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历史军事 > 席卷天下 > 第677章:谜一般的自信

第677章:谜一般的自信

作品:席卷天下 作者:荣誉与忠诚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厄古泰.巴赫拉姆没有回到本方战船,米远也不觉得船上多两人有什么威胁,就那么待在汉军战船之上。

    波斯萨珊是真的想要加入这一次海战,对于完成祖先未完成之事,也就是与汉军并肩作战,的确对厄古泰.巴赫拉姆很有吸引力,但更多的是出于一种未雨绸缪的考虑。

    能够被认可为当世大国者{帝国}没有一个是徒有其名,不会因为一次局部战争的失利而就沦落到即将亡国的地步,会因为一场局部战争有亡国之忧的国家只会是小国,真正的大国不到半壁江山沦陷随时都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厄古泰.巴赫拉姆不知道现在的汉国与曾经的汉室有什么关系,他只知道一点,哪怕现在的汉国不是曾经的汉室,只要目前的汉国是在同一片土地上建立起来,那么底蕴绝对差不多哪里去。

    波斯萨珊就是在帕提亚帝国{安息}的废墟之上重新建立起来,曾经的帕提亚帝国被罗马打得遍处废墟,连带都城{泰西封}也被劫掠一空,可他们重新奋起之后,只不过一百多年的时间罢了,同样的土地和一样的人种,有了不同的领导阶层,却开始在与罗马的交锋上获得优势。

    有底蕴的国家不会因为一场战争有太大的影响,相反是会在一次失利后进行更加凶猛的报复,厄古泰.巴赫拉姆坚信汉国就算这一次失败了也必将卷土重来,打算与之共同对敌是要结下一些情份,为日后两国打开一个友好的交流窗口。

    厄古泰.巴赫拉姆本以为汉军要在这一次与笈多王朝的交锋中落败,随着汉军舰队的出现却是有了新的转机。

    “你们是故意让信度人登陆的吧?”厄古泰.巴赫拉姆虽然是在用问句,可内心是异常笃定。他满是赞叹地说:“一定是这样子的。现在信度人已经登陆,舰队也进入浅滩区,夜幕之下哪怕想要突围,调度上也不允许。”

    为什么埋伏战那么好用,不就是因为打了敌方一个措手不及?任何军队在遭受突然袭击的时候,一瞬间绝对是慌了。遭遇埋伏的那一方哪怕是比埋伏一方兵力多,内心因为出现惊慌和迟疑,战斗力必然是会出现下降。所以了,埋伏战打得就是一个摧垮敌军心理的战术。

    在任何未确定的因素下,被袭的一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踏入了对方设置好的陷阱,既然对方布置了陷阱就绝没有那么简单,在这个时候哪怕是上层能稳得下来,士兵却是不会,导致上层就算想打也只能选择不打,胜负在踏进陷阱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米远哪里知道那么多啊!他却是不愿意在外人面前露怯,笑着说:“指挥此战的将军,是一名灭国将军。”

    说桓温有灭国之功绝对没有说错,他率军三月之内灭亡了李氏成汉,汉国之内有灭国之功的统帅那就那么几个。

    作为武将最值得炫耀的莫过于有灭国之功,这个是在每个国家都公认的事实,厄古泰.巴赫拉姆一听立刻肃然起敬,见米远打开话匣子也就借机问起了汉国的事情。

    只要是个人就没有不乐意被奉承的,米远虽然不知道波斯萨珊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也不知道波斯萨珊有多强的实力,已经从厄古泰.巴赫拉姆那里知道巴赫拉姆家族在波斯萨珊也算显赫,汉国已经发生的战争没有保密的必要,也就讲了一些。

    尽管是依靠翻译,厄古泰.巴赫拉姆却很专注地在听,他听到汉国进行的数十万人间的战争不下于十次,灭掉的数百万人口之国不下于八个,已经统治过千万平方里的疆域,不由对于汉国的赫赫武功感到极度震惊。

    目前已知的国家之中,超过百万人口的国家绝对是少数中的少数,过千万人口{不算奴隶}的国家也根本不会超过三个,她们是汉国、波斯萨珊、笈多王朝。罗马统治下的人口当然不止千万的数量,可真正的罗马人也就数百万,差不多就是一个罗马人与数十个奴隶的比例。

