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我的1979 > 8810、月色朦胧

8810、月色朦胧

作品: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个小畜生!说这种王八蛋的话!”

    何维保不晓得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突然听见儿子这话浑身血管都要起炸了,急的转一圈,才趁手找到门口的扫帚,劈头盖脸的打过去,一边打一边骂。

    褚秀红看到她婆婆也气急败坏的站在门口,而屋外居然围着一圈人,她呜咽一声嚎啕大哭,不晓得是委屈,还是觉得丢人。

    “你来凑什么热闹。”老奶更生气,执意把李和从里屋拉了出来,朝屋里唾了一口,大声道,“没一个好东西。”

    “我陪着渚阳来收个电费。“李和好奇老太太怎么麻溜的到这来了,“你怎么晓得的?”

    “俺问人家瞅见你没有,吴悠说你来这了,来这家能有什么好事,俺去园子摘两颗白菜,看人往这边来,不就跟着来了。“老奶表现了对何满军一家子的不屑。

    “这丫头真是机灵。”李和笑着摸摸吴悠的小脑袋。

    小吴悠没有躲,得了夸奖,好像很高兴。她毕竟上小学了,虽然不怎么爱说话,可是内秀的很,谁待她好,谁待她差,心里和明静似得。

    “老闷呢。”桑老太太已经把吴悠当做了亲闺女一般。

    “你怎么可以说卖媳妇这种混账话啊!”

    何满军被何维保追的狠了,满屋的乱躲,他老娘看着心疼,终于护着他身子跟前,嚎啕大哭。

    “卖,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听了这话倒是把老奶气急。

    何维保听了这话,脸皮涨红,一把推开他老婆,晾在半空中的扫帚疙瘩,这次下了实锤。

    何满军终于有了惨叫声。

    褚秀红哭的更大声,肯定不是心疼她男人,大概是老奶的话伤了脸面,在人前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她想当年的上坝一枝花!如今沦落到卖200块都被人嫌弃!

    “回家。”

    李和瞧着这热闹的一家子,也不适合再多管。

    张渚阳自然也不能再留,也是同样跟着李和走,歉意的道,“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

    要不是因为他的事情,李和也不能来凑这个闲。

    “这种事躲不了。”李和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褚秀红,硬着头皮出了何家。

    他想不通何满军的脑袋是怎么长的,按说一般男人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都会珍惜的不得了,捧在手心里恐怕都不够,自己不争气也就算了,哪里还能天天这样子打打骂骂的。

    回到老奶家还没喝完一壶水,陈胖子等人就来了,看在李和的面子上,对着张渚阳也是态度不错。

    陈胖子道,“何满军跟你咋呼了?”

    李和无所谓的道,“就那种人,懒得理他。”

    李辉道,“晚点我去,这种人不通相,就得给醒醒脑子。”

    “这龟儿子不敢跟我犯唬,我去,看我搞他。”桑永波也跟着拍胸脯附和,作为李庄的头一号拎不清,何满军与他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

    “算了吧,折腾个什么劲。”李和摆摆手,不要他们在里面添乱。

    刘老四笑呵呵的道,“褚秀红下午回娘家了,娘家兄弟不能这么了事,上坝褚家也是大户。”

    陈胖子不屑的道,“就凭褚秀强那熊玩意兄弟几个?褚秀红挨打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要是褚家能给出头早就出头了,根本不会等到今天,而何满军也不会像如今这么没顾忌。

    “褚秀荣出来了。”看着大家的眼神,刘老四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神色。

    “真出来了?”陈胖子听到这个消息是一脸的惊讶。

    刘老四道,“前几天送你嫂子回去,路上遇见的,还说上了话,说我现在出息,小车都开上了,问我现在哪混,要跟着趟趟路子。”

    陈胖子嘿嘿笑道,“既然他出来了,这何满军也是活该找打。”

    “这人我怎么没听过?”李和从来没有听过褚秀荣的名字,“听你们这么一说好像挺能耐的一个人。”

    李辉道,“在以前我们眼皮子都不会夹他一下,只是个会犯狠的二愣子而已,结果前年脑子突然开窍,也跟我一样,开始在河面挖沙,干的比我还带劲。按说搞的不错,结果这小子带种,去年把县里的三太子给打断了肋骨,嘿嘿...”

