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武侠修真 > 浮沧录 > 第一百六十章 终巍章峰下棋

第一百六十章 终巍章峰下棋

作品:浮沧录 作者:会摔跤的熊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间屋子的禁制很好,很强大,足足布置了三天。”

    “设置禁制的人是大师兄,在南海,准确的说,在当今天下,没有一个人可以无声无息破开大师兄的禁制。”

    “所以......”

    “有些话在外面说不了,但在这里可以说。”

    黄衫公子小陶端坐在轮椅上,抬起头来,目光平静,望向小殿下,再望向郡主大人,片刻之后,又回到了易潇身上。

    黄衫女子语调木然说道:“易潇,好久不见。”

    易潇点了点头,有些愕然听到那位轮椅上的女子再次开口。

    公子小陶面无表情说道:“我怀疑我的师尊有问题。”

    言简意赅。

    开门见山。

    这一句话说完,黄衫女子望向小殿下,丝毫不避讳易潇身边的魏灵衫,继续说道:“南海圣会没有必要邀请那么多人,师尊想让那把剑出世,不知道要沾染多少人的鲜血。”

    那把剑?

    小殿下虚起眼,先是下意识打量了一下这座藏剑山半山腰的木屋,确认了这间木屋里的话语不会被所谓的“隔墙耳朵”听去,终于开口道:“先前你在南海上用了‘读心相’,会不会被‘别人’发现?”

    这里的“别人”,别无他人。

    公子小陶挑了挑眉:“师尊是南海最强大的修行者,也是如今世上最强大的修行者,即便大师兄晋入宗师之境,也绝不是师尊的对手,甚至在底蕴上差了极大的一截距离,所以......我无法揣测师尊的手段。”

    “不过我以‘读心相’发了极多的请帖,即便是师尊有所察觉,也不可能完全还原当初的景象。”她顿了顿,平静说道:“你大可以放心,我当初未发一言,把所有的猜测,都留到了现在。”

    黄衫女子轻轻探出一根手指,敲击一下轮椅扶手:“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先来解释一下所谓的‘那把剑’。”

    她眉头微微挑起,望向郡主大人,木讷说道:“这件事没有避讳你,但希望你不要与任何一人说,否则我们很可能都会。”

    戛然而止。

    魏灵衫心领神会,轻嗯了一声,道:“放心。”

    公子小陶平淡嗯了一声,继续说道:“留仙碑上有一把古剑,只知道插在碑上十六年了,师尊没有解释过这把剑从哪来的,所以也没人知道这把剑究竟是什么来历。”

    “这十六年来,留仙碑开始龟裂,被这把古剑汲取榨干了气运,应该很快就会崩塌。”公子小陶轻声说道:“这把古剑吸干了仙碑之后,无疑就要出世,届时势必会饮人鲜血。”

    她顿了顿,眯眼道:“而这样的一个人......最好是妖孽。”

    小殿下心底震颤不已,压抑住情绪波动,不让面上流露出丝毫诧异,故作平静问道:“这是什么剑,榨干留仙碑,还要饮妖孽鲜血开锋?”

    公子小陶摇了摇头,依旧是“不知”的表情,木然继续说道:“大师兄问过数次,师尊只说是个活人留下来的剑,总有一天要被正主拔走,这把剑能够扎根仙碑,无疑是得到了师尊的默允。”

    “这次的南海圣会,师尊的意志......是让诸位妖孽参观留仙碑,你们得到些什么,就得留下些什么,气运也好,因果也好,都是那把剑最后拔出时候的磨剑之物。”公子小陶挑了挑眉:“至于论法大会上胜出者,那个自以为有机会入仙碑成就妖孽的可怜虫,等真得了造化成就妖孽之身,无疑就是那把古剑拿来洗尘开锋的替死鬼罢了。”

    易潇怔了怔,公子小陶继续说道:“除了那把古剑,南海最近也不太平。”

    “扶风山的铁树要开花结果了。”

    “庞大的剑气在藏剑山下蛰浅不住,开始震颤了。”

    “妖宿山的妖气抑制不住,满溢而出了。”

    “大概就是......”公子小陶望向小殿下,语调不再那么平静,而是带了一丝丝的微惘。

    连她自己也觉得迷惘。

    “荒域......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说完之后,公子小陶摇了摇头,有些烦闷地说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有这个预感,师尊不让我们踏足荒域,钟二前不久派出去的几尊傀儡至今也都杳无音信,最后传来的波动,是被无形的元气切去了联系。”

    “钟二的傀儡之术,本来是下九流不入门的偏门左道,但有我的心力加持,有大师兄的元力加持,便可以做到‘无限分身’。”公子小陶认真说道:“这其实是一件很逆天的事情,因为在南海......没有人比我的心力更强,也没有人比大师兄的元气更多。”

    “整个南海,有能力做到切断大师兄元气的,就只有一个人。”

    说到这儿,公子小陶更加烦闷,她有些苦恼地拍了拍轮椅,说道:“那么,除了那位,还能有谁呢?”

