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武侠修真 > 缀术修真路 > 第一七二 章 恶毒妇人心

第一七二 章 恶毒妇人心

作品:缀术修真路 作者:崇山溅客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回到洗砚峰叶人豪的小院,梁风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些——今日在真岐峰上碰到元虹妍和她的爷爷元长老,正好了却心中的一个愿望,就是把那价值连城的十三级半炼魂石分了一半给那元长老。

    之前他本想把宝物托付给那个阮红琴,后面细想下又放弃了——因为阮红琴只是一个活动都不自由的培元期青楼女子,把价值连城的宝物托付给她,不说可靠不可靠的原因,单单从能力来说,这是力小任重的事,最后成功转交宝物的希望甚小,还可能害死阮红琴。

    “再过一个时辰,就到了与卓淡芙的约定的时间,自己该怎么套出双绝洞的具体情况呢?……”梁风暗自沉思。他当然知道卓淡芙没诚意与他做什么生意,但他依然答应与她接头的原因就是想多套些有用的信息,如果实在无法,那也只能行险,把孟淡蓉抓住搜魂!

    “叮”的一声,怀里的一张通讯符响了。

    他掏出那通讯符看了看,脸色顿时大变!——这通讯符原来是叶人豪的,上面显示着一行字:“即刻来本阁大院来!”

    “叶清老妖婆叫叶人豪去她的大院?!”

    “……叶人豪修为不高,又不受叶清喜欢,通常一年半载都见不不到叶清一次,怎么这时候又被她召唤呢?她召见叶人豪是为了何事?……难道是自己假扮叶人豪的事暴露了?”

    想到这里,他顿时感觉浑身冷飕飕的,他知道自己又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自己的幽冥神剑又没有一点神识,身上最强的杀招就是全力施展的真元神雷术了,可这神雷术得消耗大量的真元,无法多用,并且,用之来对付金丹一二品的修士还凑合,如何能对付金丹中期的叶清呢?”

    在金丹四品的叶清面前,他知道他就是全力以赴,也撑不了一两个回合的!

    “快逃快跳!”心中刚起了逃跑的念头,又马上被否决了:“自己现在逃了,师傅怎么办?还能再救出她来吗?自己这么一逃,叶清就是再迟钝,马上也会知道这叶人豪是自己假冒的,那自己会伪装成他人的能力也就暴露了……”

    “应该没暴露!要是自己的真身真的暴露了,叶清这时候应该堵在自己门前的!”心中念头闪过,梁风深吸了口气,恶狠狠暗骂道:“娘希匹!不成功就成仁!大爷我当日能从灵石矿逃出,已经是侥天之幸,就是现在就死了,这些年也都算是白赚的!”

    再次细致检查下身上的东西,他出门御舟朝山顶处的经书阁阁主叶清的大院飞去——

    “进来!”

    听到堂里传来一声有点冰冷的悦耳女声,梁风心中又是一紧,背后又冒出一层密密的冷汗:“自己的‘鬼神莫测幻容术’真的没破绽,能骗过这见多识广金丹中期经书阁阁主吗?……不行,这犹疑的状态很容易被人看出破绽的!现在已经是容不得任何担心害怕迟疑的时候了!……嗯,自己就是叶人豪,就是叶人豪!”

    于是,瞬间之间,他‘忘记’了自己是梁风,把自己真当做是叶人豪了。

    看到一个年三旬许,艳丽非常的美妇坐在太师椅上,边上站着几名侍女,叶人豪上前拜倒在地叫道:“姨母,好久没见到你,侄儿我想死你了!”

    那美妇叶清冷哼一声,道:“刚才在门口的的时候你为何心跳加速?是不是又闯祸了?”

    叶人豪连声分辨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最近侄儿我一直在山上修炼,今日还去了一趟‘论道堂’。”

    叶清嘴角扯了下,定定看了叶人豪片刻,才缓缓道:“起来吧。你那些使用假灵丹骗人钱色等这样的事我不管,只要你的照子放亮点,别惹到你惹不起的人!”

