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天影之门 > 第三百四十五章 独白

第三百四十五章 独白

作品:天影之门 作者:执剑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看,因为我已经这么接近了——我想我应该回家一趟——我们杀了龙骑将,罗伯特——“

    韦德骄傲地抬起下巴,“全靠我们自己。人们现在会比较尊敬我们。

    我们的首领,克朗因很有可能会变成坎德拉传说中的英雄。“

    罗伯特抓抓胡子.试着要隐藏他的笑容,不太愿意告诉韦德他们,杀掉的是那个臃肿、懦弱的托马斯·校德。

    “我确定有一个坎德人会变成英雄。”罗拉娜认真地说。

    “会是那位打破龙神的秘宝,那位在法王之塔中奋战,那位俘虏巴卡力斯,那位冒了牺牲一切危险去从黑暗之后手中拯救一个朋友的欢德人。”

    “那是谁?”韦德急切地问,接着——“噢!!”韦德突然明白了罗拉娜的意思,他羞得从头红到脚、扑通一声坐下来。

    卡拉蒙和莉娜都靠着树坐下来,至少这一刻,两人的脸都充满了平静、祥和的神情。

    罗伯特看着他们,感到羡慕,不知道这样的神情会不会出现在地的脸上。

    他转头看着现在已经坐直的罗拉娜,后者眼睛看着被火焰照亮的夜空,思绪飘往非常远的夜空。

    “罗拉娜,”罗伯特不确定地说,看见那美丽的脸庞转向他,他开始有点结巴,“罗拉娜,你以前把这个给过我一次,”他手掌中放着金戒指。

    “那是我们两个都对真爱和奉献,完全不懂的时候。罗拉娜,现在这个对我意义重大。

    在梦中,这个戒指让我脱离了恶梦,正如同你的爱把我从黑暗的深渊中拯救一样。”他停顿了片刻,感觉到一阵懊悔。

    “我要把它留下来,罗拉娜,如果你仍然愿意留给我的话。

    我也愿意给你另外一只戒指,和它成对,戴在你的手上。”

    罗拉娜看着戒指很长的一段时间,沉默不语。

    然后她把它从罗伯特的手掌中,把戒指拿起来,用力一掷,丢下了悬崖。

    罗伯特吃了一惊,半站起来。那戒指在努林塔瑞的红光中闪耀着,翻滚着,消失在黑暗中。

    “我想这就是我要的答案,”罗伯特说,“我不怪你。”

    罗拉娜转过身面对他,神色非常的冷静。

    “当我给你那个戒指的时候,罗伯特,那是年少轻狂的初恋。

    我现在知道,你把它还给我是正确的。我得要长大,学习真爱到底是什么。我曾经跨过火焰和黑暗,罗伯特。

    我杀过恶龙,我曾经在我挚爱的人尸体前哭泣。”

    她叹口气。“我曾经是个领袖,我有我的责任。

    哈勃告诉过我,但是我把它给抛到一旁。我掉进艾拉的陷讲。

    当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我的爱实在太肤浅了。

    河风和绯月坚定的爱情,把希望带给这个世界。我们幼稚的爱却差点毁了它。”

    “罗拉娜——”罗伯特开口,感到一阵心痛。

    她的手握住他。

    “嘘,让我再说几句话——”她低声说。“我爱你,罗伯特。现在我爱你,是因为我了解你。我爱你体内的光明和黑暗。

    这也是为什么,我要把那个戒指丢掉。

    也许有一天我们的爱情会成熟到,足以让人倚靠。但是那将不会是一个常春藤的戒指,罗伯特。”

    “不会是的。”他微笑着说。

    他伸出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开始将她慢慢地拉近。

    她摇摇头,开始抗拒。“那将会是一个一半由钢一半由金制成的戒指。”罗伯特更坚定地抱着她。

    罗拉娜看着他的眼睛,接着屈服在他的怀里,坐在他的身边,头靠着他的肩膀。

    “也许我应该刮刮胡子,”罗伯特搔搔胡子。

    “不要!”罗拉娜披上罗伯特的斗篷。“我已经有点习惯了。”

