着心不敢有半刻放松。

    谢安澜伸手抱住了谢秀才轻声道:“让爹担心了。”

    谢秀才一怔,回过神来才有些不习惯的拍了拍谢安澜的背心道:“回来就好,都没事就好。”

    睿王平静地看着这一幕,眼神却柔和了许多。伸手拍拍西西的小脑袋道:“都进去说话吧。”

    进了书房坐下来,谢安澜和陆离才将他们此行去莫罗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同时也介绍了一直别人忽略了的沁水郡主苏琼玉。睿王微微蹙眉,打量着眼前的苏琼玉道:“你是崇宁公主的女儿?”

    因为从小的耳闻目染,苏琼玉对睿王这个名震诸国的大人物感觉并不好。此次见到睿王,虽然发现睿王殿下并不是她想象中的举止粗鲁,阴险卑鄙,长相猥琐的模样,反倒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但是想法也是不会那么容易改变的,她在莫罗素来胆大惯了,因此言语间难免有些不恭敬。

    “正是本郡主!”

    睿王微微蹙眉,盯着眼前的女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被睿王盯着看的感觉并不美好,苏琼玉更不是什么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物。被睿王锋利的眼神盯着,不过片刻就有些笑不出来了。连忙朝着谢安澜投去了求救的目光。谢安澜无奈的摇头,你说你一个小丫头,竟然异想天开去挑衅睿王,这不是吃撑了么?

    轻咳了一声,谢安澜道:“师父,沁水郡主向来就是这么个活泼的性子。”所以,她不是故意对你不敬的,您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就算一般见识也没关系,您别忘了她是莫罗郡主就行了。

    睿王淡淡地收回了目光,点头道:“沁水郡主远道而来,你们好好招待吧。”

    谢安澜自然点头应是,苏琼玉见睿王不再看她,不由得松了口气。又听到他这不冷不淡的声音,心中更有几分不高兴了。哼!你不欢迎本郡主,本郡主还不想看见你呢。

    不过她到底是皇室郡主,睿王不能轻易得罪还是知道的,因此面上也没有露出太多的表情。只是睿王是什么人,岂会看不见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变化,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不再理他。

    谢安澜也连忙呈上了墨玉转移睿王的注意力,“师父,这是否就是郡主留下的令符?”睿王伸手结果,将墨玉握在手中良久,方才轻叹了口气道:“时隔二十多年,本王总算是再见到此物了。”

    说完,便毫不留恋地将墨玉扔给了陆离。

    众人都是一愣,陆离接在手中,看着睿王微微扬眉。睿王道:“此物应当归你所有。”这是妹妹留下来的东西,在睿王看来自然就该归陆离所有。

    见陆离还想要说什么,睿王抬手打断了他道:“好好收着,给你了就是你的了。只是…这令符已经有二十多年未曾启用,有时候未必还能有当年管用。所以,你自己小心。”

    陆离沉吟了片刻,到底还是接了下来道:“谢过王爷。”

    睿王神色稍缓,满意地点了点头。

    陆离和睿王还有事情要谈,谢安澜便先回到自己的院子,芸萝早就带人准备好了洗漱的热水和美味佳肴。梳洗过后换了一身衣裳,又美美地吃了一顿谢安澜才舒服的歪进了放在床边的软榻上。看着芸萝泪眼汪汪的模样,不由失笑,“这是怎么了?谁惹咱们的小芸萝哭了?”

    芸萝撅着小嘴道:“少夫人,你这次出门好久啊。”

    谢安澜道:“少夫人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自然是久了一点。芸萝可是想少夫人了?”

    芸萝嗯嗯点头,谢安澜捏捏她的小脸,笑道:“真是个乖孩子,这些日子府里可有什么事情?”

    芸萝摇摇头道:“府里一切都好,不过,前些天叶姑娘跟人打了一架。”

    “打架?”谢安澜有些惊讶地挑眉,叶无情虽然武功很不错,但是却极少招惹是非跟朱颜是不一样的。说她会跟人打起来,还真的有点奇怪。而且…八成是有人招惹她了!谢安澜在心中判断。

    芸萝点头道:“是啊,有两个人上门说是要找朱姑娘。都跟他们说了朱姑娘和少夫人都不在府中,他们还不相信,非要闯进来。正巧叶姑娘从那里路过,那两个人好像认识叶姑娘,就过去缠着叶姑娘,然后叶姑娘就跟那个难得打起来了。”芸萝显然也并没有亲历,说的也只是一个大概过程。谢安澜却明白她说的人是谁了,蹙眉道:“然后呢?”