    现在的时代中,真正建国的民族也不多,更多的是以部族{部落}形态的存在,真正算得上国家的基本是在“世界岛”和非洲,其余各个大陆上面真没有多少国家。

    曾经的罗马与帕提亚进行了百年战争才决出胜负,厄古泰.巴赫拉姆很想知道汉帝国灭掉那八个数百万人口的国家用了几年,听到仅是耗时十年不到,脸上满是懵逼,内心除了震惊就是不信。

    米远才不管厄古泰.巴赫拉姆信不信,只知道向异族炫耀本族武功很是爽快,后面得到通知,大舰队那边命他们加入到西北侧的封锁,才没功夫搭理厄古泰.巴赫拉姆。

    伏伟所率舰队与笈多战船编队的较量依然在继续,就是因为双方艨艟和战舟入场,大船编队都是拉开了距离,战况进入到极力击沉艨艟或战舟的阶段。

    不管是艨艟还是战舟,它们的体积都不算大,设计之初就考虑到灵活性,毕竟就是专门用来进行冲撞战术的。

    大编队交战的时候,预示着不管那一方的远程攻击都会非常密集,大船可以最大程度地承受床弩和箭矢的攻击而船体没有致命损伤,像是艨艟和战舟则就没有那么强的防护力。

    汉军的艨艟有坚固的顶层,除了船尾的出入口之外都是密封,仅是在前方和两侧留下观察孔。每艘载员也就二十二人,其中的十六人是操作船桨,剩下的六人包含一名船长和五名作战人员。不过得说实话,艨艟的作战人员其实没多大用,他们这种船只十分低矮,就是逮着敌舰冲撞而去,并且是撞完就跑。

    笈多王朝的战舟,长度该是有个十二三米,宽度在四米左右,顶层有遮掩物,却是规格不一,有些是木材结构,有些则干脆是布质结构。除顶层结构之外,四面并没有遮拦物,每条载员该是有个二三十人,与之汉军艨艟有区别的是弓箭手数量较多。

    像艨艟和战舟这种“小船”也就在相对风平浪静的水面有作用,要是那种随时随地都能掀上个十数米高海浪的海域,大船都不能保证不被颠覆,它们就该是分分钟要完的下场。

    海战的节奏都不会太快,不管是在冷兵器还是热兵器时代皆是如此。双方从接触到开战,又经过不断的厮杀,人员的损失必然是有,可没有发生接舷跳帮战真没折损战船。

    后面是双方的“冲撞舰”上场,艨艟和战舟却是各自被针对,真正能够冲进战船编队的数量少之又少,成功冲撞的就更少,打得热闹却是效果不大。

    汉军艨艟成功冲撞了两艘笈多大船,可这两艘艨艟随后也被击沉。

    笈多一方的战舟则是没有成功冲撞,它们靠近到汉军大船编队百米之内就被密集覆盖。

    海战打到这一阶段,原本是被派出进行冲撞战术的艨艟或战舟,它们实际上更多是互相之间进行纠缠,撞来撞去的互相伤害不提,逮住机会也会不断向对方射箭。在艨艟与战舟的互射之中,却是艨艟这边更多时候是在挨射,这个却与设计的理念有关。

    陆地上和海面上都在发生交锋,该片区域的夜幕火光处处,老天也是细雨、小雨、中雨、大雨来回折腾,从夜幕刚刚降临一直到深夜,又从时间的流逝中来到凌晨。

    秋季的白天会来得稍微晚一些,处于战争状态的两支军队,笈多王朝这边是压根没人能够休憩,汉军作为“东道主”倒是因为战略纵深的关系只有前沿部队没消停。

    平蛮校尉部是该片区域的汉国官方命名,其范围拢括了现代缅甸的沿海陆地和近海,主基地是在仰光这个位置,分属基地则是分布在各处,其中主基地延伸到内陆越是二十里左右。

    笈多王朝进行登陆,他们所抢占的阵地也就是滩头向内延伸三里左右,纵宽该是有个五六里的扇形。超过一万五千笈多部队上岸,几乎是舰队装载的部队七成兵力投送上去,剩下的人员也在陆陆续续投送之中。

