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第356章 可笑当时年少

第356章 可笑当时年少

作品: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作者:姬朔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她的笑很轻,也无力。

    笑自己眼瞎时代的少女怀春,竟然看上了这么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还傻兮兮地以为他是她的真命天子!

    结果呢?

    顾乔已经不想去回忆这些年她反复认清周安知真面目的过程,起初的震惊和痛苦早就已经麻木,顾乔对周安知也越来越心灰意冷。

    就像现在,明明是一个很好可以打击嘲讽他的机会,顾乔却并没有乘胜追击。

    周安知松了口气,也不忘嘴硬:“反正,反正必须让鸣溪回来!不然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的!”

    放完狠话,他就转身跑了,上了奥迪催促司机小何赶紧开车,生怕顾乔追上来似的,那模样倒是滑稽又可笑。

    顾乔面无表情地看着那辆黑色奥迪从小巷的另一个方向离开。

    此时,另一辆车也逐渐靠近了朱家私房菜,在顾乔的车后停了下来。

    来者自然是姜锦和顾寒倾。

    姜锦直到下车那一刻都还有些没缓过神来,她和顾寒倾几分钟之前就已经到了,远远就看到站在车外的两个争吵的身影。

    顾寒倾有意放慢车速,并没有凑上去,所以他们隐约听到争吵声,看到两人争吵的样子,争吵的内容是什么他们就不知道了。

    姜锦对此很是震惊。

    周鸣溪的父亲周安知,她之前见过几次,印象中是一位温文儒雅的典型大学教授,看上去风度翩翩,温和知礼,跟她说话也没什么架子,相当的和蔼可亲,还让姜锦对他的感观不错。

    据姜锦所知,这位经济学的周教授口碑也很好,非常受学生们的拥簇,理由就是他脾气极好,是君子之风。

    原来,他是跟郑成扬一样的伪君子吗?

    姜锦忽然就明白,为什么那般优秀强大的顾阿姨,会有周鸣溪这么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儿子,原来基因的根源在这里。

    看着顾乔站在青砖黛瓦前落寞失色的侧影,姜锦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上前,赶紧给顾寒倾使了个眼色。

    顾寒倾低声安抚了她一句“没事”,牵着她的手,大步上前。

    “来了?”顾乔抬起低下的头,面色如常,眼圈没有红,也没有强忍着悲伤,看上去平静得有些异常了,“刚才都看到了。”

    顾寒倾没说什么,倒是姜锦有点不自在,跟窥视了什么不能看到的场景似的。

    顾乔朝她笑了一下:“都是家丑,让小锦你见笑了。”

    “没有没有。”姜锦慌乱摆手。

    “进去吧。”顾乔率先走在前面。

    落后一步的姜锦还在给顾寒倾用眼神询问,顾阿姨这个样子是不是正常的,要不要安慰开导她啊?

    顾寒倾轻轻摇头,示意不用,又捏了捏她的掌心,带着她跟着进去了。

    朱家私房菜作为顾乔名下收购的第一个私房菜品牌,一直主打高端昂贵路线,只接受预定,每天限量的位置,超出就不再接受预定,这种全然没有fú wù意识的态度,居然广受追捧,朱家私房菜的预定排队都到下个月去了。没有排更长不是因为没人,而是因为朱家私房菜只接受一个月之内的约定。

    作为大老板,顾乔都是想来就来,根本不需要预定。她还给让私房菜的人,给顾家专门划下一块区域作为用餐区,不对外开放。

    那是在院落很隐蔽的地方,枝叶繁茂的紫藤花架下摆着石桌,头顶上有可以关闭打开的玻璃顶,炎炎夏日坐在这里品着美食、喝着小酒,绝对是人生一大美事。

    顾乔提前说好了到来时间,方便厨房备菜。

    所以在他们刚刚落座,就有人先把开胃菜送上来。

    顾乔看上去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也没有提及刚才的事情。

    但顾寒倾这个亲弟弟却知道,顾乔的看似平常,也只是看似而已。她贯来能够很好掩饰情绪,内心的想法不想让两人知道,也能够理解。

    不过。

    “打算就这么跟他过下去了?”顾寒倾吃着菜,悠悠来了一句。

    姜锦惊得筷子都停住了,他怎么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

    她迅速看向顾乔,她果然也是手停顿在半空中,迟迟没有反应。

    她果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平静。

    气氛一时之间僵硬了。

    姜锦都不敢动手夹菜了,生怕这姐弟俩生出什么争执,警觉地观察着两人间的气氛变化。

    事实却是,顾乔久久不言,顾寒倾却跟没事人似的,吃菜喝茶。

    姜锦都在暗暗冲顾寒倾咬牙了,你怎么就能这么淡定呢?没看到顾阿姨的表情都不正常了?