    芸萝道:“然后,那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叶姑娘险些都受伤了,碰巧睿王殿下身边的一位将军路过,就将人给赶跑了。”

    谢安澜挑眉,郭祈风倒是很有耐性啊。过了这么久了竟然还留在肃州?那个史菁菁…应该已经生了吧?郭祈风怎么不带着老婆孩子回去呢?

    “还有别的事儿么?”谢安澜问道。

    芸萝乖巧的摇头道:“没有了。”

    谢安澜点点头,摸摸她的小脑袋道:“最近外面有些乱,没事儿别一个人出门。”

    芸萝点头道:“奴婢知道,叶姑娘也这么说。”

    另一边的书房里,睿王还在和陆离说话。只是此时房间里除了他们舅甥俩也就只剩下冷戎和莫七了。睿王看着陆离沉声道:“莫罗与西戎东陵结盟齐攻胤安,你有什么看法?”

    陆离也不客气,问道:“舅舅是以东陵的立场问这个问题,还是以西北军的立场?”

    睿王扬眉道:“东陵与西北军的立场,难道不是一致的么?”

    陆离摇头道:“舅舅和百里修的目的是一致的么?若是舅舅此时有办法与昭平帝尽释前嫌从此君臣相得,那么东陵与西北军的立场确实是一致的。但是…此时昭平帝对百里修的信任远大于舅舅。说实话…即便是此战东陵打败,昭平帝只怕依然会站在百里修的那一边。”昭平帝与睿王府已经结成了死仇。随着当年宫变的内幕被揭露,随着安德郡主的死因浮出水面,睿王府与东陵皇室找已经背道而驰了。

    睿王沉默了片刻,方才道:“都说说看。”

    陆离沉吟了片刻道:“若我是昭平帝,自然是大力扶持宇文纯和出逃到东陵的胤安权贵对抗宇文策。趁着这次机会,争取最大的可能让宇文策从此再也无法翻身。只是,这其中如何遏制百里修的势力扩张,如果与西戎莫罗真正达成同盟,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但是既然选择了动手,就绝不能再给宇文策留下余地。打蛇不死,必遭反噬。”

    睿王微微点头道:“那若是站在睿王府的立场,又该如何?”  陆离微微迟疑,并没有立刻开口。睿王道:“但说无妨。”

    陆离道:“与宇文策结盟,相助宇文策反攻西戎和莫罗。然后与宇文策均分战果。”闻言,睿王还没有如何冷戎和莫七却都不由得露出了惊愕的表情。睿王微微蹙眉,道:“哦?你是这么想的?”

    陆离道:“西北军若是袖手旁观,宇文策纵然是保住了胤安也必定是惨胜,更何况我并不认为宇文策能够以一敌三。在加上胤安国内本就不稳,宇文策最后能获胜的可能低于三成。一旦宇文策落败,昭平帝和百里修必定声望大涨,整个攻打胤安西北军都未曾出手,看在天下百姓和官员眼中未免有些想法。到时候昭平帝若是光明正大的想要收回西北军兵权,舅舅只怕也不能不给。”

    睿王府执掌西北军是为了守护东陵的安危的。如果昭平帝证明了他有能力保护东陵天下太平而如此重要的战事西北军却未曾动用一兵一卒,那么朝廷为什么不能收回西北军兵权?要知道,名义上西北军依然还是朝廷的兵马并不是睿王府的私兵。

    睿王轻叹了口气,望着陆离道:“你觉得,本王会如何选?”

    陆离摇头,“舅舅无论如何做,都是错的。”

    帮助昭平帝打宇文策,是加速自己倒霉的时间。帮助宇文策对付三国?即便是西北军不与东陵兵马对阵只是对付莫罗和西戎,这也算得上是叛国。百里修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动战事,确实是给他们出了一个难题。

    闻言,冷戎的脸色也有些难看。无论如何选都是错,甚至他们什么都不做也是从。天下大势同样犹如逆水行舟,你站在这里不动,别人却不会跟你一起站着。等到你回过神来的时候,或许曾经你并不放在眼里的小虾米已经长成了庞然大物。

    睿王脸上的神色依然平静,看着陆离道:“你如何想?”

    陆离手指在桌面上快速的敲击了两下,方才道:“舅舅何不向昭平帝请缨上阵?”

    “昭平帝会答应么?”

    “不会。”陆离道:“但是,答不答应是昭平帝的问题,请不请缨是舅舅的态度问题。战事一开始,三国盟军只怕不会太过顺利。”

    睿王微微挑眉,“哦?”

