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 第八百六十章 你不珍惜的话,总有人替你视之如命!

第八百六十章 你不珍惜的话,总有人替你视之如命!

作品: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作者:软软的金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说实话,虽然最后还是决定使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尽快解决这场有些无意义的对决,但韩宇也没能想到李胜基居然会亲口对自己说出认输这样的话。

    在略微的愣神中收回了自己手里的那把竹剑,韩宇就看到面前这道身影犹如已经用光了所有力气一般,看起来有气无力地摆摆手跌坐了下来。

    这副毫不掩饰自己疲惫的姿态,让人看了心中愈发怔愣起来。

    就像是终于脱下了那层耀眼而沉重的骄傲外衣,露出了眼下这样很普通却更显真实的形象。

    “早知道这样……我刚刚应该同意你的提议才对,至少……能够保留一点面子?”

    李胜基的语气在稍稍的沉重之中,带着一股明显的自嘲意味。

    对此,韩宇只是默默地同样盘腿坐了下来,把自己手中的竹剑,连同着之前那把从李胜基手中滚落下来的竹剑一起,好好地重新放到了李胜基的面前去。

    他这样的举动并不是表示什么同情,只是对于任何人,他都没有冷嘲热讽的习惯,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说是水火不容的“敌人”,也并不为过。

    双手往后撑在地板上,李胜基扭头看了一眼被重新摆好放到自己眼前的这两把竹剑。

    他似乎也没有在韩宇面前继续保持那副自信姿态的意思,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瘫软地咂咂嘴,旋即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有去理会那两把竹剑,反而在看起来低头沉思了片刻之后,就忽然转头看向了坐在他身边的韩宇。

    “你之前学过剑道?”

    没有去掩饰自己话中的好奇,他就这样开门见山地向韩宇韩宇张口问道。

    同样,面对他这样的提问,脸上也没露出什么意外的神色,韩宇很干脆地就点了点头,直接回答道:“已经接触了一段时间,不过学习的不是海东剑道。”

    所谓海东剑道,其实也就是韩国传统剑道的别称。

    听了韩宇的这个回答,李胜基就脸色平静地点了点头。

    实际上关于这一点,在刚才自己被韩宇用剑尖对准咽喉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意识到了。

    不是由于什么不甘心的心理,只是因为在那一刻,韩宇握住剑的样子,绝对不是那种对于剑道一窍不通的新手,尽管,在这家伙的说法中,他接触剑道貌似并不算长久。

    “你这样,还真是让人很狼狈啊……”

    李胜基感慨的话语中,语气听不出什么不服气的感觉,有的,只是一份说不清楚的遗憾。

    韩宇没有回应什么,选择了不置可否。

    他和权允儿学习云剑的时间并不算长,但他在剑道上的天赋好像和演技相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在短短的一段日子里,他的进步就已经让权允儿感到非常惊讶了。

    据权允儿自己说,她从小开始学习云剑,到现在也差不多有二十年了,韩宇有时候即便是跟她对练,也少有落于下风的局面。

    这不单单是他天赋好的原因,也有他练习拳击与跆拳道时锻炼出来的极好身体底子的因素在内。

    不论是跆拳道步法的灵活性,拳击的强大力量,在这两个方面李胜基都比不上韩宇,再加上云剑与传统剑术比较起来似乎更显高明的招式。

    李胜基的落败,事实上也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不过现在事情已经结束了,韩宇向来没有那种落井下石的兴致。

    所以李胜基眼下的些许牢骚,他也就权当是没听见了。

    只是接下来,从李胜基口中说出的话,就稍稍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我是04年出道的艺人,最初是歌手,其实现在也是歌手,只是身份多了一个演员,今年29岁,属于‘快的87年’啊。所以其实按照道理来说,你应该称呼我一声前辈。”

    听到这话,韩宇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微微皱眉地看着李胜基,眼神中带着点疑惑。

    他并不认为在他们两人之间当前的这种情况下,李胜基还有闲心讲一些无关紧要的题外话。

    果然,很快,李胜基的话头貌似就开始转入了正题:

    “其实我没想过会做演员,就连艺人都没想过,但既然当了,我就决心要认真去做。剑道也是10年因为拍戏需要开始接触的。一心道馆我也当了五年的会员了,当初之所以选择了这家道馆,说起来还是因为它的名字……‘一心’,这事实上也是我对于自己的要求。我做任何事情都希望从一而终……”

