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A级盛婚:妻色撩人 > 【094】 怕我抢濮阳烨

【094】 怕我抢濮阳烨

作品:A级盛婚:妻色撩人 作者:水君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看着手中的资料,白洛庭皱起眉,再次看向李天明。

    “一个人连一份完整的个人资料都没有,你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

    白洛庭更想问的是,一个连个人资料都没有,仿佛没有在这个社会上生存过的人,是怎么认识裴伊月的。

    看他的样子不像是个痴迷偶像的人,而且裴伊月刚刚来京都不久,不可能有人这么快注意到她,更可况只是个司机。

    李天明的一言不发终于让白洛庭没了耐心,他起身,“你不想说没关系,我时间多得是,你在这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说了,我随时奉陪。”

    “我要见她。”

    闻言,白洛庭脚步一顿。

    李天明慢慢抬起头,用一种近乎哑掉的声音,嘶嘶啦啦的开口说:“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让我见她。”

    “不可能,除非我先知道你对她没有威胁,否则我是不会让你见她的。”

    李天明看着他,半晌,他又说:“你们的婚礼,有人不想你们举行,照顾好她。”

    这个人一点亏都不肯吃,他不想说的事不管用什么条件都没办法诱哄他开口,白洛庭有点郁闷。

    “你说的这个人是谁?”白洛庭问。

    “你知道的。”李天明再次垂下头,语调中消失的高昂仿佛又回到了之前。

    白洛庭动了动眉心,他真的很好奇这个人是谁,他所说的这个不想让他们婚礼举行的人,难道是濮阳凯?

    一个司机,不仅认识裴伊月,还知道濮阳凯,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看的出来你是在帮小月,如果你们认识,你说出来,我会带她来见你。”

    白洛庭的话没有再得到他的任何回应,看着那安安静静坐在那的人,白洛庭默默叹了口气,然后走了出去。

    ——

    裴伊月一天都没回来,安希颜的手机也打不通,这眼看着就结婚了,这兄妹俩该不会是跑了吧?

    佣人今天全都有点不太对劲,好像都在躲着他似的,白洛庭叫来朱阿姨问:“小月出门前有没有说去哪了?”

    朱阿姨摇头,“没有。”

    “她是什么时候出门的?”

    “上午。”

    朱阿姨在别墅的时间最久,白洛庭以前虽然很少回来,但是这些人当中他最了解的人也只有她。

    往常她说话的时候从不唯唯诺诺,今天却奇奇怪怪的。

    “小月这几天一直都不舒服,她今天跟安希颜出门的时候脸色看起来怎么样?”

    闻言,朱阿姨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个……”

    白洛庭狐疑的眯了下眸子,“怎么,她脸色不好也出门?”

    “这个……”

    白洛庭坐在上发上,看着站在面前吞吞吐吐的人,“朱阿姨在我这应该有两年了吧,老头把你派来,是让你骗我的?”

    朱阿姨一怔,连忙摆手道:“不是的,不是的,伯爵先生,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是颜少爷不让我们说,我们也不敢啊。”

    安希颜不让她们说的事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白洛庭皱起眉,“说。”

    这一整天的,朱阿姨都快憋死了,她说:“其实小月小姐根本不是跟颜少爷出去散心,她是晕倒了被颜少爷抱着出去的。”

    闻言,白洛庭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朱阿姨吓了一跳,也不敢再瞒,“上午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颜少爷抱着小月小姐就从楼上下来了,我当时也吓了一跳,但是颜少爷说这件事千万不能跟您说,所以我们就没人敢多嘴。”

    “周河!”

    白洛庭突然吼出的声音震的朱阿姨直哆嗦,周河还没等走进来,他就已经走了出去。

    “去医院。”

    周河愣了愣,赶紧跟在白洛庭身后,“伯爵大人,咱们去哪家医院?”

    白洛庭脚步不停,直接上车,“一家一家的找,找到人为止!”

