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葵之夭夭 > 第188章 不认

第188章 不认

作品:葵之夭夭 作者:浅绾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周围死静。那俏丽的美人在车中不动不搭话。

    “哪来的小要饭的!给我打远点!”管家反应过来立即给小厮使眼色。

    左右自有聪敏伶俐的来,付蒂樨置若罔闻,她死死看向车中人。她怎么会认错自己的母亲呢?这一夕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母亲,这是不要她了么?

    “住手,没看见她已经晕了嘛?”车中人开口说话。

    付葵觉得想哭,那竟然真的是丁香婉,付蒂樨的母亲。若是她此刻没有昏过去,她该有多难过?

    下人不停,那板子仍然一下一下落在付蒂樨身上。

    “够了!停下来!停下来!”粗婆子制住丁香婉,丁香婉哭得极为凄惨,“吾依你,都依你!你让他们停下来!”

    付葵早就上前,趁他们停手,一把抢过来付蒂樨。

    她带着愤恨看向车内,“吾妹痴傻,听闻司马府有天大喜事,特来讨份赏钱。祝您司马府千秋万代,功垂不朽!祝您能得嫁贵人,幸福美满且当早日生得贵子!”

    付蒂樨醒来后小心翼翼地抓着付葵,仿佛在抓着救命稻草,“那是不是吾的娘亲?”

    付葵觉得鼻子发酸,“你认错了,那不是你的母亲。你认错了。”

    付蒂樨似乎又昏了过去,付葵给她背上处理伤口。她们换了干净衣服,此刻住在安全的客栈里。正当付葵关上门准备离开时,付蒂樨将头转过去,面朝着墙壁。

    “……这样啊。”

    那声调付葵形容不出,但是她知道付蒂樨不信的。谁会认错自己的母亲呢?

    这一|夜好歹无事,两人就算心里万般起伏不定,也耐不过身体的疲惫而沉沉睡去。

    第二日,官兵例行查房。到了隔壁付葵才惊醒过来。两人昨夜和衣而睡,现在聚在一起准备逃开时发现,楼下被堵了!

    付蒂樨看了看窗子,“我们走窗!”

    “你行么?你烧还没有退。”付葵有些心疼她。

    付蒂樨一把牵着她的手,这时候能逃出就是赚的!可是这跳窗举动也暴露了她们。官兵就跟在她们后面,死咬不放。大约是睡好吃好,俩个人都有力气。

    突然,付蒂樨慢了些。

    她看向付葵,“你……可怕日后嫁不出去?”

    付葵看了看眼前的花楼,笑了起来,“其实,吾更怕随意就嫁了出去!”

    两人一笑,倒是觉得有些开心起来。她们躲进花楼后,想随便找了间空屋子,想要藏起来。

    结果转过屏风,刚好遇到了美人出浴。

    “这就有些尴尬了是么?”如流莺般娇滴滴的声音。

    美人不慌不忙穿好衣服,歪在贵妃榻上,“两位是谁?外面的喧闹恐怕与你们有关吧?”

    “开门,快开门!官府拿人!”

    老鸨立即出来阻止,“哎呦!官爷这里面可是不能动的主!这可是皇上钦点的罂粟姑娘!”

    “罂粟姑娘?就是金子姑娘吾等也要进去搜搜……”

    门哗地被闯开。

    “精卫营营长苗云哲可是你上峰?”罂粟端坐在那里,大摆黑裙铺了一榻一地,极为诱|人。

    领头官兵抱了抱拳,“正是!”

    “你好大的胆子!”罂粟将酒杯掷到他的脸上,“你将吾看作寻常妓|女?吾便叫你知道,这京中除了陛下,无人敢称吾为妓|女!就是他越礼也不敢将吾真的当成妓|女!尔,竟敢闯吾闺房?”

    这是直呼当今圣上的名讳了。

    罂粟站起来,她本就生得十分艳美。在盛怒之下,化作十分的威慑。

    “你,你是谁……”官兵们两股战战,坚持着不跪下去。

    “司嬷嬷,将他拖下去,赏三十板!”

    罂粟将人赶走后,一抬秀腿,将她们俩从裙底踢了出来。

    付葵觉得很尴尬,付蒂樨脸红红的。罂粟看了直乐乐。

    “为什么要帮我们?”付葵问。

    罂粟给自己倒了杯酒,看着窗外,半晌才回答道,“谁知道呢……”

    虞州城居于大虞东部稍稍偏南位置,秋冬多雨。

    付蒂樨一场病还未好,结果老天又下起瓢泼寒雨。自从罂粟救下她们,搜寻的官兵似乎铁了心要将她们拿下。付葵紧紧抱着付蒂樨,她已经烧得说胡话了。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娘……娘亲……”付蒂樨的声音像幼猫似的带着浓重的哭腔。

    付葵不擅炼药,她拿手的是针灸推拿。当下给她推血过宫后,付蒂樨稍微清醒了些。

    “这是那里?”

    “北市的虞山上。”

    虞山过后在往东就是海了。山上地势复杂,他们就算知道她们躲在山上也不能立即找到她们。

    “……也没什么吾等不敢做的了。”付蒂樨抹去额头的汗,“山上有官宦放养的虎豹。”

    付葵笑了笑,“那个我还真不怕!”

