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明末求生记 > 第4第19章 闺名

第4第19章 闺名

作品:明末求生记 作者:自身小卒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尤鸿远打开请帖,果然落的款是涿鹿商社,也不细看,随手递给白师爷,“我说的如何,白先生,他们这是抱佛脚来了,哈哈,只是忒也贼了些,请我赴宴,哼哼,还是想和我讲条件啊。”

    “大人,这请帖可有些古怪,也不定日子,只说您定下来了就派人知会他们一声,还有,这赴宴地点也挺纳罕。”白师爷看得细致,当先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

    “哦,不在迎客来么?那定的是谁家酒楼?”尤鸿远问道,至于日子他倒没放在心上,让他定不是更好。

    “不在城里。”白师爷摇头道,“定在城外十多里处的小王庄,说是自有人在官道上相迎,大人,这涿鹿商社不会搞什么鬼吧?”

    “他们敢?”尤鸿远傲然一笑,即便是在州府之外设宴,那也是一州的中心地带,他自己的眼皮底下,小队的军兵还有衙役,尽可任他差遣,再说,手里还有他们人质,还怕这涿鹿商社出什么幺蛾子不成?

    “咦,大人,这请帖背面,不丁不卯的有两个字,甚是蹊跷,要不...您看看?”白师爷把请帖又递回给尤鸿远。

    “什么...”尤鸿远嘴里才说出两个字,就被卡住了似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请帖的背面,那两个小字是“之莲”。

    只恍惚了那么一小会儿,尤鸿远仿佛被火烧屁股似的跳了起来,“来人!”

    “老爷何事?”长随听他语气不善,飞快地蹿进书房。

    “门房呢?给我把他找来,还有,派人去后院看看,夫人和公子在不在?”尤鸿远的正妻并不在此地,按道理小妾是不能称之为夫人的,不过此女给他生了儿子,地位在内宅很高,早被堂而皇之地称为夫人了。

    “大人,事情有变?”白师爷来到尤鸿远身边低声问道。

    尤鸿远有口难言,“之莲”乃是他那小妾小时候的闺名,非亲近之人不能知晓,现如今这小名公然出现在涿鹿商社给他的请帖上,到底出了何事,他也不知道,心下惶恐,只是事涉私隐,却又不能跟白师爷明说,急得在书房内团团转。

    白师爷察言观色,明智地闭了嘴,不再说话,只静静地侍立一旁。

    长随回来的很快,脚步匆匆走进书房,在尤鸿远耳旁低语了几句,尤鸿远脸色更加难看。

    紧跟着门房也到了,知道尤鸿远大发脾气,才进书房就跪下了,“老爷,您找我?”

    尤鸿远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可不能在下人面前丢份,“我来问你,送请帖之人何在,你可还记得他的模样?”

    说罢目光灼灼地盯着眼前的下人,只要门房一说出送帖人的相貌,他就要关闭城门,大索全城,只要此人没有骑马,那就还来得及。

    “哈哈哈...”尤府门外不远处的小巷里,马二、牛五和许九笑得直打跌。

    “许九,真有你的,你是怎么想出这么一招的?”牛五问道。

    许九撇撇嘴,“这条痴汉,在这一带谁人不知,哪个不晓,牛五你就是在迎客来里躲的时间久了,是以不曾听闻。”

    原来州府这一带有个癫佬,父母死的早,神智一直不开,除了吃和睡,其他一概不知,名字已然被人忘却,被称之为痴汉,靠着街坊四邻的施舍,还有到处翻捡些垃圾,居然也活到了现在。

    许九不过承诺给痴汉一块饼子,就让他把请帖送到了尤府门房,这会儿拿着饼子,早就不见人影了。

    牛五被许九鄙视,却也不恼,反而赞道,“你小子和你那相好的这回可是立了大功,把人诓出去的是你那相好,知道尤鸿远那小妾闺名的,还是你相好的,就是送请帖这招儿,也是你小子想出来的,这一回,咱们能在东主面前长脸,还全亏得你。”

    许九那相好的早知尤鸿远那小妾的闺名,头晚商议策略的时候就告诉了马二,是以宋献策才能在事成后,甫一见到马二,就将请帖拿了出来。

    “那是!”许九洋洋得意。

    马二却是有些担心,“尤鸿远不会找不到咱们这些正主,拿那痴汉撒气吧?”

    “不会,他丢不起那人。”许九浑不在意,“尤鸿远好歹也是个正经文官,要是和这痴汉一般见识,就是他那些同僚下属,还有上司,都会瞧他不起,以后在保安州还有附近宣府等地,他都抬不起头来。”

    “要是咱们的尤同知真把痴汉逮去,或许还是件好事呢。”牛五忽然幽幽地说道,“进了牢房,好歹官府能管一日两餐,好过他在这街面上无依无靠的。”

    马二听了这话,沉默了下去,就是一直得瑟的许九,也安静了下来。

    “走吧。”牛五打破沉默,“许九,你小子不是说住在你们天字号房的那个小厮和咱们有缘么,不如趁我现在有空,去把他渡了?”

    “那敢情好,我还正愁一个人有些施展不开呢,马二哥,你呢?”许九问道。

    “同去同去,我这会儿的任务就是留在城里盯着尤鸿远这厮,不过既然有儿郎们效劳,”说到这里,马二将头探出巷口,四下扫了一眼,街面上的闲汉,茶寮里的茶客,酒肆中的酒客,这些人中,都有自家弟兄不露痕迹地在盯着尤府,“我就偷个懒,和你们一道去耍耍。”

    “砰!”尤府书房内尤鸿远将门房一脚踹翻,尚不解恨,又重重踢了几脚,方才骂道,“我看你连个痴汉都不如。”

    门房有苦说不出,那痴汉将请帖朝他一扔就跑了,他能拿痴汉怎么办,看到请帖落的是涿鹿商社,都不敢耽搁就送了进来,结果却是不讨好。

    一旁的白师爷从尤鸿远一连串的举动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儿,尤鸿远的小妾和独子被涿鹿商社给绑了去,不由暗自感叹,天理循环果然诚不我欺,一报还一报啊。

    待尤鸿远稍稍解气,这才劝道,“大人,怎么对付涿鹿商社,还是早些定计的好。”却是丝毫没有想过要对付痴汉,谁都丢不起那个人。

    “还能如何,只能和他们换人了。”尤鸿远喘着粗气坐回椅子,双方都拿着对方的人,可涿鹿商社绑的就重要多了,他可不敢用自己儿子的性命开玩笑。

    不是没想过调动军兵衙役去将涿鹿商社一网成擒,可调动大军的手续繁琐不说,战斗力他也不太放心,而且对方既然明目张胆地说了地点,定然有恃无恐,小王庄附近空阔,只怕大军才一出动,他们就逃之夭夭了。

    “白先生,我现下心乱如麻,就辛苦你把日子定下来,越快越好,然后安排人知会涿鹿商社。”尤鸿远有气无力地说道。

    “敢不从命。”白师爷应下后匆忙离开。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