    小殿下抿了抿嘴唇,脑海里已经全然明白了公子小陶的意思,但依旧试探着缓缓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风雪银城城主从鬼门出来之后,便与鬼门里那尊‘太虚相’的传人化一了。”公子小陶冷笑一声,目光缓缓挪动,道:“说得好听,说是‘化一’了,彼此交融,到最后不分彼此,其实这种‘化一’,又与被夺舍有什么区别?”

    魏灵衫低垂眉眼,未发一言,感应到轮椅上黄衫女子的目光,轻叹一声,说道:“的确与被夺舍没有太多区别。”

    公子小陶平静说道:“师尊前不久似乎与人打了一场,还受了不轻的伤,回来以后便闭关至此,可我不知普天之下,除了那位银城城主,圣岛宗主,还有谁能与师尊一战?”

    小殿下缓缓摇了摇头,道:“的确......没有。”

    黄衫女子微笑问道:“那两位正巧,一位出自银城,一位出自圣岛,自然知道我的意思。”

    易潇缓缓扭头,与魏灵衫对望一眼,彼此都是摇了摇头。

    圣岛一切太平,慕莲城未曾出过圣岛。

    银城更不必说,那位银城城主修身养息,未出北地。

    一切,不言而喻。

    易潇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语调平静道:“那......棋圣大人,现在还是不是棋圣大人?”

    “我不清楚。”公子小陶点头道:“但我这几日在山上试探了师尊许多回,我可以确定师尊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我,却始终不曾对我动手,也许是因为还需要用到‘读心相’的缘故?”

    公子小陶突然心有所感,手指力道极重地在轮椅上敲了一下。

    “西关的人马也来了。”

    “现在......都到齐了。”

    她目光透过木屋,遥遥望向南海码头的方向,不乏感慨说道:“第一拨第二拨请帖,师尊点名要来的那些人,都已经到齐了啊。”

    她隔空指了指木屋之外的世界。

    一座一座山门指过去。

    从北到南,先从藏剑山开始,却略过了藏剑山。

    自藏剑山后,第一座便是妖宿山。

    “妖宿山上的大夏棋宫,以那位西妖为首,带着近来西域棋宫呈现大盛之势的顾胜城秋水等人,一共二十九人。”

    “蛰浅山上的北魏森罗道,那位羽公老头带了森罗道殿会加上那个吞噬相在内的二十八人。”

    “出渊山上的齐梁天阙,简肇薪带了齐梁江湖庙堂的三十一人。”

    “小乘山上青石带来的佛门弟子一十三人。”

    “还有妙音山独居的东君。”

    “西关的人马零零散散也有将近二十人。”

    公子小陶皮笑肉不笑的感慨说道:“百余来人,真是好大圣会呐。”

    她最后望向终巍峰方向,轻声问道:“师尊,最后能走出这座岛的,又能有几人呢?”

    ......

    ......

    终巍峰上。

    棋圣大人的洞府修行之处,处在云雾之巅。

    这位南海第一人自从对门内弟子宣布闭关疗伤之后,便再无一人可入终巍峰最高处。

    公子小陶不可。

    南海孔雀不可。

    叶十三......也不可。

    此刻洞府之内一片漆黑,似是昼夜颠倒,不分黑白。

    烛火幽幽,照出一人面壁枯坐之影。

    洞府内一片安静。

    突兀有一道声音传来,在洞府之内四处撞壁,来回鼓荡,却听不出声音主人是男还是女。

    “师尊,北地的李长歌还没有来。”

    面壁枯坐的那道身影轻轻嗯了一声,无动于衷,沉寂极久之后,方才轻声说道:“他来不来,都无所谓的。”

    那道雌雄莫辩的声音继续柔柔说道:“不过倒是有一位不速之客来了。”

    枯坐面壁的那道身影未曾睁开双眼。

    他盘坐在地,双手平放搭在双膝,大袖内的手臂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似是受了重伤,连带着投在石壁上的枯影也相当憔悴。

    心念微转。

    那道疾驰而来的身影在南海海域之上便尽收眼底。

    一人只身而来,踩踏大海,背后三尊傀儡,气势恢宏,掀起三条壮阔大浪,不过倒是来的极为聪明,躲开了南海的码头,踩水前行,从南海的荒域一角准备登岸。

    “那人”登岸之后速度依旧未减,一路狂奔,直到三尊傀儡同样踏入荒域,这才稍微顿足,抖落炸散一身水气,缓缓收敛气息,端的是仪态平静,甚至带着一丝漠然。

    “那人”眉宇间带着一丝北地的风霜,更多的,是千年之前的孤独与抑郁,像是感应到了某人冥冥之中的目光,抬起头来,咧嘴笑了笑,在黑袍之中露出了一个木然至极的笑容。

    枯坐石壁的棋圣像是看到了一位熟人。

    他面壁如此之久,像是在下棋。

    如今他看到了棋盘上最难解的一个点。

    屠大龙,解死结。

    全在这个点上。

    幽幽一叹。

    “由他来好了。”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