    “是,是,是!”叶人豪站了起来,连声应道:“我一定把眼睛放得亮亮的!”

    “最近你去青楼的时候,可有听到什么秘辛消息?”叶清又问道。

    “有啊!丹堂的程执事与他的孀嫂勾搭上了!妈的,程执事的孀嫂身材真是……真是……!哦,龙山院的嵇掌院又纳了两名姐妹花小妾,那对姐妹花真是水嫩,嵇掌院这么左拥右抱……,对了!少掌门魏阳轩也纳了小妾,那小妾虽然也很水嫩,不过听说是原来龙山院刑堂堂主的儿媳,已经是残花败柳了。很奇怪啊,少掌门怎么会纳个残花败柳的小妾?”

    “还有,还有!听说刑堂的阎二长老经常爬灰,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叶清断喝一声,目光一寒道:“我是问你有没有梁风那斯的新消息!”顿了顿,“上次幽山的那个人非常可能就是梁风!算时间他也该到这里了,并且还可能施展了什么幻容术,准备混入了我们这大东岐门门内!”

    “哦?”

    叶人豪脸上的惊色一闪而逝,见叶清的目光灼灼的停在他的脸上,又呐呐道:“他还能混入东岐门?他还敢混入东岐门?不是来找死嘛?”

    “你不用管他能不能,敢不敢混入!最近这段时间,你让你巡捕营的那些青皮手下全部散出去打探消息,多留心最近新到东岐城里的入道期修士,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事马上向我汇报!若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本阁重重有赏!”叶清道。

    “好的好的!”叶人豪目光一转,道:“昨夜意犹楼倒发生了一件奇事,一位不知哪里来的掌柜花了重金与卫营汪长老家的人竞争培元期花魁的首夜权,啊,那价格快比得上入道期的花魁的了!”

    叶清目光一闪,问道:“多重的重金?此人现在还在意犹楼吗?”

    “那掌柜花了一百六十一万灵石才拍得那花魁的首夜权,是通常价格的几十倍!啊,那花魁前凸后凹的,身材确实很火爆,不过那掌柜显然没艳福,早上听意犹楼的执事说,那掌柜死了,脱阳而死的。”叶人豪道。

    “死了?”叶清的目光又一闪,沉默了片刻,道:“好,我知道了。”又说了几句,她挥手让叶人豪退下。

    走出叶清的大院,‘叶人豪’脑中又直接响起叶清吩咐女弟子的声音:“‘六仪困龙阵’的阵旗到了没有?到了就把把双绝洞关押柳淡曦的困阵换成‘六仪困龙阵’的!”

    “那阵法师说还要两日。……为什么要换啊,师傅?‘六仪困龙阵’消耗的灵石是‘逆五行困阵’的好多倍啊。”一个女弟子的声音道。

    “逆五行困阵太普通,很多人知道这困阵的!……”

    御舟飞离了山顶叶清的大院一段距离,梁风才恢复自身的思维方式。回想着刚才的情形,他全身汗如桨出,暗道:“金丹中期的叶清老妖婆真是厉害!她猜到了自己只能智救师傅,也猜到了自己智救的方式——混入东岐门见机行事!只是她还不知道自己有如此神奇的幻容术与能伪装灵力波动的‘入道隐息诀’!”

    又想:“自己告诉叶清那掌柜花重金拍首夜权的事时,她一脸淡然,显然是早知道此事了!……她特意说有什么可疑的事要向她汇报,是不是也有怀疑叶人豪是他人假冒的意思,所以故意考验?”

    “一定是这样!当时自己说了这事后,叶清看自己这个‘叶人豪’的目光中就少了许多疑忌,而之前,她的目光一直是暗暗狐疑的审视着自己!”