    说话间,李胜基低垂的双眼就往上抬了抬,目光对上了不远处那双深邃的黑眸,嘴中若有所指地轻声说道:“不管,是事业……还是感情。”

    话音落下,他整个人就倏地深吸了一口气,从散漫的坐姿中坐直起来,拍拍双手,视线正视着韩宇,脸上的神情开始变得认真起来。

    “我知道你心里面很奇怪我为什么要在明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的情况下,还硬是要把你约出来,搞出这场可笑的比试。”

    “我也不瞒你,大部分是出于最后一点自尊心。想着哪怕是要离开,至少也得证明自己有一个地方是强过对手的吧?不过……现在看来,这场可笑的比试,最终真的让我变得可笑起来了。”

    说着,李胜基的脸上就忍不住再次露出了一个自我嘲讽的淡淡苦笑。

    在这个时候,韩宇总算看到了他在连最后的机会都输给自己之后,内心真实的情绪。

    “你知道……为什么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会那么突然地准备向允儿求婚吗?”

    李胜基又抛出了一个让韩宇颇感兴趣的话题。

    而这一次,他所给出的答案,也真正让韩宇感到了一阵吃惊。

    “我承认,那时候你的出现给了我一种直觉般的危机感,我能感觉出来允儿面对你的不同,只不过……这点,还并不是我会突然求婚的根本理由。”

    话说到这,李胜基声音一顿,他抬眼瞧了瞧韩宇的脸色,口中就说出了一句让人愣住的话:

    “我明年就要服兵役了。”

    霎时间。

    淡然如水的面容上终究是不由地露出了点愣神之色。

    韩宇下意识皱起眉头,目光有些深沉与惊异地看着李胜基,终于开口道:“你的意思是说……你马上就要暂时离开娱乐圈了?”

    “嗯。”李胜基微微颔首,脸上的神情中却看不出多少的沮丧之色,“这件事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和公司就已经商议好了。时间暂时定在明年年初的二月份,刚好赶在我生日之前。”

    听到这,韩宇深邃的眼神微动,用一种不知是愤怒是平静的眼神看着李胜基,道:“所以,你才想着要提前向允儿求婚?”

    “对。”毫不掩饰自己曾经心思地一点头,李胜基仰起脸望了望头顶上对练房里明晃晃的灯光,双眼稍稍眯了起来,目光显得有些出神,“那时候我虽然答应了公司的要求,但心中的不安感让我做出了那个现在看来确实很冲动的选择。”

    “你这样,究竟是爱允儿,还是单纯地只是想要把她绑在自己的身边?”

    听着耳边韩宇似乎总算有些波动起来的暗含愠怒的低语,李胜基莫名其妙地笑了一声。

    他回转视线,低下头来看向了自己面前这道修长高大的身影,微微一笑道:“问得好,这个问题……就连我自己都想要知道答案。可能一半一半吧?”

    “该说我这个人太过敏感了,太有占有欲了?还是该说那时候的你,确实在无形中给了我一种其实就连我自己都没有怎么真正意识到的巨大危机感呢?”

    “总而言之,那时候我做出的那个举动,心思并不单纯,这点我并不否认。也明白自己的错误。”

    眉头紧皱了起来,韩宇看着他,“这不是可以推卸责任的借口。”

    “我没有在推卸责任,我只是在坦白事实。”

    轻描淡写地回复了一句,随后,李胜基若有所思地眨眨眼,抿抿嘴,忽然又充满感慨地说道:

    “韩宇,有时候我是很羡慕你的……我能看得出来,你在大众面前,几乎从来没有试图掩饰自己真正的形象。我想你也许根本不知道,能做到这点,在娱乐圈里是多么难得。”

    “在出道之前,我们两个,应该算是一类人。我从小学习就很优异,一直是别人眼里的佼佼者。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公司在我出道之前,就给我敲定好了发展的路线——我要做娱乐圈里的‘优异生’。”

    “良好的性格,人脉宽广的交际圈,多方面优秀的能力。”

    “这些,就是这么多年以来,人们一直要求我做到的。”

    “实际上我也做到了。出道这些年以来,我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但是当久了‘好学生’,人也是会累的……”

    “有的时候,我真的想要学学你,无视那些舆论的压力,只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是我做不到,也许,这就是我们两个最大的区别。”

