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艳客劫 > 第三百章:两女一男的暗战

第三百章:两女一男的暗战

作品:艳客劫 作者:小鱼大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胡颜不知是怎么走出的白家,在快到县衙后院时才恍然回神,一手拍在自己的脑门上,苦笑道:“真是……温柔杀。”若白子戚还如从前一样阴阳怪气,她大可以陪他逗趣一番,可他突然表现出一副情深不寿的样子,这就实在有些难为人了。

    哎……要老命喽。

    胡颜伸手推了推厚重的大门,却没推开。她翻身上墙,直接跃进院内。

    此时,天已擦黑,司韶的屋里无人,她的屋里却亮着一盏油灯。

    胡颜暗道:司韶怎又跑到我的房里去了?昨晚一夜未归,不知要被他如何念叨。随即却皱起了眉,暗道:司韶眼盲,又怎会点上油灯等自己?难道,是曲南一?

    曲南一的屋里底是没点油灯。

    胡颜勾唇一小,脚步轻快了几分,直接走到自己的屋门口,一把推开了木门,笑吟吟的脸在看见屋内的二人时,突然愣了愣。

    屋内,花如颜脸上覆着薄纱,倚靠在软枕上,一副厌厌的样子,当真是病中西施。那柔美的身段,在油灯下若隐若现,令人浮想联翩。都说灯下看美人,美人更美。单是那份神秘感,就令人心神荡漾。

    曲南一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正要劝花如颜吃药。

    二人听见推门声,同时看向胡颜。

    曲南一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随即将碗放下,大步迎向胡颜,一把攥住她的手,将她扯进屋里,道:“阿颜,这么晚了,怎么回来了?”

    胡颜任曲南一拉着自己的手,笑容璀璨道:“想吃牛肉了,特意找曲青天行个方便。”

    曲南一见胡颜和自己打趣,这才将一颗心悄然放回到原处,勾唇一笑,戏谑道:“阿颜想吃人肉,我都肯挽袖子奉上,更何况牛肉?”微微一顿,看向花如颜,继续道,“如颜为救我受了重伤,大夫说需要静养,不宜走动。昨日我送如颜去‘济心堂’后,本想送她回花云渡,但怕她经不住车马颠簸,便直接将其接到县衙养伤。”攥了攥胡颜的手,“县衙里没有多余的空房,便让她暂住你这里。”低头,靠近胡颜,暧昧地小声道,“你可住到我那儿。”

    曲南一生怕胡颜误会,一口气将整个过程都讲诉了出来。

    花如颜见二人相握的手,眸光闪了闪,费力地支起身子,虚弱道:“原来……原来这是胡姑娘的屋子……咳咳咳……我……我不应叨扰的……”

    曲南一忙松开胡颜的手,轻轻压住花如颜的肩膀,道:“如颜,大夫交代过,你不能妄动,若真落下病根,日后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花如颜美眸盈盈,望向曲南一,声音轻柔而坚韧,道:“若真落下病根,也是如颜心甘情愿,无悔。”

    曲南一不自然地避开花如颜的目光,重新端起药碗,道:“先把药喝了。”

    花如颜点了点头,伸手接过曲南一手中的药碗,转过身,背对着曲南一,掀开黑纱,喝下苦药。她放下黑纱,微皱着眉,将药碗递给曲南一,道了声:“劳烦南一了。”随即问道,“可有蜜饯?”羞赧一笑,“口中甚是苦涩。”

    曲南一接过碗,道:“稍等。”转身出了房间,直奔厨房。

    屋里,只剩下胡颜和花如颜二人,气氛变得十分诡异。

    花如颜望着胡颜,歉然道:“胡姑娘,你别怨我。当初惦念你的皮也实在情非得已,但如颜绝没有杀你意。”

    胡颜笑吟吟地道:“怎会怨你?你不过就是想割我一块皮而已,小事儿小事儿,不用挂在心上。”

    花如颜微愣,随即求证道:“胡姑娘当真如此大度?不怨恨如颜?”

    胡颜坦坦荡荡地道:“你都觉得这是小事儿一件了,我若斤斤计较,岂不是显得太过小气。”随即眉眼一弯,低声道,“若哪天胡颜想吃红烧美人皮,还请花姑娘不要吝啬才好。”

    花如颜倒吸了一口凉气,喝道:“你!你好生过分!”

    胡颜竖起食指摇了摇,一副十分认真的模样:“不要这么小气嘛。大家都是女子,女子何苦为难女子?我想吃,你就给我好了。这样才显得你雍容大度。”

    曲南一推门而入,笑睨了胡颜一眼,问:“你要吃什么?”捏起蜜饯,塞进胡颜的嘴里,食指在她的唇上轻轻一捻,这才端着蜜饯走向花如颜,将整只碗都递了出去,“如颜尝尝看,若喜欢,明日我派人多买些回来。”

    胡颜伸手接碗,却身子一僵,突然发出一声痛呼,手臂无力地垂了下去。

    曲南一忙问:“怎么了?”

    花如颜抬头快速地扫了眼如颜,忙又垂下头,小声道:“无事。”

    花如颜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不会觉得她无事,反而会觉得她变成这个样子一定和胡颜有关,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她选择了隐忍,不好明说。

    胡颜勾了勾唇角,上前两步,抓起蜜饯,扔进自己的嘴里,道:“曲青天让让,如颜姑娘这是等着我喂她呢。她刚和我道歉了,说要我的皮是情非得已,我大度地原谅了她。为了表达本人的友善,我决定亲自喂她吃蜜饯。”

    花如颜好像有些怕胡颜,立刻向后缩了缩身子,摇头道:“不……不用了,原就是如颜对不起胡姑娘,怎敢劳烦你亲自喂我。”

    胡颜挽起袖子,毒舌道:“你的脸都没皮了,还又啥不好意思的?来来,让我喂你。”说着,又从碗中抓起一颗蜜饯,送进自己嘴里。

    曲南一知道胡颜心中有气,不让她撒撒气是不行的。说实话,胡颜没有暴起伤人,他就已经很感谢她给面子了。花如颜和老道合手,要取胡颜的一块皮,实在是自作孽不可活,以胡颜的脾气,没有直接上手扯下她全身的皮,已经是心地仁厚了。然,花如颜又为了救他与老道反目,且还被老道重伤成这幅要死不活的模样,这份情,他就算不接受,但也必须领。以常理而论,他是需要领的,对吧?

    曲南一表示,夹在二人之间,实在难以做人呐。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