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A级盛婚:妻色撩人 > 【098】 杀人不算犯罪

【098】 杀人不算犯罪

作品:A级盛婚:妻色撩人 作者:水君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哥。”

    裴伊月想要阻止,但是她现在的身体状况真的不允许她乱动。

    安希颜不理会她的叫声,一把揪住白洛庭的领子,“她做这些事是为了谁,你想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是吧?好,我告诉你,因为她两年前因为你受伤没了孩子,两年后……”

    “哥!”

    裴伊月偌大的声音回荡,白洛庭看向她,隐隐蹙眉,“继续说。”

    “不许说!”裴伊月满头虚汗,孱弱的身子几乎快要支撑不住。

    安希颜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决定不理她,“两年前她不只是没了孩子,还伤到子宫,导致这次怀孕是宫外孕,医生建议她尽早拿掉孩子,可是她不想让你难过,说什么都要等到婚礼结束,上一次她晕倒,医生建议直接拿掉孩子,说在这样下去会有生命危险,她不听,也不让我告诉你,只为了不想让你在婚礼之前跟她一样难过,她做了这么多,现在你居然反过来埋怨她,姓白的,你的良心全都让狗吃了!”

    安希颜的话如惊涛骇浪一样将他席卷,他知道裴伊月喜欢胡来,但是他没想到她居然会那自己的命来开玩笑。

    裴伊月闭上眼,想埋怨,但是已经晚了。

    见白洛庭一言不发,安希颜又说:“傅里不是这的医生吗,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叫他去打听一下,你的人问不出来的事,我相信他一定能问出来。”

    这句话的意思是在告诉他,上一次他之所以什么都没问出来,是因为他做了手脚。

    许久,白洛庭动了动嘴角,“不用了,安希颜,你能出去一下吗,我有话想单独跟她说。”

    裴伊月抬起头,给了安希颜一个“你敢走就死定了”的眼神,瞒着白洛庭她可以做很多事,但当这些事全部暴露之后,她免不了露怯。

    安希颜还是没理她,自己捅的篓子自己收拾,他这个当哥哥的也只能帮到这了。

    安希颜走了,病房里突然陷入了安静。

    听着白洛庭走近的脚步声,裴伊月心里念叨:我现在可是重伤在身,不能挨打的,当然也不能被骂,更不接受批评教育。

    高大的身影遮住了仅有的灯光,裴伊月怯怯的看了他一眼,“我……”

    “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裴伊月的话堵在口中,看着那张落寞的脸,裴伊月心头梗了一下,“该道歉的人是我,是我没有跟你说实话,我总是瞒着你一些事,是我不坦诚,你骂得对。”

    听着她的话,白洛庭忍不住心疼。

    她为了他一次又一次的受伤,承受一些常人不能承受的事,他却还要埋怨她,到最后还要她来道歉。

    他坐在她身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我的确是想要跟你有个孩子,但前提是不伤害你的情况下,你难道还想像两年前一样,让我后悔一辈子吗。”

    裴伊月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我只是不想让你在婚礼之前知道这件事,我已经想好要跟你说了,可是今天却……”

    “真的是你自己从楼梯上摔下来的?”白洛庭还是有点不敢相信,那么危险的事,她怎么能说做就做?

    “是故意的,谁叫他威胁我来着,我就是要让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身败名裂。”

    看了一眼白洛庭紧蹙的眉心,她问:“华夏王叔叔有说怎么罚他吗?”

    “他跟池怜惜要结婚了。”

    “什么?”裴伊月一脸的不敢相信。

    别说她不相信,就连白洛庭到现在为止都不敢相信濮阳凯真的答应了。

    “好了,这件事你就别担心了,你好好休息,先养好身子再说。”

    裴伊月一把抓住他的手,紧张的问:“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跟池怜惜要结婚,然后呢,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是吗,那我呢,我的孩子呢,这就是你们处理的方式?”

