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A级盛婚:妻色撩人 > 【101】 她又开始说谎

【101】 她又开始说谎

作品:A级盛婚:妻色撩人 作者:水君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删除他们的资料?

    蒙小妖看惊恐的了她一眼,“真的要这么做?”

    “嗯。..”裴伊月点了下头。

    蒙小妖深吸一口气,翻到她们两个和杭子速的资料,她再次看了裴伊月一眼说:“删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裴伊月笑了笑,“你舍不得?”

    “舍不得个鬼啊,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的资料真的删除了,会不会引来攻击。”

    裴伊月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说:“放心吧,我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

    攻击,裴伊月觉得好笑。

    现在场面这么混乱,两天就被抓进去一个人,他们又不是没脑子,这时候他们肯定全都躲起

    来了,谁敢露头那不是找死呢吗!

    鼠标移向删除键,蒙小妖心里突然如释重负。

    这么多年的纠葛,终于可以解脱了,手指轻轻一点,资料瞬间消失。

    看她松了好大一口气,裴伊月忍不住笑了一下,“对了,还有一个人的资料你把他拷贝出来,然后再删除。”

    “谁啊?”

    蒙小妖可不知道总部除了她和杭子速之外,还有谁能让她这么上心,而且还要先拷贝再删除。

    “李耀。”

    闻言,蒙小妖一怔,“李耀?你管他干嘛?”

    蒙小妖可不记得她们跟李耀多熟,而且这个李耀是蓝佑的徒弟,干嘛要管他。

    “他是速的哥哥,原名杭子耀。”

    蒙小妖大吃一惊,“你说速还有哥哥?他不是家人全都死光了吗?”

    裴伊月无语的看了她一眼,“能不能别这么大反应,他是说过他的家人死光了,那是因为他家出现变故的时候杭子耀扔下他一个人走了,可是不管怎么样,杭子耀都是他唯一的家人,我只是想给他一个机会,但如果他执迷不悟的话,我也帮不了他。”

    留下了李耀的资料,蒙小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她看着资料上的人物备注,真的不敢相信他跟杭子速是亲兄弟。

    “速知道李耀是他哥哥吗?”蒙小妖喃哝的问。

    以前她觉得杭子速没有家人很可怜,可是不知怎么的,现在知道了他哥哥还活着,蒙小妖更觉得他可怜。

    “知道,而且这个李耀也帮过我们不少的忙。”

    “他帮过我们?”蒙小妖再次惊讶。

    为什么她明明什么事都跟她一起做,现在却有这么多事不知道?

    裴伊月点了点头,“嗯,可能是觉得对不起速吧,暗中的确帮过我们,这也是我想留下他的理由。”

    蒙小妖翻着其他人的资料,页面再次停住。

    “妞。”

    “嗯?”裴伊月看着ipad,并没有看她。

    “我这还有一个人,你觉得……要删掉,还是留下?”

    闻言,裴伊月转头看了一眼,那一瞬,目光顿住。

    她几乎都已经忘记这个人了,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

    “删掉吧,他不是早就离开了吗!”

    ——

    独栋的公寓是濮阳凯从王宫搬出来的新家,这里的一切全都被池怜惜布置的妥妥当当。

    濮阳凯不喜欢人多,所以佣人什么的找的都是钟点工。

    门铃响了,濮阳凯走出去开门。

    “k。”

    蓝佑穿着送外卖的衣服,手里还拿着外卖盒子。

    这段时间白洛庭找人一直盯着他,濮阳凯什么都不能做,就连想跟总部联系都做不到。

    濮阳凯朝外看了一眼,“进来吧。”

    濮阳凯这段时间都没有去总部,蓝佑知道他现在的状况,他也不想这个时候来烦他,但是总部接二连三的出事,蓝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k……”

    蓝佑刚要开口,濮阳凯打断他的话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可是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被抓的人全都有明确的犯罪证据,如果单单是警察和军区那些人,他们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

    蓝佑的话没有说的太直白,但也说的很清楚了,濮阳凯轻声叹了口气,“是黛,她是故意的,她知道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故意弄出这么多事,为的就是想让我们自乱阵脚,你回去告诉他们,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要做,能躲则躲,等过了这段时间我会亲自安排。”

    当初他亲手把她送给了白洛庭,现在他又因为她被迫要娶池怜惜。

    他们的关系已经如火如荼,她恨他,从她故意从楼梯上摔下去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她现在做的这些不过是在逗弄他罢了,她在等待时机,等待能把他彻底铲除的机会……

    ——

    裴伊月跟蒙小妖同一天出院,裴伊月回别墅休养,而蒙小妖去了傅里家。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裴伊月小产白洛庭不敢再马虎,回来的一路他都小心翼翼的呵护,下了车他更是不顾别人的眼光直接把她从车里抱了出来。

    再次回来,裴伊月成了这里名副其实的女主人,以前称呼她“小月小姐”的佣人们全都改口叫了“夫人”。

    裴伊月拍了拍白洛庭的肩,“什么夫人,都把我给叫老了。”

    白洛庭看着怀里的人笑了笑,“你本来就是我夫人,华夏的伯爵夫人。”

    白洛庭抱着她走到门口,裴伊月四处看了看,“地下室在哪?”