    “的确是一个海上强国。”桓温并不否认这一点,他依然是待在山顶位置纵观全局,用一种思索的表情说道:“大概三个小时能够投送超过一万的兵力登陆,这一点我们办不到。”

    事实上汉国海军是有干过跨海投送兵力的事,那是汉国重新光复交趾之后,对林邑沿海进行入侵。恰恰就是因为有干过才会出现对比,汉军对林邑的入侵次数不少,跨海登陆最快的是在一个小时之内投送两千兵力上岸。

    “他们战船冲滩的举动可以借鉴?”桓温说的是笈多的船只直接冲向浅滩,后面又说:“有必要专门研制向滩头投送兵力的船只。”

    大船冲滩是一个细活,对船只也是极大的考验,再来是得搞清楚潮汐,要不然就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但只要牵扯到战争,很多时候消耗讲的是有没有意义和价值,不是说会损失多少的问题。

    “将军。”司宏壮不是海军,关注度并不在海军上面,瞅了眼东方,那里现在并没有朝阳升起的迹象:“再有一个小时便是白昼,末将是否下山进行最后准备?”

    桓温知道司宏壮是什么意思,他们的作战计划中,新一天的到来就意味着战争的升级,一直憋着的陆军将会大规模参战,陆地上必然是将已经登陆的敌军赶下海喂鱼,交战场地是在平蛮校尉部,那么作为平蛮校尉的司宏壮理当是该参战,并且是作为前线指挥的存在。

    “敌军舰队必然想要离港,却不知道是否心够狠?”桓温说的是卡特鲁克.卡普会不会放弃已经登陆的笈多军队。他思索了一下,说道:“攻击力度看本将给予的信号。”

    司宏壮没什么好说的,行礼应“诺”也就冒雨下山。

    一夜未眠的卡特鲁克.卡普已经是满眼的血丝,他当然知道自己踏入了一个陷阱,要说一开始产生多大的恐慌倒是没有,一切是源于对己方海军的信心,可是后面的发展却没有他想的那么理所当然。

    笈多这一边先行出战的海军编队与汉军的编队陷入纠缠,双方的交锋已经进行了十多个小时,各自战沉多少艘,又有多少艘失去战斗力,实际上作为两支交战军队的最高指挥官都没能那么快得到战报。

    卡特鲁克.卡普忧虑的是海上交战没有取得绝对优势,最先投入海上交战的舰队一再获得增援,可是依然被汉国海军拦在沿海一线,他们是一种被堵住的状态,甚至还有另外的一支汉国海军游弋在北侧海域。

    不用过多的猜想,卡特鲁克.卡普很清楚北侧的这一支汉国海军是为了拦截他们的退路,有必要的时候还会加入战场,不过那是在他们抓住机会给予笈多海军致命一击的时刻,他怕的也就是这个。

    雨势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云层似乎也在缓缓地散去,初九的半月偶尔能够露出,随着云层的散去东方也出现了鱼白。

    “突围不要停。”卡特鲁克.卡普尽量保持着一名婆罗门该有的雍容,脸上还要带着自信的微笑,嘴中却是说道:“却是能够派出使者与汉帝国进行沟通,你们谁愿意前往?”

    旗舰之上汇聚着不少刹帝利,他们都知道自己踏入了汉军精心准备的陷阱,关于能不能获取最终胜利暂时没有多想,却依然认为至少在海战上面哪怕落败也不会太惨,值得忧虑的不过是投送到滩头的部队会有什么下场。

    “尊敬的卡普。”赞普特.华伦站了出来,行礼之后说道:“我愿意为您效劳。”

    “很好。”卡特鲁克.卡普颔首道:“你的前去与正在交战无关,是两个强国之间建立沟通渠道。”

    赞普特.华伦也明白这一点,他们虽然是在南亚大陆,可是与中亚乃至于非洲、地中海、欧罗马都有密切交流,而这些地方都是奉行打归打,但交流不能停的准则,是该有个足够份量的刹帝利到汉国那边,就是他们没搞明白中原文明并不讲那一套。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