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历史军事 > 席卷天下 > 第676章:真正的较量才开始

第676章:真正的较量才开始

作品:席卷天下 作者:荣誉与忠诚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真是……四处烽烟啊!”

    “是啊,敌军竟然情况不明都敢登岸。”

    李迈和伏伟在开战之前是同处一船,其余各编队的指挥也是汇集开会,等待要开战会各回各船。

    他们起锚开拔将近四个小时才抵达战区,航行路线上有一片海域是在下雨,稍微耽搁了一下下,却未有太大的影响,战船减员什么的更是没有。

    从舰队的角度看向平蛮校尉部,夜幕之下的那里处处火光,也是充满了密集的烟柱,显然是历经过惨烈的大战。原先的水寨之内,位于水面之上的光点也是很多,那是笈多战船上的灯火,另有一支舰队正在向己方运动。

    “收到己方灯语,海面有我方战船编队。”

    “数量二十四,幸存战力十九,另有善意势力战船十二。”

    李迈不断得到情报汇集,就是灯语虽然可以进行沟通,但灯语实际上能表达的信息与直接面对面交流无法比,只能得到一些概况。

    “善意势力?”李迈并不知道是哪个,他知道有萨珊王朝这个国家,却是无法想到会有波斯萨珊的船队来到战场:“这是我们的战争,命前方编队指挥将那支势力带离。”

    汉国从来没有所谓的盟友,哪怕是有并肩而战的势力,也是藩属国。

    盟友,那是互相承认对方的实力,是一种平等的结盟{哪怕是表面上},许多汉国的武将并不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或势力有资格成为自己的盟友。

    到来的汉国战船数量为一百五十七艘,除开李迈所在的旗舰和伏伟所在的战船皆是超六十米的大船之外,余下三十艘达到四十米以上,剩下的除了七十艘艨艟之外皆为三十米的弩船。

    他们是从东南方向而来,并不会全部直扑军港敌军,部分舰队会进行一段迂回,目的自然是切断笈多王朝海军的退却方向。剩下的战船必然是要围向正在出水寨的笈多海军,用最大的努力将他们堵在水寨之内。

    今天按农历计算是初九,天上哪怕是有月亮却也被阴云遮蔽,夜幕之中想要发现对方依靠的是船只的灯火。

    熄灭灯火,借夜幕的掩护接近敌船?少数战船的编队拉开或许可以这么干,战船一多却不会熄灭灯火,不然肯定会发生相撞意外,双方也就明晃晃地展露自己的存在,都在朝着对方前进。

    天空依然阴云密布,稍微停了一段时间的雨势又在继续下,是那种蒙蒙的细雨,风却是诡异地停了下来。

    海面之上船桨拍击水面的声音非常频繁,那是一艘艘战船的水手划着船桨,每一艘战船的船舱都有着震天的号子声,战船一多就让这一片海域除了船桨的拍击声就是连成一片的号子声。

    在大海上,哪怕是互相都能看到对方,可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互相抵近,顺流或顺风的那一方速度会快一些,逆流和逆风的那一方则会行动缓慢。

    大海还讲顺流或逆流?水流不止是内河水系有,大海也有自己的海水流向,海水的流向是一种洋流作用,比之内河的水流要复杂上千倍万倍。大海和内河倒是有一点相同,那就是都存在旋涡,只不过大海上的旋涡绝对要比内河更多、更大、更凶险。

    依然待在山顶的桓温自然是发现己方舰队的到来,他发现登陆的敌军没有撤回战船的动作,知道布置的战策已经在发挥效果,却一点都没有当夜就将敌军驱赶下海的想法。

    夜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缺乏即时远程沟通能力的时代,任何的夜战哪怕是得胜己方的损失也绝对小不到哪去,除非迫不得已没有将军会去进行大规模的夜战,就是有夜战也是以小股部队对敌军进行袭击和骚扰。

    说到夜战,就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能够避免夜战各国也从不会在夜幕下进行大规模交战,理由依然是会出现大量的误伤。夜战的盛行是到了特种部队的尖刀战,可执行特种部队是利用夜幕渗透和破袭,他们自己的人数也没有多少。

