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隐婚:娇妻难养 > 第232章 头呀疼呀头疼!

第232章 头呀疼呀头疼!

作品:隐婚:娇妻难养 作者:盛夏采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饭局在b城有名的淮扬私家菜馆。

    司徒瑶与云飞扬抵达预订的包间时,蔡行长带着助理率先抵达了。

    他们之所以迟到几分钟,自然是因为司徒瑶回了大哥司徒浩南那里取了点东西。

    她一通电话已经将这位蔡行长的底子摸清了,这位军转干部出身的行长,啥都不缺,就是喜欢收集奇石,那就投其所好好了。

    而她哥司徒浩南那里正好有一块,正确来说,是她的准嫂子龙雅君从国外带回来的。

    这块奇石据说曾是某朝宫里流转出去的文物,至于怎么飘洋过海去到了国外就没有办法考证了。

    但确是龙雅君花了高价从拍卖会上拍下来的,原本打算送给司徒爷爷的,但给司徒瑶从中给截去了。

    她爷爷收藏品这么多,也不在乎多少这一件的,管它呢。

    双方酒过三巡之后,司徒瑶在与那位蔡行长聊得不错时,将那块石头拿了出来_

    “我听说蔡行长对奇石很有研究,不如帮我看看这一块怎么样?”

    蔡行长确实对那块司徒瑶一点也不感兴趣的石头赞不绝口,但司徒瑶说要将这块石头送给他的意思时,他却拒绝了。

    司徒瑶也不恼,脸上仍旧笑咪咪的,“蔡行长,中午出发之前,我大哥还特地交待我,吃了您这一顿,让我一定找机会回请您一顿呢。不过我知道蔡行长工作繁忙,未必有时间,所以让我带了礼物回馈蔡行长的这一顿大餐呢。”

    司徒瑶临时把自家大哥给扯上了,没办法,她一定要让蔡行长收下她的这份小礼。

    蔡行长虽然第一次与司徒瑶见面,但她的身份,在她与云飞扬进来之时便已经昭然若揭。

    云锦集团融资案,双方其实已经达成了合作共识,但另一方面,另一个也要竟标海洋湿地公司的集团与另一位领导也有些关系,将人引荐给他,希望可以促成合作。

    上头那一位的面子他不得不给,所以今天他邀请云飞扬这一顿饭,是想说可能在合作方面有变故的,但是他带了司徒瑶过来。

    今天司徒瑶若是不提司徒浩南,他也不会主动提,但现在她可是"chi luo"裸地抬出来了,这个面子,他似乎也不好驳回去。

    最后,还是只能收下了她这份小小的“回礼”。

    再头疼,事情也得有个解决之道。

    —

    饭局结束后,喝了些酒的云飞扬坐副驾驶室,司机换成了没有喝酒的司徒瑶。

    他们出门一向都喜欢自己开车,除非有其它必要才用司机。

    车子离开停车场的时候在出口处与蔡行长他们的车子碰上,司徒瑶还降下车窗朝他们笑了笑。

    “瑶瑶……”

    在车窗合上好后,带着微微酒意的云飞扬无奈地叫了声她的名字。

    “啊?”司徒瑶一边开车一边侧过头看了他一眼,“还要去公司吗?”

    “回家。”云飞扬回了两个字后一只手抚着额,“我不是说过,这次的融资不许找你任何的关系吗?”

    刚才在饭局上当着蔡行长的面他不好讲,但这件事他真的不想拉司徒浩南下来。

    若与姓蔡的他们达不成合作,他还可以找其它的。

    “我哥又不是外人,帮一下会怎么样?”司徒瑶不以为意。

    “若是我真的需要他的帮忙,我会亲自跟他讲。现在让你出面算什么呢?”

    不可否认,他平时虽然很疼她,宠她,但有时候难免也有些小小的大男人主义的,他喜欢一切事情皆在自己手中掌控的笃定。

    在他的专业领域里,一切都是他自己说了算。

    现在从商,他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她说送份礼物给姓蔡的,他无可非厚,但是再利用司徒浩南的关系,他就不乐意了。

    “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呀,你出面跟我出面有什么区别。”这一点,司徒小姐不开心了。

    他们可是已经订婚的未婚夫妻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云飞扬看着亲亲未婚妻有些不开心的小脸解释道:“我估计不止我们公司想要与姓蔡的银行合作,还有其它大有来头的人,我不想你哥为难甚至影响到他的工作。”

    “不会的。他们那些人,都有他们自己隐形的稳固关系。我哥今天还在电话里跟我讲,政商场中人,大家都离不开合作利用关系,必要的时候把他抬出来也没事,他会处理。”

    司徒瑶信誓旦旦。

    若是平时,她家大哥才不会跟她讲这些,但意识到她已经长大,甚至有强大的野心要追随男人勇闯商场,他自然会一点一滴的开始教她这个圈子里的规则。

    虽然他心里仍然不愿意司徒家从小被娇宠养大的宝贝雄心勃勃的要成为一个商场女强人就对了。

    可自家的妹子,他怎么可能不帮呢?