    就她一个人在紧张的时候,顾乔忽然用公筷给她夹了一筷子,放进碗里。

    “吃吧,三儿胃口大,别被他一个人吃光了。”

    姜锦不知怎么的,噗地笑出声来。

    实在是顾乔的这句话,太破坏顾寒倾英明神武的形象,什么胃口大,说得跟个饭桶似的。

    但姜锦很快意识到不妥,紧紧抿着嘴唇,生怕再笑出来。

    有了这个开始,顾乔的表情倒是一派轻松:“什么过不过的,人生不就是这个样子?我懒得听外面的人说三道四而已,反正也熟悉几十年了,与其去接受新事物,不如就这么凑合凑合。”

    事实上,顾乔跟周安知的感情在几年前就已经冷淡了。

    无论顾乔面上表现得多么镇定自若,但她也曾经深爱过这个男人,为他做过很多不曾做过的事情,包括鼓起勇气反抗父母。

    当她以为收获了完美的爱情,最后却惨淡收场,认清了所爱之人的真面目,哪怕强大如顾乔,也近乎崩溃,那段煎熬的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偷偷躲着撑过来。

    到后来,她认清了,死心了,不再对周安知抱有任何期待,更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中,对儿子周鸣溪的忽略也越来越大——周安知对她而言,不再是顾乔的丈夫,只不过是生活的伙伴,让她不愿意听到外面流言蜚语的工具罢了。

    外界还以为顾女士夫妻恩爱、伉俪情深,但两人早就貌合神离,分居多年。

    这些事情,顾家人都知道,顾寒倾也知道。

    只不过顾乔太要强,不要任何人插手她的事情。

    所以,顾寒倾现在也只能旁敲侧击地希望能够改变她的想法。

    现在看上去,他的劝导难以奏效。

    顾寒倾也没辙了,这些话家里人也说过多次,但顾乔还是一意坚持,懒得改变,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也就天真愚蠢如周安知,还以为自己在顾家rén miàn前隐藏得很好,殊不知他的马甲早就掉了,他的虚伪,被顾家人看得一清二楚。

    若有一天周安知知道这个事实,他的演出只不过是别人眼里的小丑,他一定会疯掉吧。

    “不说我了,说说你们俩吧。”顾乔强硬地扯开话题。

    “顾阿姨”姜锦下意识喃喃叫出这个熟悉的称呼。

    顾乔哑然失笑:“还叫顾阿姨?你这是继续打算叫我们三儿叔叔呢!”

    顾寒倾不悦地看了一眼顾乔。

    顾乔才不理他,逗得姜锦满脸通红。

    “叫二姐吧。”顾寒倾及时提醒了她。

    姜锦从善如流地喊了一声“二姐”,紧接着松了口气。顾乔促狭的眼神,实在是太有压力。

    顾乔看姜锦在感情上这般羞涩单纯的模样,既很遗憾,又很欣慰。

    遗憾姜锦没能成为她的儿媳妇。

    欣慰姜锦与阿倾走到了一块儿,他们还是一家人。

    顾乔可是看到顾寒倾身上明显的改变,不再跟冰坨子似的整天释放冷气是一点,他的眼神有了明显的变化,时时刻刻胶着在姜锦身上舍不得挪开不说,还充满了柔和温意。

    那是顾乔在顾寒倾身上从未看到过的。

    她欣赏,并且乐于见到弟弟的改变。

    而这一切都源自于姜锦的存在,这让她对姜锦更是多了几分怜惜和喜爱,言语间更是百般照拂。

    姜锦刚开始还有些紧张,就怕顾阿姨对她和周鸣溪交往过的经历不满,觉得她配不上顾寒倾。

    哪想顾乔比她想象中温和得多,像亲姐姐一样对她照顾不说,还顺便敲打敲打顾寒倾要对她好。

    别的不说,就是这份态度,也让姜锦放下了紧张,与顾乔相处得越来越顺畅自然。

    关于周鸣溪的事情,顾乔也不避讳,反倒直接挑破了:

    “每个人都有过去,你不必纠结过去的事情,反正你和三儿在一起,我很支持。其他人不管说什么,你都不要放在心上。”

    姜锦嗯了一声之后,浅浅笑开。

    她突然就明白顾乔当着直播记者的面,把她和周鸣溪撇清关系的用意,不就是为了帮她清除障碍铺路吗?