    桓温当然不会让已经登陆的敌军安安生生渡过黑夜,他的选择是派出精干小队进行袭击和骚扰,弓弩部队利用地形优势朝每个区域时不时地覆盖上那么几次。

    阿三洋一直都是阿三的海,可他们对海域周边的陆地并不是每个地区都熟悉,过来袭击的阿三在事先有过查阅,资料却是极度有限。他们还无法在汉军到来并对地形进行改造之后有效侦察,实际上对这一片沿海地形是一种未明状态,就是再不稀罕贱民的小命想打夜战,也真不知道该往哪边突破。

    登陆后的笈多部队,他们只向内陆推进了三里左右,前沿自然是处于交战区,还是一种扇形的交战区,后方的中间位置正在加紧建设营寨,人最多的却是滩头位置。

    “东北面的那座山一直射来箭矢,我们的士兵无法进行还击。”

    每一场战争都会出现对高地的争夺,那是有敌军居高临下不但能将己方的布置一览无遗,还有敌军的远程攻击武器射程将得到增幅。

    现在笈多的登陆部队就遭遇到恶心事,位于高处的汉军弓弩部队肆无忌惮地不时来上几次覆盖,处于地势低的笈多弓箭手就算弓弦没湿射程也够不着。

    整条战线并没有随着夜幕降临而消停,双方的远程兵种互相射箭,作为坚守一方的笈多还要遭遇汉军小股部队偷袭,使得作为防御的笈多一方不断惊惊乍乍,身体已经非常疲劳,精神更是无比疲惫。

    陆地上是以骚扰战为主,有大变化也是随着新一天朝阳的升起。源于是一场登陆战的关系,海面之上却不会只有小动静。

    “必须将舰队拉到海上!”卡特鲁克.卡普作为婆罗门并不是一台造粪机器,相反正因为是婆罗门经过精英教育:“有活动空间的舰队才是有效的舰队,被围困在港内的舰队只是存在舰队!”

    要不怎么说笈多王朝海军强大呢?不止是他们船只数量多,还因为长久在海上的行动累积了大量的经验,“存在舰队”什么的可能没有成系统的理论,相关的认知却是知晓。

    “是的,是的。”赞普特.华伦绝对不是在拍马屁,极度赞同地说:“只要我们能够击败汉帝国的海军,登陆依然能够继续。一旦我们无法击败他们,成功的登陆也是失败。”

    止于目前,中原王朝根本没有打过海战,中亚以及欧罗巴的文明却是有过相当多次的大海战,其中还不缺乏渡海登陆战。

    笈多王朝是建立在贵霜帝国的废墟之上,不但是得到贵霜帝国的诸多遗产,实际上也吸纳了不少大月氏人种。最为重要的是笈多王朝与罗马的海上贸易非常盛行,真没少从罗马身上吸收营养,对于地中海区域曾经发生过的战例不会陌生到哪去。

    跨海登陆作战的关键真就不是陆军,是海军能不能掌握制海权。进攻一方控制制海权,不但能够源源不断地向陆地投送兵力,后续的辎重补给也才能够得到保证。防御一方掌握制海权,不管进攻方向陆地投送多少兵力都是在送人头。

    海上交战的节奏不比陆地,舰队交战的容错率绝对要比陆地交战低,那是交战双方所依赖的工具所产生的不同后果。

    夜幕之中两个不同阵营的舰队,他们皆是盯着对方的灯火在进行动作,沿海区域的海浪本身就不高,再加上目前没有大风,航行于海面上的战船实际上并没有出现大颠簸,可以使互相之间都能看清对方的灯火。

    “我们不敢熄灭灯火,怕的就是发生战船相撞,他们也是亦然。”伏伟也借战船灯火对笈多的战船数量有可观判断:“对方数量比我们多,如无必要必需掌握好交战距离。”