    云飞扬明白她的意思,不想跟她起无谓的争执。

    必竟她还是个小女生。

    最后,他吐出一口气:“好了,这次就算了。下次要做什么事之前,要跟我商量,ok?”

    “不ok。”虽然他语气很轻,但她还是听得出来,他有些许责怪的意味,从来都是被捧在手心疼宠的司徒小姐也恼了,脚下的油门猛地催,连续超了好几辆车。

    “瑶瑶,慢点。”云飞扬蹙起了长眉。

    不理他!在前面右转弯的时候,司徒瑶连减速也没有直接转了过去。

    开车喜欢享受驾驶乐趣的云飞扬在他这辆豪车中改装了esp,所以司徒瑶在没有任何减速的情况急转弯过来时,直接甩尾,差到扫到跟在后面过来的车子。

    “司徒瑶,给我停下来。”

    在车子稳定下来后,云飞扬脸色极度难看地低吼道。

    —

    司徒瑶与云飞扬从相识到恋爱到订婚,这大半年的时光中,甜蜜,激情,悸动,思念……恋爱中的情侣所要经历的每一种情绪都经历过了,唯独没有过争执。

    而这一次,是第一次。

    回到云家,车子才堪堪停下来,绷着一张小脸的司徒瑶马上打开车门跳下车往屋里跑,云飞扬追进来的时候,她正好碰地锁上房门。

    有些郁闷的男人敲了敲房门,让她开门,可里面的人压根一点动静也没有,摆明了就是在生他的气。

    最后,他也有些恼了,转身下楼。

    司徒瑶独自一个人在房间里生气。

    气他刚才在车上吼她,气他直接把她从驾驶室丢到副驾驶室,还要她马上保证以后不许开快开车,要不然以后不许她再碰车,更气他才在门外等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走了。

    就算她开快车不对,可他用得着用那种语气骂她吗?骂完人也不哄的。

    还说会疼她,宠她,什么都听她的!

    骗人,骗人,骗人!都是骗人的。

    云飞扬这个大骗子!

    越想越气的她,干脆从凌乱的大床上起来,直奔更衣室,打开行李箱,准备离家出走。

    谁叫他,不来哄哄她?

    只是,在将自己的衣物一件件往行李箱搬时,心里的委屈却是越胀越满,长大之后几乎没流过泪的她忍不住眼眶红了。

    —

    当她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下楼时,云飞扬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膝盖上放着打开的笔电。

    听到声音的他回过头,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双又细又长的腿,他眉头蹙了蹙,视线往上移,穿着一件短裙的司徒瑶手里提着小行李箱正目不斜视地往下走。

    这是要闹什么呢?

    “瑶瑶……”他合上笔电。

    女孩不应他。

    “穿成这样不冷吗?”他站了起来,看着已经走到他身前的司徒瑶。

    接近十一月,南方天气再暖和,但是穿成这样出门也是会凉的啊。

    看她那条裙子短成什么样了?衣柜里还有这么短的裙子他怎么不知道?

    冷也不关你的事!心里还在生气又有着无限委屈的司徒瑶在心里哼着,快步地要走过他面前时,一只大手冷不防地从身后伸出过,抓住她的手臂。

    “瑶瑶,不要闹。上去换衣服。”他低声道。

    你说换就换啊?

    不换!

    司徒瑶转过来,低头朝他的手腕重重地咬了一口,在他力道放松时推开他,直接往门外冲。

    云飞扬无奈地跟在后面出来,她已经上了车,当着他的面碰地关上车门。

    这下,云飞扬可不会再任她胡来,几大步冲上前拦住车头,不许她再开车。

    开车就是两人会吵架的原因之一,现在他怎么可能让她再来一次?

    平时她开车还算好,但一有情绪的话就控制不住脚下的油门,更别提她现在那气呼呼的模样了。

    “下车。”

    他双手摊在引擎盖上面朝她开口。

    司徒瑶看得出他的口型在说什么,虽然她倔着不下车,但打着车的她也不敢真的踩下油门朝他冲过去就对了。

    坏蛋!

    见她不动,云飞扬也懒得再跟她较劲了,直接打开引擎盖,不知动了哪,原本已经启动的车子直接熄火了。

    司徒瑶气炸了。

    云飞扬走到驾驶室门边,打开车门,朝气得小脸红通通的她淡然道:“下车。”

    “我不要。”

    云飞扬耐着性子又问了一次,“要不要下车?要就自己下来,要不然我就动手了。”

    男人是怎么吸引女人的眼光,让她为之心动情动无法自拔的呢?

