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魔妃曲之前世终身误 > 第四百五十六所章 情之所起

第四百五十六所章 情之所起

作品:魔妃曲之前世终身误 作者:三世历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然而后悔已然太迟,想到继续下去,不要说没有了那种气氛,就是还有,他也失去了一开始时候的勇气。

    此刻的历劫,甚至在想,自己刚才的举动,是否太过唐突,惊吓到了怀中的女子,要不然她为何要用一副受惊小鹿般无辜懵懂的表情望着自己呢?

    然而终究是不愿放手的,他甚至开始后悔,当初在混沌之舟内的时候,为何是那般的浅尝辄止;同时也后悔,在须弥宫的雪峰顶上,最后为何要放开,从而换她满心满眼的失落。更甚至想到,当初在断念崖边的时候,就该在她依偎在自己肩头的一刻,拥她入怀。

    这一刻,心头竟然有些微痛,历劫的目光如水,温柔地漫过女子的脸颊,好像一双无形的手在轻轻描摹那优美到惊心动魄的轮廓,从而深深地刻在自己的心里。

    怀中女子的的眼神,却逐渐开始清明起来,黑白分明地似乎能够一眼看穿他所有的心事。

    他本能的想要回避那目光,然而心底另有一个念头,却又促使他迎上了那样一双黑水晶般盈盈闪烁的眸子。那样一双眼睛,是可以看穿他所有的心事,让他有些心虚般的避开,只是将唇贴上了她柔软馨香的发丝,落下轻轻浅浅的一吻。

    “丫头,”他低唤,声音黏腻缠绕,似乎想要再次将她裹入其中,“这些日子,你都在这里么?”

    没有回答,于是历劫又重复了一次,结果却依旧没有声音传来。

    历劫有些疑惑,如果不是怀中温暖软中带着微凉的身子,他都几乎要怀疑自己抱住的是一片虚无。不舍得将唇从她的秀发上移开,结果一头就撞上了她清亮如水的眼波。

    她眼中的懵懂诧异之色还未完全消退,继而升上来的却是一抹带着探究的疑惑。

    “为什么?”

    只有简短的三个字从那依旧略有些红肿娇艳的樱唇内吐出,然而历劫却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是啊,为什么呢?历劫也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这一次见到她之后,不要说心如止水,就连保持最基本的冷静都做不到了?

    到底是一时的情不自禁,还是刚才的举动才是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历劫有些惶惑,然而却又下意识的再一次拥紧了怀中的女子。似乎只要稍微松开哪怕一丝一毫,她便会从自己的怀中脱出,从此远离,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一般。

    那种遍寻不至,无能为力的惶恐不安焦虑忧心的滋味,他发誓他再也不要体会!恍惚间却又是在天魔宗的时候,他伸出手却未曾敢触及她的脸,转而却是陷入了一片摆脱不出的阴影当中。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只能回避。

    历劫沉默,将脸深深的埋进弥散着她特有的清幽甜香的颈窝,霎那间全都是怀中女子的气息,充盈了他整个胸腔,让他觉得有些心神恍惚,不知今夕何夕。甚至觉得,哪怕是就此沉沦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

    沈衣雪的心中,却是茫然而迷惑的。她是知道历劫的,从很久以前就知道。虽然他是如阳光般温暖的,却同样也如太阳般看似无限接近,实际上却是遥不可及。

    她承认自己并不抗拒对方的气息,只是当初,在须弥宫的雪峰顶上,他的怀抱已经放开了自己,不是吗?

    更何况从一开始的时候,将她送入她自己所谓的“因果”当中的人,不也是历劫吗?

    他记得,他说过他的身份是维护天道的人,而她又是什么人,是他口中将会祸乱六界苍生的天魔女!

    可是眼前他的怀抱却是如此的温暖而热烈,直接的让她都要开始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

    她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何况,黑鹰和战天剑先后的背叛让她心寒,这让她更加在乎历劫明确的态度!不管是不是她想要的答案,都必须有一个明确的,唯一的答案。

    而不是如黑鹰一般,本来忠心耿耿的追随,却因为同类的出现,态度无比暧昧起来,摇摆不定。就算她是一个念旧情的人,也忍不住齿冷心寒。更不是如战天剑一般,完全都不顾及她的意愿与感受,任性地与虎谋皮,甚至不惜站到自己的对立面。

    战天剑与幽冥大帝私下交易的事情,她不怪幽冥大帝什么,但是她埋怨战天剑:她不求他能够面对现实,安心的做一把剑,但更不愿他无所不用其极,连他的真魂都用来交易,出卖。

    她是真的怒了,也是真的怕了。表面的不在意并不是内心深处真的不在意!所以,她才会对战天剑说:杀了幽冥大帝,否则一切免谈!所以,不管她自己的真实想法如何,历劫既然这样做了,就一定 要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

    说她自私也好,说她任性也好,她就要任性这一回了!或者说,这是她最想,却又一直找不到机会来追寻答案的问题。

    于是她扭了扭身子,试图躲开喷在自己颈子间灼热到几乎要将她点燃的呼吸,扬起小脸,继续追问了一句:“为什么?”