    白洛庭知道她吵着要回来是为了那个司机李天明,这么多天她不闻不问的,想必心里好奇极了。

    他脚步不停,说:“我叫人把他带上来。”

    地下室,李天明没日没夜的在这呆了几天了,这里虽然不见阳光,但也不像是监牢一样四面墙壁,没人绑住他的手脚束缚他的行动,可是他却就这样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这么多天,从没开口说过一句话,给他饭就吃,给他水就喝,不给,他也没有怨言。

    周河打开铁门走进来,看了一眼木头似的李天明说:“出来吧,伯爵大人要见你。”

    李天明缓缓起身,行尸走肉似的往外走。

    几天没见过阳光的他,刚一出来有些不适,他眯起眼,眼眸有些狭长。

    他跟着周河往别墅走,像是在对这的好奇,目光四处打量。

    “逃跑你就别想了,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跑不掉的。”周河就跟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明明没回头,却知道他在四处看。

    李天明敛回视线,没做声,走进屋里,他脚步稍稍顿了一下。

    周河回头看了他一眼说:“进来吧。”

    李天明似乎在犹豫什么,半晌,他默默无声的走进,头垂的很低,根本不像之前在地下室时对任何人和事都不屑一顾的态度。

    裴伊月坐在客厅,李天明一进来她就看到了,只是他这怯生生的样子,她真的很难想象他是哪来的勇气给她发信息的。

    他好像很害怕被别人看到他的脸,他在躲谁?

    裴伊月奇怪的看了白洛庭一眼,白洛庭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你就是李天明?”裴伊月问道。

    蓦地,李天明脚步一顿,抬头,眼底闪过一丝愕然。

    他看了裴伊月很久,而后慢慢的垂下眼睫,点了下头。

    “过来坐吧,你不是想见我吗,抱歉,我今天刚出院,所以没能早点见你。”

    闻言,李天明再次抬头,把她上下打量。

    看到她额头上的一小块纱布,他皱了下眉,走过来,坐在她身旁的单人沙发上。

    “你,怎么了?”

    沙哑的声音一开口,裴伊月嘴角的笑意僵了一下。

    这声音,就像是什么机器被烧坏了,听的人有些揪心。

    “我被濮阳凯从楼梯上推下来了,孩子没了。”

    裴伊月故意说这些是为了试探他的反应,无论她怎么看都不觉得自己认识这个人,但是从他的眼神中,她真的看到了关心。

    他没什么面部表情,眼底闪烁,双拳紧握,但是整张脸却毫无动容。

    裴伊月笑了一下说:“别担心,我已经没事了,不然也不会出院。你真的是给我发信息的人吗?”

    李天明轻轻点了下头,垂下眼睫,裴伊月隐约可以看见他眼睛的纤长。

    “你的嗓子怎么了,你原来就是这样的声音吗?”

    李天明摇头,没说话。

    裴伊月不厌其烦,不像是在对待一个阶下囚,就像是在跟一个朋友闲聊,“你是怎么认识我的,该不会我们以前认识吧,抱歉啊,我失忆了,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如果你是我朋友千万记得跟我说,我的朋友很少,我很想找回以前的朋友。”

    她又开始说谎。

    白洛庭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然而,当李天明听了裴伊月的话之后,愕然的眼再次提起,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沙哑的声音因低喃而变得更加模糊。

    “失忆,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的反应已经有了明显的态度,裴伊月顺着他的不寻常继续说:“听说我结婚那天你发信息提醒我小心,抱歉,濮阳烨这个人事太多,居然善做主张就去找你,给你添麻烦了吧。”

    李天明摇头,深深的喘了口气,“离开这里吧。”

    裴伊月淡淡动了动眸子,“我也想离开这里,但濮阳烨是这的伯爵,我现在是伯爵夫人,我不能走,而且我总觉得有人在背地里害我,虽然我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我一定要查出来。”

    “不要做傻事,离开这里吧。”

    他一直叫她离开,裴伊月真的有些好奇他口中的“傻事”指的是什么了。

    “对了,你是池家的司机,你应该对他们家的事很了解吧?”

    李天明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到池家,他点了点头,“不算很了解。”

    裴伊月没有纠结他话里细微的差距,说:“上次池天南找人开车撞我,我怀疑想害我的人就是他们父女,你既然想帮我,那你不妨告诉我他们家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

    闻言,李天明看了白洛庭一眼,裴伊月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问:“你是想说池天南被他抓走的事吗?”

    李天明点了点头。

    “可是后来不是已经把他无罪释放了吗?”

    无罪释放……都把人打成那样了,无罪或者有罪又有什么区别?

    李天明再次看了白洛庭一眼,说:“池天南脾气不好,池怜惜被打的很惨。”

    这话倒是让裴伊月意外,看池怜惜平时嚣张跋扈的,她倒是没看出来她在家还会受虐。

    李天明顿了顿,又说:“池怜惜应该是出事了,池天南不知道对她做了什么,他把她带出去,很晚池怜惜才一个人回来,身上穿的是男人的衣服,浑身是血。”

    裴伊月嘴角淡淡一撩,那股邪肆刚好被李天明看的清清楚楚。

    “谢谢你愿意告诉我这些。”

    裴伊月站起身,故意撞了一下他的腿,意想不到的疼,让她一下没站稳跌了回来。

    白洛庭一把扶住她,李天明也伸手扶住了她另一只胳膊。

    他的掌心很细,一点都没粗糙的感觉,他的手指很长,并不像是经历过沧桑,但是为什么他的脸会跟他的手如此不符,还有他说话的声音……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