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历史军事 > 席卷天下 > 第679章:来自不同文明的碰撞

第679章:来自不同文明的碰撞

作品:席卷天下 作者:荣誉与忠诚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来自倭列国的仆从军本就是炮灰,能用的时候自然是要用上,司宏壮给予仆从军的命令是一冲到底。

    冲锋自然也讲战术,并非是乱糟糟地乱冲,数千仆从军呐喊着奔跑,对上的是早有准备的笈多守军。

    笈多一方的的确确是对汉军的反扑早有准备,是从心理上到行动上,他们虽然在汉军的袭扰下无法建造多么强大的防御工事,却能摆上必要的拒马以及构建障碍物。

    汉军那边的弓弩手在发射,笈多一方的长弓手自然也没有闲着,两个阵营的远程部队无法射到对方,却是能够射到对方的近战肉搏兵种。

    战场之上箭矢互射,天空几乎要被密集的箭矢所遮蔽,每时每刻都有人中箭倒地,惨叫、哀嚎、呻1吟从受伤的人嘴巴里发出。

    犬郎如愿地再次踏上战场,只是这一次不再身穿竹甲。他以及经过军功核实,成为一个归化民,虽然依然还是属于仆从军序列,却从汉军那里得到一件皮甲以及一柄战剑。

    此时此刻的犬郎就是身穿汉军制式皮甲,手里的家伙也是一柄汉军制式战剑,还因为他成了汉国一民摇身一变成为仆从军的一个小头目,带着麾下的近百仆从军奔跑冲锋。

    小头目自然是要有点不同,就在于他们背后会有一杆小旗子,所属士兵就是辨认旗帜知道小头目在哪,不用有其它的理会,只要跟着小头目就行了。

    毫不夸张地说,倭列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列岛之上的高层基本是外来人员,他们吸收和保留了相当多的外来文化,其中就包括先秦文化。

    先秦时期,战场之上的军官也会在背后插着小旗子,用不同的图案来区分建制,使同建制的士兵不至于跟丢长官。这种习惯一直到西汉时期还被保留「可查阅刘彻在上林苑阅兵的资料」,到王莽的新朝之后倒是没再那么干了。

    倭列岛会将这种习惯一直保留到近现代的明治维新才被废弃,所以后世总能在影视作品和一些游戏里面看到倭军的一个特点,那就是军官头目总是会在背后插着数量不等的小旗子。

    箭矢乱飞的战场,身在其中的将士能不能活很多时候是看运气,再警醒的人也会因为一时的失误而被射翻,就是时刻警惕的人也会在某个时刻被一发流矢结果掉小命,犬郎的运气很好,他就亲眼看到一发箭矢向自己射来,没反应过来之前却有一个仆从军跑得太快挡住箭矢,该名仆从军自然是中箭向前摔去,他则是被惊了一下毫发无伤。

    “天子万岁!”

    “*&*&……%……%¥”

    两个不同的战号被高喝而出,双方的近战肉搏兵种发生了碰撞,那是两股洪流一刹那间的互相冲击,不同阵营的士兵相撞是以挥动武器作为开端,战剑、战刀、长枪的锋刃破开了衣甲,皮肤裂开兵刃入肉,如花的鲜血随着兵器的进入肉体而绽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成为一名上国人的关系,犬郎觉得自己变得非常武勇,手里的战剑已经捅死两个敌兵,却是连挨上一下都没有。他保持着干掉对方就会割取首级的良好习惯,不到那是他,是每一个仆从军都会在杀死敌兵之后割取首级悬挂在腰间。

    “这些该死的家伙为什么是短发啊!”

