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婚后有轨,祁少请止步 > 第三百三十二 章 在监狱里不堪受辱自尽了

第三百三十二 章 在监狱里不堪受辱自尽了

作品:婚后有轨,祁少请止步 作者:默菲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蓝悦对上他含笑的眼睛,恍惚的察觉到了不对劲,然而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让她来不及捕捉。

    餐厅里有小提琴家在演奏着,悠然的小曲飘入耳中,平复了这丝不安。

    她简单的点了餐,看着祁宴君和服务员交代着,想要找个机会拿出手机询问祁翰墨为什么爽约。

    但是祁宴君比她抢先一步,“我去趟洗手间。”

    他扶着西装下摆优雅起身,朝着餐厅外面走去。

    走廊上的拐弯角遮挡住蓝悦的视线,直到看不见祁宴君,她松了口气,心里有些紧张,生怕祁宴君下一秒就会追问她和祁翰墨之间的约定。

    本能的,她不想被祁宴君知道蓝家和祁家的事。

    也许……是不想被喜欢的人知道这些肮脏事。

    喜欢?蓝悦的指尖在暗红色的餐桌上轻轻的勾画着,这个忽然冒出来的词语,导致她手上的动作一僵,险些就撞倒旁边的杯子,幸好及时扶住才没有出丑。

    她靠在椅背上,心头发冷的扭过头,看似在凝望着窗外的晚间,目光却借着玻璃墙上的倒影盯着祁宴君的位子——如果蓝浚他们没有出现,她恐怕会撑不住祁宴君日复一日的示好,和他和好如初,说不定两人还会复婚。

    只是,事情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蓝振他们是不会放弃向祁家复仇的,祁家也不会放任不管,万一她和祁宴君复婚了,等到两家彻底闹翻的时候,她只会更加尴尬。

    倒不如,从现在开始就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将来也不至于太过狼狈……

    蓝悦垂下眼帘,喉间一阵酸涩。她端起手旁的酒杯,把香槟一饮而尽,压制着自己的情绪。

    ……

    另一边,祁宴君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走进电梯里,直到去到地下停车场。

    他拿出耳机戴在耳朵上,听筒里传来一把男人的声音,“祁少,他们上机了,抵达s市后会有人接应,二十四小时跟着。”

    “恩。”

    祁宴君轻淡的应下,挂了电话。

    恰巧电梯抵达底下停车场,他迈着大步走向停在不远处的深黑色轿车。

    轿车驾驶座的车门被推开,黎一尧下车,“祁少,这里目前找到的所有资料,蓝浚背后是蓝家。”提及蓝家,他宁了下眉头,抽出准备好的资料放在车顶上,方便祁宴君查看。

    “这个蓝家和祁家的恩怨颇深。”观察过祁宴君的脸色,见他没有特别的表情,黎一尧才继续道,“当年蓝家的老爷子和老爷子战友,他们一起立了军功,老爷子留在华夏驻守,蓝家的老爷子则去了边境。”

    “在边境镇守了将近十年才被调回来。”黎一尧指了指资料。

    这些事情,资料都一一列清楚了。为了方便祁宴君阅读,他继续解释,“大概在三十年前,边境再次发生内乱,老爷子和蓝老爷子都赶过来。但是……”

    他的脸色微变,似乎憋着什么。

    “继续说。”祁宴君把资料拿起来。

    黎一尧压着情绪,“好的。但是在任务的过程中,祁家和蓝家发生了冲突,有数个士兵被蓝家的人打伤,被打伤的人全是祁家的。”

    在三十年前,祁家和蓝家都是军事大家族,他们子孙当中自然也有当兵的。这些年轻一辈大多数都是跟着长辈们去历练,但没想到一场冲突让祁家过半后辈打伤,直接导致祁家和蓝家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

    碍于边境的局势严峻,双方都在忍让着。

    等到局势被平顶,他们各自回到了本家,并断绝多余的联系。蓝家本以为会和祁家老死不相往来,谁知道军区的大佬们突然要彻查蓝家,说他们和外敌联手,造成了边境被入侵,尽管事情已经被平顶,但军区仍旧要查清楚。