    听了李胜基这些吐露心声般的话语之后,韩宇只是瞧了他一眼,沉默不语,没有说些什么。

    他能够看得出来,此时此刻李胜基正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中,让他并没有意愿去打断在今天才得以有机会讲述出来的这些话。

    “允儿……她算是我这么多年以来,做出的唯一的‘反抗’。”

    “不论我曾经做出哪些有些失去理智地行为,不论允儿和我之间发生过哪些事情,所有人,包括你,包括允儿在内,谁都不能否认……我真的深爱着她。”

    李胜基看向了韩宇,让人心中生愣的是,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双眼看起来居然隐约有些发红。

    没有哪个男人会轻易在别人面前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尤其……还是在自认为是情敌的人面前。

    当一个人彻底在另一人面前放下所谓的颜面时,那么他所说的话里头,至少有九成九是出自真心,余下那一分,只是为了保护住最后一点尊严的修饰。

    韩宇也没想到今天与李胜基的这次见面,自己竟然能够听到他可能在允儿面前都不会提起的心绪。

    这种状况是他从未遇到过的。

    一时之间,他甚至心中生出了点不知该怎么做的感觉。

    而看着似乎更加沉默下来的韩宇,李胜基很快就反应过来一样,连忙嘴角翘了翘,稍稍偏过头去,遮掩着自己脸上那些表露过多的情绪。

    “所以说……今天还真是狼狈啊,可能这就是失败者都会有的失态吧?抱歉了,在你面前多说了一些废话。呼……好,我们言归正传。”

    深吸一口气,像是整理了一下自己心里的情绪,李胜基的视线重新对上了那双漆黑的眼眸,略显泛白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个没落的浅笑,他低低头,轻声说道:

    “今天把你找过来做了一些多余的事情。不过,这些也就算是一个正式的结尾吧。我说出的话,会说到做到。一切都该结束了,不管是不忿、怨恨、愤怒,还是其他什么东西,都该消失了。分手的事项,我很快会安排公司和sm那边一同说明。以后……林允儿就会就此恢复单身,和我再无一丝一毫的瓜葛。”

    今天这趟过来,就是为了听到这句话。

    韩宇从之前开始就一直为微微绷紧的脸色终是随之放松了下来。

    “呼……以后估计我也不会再练什么剑道了,失败者也是有尊严的,不如你的东西,我都没必要再执着地占有了。”

    拍拍手整个人站起身来,李胜基捡起地上那两把竹剑,自顾自地就转身走去,没有丝毫理会仍坐在原地韩宇的意思。

    见况,一双眼眸中除了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情之外,韩宇也并未多说什么。

    “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视线中那道渐渐走远的背影忽然还是停下了脚步,让他下意识疑惑地看去。

    “我刚刚说过了,我这个人别的优点没有,唯一的专长就是执着……两年的服役时间不算长。我不知道你和允儿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服役结束之后,等我回来,如果让我看到你们之间任何的机会,我今天遭遇的这一切,我一定会好好还给你的……记住了。”

    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玩笑之意,在认认真真地说完这番话之后,并没有在去看呆坐在原地的那道修长身影一眼,李胜基面无表情地回过头去,脚步不再停留地握紧那两把竹剑,朝房间外走去。

    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在他的身上虽然充斥着败者的颓然,身姿看起来却也显得格外笔直。

    “韩宇你记着……有些人你不珍惜,会有其他大把的人替你视之如命!”

    ……

    耳边仿若犹在回荡着李胜基临走前那最后一句低沉而铿锵有力的话语,韩宇静静地盘腿坐在对练房的地板上,目光出神地望着房间已经再次拉上的地推门。

    心里面,暗暗涌起了一股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复杂情绪,在不断激荡着,冲击着他的内心……

    ‘啧,我觉得这亲故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啊~’

    “……滚开。”

    ‘哎西古?呀,你这是对待恩人的态度吗?’

    垂在腿上的双手猛地握紧,心里面那股情绪就像是碰巧找到了引爆的信子一般,他刚要转头怒目看去,整个人忽地又怔住了。

    眼看着自己身旁这道与林允宇完全不同,一手撑着下巴,正戏谑地笑看自己的懒散身影,他眼中的瞳孔似乎微不可察地收缩了一下——

    “你……金、金彼得?”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