    会抱怨,自然是因为短发想要绑在腰间不容易,而现在“天朝文化圈”基本是以长发为主,通常还会有束发的习惯,“天朝文化圈”之外的文明却没对头发有特别的讲究。

    腰间悬挂血淋淋的头颅,士兵脸上又是满布狰狞,任何与这样的一支军队进行交锋肯定多少会有些发怵。

    被安排在前线的笈多贱民,他们面对的就是一支腰悬头颅的军队,一张张黝黑的脸庞布满了恐惧,想退却害怕被督战队砍死无法进入轮回,只能是颤抖着手脚用发软的身躯去迎接锋利的武器。

    “你们的奴隶兵求战欲1望好强。”赞普特.华伦看到己方的阵线没打多久就被打得凹下去,心中破骂贱民无能的同时,嘴上也给出了称赞。他后面却是又说:“不过没有用的,这里的贱民死光了,我们还能拉出更多的贱民。”

    司宏壮得承认一点,仆从军在杀敌报功能加入汉国的诱惑下的确是很有求战欲1望,每次派出去都会在刹那间进入疯狗模式。

    有些民族是很奇特的,他们为自己而战的时候也就那样,可是要成为某个强悍民族的仆从军就会得到实力上的增幅,求战欲1望和战斗意志有多强看得是背后站得是什么主人,不是他们本身有多少战斗力。

    用数据化的方式来解释,倭列岛的仆从军就是进入一种奇怪的状态,为自己而战的时候会一百的战斗力,跟随强大主人而战却能得到百分之二十左右的战力增幅,可要是让他们对自己的主人动手,战斗力又会下降到二三十左右。

    这种奇特的民族还有非常多,比如阿三也是这样的一个民族,只是阿三的这个“种族天赋”还没有被开发出来。

    司宏壮不得不考虑一点,他觉得倭列岛的仆从军很好用,是不是也能将这种模式套在半岛那些民族上面?这一点却是他想多了,有些民族属于天生废柴,比如三韩这个民族就是。

    三韩并不是同一个民族,是三个大部族,百济、新罗、伽揶没有灭亡之前,他们是分散生活在这三个国家,可真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不管是为自己而战,还是成了别人的狗,最擅长的就是仗着主人的威风进行叫唤,让他们上战场除了绝对优势情况下的无恶不作,稍微有点挫折立马一溃千里。

    刘彦乐意将倭人纳入仆从军,是倭人真的有点用处,再来就是温水煮青蛙的兼并需要。他除了没忘记那些废柴在二战时期对本民族的伤害「比倭国更甚,为政治需要天朝官方没提」,是真的一点都没瞧得起三韩人。

    汉国征服了半岛,高句丽、百济、新罗灭亡之后,生活在那些土地上的人,除了女的「不含高龄女性」都被打成了奴隶,正在分批运输,不是被送往东北平原垦荒,就是被运回本土进行各种建设。

    司宏壮是不知道国家中枢已经做好处置方案,是要从精神到肉体完全抹掉半岛民族的存在,对于赞普特.华伦的叫嚣,平淡地说:“你以为大汉会缺炮灰?”

    赞普特.华伦听完翻译沉默了。

    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强国,怎么会缺少比征服的国家或是民族?强国在有需要的前提下,随时随地能够拉被征服的民族出来当消耗品,赞普特.华伦已经知道汉帝国攻灭了至少八个数百万人口的国家,理所当然地认为汉帝国真有能力拉出无穷无尽的炮灰。

    强国驱使被自己征服的民族上战场为自己服务真不是在胡说八道,罗马一直都在干这事,曾经的帕提亚和现在的波斯萨珊也都在做,甚至是曾经强大过的国家「民族」也都干过,像笈多王朝这种拉本国贱民当炮灰根本就上不了档次。

    对了,中原王朝也极少会拉被征服的民族出来当炮灰,哪怕是拉炮灰也是拉了很少的数量。司马一家子重新一统中原之后倒是那么干了,却也被自己武装起来的炮灰给干翻在地,估计就是因为有司马一家的前车之鉴,才让随后的历朝历代不敢那么干。

    事实上罗马也是被自己武装自己的炮灰干翻在地,只是目前还没有发生,不过要是历史没有发生改变的话,离这一幕发生也不远了。

    战场之上,两支炮灰用着不一样的精神面貌在交锋,不到一刻钟胜负就明摆出来,是汉国这一边的炮灰击溃了笈多一方的炮灰,让笈多一方的正规军不得不顶上。

    “撤退轮换了,立刻执行命令!”