    或许只是他的外表,或许是他某些与生俱来的气质,或许是历练经年对人对事的笃定,又或许是面对自己女人时不容抗拒的霸道……

    之前云飞扬身上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司徒瑶着迷爱恋的理由,在她任性无理的时候他也曾经语气严肃说过她,但他从来没有真正地像今天这样威胁她。

    但她心里也知道,就算他真的动手,也不会真的伤到她,可她现在就是气他,就是不愿意乖乖听话。

    所以,她坐在那里不动。

    云飞扬在心里默念了三声,见她仍然不动,便伸出一只手去拉她放在方向盘上的手。

    谁知他刚碰上她,她却忽然朝他扑了过来,对他拳打脚踢的,云飞扬站在车边任她乱无章法地拍打着,拍到她的手都疼了,他一声不吭。

    司徒瑶又拍又打的,一直到气喘息息地停下来时,他顺势将她从车里抱了出来。

    她的脸埋在他的劲窝处,鼻腔里都是他熟悉的气息。

    想想还是气,她拍得手可能都肿了,他却一点也不受影响。

    这么想着,她直接张嘴直接咬住他的脖子。

    这一咬,用道还不轻,疼得云飞扬不由地蹙眉,但他始终没说什么。

    一直忍着那疼,忍到她终于没力地松开,他喉结动了动,“气消没有?”

    话音刚落,怀里的女孩终于抬头,眼眶红红地朝他吼着:“没有,没有,没有……”

    她一边吼着,眼泪却掉了下来。

    司徒瑶是个个性开朗活泼的女孩子,云飞扬与她在一起那久,几乎从来没有见过她掉眼泪顶多就是眼眶红过一两次。

    如今看到她哭,惊讶过后又是心疼,将她放下来,一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慢慢地替她拭眼泪——

    “这么大了还哭,也不怕人家笑话。”

    “谁让你骂我?谁让你不哄我?你这个骗子……”

    被他这么一说,司徒瑶不但没有停下来,眼泪掉得更凶了,最后还真的大声哭了出来——

    “坏蛋,欺负我,凶我……”

    云飞扬无奈又心疼地将她搂进怀里,干脆让她哭个够。

    等她停下来的时候,他才一边轻拍着她的背后一边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那么凶你……”

    “本来就是你不好。”司徒瑶不服气地仰起头。

    “是,我不好。要怎么样才原谅我?”

    “我要开车出去。”司徒小姐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人家才放低姿态,她马上顺势而上。

    “不行。”

    男人半点思考与没有直接否定。

    “还说让我原谅你?一点诚意也没有。骗子。”

    “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好不好?”

    反正他今天是不可能再让她碰方向盘就对了。

    “我要去逛街。”

    司徒瑶心里又怎么可能知道他不可能答应让她开车出去呢?

    这个问题再争执下去,她绝对也不会占到便宜的。

    而且,今天她确实是错了。

    算了,让他陪着出去逛逛也好。

    “好。”

    “还要看电影。”

    “好。”

    “以后不许这么凶我。”

    “好。”

    “吵架了一定要哄到我不生气为止。”

    “好。”

    “那我们走吧。”

    “先回去换件裙子。”

    “不要换。”

    “乖,听话。这件不好看。”

    云飞扬半抱半拖着将她给带回了屋里。

    两人第一次吵架,来得快,去得也快,算是雨过天晴了。

    —

    云飞扬还真是第一次陪司徒瑶去逛街,或许可以说是他第一次陪女人逛街,所以不知道女人一但进入商场,竟然可以逛得这么敬业,不管有没有用,先去看了再说。

    但,谁让他答应她了呢?只能耐心地陪着她一间间店地逛,手里提着的东西越来越多,都是一些小女孩儿的玩意。

    一直到她手中响了起来,她才住手。

    是姜恬来电,问她什么时候到秦家那边一起吃饭。

    司徒瑶这才想起来,之前姜恬发了消息过来,说龙雅君三姐妹都在秦家,让她晚上过去一起吃饭。

    跟云飞扬闹了一场,倒是把这事给忘记了。

    这会挂了电话后,便心急火燎地拉着云飞扬离开。

    —

    两人赶到秦家的时候,晚餐已经开始了,除了主人家,龙家三姐妹,司徒浩南与龙震恒也在座,诺大的餐厅里热闹得很。

    因为迟到,司徒瑶被龙芊芊逼着喝了杯红酒,喝得有些急,呛了一下,云飞扬伸手在她背后顺了顺,“慢一点。”

    站在一边看着她喝的龙芊芊却眼尖地看到了云飞扬左侧脖子上明显的牙印,惊呼出声——

    “未来小姑丈,你们这是大战了三百合才忘记要过来吃饭的事情吧?”

    全场‘哗’然之际,司徒浩南脸色沉了沉,“芊芊,胡说八道什么?坐下来吃东西。”

    家教无方啊,家教无方啊!

    有个口无遮拦的妹妹,现在又多一个这样的女儿,司徒大哥表示,很头疼。

    ------题外话------

    ╮(╯▽╰)╭,下次更新时间,应该是周四。亲们么么达。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