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家有诡妻 > 新书《阴婿》试阴读

新书《阴婿》试阴读

作品:家有诡妻 作者:黑岩枫林晚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为了十万块钱,我把自己卖入张家,当了一名上门女婿。.

    我叫王乐,单亲,高中没毕业就出来打工赚钱。

    我老家这彩礼讲究“一动不动,万紫千红一片绿”,简单解释就是车子房子再加一大票人民币,没个几十万下不来,出不起彩礼的大多选择入赘,我也不例外。

    所以当媒婆拿着张家的条件上门,我考虑片刻就同意了。

    一是我年纪大了,马上就三十,确实需要一个媳妇;二是张家给出的条件实在诱人,十万礼金,生的第二个孩子随我姓。

    这个入赘条件,在我们村里是独一份,有嫉妒的说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我也好奇,我自己的条件自己清楚,我年纪大,家穷,长得一般,除了性格好一点,没有一点优点。

    最重要的是,张家仅仅看了我的照片,合了一下八字,就给出了这么丰厚的条件,要是没内情,我自己都不信。

    媒婆让我别多想,说张家是开冥店的,死人钱赚多了比较迷信,招女婿有三个标准,八字要合,生肖要和,面相要合,这些条件我都合适,要不然轮不到我。

    我稍稍安下心,张家马上提议商量结婚的日子,怕我反悔,还给了一礼金。

    从订婚,到结婚,一共十天,这期间,我和未来媳妇短暂相处了几天。

    她叫张茉,长得不是很漂亮,但笑起来特甜,沁人心扉那种,只是性格有点闷,不爱说话。

    既然是入赘,婚事自然要听张家的,张家将婚宴放在晚上,按照我们这的习俗,头婚中午,二婚才是晚上,还有一种婚礼也是晚上,那就是阴婚。

    想起张家做的买卖,我有些不安,害怕被张家骗去结阴婚,便去找媒婆打听。

    媒婆让我别瞎想,说张家的情况她很清楚,张茉也是单亲,母女相依为命撑起这么大的家业不容易。

    我能够入赘,一方面是我符合那三个条件,还有便是我没家庭拖累,爹不疼娘不爱的,张家就想招这样的养老女婿。

    婚礼在张家院里举行,简单摆了三桌,可能是为了烘托喜庆的气氛,院里没点灯,而是挂了二十多盏红灯笼,结果喜气没多少,暗红暗红的倒是有点瘆人。

    如果不是张茉就站在我旁边,我都以为张家是在骗我结阴婚。

    我有些奇怪,张家就张茉一个闺女,一生最重要的时刻,怎么安排的如此简单?

    那几桌亲戚的态度也很怪,全都愁眉苦脸的,仿佛参加的不是婚礼,而是葬礼。

    张茉倒是打扮的很漂亮,她穿着一件红底金丝的刺绣旗袍,衬托的身段越婀娜,可惜的是她头上盖着红盖头,看不到脸。

    司仪是媒婆客串,按照她的要求,我牵着张茉的手,走上临时搭建的小礼台,按照传统仪式,开始拜天地。

    可能是太过紧张,张茉的手很凉,身体也很僵硬,像个提线木偶。

    没有敬酒环节,拜堂之后直接入洞房。

    一进入新房,张茉便自己掀了盖头,她的脸很白,像纸一样,看我的目光也很空洞,我问她怎么了,她没开口,只是定定的看着我。

    我被看的毛,张茉突然动了,开始脱衣服,没用上一分钟就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

    “开始吧!”