    “那才两年,值了。”做了他李老二想做而又不敢做的事情,他也得写个服字。

    刘老四道,“褚秀荣的老子找了老三,老三帮着找何军说了话,要不然没个十年八年是不用指望出来的。所以这小子现在什么都顺着老三,三哥三哥叫的一个甜,哪里有一点混账样子。可老三不想带他玩,觉着是个麻烦,前天他遇见我,才想跟着我玩,我也不能乐意,这种人就是惹事精,沾上就脱不开关系。”

    “就该这么处理。”李和发觉李隆也长大了,开始动脑子了。

    老太太家虽然是新盖的房,可是堂屋也摆不下两张大桌,干脆全部搬到了院子里,李和他们这些男人围一桌,女人孩子围一桌。

    李和今晚请客吃饭的目的,大家伙也明白是给张渚阳掌局,所以倒是都给李和面子,一个劲的找张渚阳喝酒。

    张渚阳来着不拒,为了工作他也是拼了,这些人都是李庄甚至是镇里和县里的地头蛇,多结交一下总归是没有错的。

    这一晚一直喝到晚上11点多,下面拿着手电筒接大人回家的孩子们哈欠连天。

    张渚阳在续完三四杯茶,跑完几趟墙根,散了散酒劲坚持要推着自行车回家,李和也不好多做强留,把他送到村口,只交代路上多注意安全。

    看着远去的张渚阳,在不甚明朗的月色下,李和闷头抽完一根烟,忽而从远方的阴影里走出来一个人影,忽而问,“二和是吧?”

    听见这个声音,李和如同触电一般,抬起头看见了那个人,虽然月色朦胧,瞧不见对方的全部的颜色组织,可是她的大眼睛闪烁的厉害,他知道这是谁。

    “这么晚,你一个人出来干嘛?”

    说话的中间,他不知不觉走上前去,握住了她的那只左手。

    他此刻大概是酒劲发作的厉害,并不想她走,自从上次从县城离开后,她答应来见他,而李和却一直未见到。

    她没有拒绝,两个人一路并着默走了几分钟,何招娣才突然开口道,“开门啊,你傻愣着干嘛。”

    “嗯?”李和尴尬的发现到了自己家的门口。

    打开门,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了。

    李和插上门,招娣把炉子封门打开,先给盆里倒了点热水,又重新装满茶炊,“洗个脸吧,你平常茶叶喝的太多了,晚上就少喝吧。”

    “那白开水总得给我一杯吧。”李和口干舌燥。

    “那也少喝。”何招娣还是从暖壶里给他倒了一杯,“洗脸呀,然后再洗脚,搞不懂你们喝那么多干嘛。”她的小麦色的肤色在灯光底下越发的亮,鼻子还是那么高,眼睛还是那么大。

    “要是不喝酒,我就没胆量和你说话。”

    “说的我多吓人似得。”何招娣笑着道,“我在渠里下了笼子,明早有不少黄鳝,你要不要吃?”

    “麻烦,不要了。”李和搂过她,她的身量虽然不高,可也是超过他的肩头了,他开玩笑道,“孩子要是随你就玩了,真怕长不高。”

    “真随我好,儿子俏巴,那将来也是姑娘排着队。”何招娣昂着头说的很自信,还不经意间露出可爱的白细牙齿。

    “他长的是不丑。”这一点李和很得意,何舟长的很周整,大眼睛高鼻梁随招娣。

    “我听他们说你下午去满军家了?”

    “嗯,陪着他们去收电费。”他发着颤声,一句一逗的对她说,“我要和你长在一块。”

    “嗯,小王两口子吵架,别人都不去劝架,你跟着瞎掺和什么?”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我不去管,如果以后咱俩打起来,人家还能来劝架吗?”

    “我不是你老婆。”她一下子把李和掀翻。

    “啊,怎么了这是?”进行曲的前奏才刚开始,李和扑过去几次,总被她推翻下来。

    “我回去了,你睡吧。”招娣穿起衣服走人。

    “我说错话了,别生气。”她的态度,使得李和所有的邪念消退。

    突然她却噗呲笑道,“你道什么歉,是我神经病罢了,来吧。”

    她把衣服一褪,,整个人摆一大字形仰躺在床上。

    “真的?”李和问的小心翼翼,不确定她这什么态度。

    “磨叽呢。”何招娣见李和在那傻站着,干脆自己动手。

    李和输掉了这场战争的主动权。

    等他后半夜醒来,正准备去趟厕所的时候,才想起来家里应该不止是他一个人的,可事实是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把虚掩着的大门插好,晃晃脑袋,重新睡下。

    第二天一早,何满军的老娘就在刘传奇家门口嚷嚷,上坝村来了十来个人,李庄是不是没人了!由着外村的人欺负!

    刘丽却是抱着饭碗在门口笑呵呵的道,“我爸一早就去镇里开会了。”

    陈胖子依靠在李和家门口,笑着道,“还是老刘鬼。”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