    陆离道:“若是连一开始都打不赢,那只能说胤安气数已尽了。百里修虽然在军中有不少势力,但是真正的一军主帅他想要控制只怕不容易。若是我没猜错,百里修应该是想要借助这次的战事将自己的人推上去。我们只要,找出这些人,解决掉他们便是了。”

    “公子,战时谋害己方将领,形同……”

    陆离不以为然,淡淡道:“如今各路兵马将领早已经各司其职,百里修的人想要上去,冷将军觉得位置从哪儿来?”

    冷戎默然,片刻后方才都:“战死?”

    陆离勾唇一笑道:“等到军中重要的位置都换上了百里修自己的人,又有百里家这样的簪缨世家做后盾,文臣武将齐齐收在掌中。到时候,就算是昭平帝又能奈他如何?”

    冷戎深吸了一口气,侧首去看睿王却见睿王脸色平淡,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显然陆离说的那些,睿王自己也早就想到了。冷戎心中突然就安定了下来,是了,有王爷在,能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呢?

    冷戎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年轻人,心中蓦地升起一种自己已经老了的错觉。当然是错觉,他才刚四十出头呢。

    睿王淡淡道:“就按照你说的办吧,冷戎,回头将本王请战的折子送上去。”

    冷戎恭敬地点头道:“是,王爷。”

    睿王看着陆离,道:“既然东西到了你的手里,就要用起来了。”

    陆离把玩着手中的墨玉,道:“舅舅当真如此放心?”

    睿王轻哼一声,道:“放不放心又如何?”

    书房里沉默了片刻,陆离点头道:“我知道了,舅舅,我先告辞。”

    睿王点头,“去吧。”

    目送陆离离开,冷戎微微蹙眉道:“王爷……”

    睿王抬手,“本王知道你想要说什么。”

    冷戎还是继续道“公子看起来似乎…不是个甘于平淡的人。”

    睿王笑道:“这世上,有谁甘于平淡?”

    “但是,如果公子想要…咱们睿王府…”冷戎皱眉,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睿王轻叹了口气道:“冷戎,咱们谁都走不回原来的路了。我们不可能,昭平帝跟不可能。事情总是要有一个结果的,而且…就在这一代。本王不能将这些事情留到下一代去,本王跟不是那不计后果也要效忠郡王的忠臣良将。”

    陆离有野心,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睿王就知道了。却并不以为忤。有野心从来都不是什么坏事,若是没有野心哪里来的往上攀爬的动力。睿王府的血脉,又如何敢于平淡无声无息的过一辈子?从前不知道陆离的身世的时候睿王只觉得这年轻人十分不错。在知道陆离是自己的亲外甥之后,睿王之会以他为傲。

    “末将明白了。”冷戎沉声道。无论王爷做了什么决定,他们都只会追随在王爷身边,陪着王爷一直走到最后,再无其他。

    陆离回到房间里,谢安澜已经躺在软榻上睡着了。一本翻开的书卷还搭在脸上,将美丽沉静的睡颜遮得严严实实。陆离轻轻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来,沉睡中的谢安澜动了动,仿佛感觉到了身边的人是谁,不自觉的朝着他的方向挤了挤。

    陆离伸手搂住了,拉过旁边的薄被盖在了她身上。已经是十月除的,肃州的天气已经冷起来了,她仗着身体好就这么躺着,着凉了可如何是好?

    谢安澜有些迷茫的张开眼睛,看到坐在自己身边的人才轻声道:“回来了?聊什么聊这么久?你不是刚回来么?”

    陆离轻声道:“就是刚回来事情才多,过两日就好了。”

    谢安澜点点头道:“有什么事情忙不过来,告诉我一声。我…帮你…”

    陆离轻笑了一声,低头在她眉心落下一吻道:“好,若是有什么忙不过来,我一定告诉夫人,请夫人相助。”

    “嗯。”谢安澜眨了眨眼睛,又慢慢的合上了。

    陆离无奈的摇摇头,也跟一起靠着软榻休息一会儿。将她圈入自己怀中,轻抚了一下那嫣红的朱唇,被她伸手抓住了手。反手握住她的手放入薄被下,陆离也闭上了眼睛小憩。一路从莫罗赶回来可称得上是日夜兼程了。回来之后又与舅舅讨论了半晌事务,劳心劳力,他也着实有些累了。

    芸萝端着茶水进来,就看到床边地软榻上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沉睡的模样。画面美好的让人不忍心打扰。芸萝唇边勾起一抹偷笑,转过身悄悄地退了出去。

    她身后,有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又重新合上了。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