    没等我反应过来,张茉面无表情的吐出三个字,牵着我走向大红色的喜床。

    我有点紧张,虽然早就期待洞房,可这和我设想的完全不一样,现在的张茉太诡异了,她就好像一具会动的尸体,我根本不敢提起兴。

    她拉着我的手,冰凉的手刺激的我全身一颤,躺在床上的那一刹,一股火猛地蹿了上来,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原本的惧怕也消失殆尽。

    早上醒来,张茉背对着我蜷缩成一团,可能是察觉到我的目光,她很快醒了,和昨晚的主动不同,她好像变了一个人,缩在被子里穿衣服。

    我叫了一声老婆,她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还是没说话。

    张茉的状态不对,我试探着抓住她的手,她颤了一下向后缩了缩,然后才反应过来,咬着嘴唇将手递过来。

    我认为张茉只是不适应新婚,握紧了她递过来的手,将她搂在怀里,问她昨天婚礼是按照什么习俗举行的,怎么安排在晚上九点?

    张茉张了张嘴,还没出声,门在这个时候被人敲响了,她脸色一白,抖了一下,从我的怀里挣脱,朝门外喊了一声:“妈,我马上起床!”

    从昨天到现在,这是张茉说的最清楚的一句,我能感觉到,她似乎很怕她妈妈,也就是我的丈母娘张芬。

    “别急,你俩才新婚,多睡一会是应该的!”

    丈母娘张芬的声音很尖,听在耳朵里很不舒服,她的语气也怪,有种淡淡的嘲讽,而且一大早来敲门,我们怎么可能继续睡?

    仅仅是一晚上的时间,我就现,张家的气氛有点不对,似乎和正常人家不一样。

    起床下楼,早饭已经准备好,张茉有些意外,手足无措的站在餐桌前。

    “吃饭吧!吃完,妈领你们熟悉一下店面,以后店就交给你们了!”

    丈母娘张芬咧嘴一笑,两片薄嘴唇和高高的颧骨显得更加突兀,特别是那双狭长的双眼,里面透出的光阴沉沉的。

    张茉小心翼翼嗯了一声,悄悄拉拉我的衣襟,坐了下来。

    我就一上门女婿,丈母娘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她们母女关系。

    据媒婆说,张芬和张茉母女相依为命,母慈子孝,可从这顿早饭来看,张茉似乎很怕她妈,或者说畏惧更为恰当。

    接下来的几天,丈母娘张芬带我熟悉店里的生意,花圈寿衣、纸人扎马,从进货渠道,到批价格,全部交代清楚,竟然真的把店里的一切交给我,自己当起了甩手掌柜。

    我一个上门女婿,进家门还不到一个星期,丈母娘就把财政大权全部交给了我,这种事情,说给谁,谁能信?

    还有张茉,丈母娘说什么就是什么,她从来不问,也不争辩。

    白天,她沉默寡言,除了向我交代店里的情况,基本上不说话,但一到晚上,她好似变了一个人,每次都主动求欢。

    三餐是丈母娘张芬做,明明很正常的事情,张茉非得诚惶诚恐的,生怕惹恼了她。

    特别是今天,张茉喝粥的时候一不小心弄出了一点动静,张芬眼睛一瞪,两片薄嘴唇一碰,蹦出来一句:“懂不懂规矩?”

    张茉被吓得一颤,脸瞬间变白,手足无措的看向我,然后好像又想起了什么,立刻低下头,一声不吭。

    张芬也随着变脸,硬挤出点笑,说昨天没睡好,现在又是更年期,脾气不好,让我们小两口多担待点。

    事情虽然遮掩过去,但也让我确定了一件事,她们母女的关系不对劲!

    可惜张茉是个闷葫芦,从她嘴里问不出什么,即便是在床上问关于张芬的事情,她也不说。

    本以为日子会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中尴尬的度过,没想到一次偷听,让我的生活彻底改变。

    那天手机落在家里,我急匆匆的回家取手机,意外听到了一段对话。

    “脉象不对,怎么还没怀上?”

    张芬的声音很尖,还有些心浮气躁。

    张茉带着一丝哭腔回道:“我也不知道!”

    听到这,我有些蒙,我们结婚还不到半个月,就算是怀孕,也不是凭借一个摸脉就能摸出来的,她们母女俩到底在说什么?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