    犬郎最后还是挂彩了,只不过因为有皮甲的保护只是皮肉之伤,手里的战剑却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弄没了,换上了一柄阿三那边的弯刀。

    汉军在使用仆从军上面没有显示多么酷烈的一面,该让仆从军用血肉之躯蹚出一条血路的时候不会犹豫,该让仆从军后退休整的时候也很干脆,估计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仆从军打从心理上更乐意卖命?

    新一批的仆从军接替冲锋,他们撞上的是笈多一方的正规军,战况立刻是僵持了下来。

    笈多王朝能够成为区域性霸主并非侥幸,至少是很舍得耗资武装自己的正规军,没可能是每个士兵都有甲胄,手里的武器却一定是制式铁质兵器。

    仆从军撞上的是一支武装了甲胄的笈多正规军,那些笈多士兵一个个身穿板甲,有着一面上下牙月的盾牌,又有一支瞧着像枪又像矛的长兵器。

    “举盾!”

    “刺!”

    笈多的盾牌,上下的牙月都有锋利的锯齿,显然是能够作为防御盾牌又能作为攻击武器,看他们排列成为密集队形,一踏一顿举盾刺出兵器,战法上面很是有种曾经斯巴达人的「希腊」作战风格。

    赞普特.华伦看到己方的部队牢牢守住战线,甚至是还能向前进行反扑,汉国的仆从军被杀的尸体倒卧一片,骄傲地说:“换上我们真正的士兵,战况立刻不一样了。”

    司宏壮自然也能看到那一幕幕,仆从军的冲锋依然凶猛,可是真拿排列密集的笈多正规军有点没办法,扭头看一眼得意洋洋的赞普特.华伦,下令:“仆从军左右两翼散开,命令具装步兵出击。”

    汉国在平蛮校尉部并没有正规骑兵,让斥候组织起来去冲阵的事情太蠢又不会干,使用其他兵种冲阵效果会有却不免伤亡太重,让具装重步兵上场正合适。

    笈多这一边带过来的也都是步兵,仅是带了极少的马匹以及大象给特殊阶层使用,战场之上自然也是看不到笈多一方的骑兵。

    得到向两翼散开的仆从军,他们内心是什么想法并不重要,正在做散开动作的时候,听到后方爆发而出的那一声“汉军威武”战号,下意识就随着吼了一声“天朝万岁”的口号。

    一些仆从军扭头向后看去,看到的是一片钢铁丛林踩着沉重的踏步声在如一面墙壁那样推进,那沉重的踏步声非常整齐,甚至都将战场上的吵杂声给掩盖了下去。

    由一千五百具装重步兵组成的长形方阵正在向前,一千五百只脚丫子同一时间踏到地面,发出的动静就好像是几十个战鼓的擂动。

    身在战船之上观看战场的卡特鲁克.卡普,他已经有点不顾自己高贵婆罗门的身份,刚刚召集各战船编队指挥商议完突围战术,爬上了船桅的站斗观察滩头战场。

    “啊,一片金光闪闪……”卡特鲁克.卡普看到的是清晨阳光照射之下,有如一面钢铁墙壁的汉军具装重步兵身上甲胄的阳光反射:“甲具步兵!?”

    每个文明都有自己对事物的称呼,就好像汉国这边是称呼阿三,波斯萨珊那边是称呼信度。

    一再向前迈步推进的汉军具装重步兵方阵,他们没有做小跑冲锋的举动,就是缓缓地向前推进,笈多一方的长弓手一开始还会射箭,几波过后连一名汉军具装重步兵都没射倒也就放弃。

    弓箭的确是对身穿重甲的重步兵没什么办法,箭矢除非是射中关键无甲部位,要不然不是被弹开,哪怕是射开甲胄也不会有什么致命伤。

    “举盾!”

    具装重步兵就是再行动缓慢,迟早也是会抵近敌军,他们靠近到笈多军队,笈多一方的那声“刺”就被喊了出去。

    战场之上立刻就出现了金属交鸣的声音,那是矛尖与陌刀「阔剑」的磕碰,或是矛尖与板甲的接触。

    不知道谁一声大嗓门,几乎是吟唱而出的“起”,汉军具装重步兵这边的所有士兵皆是随之吟咏“起”,下一刻是陌刀的刀光不断闪现,阔剑也是抡圆了不断地挥舞……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