    这一刻白洛庭才感受到她对孩子的执着,他也不想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但是眼下事实正是如此。

    他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这不是我的处理方式,我会让他失去男爵这个位子,但是更多的,我暂时真的做不到。”

    裴伊月心里的那股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漆黑的眼眸微微颤抖,“你做不到的事,我能,这一次,我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算了。”

    白洛庭真的不敢想象她还会做出什么,他拉着她的手劝道:“你听话,别闹,先好好养着,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

    第二天濮阳拓海来医院的时候裴伊月还在睡着,睁开眼,原本只有白洛庭一个人的病房突然站满了人。

    “小丫头,你醒了?”濮阳拓海一脸忧心的凑过来。

    裴伊月看了看他,目光呆滞的问:“濮阳凯呢,他还活着吗?”

    闻言,濮阳拓海脸色一僵。

    “丫头啊,我知道这次的事情你受委屈了,你能不能看在叔叔的面子上,不跟小凯计较。”

    “您是来给他求情的?”

    有了白洛庭昨天跟她说的那些话,裴伊月多少也有了心理准备,然而这种准备却不是让她答应他的求情,而是应战!

    濮阳拓海的想法已经跟施景郴兄妹说过了,施月华的态度很强硬,这件事她并不留商量的余地。

    濮阳拓海没办法,刚好见到她醒了,平时这小丫头最好说话,他以为说动了她这件事就能完了,但是他看错了人,更选错了求情的对象。

    “小凯是我一手带大的,他是不会做这种事的,我知道你们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小丫头,算叔叔求你,这件事能不能就这么算了?”

    白洛庭站在一旁,他不是不想阻止濮阳拓海,只是该说的他都已经说过了,既然他还想到裴伊月这来碰一次壁,他也没办法拦着。

    裴伊月轻眨着眼,看起来乖巧无害,看着濮阳拓海一脸的真诚,她开口说:“华夏王叔叔死了孙子一点都不难过吗?”

    “我……”

    “可是怎么办,那是我的孩子,我很难过,你现在来跟我说这些,是因为你觉得我摔下楼这件事跟濮阳凯没有关系是吗,我的孩子刚刚才两个多月,杀了我的孩子难道就不是杀人凶手了吗,难道要我跟我的孩子一起摔死,他才能被定罪,您才肯承认是他推的我,对吗?”

    看着濮阳拓海渐变的脸色,裴伊月没有半点动容,她淡淡撇开视线,“您如果觉得是这样的话,那您说怎样就怎样吧,你们华夏杀人不算犯罪,我无话好说,只不过,这个仇我会自己报,希望到时候华夏王叔叔也能像现在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濮阳拓海惊恐的看着她,“傻孩子,你可不能乱来,我没有说你说谎话,我只是想让你宽容一下,他对你做了这样的事我当然会惩罚他,只不过,杀人这个罪名太严重了。”

    “那您觉得什么罪名合适?”裴伊月期待的眼神让濮阳拓海无处可躲,她平时装委屈装可怜白洛庭都已经习惯了,他倒是不知道她的委屈和可怜居然还能做到这么出神入化的地步。

    濮阳拓海一脸为难的看向白洛庭,想让他帮忙说说话,然而白洛庭却冷冷的说:“别看我,你知道我现在恨不得宰了他。”

    濮阳拓海嘴角微抽,这一病房的人似乎没一个站在他这边的。

    他犹豫了一下说:“我已经答应小烨撤除他男爵的身份,他会从王宫搬出去,你以后不会在看到他。”

    这个答案裴伊月似乎并不满意,她淡漠的说:“那不如华夏王叔叔把他赶出华夏,这样我就不会在看到他,也不会因此再想起我的孩子。”

    “把他赶出王宫难道还不够吗?”

    “您觉得够吗?”

    如果濮阳拓海知道裴伊月会比所有人都难说话,而且一说就绕的他出不来,他是绝对不会跟她提这件事的。

    濮阳拓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裴伊月突然闭上眼睛说:“您既然这么为难,那就算了,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我累了,华夏王叔叔回去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