    付蒂樨定着眼睛看了看她,“你怕虞州的阴谋诡计。”

    “没错。人心柔|软本就复杂,再加上乱七八糟的心机,纵有千般功名利禄,这样的日子也没什么盼头。”付葵摇了摇头,“太累!”

    付蒂樨冷得哆嗦,付葵将她抱得紧了些,“还冷不冷?冷的话我给你讲笑话啊。”

    付葵想了想给她拿了根红参,让她直接嚼了。

    付蒂樨隐隐露出肉痛的表情,“就没见过这般浪费的吃法!这是哪来的?”

    “我学过医,这里有是山上,什么没有。你安心睡吧,在这里真的没有什么危险。”

    付葵扎了她的昏穴,让她沉沉睡过去。这时候她才敢从空间里拿出避雨的物件,以及干净温暖的衣衫。这时候付蒂樨大概是做梦梦魇住了,止不住的发抖哭泣。

    “吾没有娘亲了……”

    那低低陈述里没有里往日的歇斯底里,只有平静。不知道怎么,付葵再也忍不住,眼泪直流。她对着沉睡的付蒂樨说道,“别哭啊~没事的!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人啊,又不是每个人都生而有母亲,但是他们不还是过得很好么?你我也可以的……”

    夜还很长,只有雨打落叶的声音。

    付蒂樨彻底病倒了,付葵索性不管付家的烂事儿,一心留在山上为她治病。时间一晃而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付蒂樨心中有结,差点没熬得过来,现在总算无事。她清减了许多,那双杏眼更加上挑,用不了多少光阴大概就能长变成丹凤眼吧。

    付葵跟付蒂樨很有默契,下山的一件事就是去告示栏看看。

    原以为是天晴好兆头,到现下才发现什么是晴天霹雳!

    告示栏张贴了付家上下三百七十二口即将问斩于明日。再看看日期竟然是在三天前。

    付蒂樨当场委顿在地,神情极为恍惚,“吾的弟弟,吾的爷爷奶奶……他们,他们死了么??”

    “清醒一点,不是的!”付葵将她拖到不起眼的地方,“你仔细看看,是三日前贴的公告,要于明日问斩。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中间隔了四日的。”

    可是也无事于补啊。那是多少条人命?虽然付葵知道就算没有舆图这个导火索,付家还是会被皇上发作。可是她没办法说服自己说,那即将逝去的三百多条人命与她无关。

    “都怪我……怪我一时贪玩,偷盗了舆图。”付葵突然想起来,她有元宝空间啊。只要元宝空间恢复,她就可以藏身其中。

    付葵一把抓住付蒂樨说道,“是我偷的舆图,我去领罪!”

    啪——

    清脆的耳光声。

    “果然是你!”付蒂樨见她不反驳,只一个劲地往后退,又连忙拉住她,“你别傻了!你现在去认罪,你以为就能救下爷爷奶奶他们么?”

    “那,那怎么办?”

    怎么办呢?

    俩人像游魂似的,飘荡在街上,就这样从上午到了入夜。

    此时距离付家问斩还有九个时辰左右,俩个少女如坐针毡。明明知道她们没有任何办法,却又不能放弃。这其中煎熬,说不得,说不了,又不能说。

    付葵此时还不知道,早有人告发了她们所在,大批的官兵结队而来。

    供医肆在虞州皇城东门外,里面多养着些小学徒。待他们三年修习之后,经过考核获得太医身份就可以入宫进太医馆。从供医肆转过四五条街就是刑场,那里能够接触到第一抹光明,正气最足。

    此时,一个少年站在那里,身形高挑,不知道在那想什么。

    “柳,柳敬渊?”付葵吃惊地喊出来。

    少年回过头来,可不就是在庆阳镇分开的柳敬渊么!他仍然生的俊秀,不过身量大涨,付葵现在只能到他的上臂位置。柳敬渊十分意外地看着两个小叫花子,其中一个明显是大病初愈的模样。

    “付,付葵?”柳敬渊十分激动,“你是小葵!”

    柳敬渊转而一想,她会在这个时候来刑场,与付家的关系就一清二楚了。

    “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赶快跟吾走,到处都是捉拿你们的人。”

    柳敬渊脱下披风罩在她们身上,带着她们从小巷子里离开。

    “小葵你,你是付家人?”柳敬渊问。

    付葵苦笑,“我是付琨的长女。本想着来京城坐享荣华富贵,可是却当头感受了一把富贵险中求的刺激。”

    “日后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们,我们不知道。”

    这时候明月已经升起,天地间一派清明。

    三人猛地停住,眼前是刺眼的火光。他们已经被重重包围。

    “不知道大人围住小子是为哪般?”柳敬渊上前一步。

    “你是何人?”

    “学生不才,是柳巷君推荐的供医肆学子。”

    “既是柳巷君的人,那就退后一步,将你背后的人让出来。莫要逞什么英雄气概,反误了性命!”

    柳敬渊不动,“她们是吾的病人。作为医者断不能让人抢走病患。”

    柳敬渊从她们腰间拽下腰牌,递了过去。

    领头的是精卫营营长苗云哲,他如何畏惧小小的学子?

    “既然你有心,那么便一起拿下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