    伏伟是带着五十八艘弩船和三十艘艨艟作为先期投入交战的部队,弩船与艨艟之间又拉开了距离。在他的指挥下,五十八艘弩船分列成为两支编队,都是摆出了“t”字阵型,艨艟则是分散游弋在弩船阵型周围。

    汉军战船的床弩布置与现代战列舰的舰炮布局差不多,只有在横列对敌的时候才能发挥出最大火力,“t”字阵型恰恰就最能发挥出侧舷火力,不管是在前战列舰时代,还是进入到无畏舰时代,基本上都是使用“t”字阵型。

    对了,汉国虽然已经有青铜炮,可是并没有投入到海军战船的使用上面,除了是因为陆军对青铜炮的“划分”严重之外,还与海军没有可以让青铜炮发挥威力的战船存在。

    海军想要使用火炮,首先是要船体能够经受住震力,吨位上面也绝对要足够,后面就是关于炮位布局了。

    刘彦已经下令各船厂研究可以部署青铜炮的战船,他本人还给出一种思路,那就是给予盖伦船的设计草图。

    汉国海军短时间内无法得到装备青铜炮的战船{非系统},最快估计也要三年之后,甚至有可能更久。毕竟一种新生事物都是需要一再验证,尤其是海船更是如此,需要在验证中不断积累经验,才会有成品,而这个成品甚至都还要经过一再的改善。

    “发射!”

    因为战船之上都有光源,可以判断双方之间的距离,对寻找目标并没有太多障碍,汉军战船在敌军战船进入己方射程之后,各战船就相续发射床弩,手持劲弩的弩兵也是随之发射,瞬间海面之上又是在上演“流星雨”的画面。

    这个时候的海上交战,远了就是拿箭来射,通常意义上很难对战船造成致命损伤,是以杀死杀伤对方船员为主,再来就是火箭可能会引燃敌方战船。

    海面上的“流星雨”再次上演之后,该海域的天空不断来回激射火箭,一时间就是光亮大作,使双方皆能看清楚对方战船是什么款式。

    笈多王朝是一个海上强国,他们的战船却没有突破这个时代的桎梏,比如床弩的布局上面,不像汉军战船布置在船首以及船尾、两舷,基本上就是哪里的空间比较大就摆在哪里,通常会是布置在船头。

    因为床弩布局的关系,笈多王朝并不会排列一字型战列线,是采取船首对敌的方式,整支舰队看去是使用传统的三角形冲锋阵型,将船体最大的战船摆在三角前锋位置,导致被集火也就更为密集。

    都是使用船桨动力,大型战船速度上的差距并不太大,只要是有心拉开距离,大船想要冲向对方进行接舷跳帮战无疑非常困难,在这个时候显得灵活的战舟{艨艟}就有了展示身手的机会。

    双方开始使用远程武器对射的时候,两支舰队的指挥官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下达艨艟{战舟}冲锋的命令,可以看到在大型战船拼命对射的同时,体积较小的艨艟{战船}以船桨极快划水的速度窜上去。

    “床弩改变攻击目标!”

    同样的指令又在两个阵营的不同战船之上被下达,不管是艨艟还是战舟,都是以撞击敌船水平面之下船体为目标,要是被撞上必然是会出现破洞,介时海水肯定是要灌入,没有及时堵上就等着船体倾斜沉没。

    床弩射中战船时,会破开船体钻出大洞,可是通常并不会造成致命伤害,但它们要是能够射中体积小许多的艨艟或战舟就不一样了,强大的贯穿力量必然是会击碎顶层,给予上面的士兵沉重的杀伤,甚至可能一击穿透船底。

    在双方派出以冲撞敌船为目标的艨艟或战舟之时,又都是做出相同的举动,那就是开始更变船头,都想要拉开彼此的距离,一时间双方也都放弃攻击彼此舰队中的大船,是将所有远程攻击用在针对艨艟和战舟上面。

    大海之上新发生的激战吸引了战场所有人的注意力,本就是来做一个“围观群众”的中亚和南亚各国肯定不会放弃就近观看大战机会,更清楚今晚的海战只是开胃菜罢了。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