    ——

    医院。

    裴伊月已经醒了好一会儿了,看着窗外的天渐渐的黑了,她有些不安。

    “哥,我没事了,咱们回去吧,要是再不回去濮阳烨该着急了。”

    安希颜脸色很难看,并且从来都没有这么难看过,裴伊月知道他担心,也知道他在生气,可是她也没办法。

    见安希颜不理她,裴伊月拉住他的手,“哥,万一妈去看我怎么办,我们就这么一声不响的出来一整天,他们岂不是要急疯了。”

    “你还知道他们会着急?”

    安希颜瞪着她,要不是顾忌着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他非得好好揍她一顿不可。

    “医生的话你都听见了,这个孩子再留下去你会有生命危险的,你就算不想着自己,也想想我们好吗,你知道你昏迷的一年我是怎么过的吗,你的心怎么就这么狠,为什么就只能装下一个濮阳烨,你难道就不能替我和妈想想,这是要是让爸知道,你觉得他能承受的了吗?”

    以前不管安希颜在怎么生气,从来都不会那施月华和裴俊海来压她,这一次,看来他是真的没办法了。

    裴伊月低着头,撇了撇嘴,“对不起,我知道这个孩子我留不住,可是婚礼就差两天了,我不想让所有人都因为这件事而不开心,毕竟是个大日子不是吗。”

    大日子,大日子,屁的大日子。

    安希颜而已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不对,居然真的答应她暂时不把这件事告诉白洛庭,可是想想,这事又能瞒得了多久?万一她在婚礼现场再发生今天的状况怎么办,当场晕倒,岂不是更让人担心。

    突然,砰地一声,病房的门被人撞开。

    裴伊月吓的一哆嗦,肚子里的孩子差点吓的蹦出来。

    安希颜回头,刚想骂人,话却卡在了喉咙里……

    看到白洛庭的那一瞬,裴伊月整个人都傻眼了,她下意识的看了安希颜一眼。

    病房里安静的让人觉得惊悚。

    裴伊月和安希颜谁都没敢开口,就听白洛庭说:“周河,给我把医生叫来。”

    “好的。”

    周河刚一转身,裴伊月惊叫道:“等一下。”

    白洛庭凉凉的看着她,那眼神,简直要跟吃了她似的。

    裴伊月攥了攥安希颜的手,安希颜不太情愿的瞥了她一眼,他起身说:“找什么医生,小月两年前出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身体本来就不是太好,现在又怀了孕,受不了是正常的,她这样还不都怪你,现在在这假惺惺的找医生,医生能给她吃仙丹啊?”

    安希颜的话怨气满满,白洛庭蹙起眉心,居然真的相信了他这没有边际的假话。

    “那她现在情况怎么样,如果需要住院的话,我去把婚礼延期。”

    “不要。”裴伊月叫道。

    “不行!”安希颜急切一声。

    延期,开什么玩笑,延期那不是要她的命吗!

    裴伊月有这么大的反应倒也正常,但是安希颜……

    白洛庭奇怪的看着他们两个,“你们到底搞什么鬼。”

    “没搞什么鬼,小乖这个笨蛋,自己晕倒还不让我告诉你,说是怕你着急,我能拗过她吗?”

    白洛庭走过去看着裴伊月,轻轻摸了摸她的头,“你真的没事?”

    裴伊月摇头笑了笑,“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医生说我营养不良,我以后多吃点就好了。”

    “营养不良?”

    她最近吃的是不多,但是平时杂七杂八的东西也没少往嘴里塞,怎么会营养不良呢?

    白洛庭有点不太相信,这丫头满口胡话惯了,他看向安希颜,像是在确认她的话。

    安希颜眸光不自然的闪了闪,“昂,就是她说的那么回事,婚礼就别推后了,赶紧结束也好让她安心养着。”安心的把孩子拿掉,这才是安希颜真正想说的。

    白洛庭还是不是很相信他们兄妹俩的话,他叫人去医生那里问过,然而安希颜早在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医生是不会跟他说实话的。

    回到别墅,白洛庭原本是想跟她说说李天明的事,不过现在看她这样子,他决定先不说了。

    ——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上一次的婚礼曾岚姬没有赶上,这次她说什么都要凑这个热闹。

    王室的车队穿梭在街头,从王宫到别墅的一路全都被戒严,表面上来看一直苍蝇都飞不进来,但若是真的想搞事情,又何须真的有人冲出来。

    车里,裴伊月第二次穿婚纱忍不住有点想笑,曾岚姬坐在她旁边奇怪道:“你这是干嘛呢,跟他结婚就这么开心啊?”