    姜锦忍不住连连看了顾寒倾几眼,有些怀疑那件事是不是跟他有关。

    顾寒倾永远都是——

    看似什么都没做,其实什么都在他的计算之中。

    “这些凉菜不能再吃了,待会儿还有正菜。”顾寒倾一本正经地叮嘱她,就跟姜锦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似的。

    姜锦有些不好意思,悄悄戳了戳他的腰。

    顾寒倾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男人的腰不能随便碰的吗?

    看到姜锦腼腆朝着顾乔笑笑的模样,白嫩脸颊上还透着绯色,他也只能多喝两口温茶,压下喉间的干燥。

    这顿饭吃得出乎想象的顺利。

    姜锦以为顾乔哪怕不对她各种刁难,也很难给她什么好脸色。结果却是顾乔照顾她比照顾顾寒倾更甚,开导安抚,让她不必把和周鸣溪交往的经历放在心上。还让顾寒倾以后要好好对她,千万不能辜负。

    姜锦当然知道这是顾乔摆出来的一种态度。

    就是这态度,让她更加舒心惬意。

    心头疑虑尽消,姜锦也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有了顾乔这个好的开始,兴许以后与顾家的接触,也没想象中那么困难了,对吗?

    姜锦怀揣着希冀,期待美好的未来。

    这厢,顾寒倾也开始帮她着手处理郑成扬的事情。

    他先是给蒋小四打了招呼,没打算清除蒋小四那场高尔夫聚会后带来的影响,顺手利用一下蒋小四的名头,顾寒倾毫无压力。

    不过他听说最近蒋郁低调得过分,各种场合都见不到人,外界都笑称蒋四这是打算闭关修炼成仙了,各种调笑,但顾寒倾在跟他联系过,亲耳听到他那有气无力的声音之后,差不多能把蒋四的状态猜个七七八八。

    对此,顾寒倾毫无波动。

    怜悯同情什么的统统丢开,他不会给任何敌人能够重新站起来的机会,包括蒋四。

    让他早早认清事实,断个干净,远比拖泥带水来得好。

    顾寒倾看姜锦似乎并不知道蒋四的心思,他也不打算告诉她,由他来处理不是更好,对姜锦好,对蒋四也好。

    ——一脸正色的顾少将,理所当然地想着。

    话题回归郑成扬。

    在有了蒋四名头打开的良好局面后,可供顾寒倾操作的空间就大了,他先让人调查好郑成扬的近况,准备布下缜密的计划,并在脑海里演练过数十个步骤的时候,他忽然得到一个消息。

    “你是说,有人在对他下手?”

    “没错,但对方并不是从郑成扬本身下手,而是从他女儿,还有夫人下手。”下属说着,抽出一张个人资料,放到顾寒倾面前。

    顾寒倾看了一下这份资料,忽然笑了。

    “双重保险?”

    这个下手的人,也是心黑手黑啊,光要郑家贫穷落败还不够,居然从人心下手,还步步为营,计划缜密,这分明是要搅得郑家鸡犬不宁啊。

    这般狠辣,倒像是某人的风格。

    “抱歉首长,这一股势力,我们还没有查出身份。”

    “不用查了。”顾寒倾想也不想,“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这般手段,这般为了姜锦的心思,除了那个人,还能有谁?

    “这件事情,你们盯紧了,有任何变化都向我报告。还有,不必插手,若有需要时,推波助澜一把即可。”

    “是!首长!”下属说完,又提到另外一件事情,“还有,曼陀罗组织的余孽已经逃往欧洲,首长您想要的东西或许还在那些人手上。”

    顾寒倾摇头:“不用了。”

    下属不解,为什么顾寒倾会改变想法,他曾经尤为关注这件事,不惜以身犯险。

    他不知道,对顾寒倾而言,阿元生母是谁都不再重要,血缘并非牵绊一个人的唯一纽带,至少他在阿元和姜锦身上看到了远超血缘的羁绊。

    以后,阿元的母亲只有一个。

    那就是姜锦!</td&gt;</tr&gt;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