    整夜大伙都在树下观望着,等待黎明。

    他们又疲倦又难过,没有办法睡觉,他们知道危险还没有结束。

    从这个角度,他们可以看见许多的龙人从神殿里面往外跑。

    龙人没有了领袖,很快的必须为了生存而开始抢劫、杀人。而且龙骑将还没有死光。

    虽然他们都不愿意提到她的名字,但是他们都知道有位龙骑将,一定逃出了神殿里的这一团混乱。

    也许还有更可怕的邪恶等待着他们,邪恶到这些同伴都不愿意去想。

    现在是平静的时候,他们都不愿意轻易地结束。因为黎明就代表了道别。

    没有人开口,连泰洛柯西也一样。他们之间不需要交谈。

    他们要说的话都已经说过了,或是还没有说出口。他们不愿意打破现在的宁静,不愿意匆忙结束现在的状况。

    他们祈求时间能够停下来让他们休息。也许,她的确有。

    在黎明之前,当东方才微微地泛起鱼肚白时,黑暗之后,塔克西丝的神殿爆炸了。

    地面随着摇晃起来。闪光让人目眩,像是新太阳的诞生。

    他们的眼睛被那闪光弄的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

    但是他们依稀可以看见,神殿的碎片被一道强烈的龙卷风卷起来,往天空飞去。

    那些碎片越来越明亮,越来越接近天空,直到他们在群星之间开始闪耀。

    然后星辰出现了。

    一个接一个的,神殿的碎片在天空适当的地方安定下来,填满了罗德利斯去年秋天,从水晶湖里抬头看见的两个空洞。

    再一次的,两个星座在天空中闪耀。

    再一次的,英勇战土帕拉丁——白金龙——回到了夜空中它原先的位置,而它的对面。

    出现了黑暗之后——塔克西丝,五头色彩缤纷的龙。

    从此,他们又继续了原先永恒的旅程,一个永远监视着另一个,永恒地绕着吉力安,中立之神,平衡的天秤——旋转着。

    当他回到这座城市的时候,没有人欢迎他。他在一个沉静的黑夜回到这里;

    天空中唯一的月亮,只有他看得见。

    他已经遣走了绿龙,等待他的命令。

    他没有经过大门,没有守卫看到他的来临。

    他不需要穿过大门。

    凡人的疆界对他已经没有意义了。神不知鬼不觉的,他走在寂静、沉睡的街道上。

    不过,还是有一个人感应到了他的出现。在大图书馆中,

    艾斯特莱雅像任何时候一样专心于工作。他暂停书写,抬起头。

    他的笔在纸上停了一会儿,然后,耸耸肩,他继续撰写他的史记。

    罗德利斯快速地在街头走着,倚靠着一个顶端装饰着一只金色的龙爪,镶着一颗水晶球的法杖。

    那颗水晶的黯淡无光,他不需要光照亮所走的路。

    他已经在脑中不停地走了几个世纪。黑袍在他的身上随着微风轻轻地摇动,他金色的眼睛在黑色的兜帽下闪烁着,似乎是整个沉睡的城市中惟一的光亮。

    当他到达整座城的正中央时,他并没有停下来。他甚至没有打量那些像是骷髅般空荡荡眼眶一样的废弃建筑物。当他走过那高大橡树的冰冷阴影时,他并没有减慢速度,虽然这也荫影就可以吓退坎德人。试着要阻止他的骷髅守卫在他面前变成灰烬,他毫不关心地继续往前。

    高塔终于出现在眼前,黑色的高塔像是黑暗夜空中切割出来的一扇窗。在这里,终于,黑袍法师停了下来;他的眼睛把所有事物尽收眼底。他站在门前,看着这座塔,冷冷地看着那些崩坏的尖塔,看着那些在星光下闪耀着的大理石。他慢慢地点点头,露出满意的神情。

    金色的双眼转向塔的大门,转向大门上飘动着的残骸。

    没有凡人可以站在这门前而不被它的诅咒给吓疯。没有凡人可以走过那守卫的橡树。

    但是罗德利斯站在这里。他冷静的,毫无畏惧地站着。

    举起瘦弱的手,他抓住飞舞、上面沾满变色血液的黑袍,将它从门上扯了下来。

    一阵刺耳、尖锐的叫声从地狱的深渊冒了出来。

    那声音尖锐震耳得,足以让雷克罗斯城的居民从最熟的梦中醒来,在床上恐惧的等待世界末日。

    城门的守卫僵硬得不能动弹。他们闭上眼,躲在阴影中,等待死神降临。

    孩子们害怕地哭嚎,狗儿躲在床下,猫的眼睛闪闪发光。

    那尖叫声再度响起,一双苍白的手从塔中伸出。一张鬼怪的脸,被愤怒所扭曲的脸,漂浮在空中。

    罗德利斯没有反应。

    那双手越来越近,表情则保证会让他在地狱中永恒的受苦,他将会因为胆敢侵犯这座塔的诅咒而被拖进地狱的深渊。

    那双骷髅手碰触到了罗德利斯的心脏。然后,颤抖着,它停了下来。

    “记住!”罗德利斯抬头看着那座塔,冷静地提高声音,好让里面的人听见。“我就是掌握过去和现在的强者!