    “跟他结婚当然开心,不过我不是在笑这个,我只是觉得为同一个人穿两次婚纱的感觉有点微妙,岚姬,你跟江浩什么时候复婚,你是不是也要再穿一次婚纱?”

    曾岚姬嫌弃的撇了撇嘴说:“我哪知道啊,那个木头现在也不提复婚的事了,不过也好,免得离第二次。”

    傻子都能听出来她这话是在赌气,裴伊月扬了扬眉梢,心里不禁感慨江浩的确有点呆,人都搞定了还不提复婚的事,想等到黄花菜凉了再说吗?

    “他不提你提呗。”裴伊月提议道。

    “我才不要呢,多丢脸,当初离婚就是我提的,现在我要是再提复婚,他还不得把我看扁了。”她曾岚姬可是个里子面子都爱的人,让她提复婚,想都别想。

    裴伊月噗呲一笑,“我料他没这个胆子,岚姬,其实我觉得江浩这个人胆子挺小的,尤其是在你面前。”

    曾岚姬嘴角一咧,“胆小?他?你又不是没见过他一巴掌差点把我拍出脑震荡的样子。”

    回想起那次,曾岚姬现在都觉得自己脑浆疼,她真怀疑自己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裴伊月笑声变大,想到那次她也被吓到了,不过现在想想,可真逗。

    “他那是虎,又不能说明他胆子大,这段时间我看你把他调教的挺好的,而且你们两个也挺配的。”

    闻言,曾岚姬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说:“从一开始你就在帮江浩,你说,你是不是怕我抢了濮阳烨,所以才这么撮合我们?”

    裴伊月嘴角一抽,“你脑洞也太大了吧,如果换做别人,你这句话也许还适用,但是你……”

    “我怎么了,我就这么差?”曾岚姬下巴一扬,胸脯一挺。

    裴伊月呵呵呵的笑了笑说:“你不差,但是你不是濮阳烨的菜,先不说你们当了那么多年的男女朋友都没成,就说我不在的这两年,你们还是没有走到一起,这就充分的证明了你们只能是哥们,所以我对你完全放心,而且从咱们俩的关系上来看,好歹也算是姐妹儿,你的将来我肯定要替你好好琢磨一下,你说是不?”

    这好听不好听的全都让她给说了,开车的周河忍不住笑了一下,而后就听不知道从哪传来嘶啦一声。

    “你说的没错,我老婆还真是会察言观色。”

    白洛庭的声音从周河身边发出,裴伊月身子一抬,一把拿过他身旁的对讲机,惊讶的看着。

    “濮阳烨?你偷听我们说话?!”

    ------题外话------

    《枕边天后:总裁限时9块9》/漪兰甘棠

    男友和闺蜜的背叛已经够狗血了,没想到连下药都被她撞上。

    隔天,她连跟自己**一夜的人的模样都没看到,留下9块9,逃离房间。

    经年之后,一戴黑纱礼帽的神秘女子,在s市空前盛大的婚礼上,当众撕毁新娘的婚纱。

    娱乐圈内,谁人都说任心是卖身上位,无耻小三。

    她只知道,自己要站在娱乐圈的顶端,睥睨讨还伤她之债。

    抢镜头,抢角色。甚至,抢男人?

    等等!这个问题,要好好讨论一下。

    “啪!”把报纸摔在他的面前。

    “宋总,我们素昧平生,我又什么时候被你包养了?”

    促狭的桃花眼一直久久凝视她,而后,启唇轻吐。

    “你那晚的味道,好甜。夫人,你忘了?”

    宋氏传媒总裁是自己老公?她怎么不知道!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