    “好险!”他想通此节后又惊出一身冷汗。他知道若不是自己有两世的记忆,能快速把想“忘记”的事封存在另一个记忆区,那他绝对无法在金丹中期的叶清面前表现的那么自然。

    又想:“双绝洞中的困阵要换成六仪困龙阵?那法阵自己没有秘籍,到时该如何快速又悄无声息的破阵呢?”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多次的攻击验证,他自觉的以他现在的法阵造诣,破这个‘六仪困龙阵’不算多难的事,难的是即要快速而又悄无声息的破阵。

    “嗯,最好这两日就能找到机会进入双绝洞!”他心中暗自思量。

    下品疾风舟降落在半山腰的一个小院前,梁风看到一个人影坐在院门外不远处的一树叉上,问道:“谁?”

    那个人跳了下来,道:“二十九师兄,是我。”那人就是白天在‘论道堂’广场见到的孟淡蓉。

    梁风早已感应到她的灵力波动,故意惊讶道:“是孟师妹啊,这么月光皎洁的夜晚来找师兄我可是有什么好事?”他的目光在她身上的关键部位来回扫视。

    孟淡蓉眼睛中闪过一丝厌恶鄙视,道:“你忘了今日在论道堂广场与卓师姐说的事?我特地来与你商量下细节——那人真的想用一块七级‘辟邪宝玉’换一次入双绝洞的机会?”

    “当然!不过不是一次,是半年内可去十次!”梁风先把价格抬高些,不然价格太低也让人怀疑。

    “不行,那样太危险了!被师傅发觉了我们也都得进双绝洞!一块七级辟邪宝玉最多三次!”虽然四周静悄悄的,她还是使用传音入密。

    “你能做主吗?”

    “能!你先让那人把那辟邪宝玉拿来,过几日就能行动了!”孟淡蓉道。

    梁风骂道:“妈的,你们没诚意做生意是不?哪有事情未成就收取全部钱财的?你们是不是想拿了信物去告状啊?刚刚大爷我无缘无故的被我姨母叫去狠训了一顿,现在才回来,是不是你们告状的?”

    孟淡蓉的脸色顿时变了,呐呐道:“没有,绝对没有!”脸色变幻了几下,她又压低声音道:“有人还对柳淡曦那贱人很同情,还要维护她、想去告师兄你的状,她也不想想是谁把柳淡曦投入双绝洞的?”

    “师兄,师妹我可是很有诚意与师兄你做生意的!只要真有七级辟邪宝玉,师妹我绝对会安排妥当!”

    “哦?妈的!是哪个贱人居然要阴大爷我?”梁风大骂,顿了顿又道:“我姨母说过两日就要把囚禁柳淡曦的困阵换成‘六仪困龙阵’了,所以第一次要在这两日内!”刚才在叶清大院里,他没见到孟淡容,所以他就用偷听来的这消息给她施加压力。

    “还有这事?”孟淡蓉的脸色又变幻了下,沉默了下,掏出一张通讯符激发了。

    过了片刻,她读完一张回过来的通讯符,道:“今夜子时到卯时是我和黄淡蔷师妹值守,你叫那人那时来!”

    “好!”梁风有点兴奋,他终于找到机会可以潜入双绝洞了!

    又商定了接头的地点暗号等细节,孟淡蓉告辞而去。临别时她道:“那七级宝玉可别忘了带!”又道:“师兄,你说柳淡曦她有什么好?同样是两腿夹一逼,怎么就有人愿意花那重金呢?以前她受师兄弟们宠爱,受师傅疼爱,高傲的很啊,连我们这样的师兄师姐都不放在眼里!现在,她还不是乖乖的被我们摆布?哼哼,反正她到时都要被卖到青楼,现在乘好卖的时候先卖几次也不打紧。”

    听了这话,梁风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此时他心中对孟淡蓉的恨意犹如江水一样滔滔不绝,“改日把你卖到青楼去卖,看打紧不打紧!”

    他还从来没见过如此恶毒的妇人心!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