    预言中预告了我的到来。面对我,这扇门将打开。”

    那双骷髅手往后退,比了个欢迎的手势,它消失在黑暗中。

    大门静静地打开了。

    罗德利斯看也不看那双恭敬垂下的手,走过了大门。当他进门的时候,所有黑暗,无形的,居住在塔里的生物都恭敬地低下头。

    然后罗德利斯停下来看着四周。

    “我到家了。”他说。

    罗德利斯终于实现了他的最终目标——成为坎德拉大陆最强的魔法师。

    如今罗德利斯已经穿上黑袍,尽管这并不意味着他已经堕入黑暗。

    恰恰相反,成为了人人敬而远之的黑袍法师,并没有对这个世界带来恶劣的影响,反而用强大的气场和魔法技艺,将那些心术不正的邪恶势力震慑住。

    归根结底,坎德拉大陆能够恢复和平,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罗德利斯,他才是真正的英雄。

    平静再度降临雷克罗斯,睡眠赶走了恐惧。

    一场梦,人们喃喃自语。

    在床上翻过身,他们又继续陷入沉睡,黑暗在黎明之前让他们陷入甜甜的睡眠中。

    卡拉蒙,诸神欺骗了这个世界

    用弃而不顾,用赏赐,我们每个人

    都必须跟着他们的喜怒无常而生活。

    我们血液中的智慧,他们在我的心中,

    察觉到了这么多的不同:那光芒

    当莉娜看着别的地方时,在她的眼中,

    那颤抖,当罗拉娜和罗伯特说话时,

    绯月柔顺的金发一缕,当河风接近的时候。

    他们看着我,即使你的心中也是。

    我察觉到这不同。我坐在这里,

    身体像鸟儿一样软弱。

    为了回应,诸神教导我们同情。

    有时他们成功,

    因为我会感觉到那些不公的责备,

    那些无力反抗他们兄弟的人

    为了活命,或是为了爱,为了这些感觉

    那疼痛渐渐缩减,变成了光芒,

    我和你一样的同情,因此

    我是子孙中出现的最弱者。

    你,我的哥哥,在你不假思索的自然气质中,

    在那个长剑飞舞的特殊世界中,

    野心的弧形和眼睛,

    给了那双、完美无缺的手臂毫无缺点的引导。

    你不能跟上我,你不能观察

    灵魂中破裂的地形,

    巧手中所隐藏的空虚。

    但是你仍然爱我,简单直接

    让我们混在一起的血统获得了平衡。

    像是滚烫的剑在雪地翻滚:

    我们对双方的需要让你迷惑,

    血管中复杂的纠缠。

    在战斗中活跃,当你站着,

    用身体护卫你的弟弟,是那个时候,你的义行让我心中虚弱之处更加滋长。

    当我离开之后,

    你要去哪里补足你血液中缺少的另一半?

    在你心中那空虚的地盘中?

    我听过

    黑暗之后柔声的安眠曲,她的小夜曲

    在夜晚呼唤着我去战斗;

    这音乐带着我到了那宁静的王座上

    在她无意义的王国之中。

    龙骑将想要将黑暗带入光明之中,

    在晨光中腐化,哪些月亮——

    所有的单纯都被摧毁,

    但是在邪恶的黑暗中有着真理,

    最后,高雅的舞蹈。

    但不是给你的:

    你不能够和我一起进入黑夜,

    在甜美的迷宫中。因为你站在

    阳光的摇篮中,在大地上,

    不知道任何的事情,

    在无法言语的道路上,将会迷失。

    我无法解释,这些话将会让你混淆。

    罗伯特是你的朋友,

    我孤单的好哥哥,他会向你解释

    那些地在阴影中看见的,

    因为他认识艾拉,

    看过黑暗的月亮照在她黑色的秀发上,

    但是他不能够威胁到,

    在夜晚

    迎面吹来一阵湿润的风。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