    蓝老爷子当初在边境待了将近十年,但他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军区的事,但当时没有人相信他。

    包括蓝老爷子在内,蓝家当兵的长辈都被带走了,只剩下一些小辈和妇女在家里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其中就包括了蓝悦的父亲。

    看到这里,祁宴君挑了下眉头。

    黎一尧没有看见他这个细微的表情,继续说道,“蓝老爷子在监狱里不堪受辱,自尽了。”黎一尧看了看祁宴君的表情,喉结滑动,“他临终前写下一份血书,怀疑是祁家陷害他。因为当时只有祁家和蓝家在边境执行任务。”

    “这件事被老爷子否认了,老爷子声称他从来没有说蓝家和外敌联手。可是蓝家不相信,他们被放出来后和祁家发生了冲突,事故中伤亡惨重,军区判了蓝家挑事,一再打压。蓝家的人纷纷辞去军中职务。”

    “根据资料显示,蓝家本想把事情调查清楚,可是他们却突然遭到暗杀,蓝家的长辈几乎在一夜之间被杀光。”黎一尧递了张照片过来。

    照片是黑白照,拍摄的画面很昏暗,应该是在晚上拍摄的。

    借着照片可以看见数具尸体盖着白布被临时安顿在路边,有几个穿着军装的士兵在看守着。路上全是血迹,还有肢体残骸,非常血腥。

    “这是当时记者拍摄回来的,因为内容太过敏感,被军区压下来了,并没有印发。”黎一尧皱下眉,“军区调查后发现是当地一个黑帮势力寻仇。蓝家曾经打压过这个黑帮,如今蓝家落难,他们就过来寻仇了。”

    “当时的情况很混乱,除了几个佣人外,大部分人都连夜离开了,其中就包括了蓝小姐的父亲。”

    “蓝小姐那个时候应该是刚出生,她母亲多半也是死于黑帮寻仇。”再度看了看祁宴君的脸色,他不自觉的搓了搓掌心里的冷汗,“蓝小姐的父亲是蓝老爷子的侄子,也是他最欣赏的后辈。因为当时有军务在身,没有跟着大部队一起去边境,所以祁家的人都没有见过他。”

    “他带着蓝小姐混进了祁家,应该是想找祁家报仇。”

    目前能找到的资料只有这么多,黎一尧整理过后才得出这一结论,至于真相是不是这样,还得继续调查。

    只是相差了三十年,要查出真相,谈何容易?

    “黑帮哪去了?”祁宴君修长的手指指了指某张照片。

    这张照片的拍摄内容就是那个被称为“白虎堂”的黑帮。那个年代的黑帮大多数都这样命名,而且,那个黑帮老大就叫容虎,据说他在胳膊上纹了一只栩栩如生的白虎。

    在蓝家出现之前,容虎就是那一带的霸主,相当威风,是当地zf的心头大患,相当头痛。

    恰逢蓝老爷子被从边境调回来,军区就率性把蓝家调到容虎的地盘上,让蓝家镇压他们。

    蓝家是训练有素的军事世家,花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把白虎堂给整顿了。容虎因为不服气,被蓝家的一名少校一枪打断了胳膊,从此怀恨在心,发誓要找蓝家报仇。

    “祁少,你怀疑是容虎从中作梗?”黎一尧跟在他身边的这么久,一下子就想明白,“但是蓝老爷子自杀的那一年,容虎也患了大病,躺在床上根本下不来。听说蓝家被军区打压后,他在床上大笑了大半个小时,笑得吐血,活活笑死了。”

    这件事在当时也算是奇闻,很容易就查出来。

    黎一尧相信这些资料不会出错。

    “容虎不会,那容虎的儿子,侄子呢?”祁宴君眯下眼。

    黎一尧神色一凛,“我马上去查!”他转身要走,但又不放心,“祁少,蓝振他们坚信当初是祁家陷害了蓝家,我想他们手上应该有其他线索,要不然他们不会咬着祁家不放,这事也要查吗?”

    “查。”祁宴君掸了掸指尖上的灰,“爷爷虽然脾气差了点,但不至于输不起。”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