    他的问题,她没有回答,或者说现在并不想回答。而她的问题,却是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然而,就在沈衣雪以为,历劫不会回答她这个问题的时候,耳畔竟然传来了一声带着他灼热气息的低喃:“丫头,我怕,怕你不在……”

    只是这简短的几个字,却已经胜过千言万语,让沈衣雪挣扎的身子一僵,瞬间就融化在了他温软却又灼热的气息当中。

    然而也只是一瞬,她便大力的推在了他的胸膛:“我不信!”

    历劫一愣,被她的大力推的胸口竟然有些生疼,这才回了神,明白了她的意思。鬼使神差般地,他没有如她的愿,任凭她推开自己,而是更加用力地环住了她娇软的身子,不让她动弹分毫:“不,你信我!”

    或许是因为这些时日以来,独自在鬼云之上的空冷孤寂,或者是因为历劫怀抱的温暖祥和能够驱散鬼界的阴冷邪恶,更或者曾经在水吞洞内,自己昏迷间,与原铭重合的那张清秀面孔让她从心底感觉到的亲切熟悉……总之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有种说不出的贪恋,让她不愿从这怀抱中脱离出去。

    所以,在挣扎无果之后,沈衣雪也就慢慢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力气也收了回去,只是若有意似无意地落在他心口的位置,以掌心感受着他因为剧烈呼吸而起伏不定的胸膛下面,那略带着一丝紧张和不安的有力心跳。

    她垂下眼睑,再也不敢如方才那般直视对方的眼睛,口中却是如同抱怨一般,低低道:“现在你不说什么因果了么?”

    历劫一怔,顿时就明白了怀中人儿的抱怨,不禁露出一丝苦笑来,他承认他错了不行吗?早在看到她被春仙阁的玉如意打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他错了,怎么这个丫头到了现在还记得?

    然而怀中娇软甜蜜的人儿似乎并不想要他的回答,抵在他胸口的绵软手掌,伸出一根泛着莹莹玉石光泽的手指戳了几下,又说了一句:“自从逃出幽冥帝城,我就来到了这里。”

    胸口被她戳地有些微痛,更多的却是心中泛起的的丝丝绵软的甜,如同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颗小小的石子,一圈一圈缓慢地扩散着涟漪,每一圈都好像是洒落了无数蜜糖,甜蜜到令人心醉。

    他任由她的指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自己,发出了一身满足的叹息。

    她肯回答他的问题,是不是就代表对于自己的回答,她还算是满意的呢?历劫悬起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些。

    时光似乎又回到了断念崖边她偎依在他肩头时候的情形,这一次,她将额头轻轻抵住了他的下巴,光洁如玉的细腻中,偏又混杂着刘海的顺滑微痒蹭着他的下巴,依旧是低低地,絮絮地,向他诉说着被白玉沉带离修真界之后发生的事情……

    白玉沉带着身体僵硬又口不能言的沈衣雪,几乎可以说是从历劫的眼皮子低下将沈衣雪带出了剑宗,然而却又无处可去,然后鬼修天罗便很及时的出现了。

    沈衣雪不能动,不能说,但是能听,自然将鬼修天罗对白玉沉说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内容却是与在幽冥帝城中,白玉沉所言相差无几,都是劝说白玉沉进入鬼界,跟随幽冥大帝争夺鬼界的掌控权。

    并且,天罗说,楚韵卿本身为修真界女修,白玉沉虽然也属于修真界,但却因为修炼了鬼修功法,具备了鬼修气息,所以这个胎儿兼具修真界和鬼界两界的气息,是不可多得的鬼胎,若是着意培养,将来必然能够成为一方霸主。

    白玉沉自然是心动意动,于是跟着天罗到了鬼界的幽冥帝城。

    至于白玉沉说一进入幽冥帝城,沈衣雪就被鬼修天罗带去见幽冥大帝那也不算是假话,只是之后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因为沈衣雪去见幽冥大帝之后,根本就没有立即被幽冥大帝带着,前往丰都成准备修改丰都城外黑石上的字迹,因为沈衣雪逃了!

    没错,沈衣雪就是在见过幽冥大帝之后逃的,也不是她一心想逃,终于找到了机会,而是遇到了一个人,或者说了一道残留的,非常隐晦的,只有她一个人能够感受得到的意志!

    本书来自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