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历史军事 > 席卷天下 > 第672章:以强汉的名义(上)

第672章:以强汉的名义(上)

作品:席卷天下 作者:荣誉与忠诚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汉军旌旗重新出现在西域,尽管是止步于鄯善,可是对西域诸国的震动绝对不亚于一场十级地震。

    西域从西汉开始被中原王朝所控制,西汉阶段实际上只是一种名份,并没有太强的控制力,首建西域都护府驻军其实并不多,最少的时候只有数百戍边将士。当时就算是设立“州”委任刺史,可实际上刺史也只有奏报之权,在地方上的权利并没有多少,中枢是采取绝对的中央集权之制。

    从东汉重新控制西域再次建立西域都护府,可算是增加了常备驻军的数量,但很多时候也就是三千人左右,时而会达到两万。西域都护府的驻军数量足够,对西域各国的控制力当然就越强。干出数十人就敢冲进一国王宫杀死国王,基本上就是频繁出现在东汉时期的事情。

    中原被游牧民族所统治是西域各国所知道的事情,他们讶异的是羯族的统治崩溃得太快,汉人重新的崛起也够迅猛,更加担心受怕的是汉人既然重新崛起再次将西域纳入控制。

    有了西域各国加油添火地渲染“汉人威胁论”,关于东方再次屹立起一个汉人帝国的消息也就被广为传播,首先正视这个消息的是悦般、匈尼和乌孙。

    悦般和匈尼会重视,是有北匈奴后裔与汉人是不死不休的大敌。曾经的汉军只是知道北匈奴在哪,就不远万里和不计代价进行远征,他们的单于被手刃,还被割掉脑袋传檄四方,充分展示了那一句“明犯强汉虽远必诛”的真实性。

    源于知道对方存在就不计代价地讨伐,残存的北匈奴后裔绝对有紧张的理由,只是他们在悦般和匈尼虽然有话语权,可是无法影响两国国策,能做的事情并不太多。

    乌孙现在的处境并不好,他们是先抱匈奴人大腿崛起,后面又紧抱汉帝国大腿成了西域霸主国,匈奴和汉帝国先后崩溃,没有大腿可抱的乌孙先是遭遇西域各国的联合反扑,后面又遭遇到东进的波斯人和阿拉伯人打击,不但是疆域一再减小,连带整体实力也是下滑得厉害。

    要说西域地界有谁对东方的汉人再次崛起最为兴奋,那么真的当属乌孙人无疑,他们甚至都在酝酿再一次的联姻。

    西域各国和悦般、匈尼都在咋呼,波斯萨珊想不注意都难。

    目前的波斯萨珊已经恢复过来,开始在对罗马的战争中能够获取优势,他们本来对重新崛起的汉人并没有太在意,毕竟不管汉帝国再强,两国也是相隔数个国家,路途上也真的是遥远得有些没边。

    让波斯萨珊感兴趣的是,他们发觉罗马与笈多王朝的海上贸易份额一再下降,没几个月甚至到了几乎断绝的地步,一打探才知道笈多王朝正面临汉帝国海军的侵袭,可以说一瞬间是乐不可支。

    波斯萨珊原以为汉人再次崛起和他们完全没什么关系,所想到的也就是路上丝绸之路有望恢复,稍微琢磨该怎么收取路上丝绸之路的过路费,可是汉人的武力伸到了笈多王朝就有些不一样了。

    笈多王朝与罗马的贸易份额真不少,甚至是罗马一再向笈多王朝大肆进购兵器,那么波斯萨珊理所当然就敌视笈多王朝。

    另外,波斯萨珊的海军实际上也经常与笈多王朝海军发生海上冲突,那是波斯萨珊的海军要切断罗马的海上贸易,笈多王朝重视与罗马的海上贸易自然不能无视,发生较量也就理所当然。

    波斯萨珊知道阿三洋状况的时间是有些晚,他们实际上也没有猜到规模会那么大,以至于刚过来就发现笈多王朝纠集了超过一千艘的大舰队要和汉帝国拼命,说实话是真的有些被吓到了。

    此时此刻,厄古泰.巴赫拉姆就率领着一支十二艘战船组成的舰队,远远地吊在卡特鲁克.卡普所率大舰队外围。

    “不止我们,有实力过来窥探的国家都派出了舰队。”库思劳.索罗德亚斯是厄古泰.巴赫拉姆的副手,他指着远处的黑点,说道:“塞种人的船队就在我们不远处。”

    现在的塞种人国家可不算少,他们最开始是栖息在西域,甚至有在河西生活过,可是被大月氏人一再驱赶逐渐向西迁移。塞种人是一个白皮肤系的人种,一度被融合进入贵霜帝国,后面贵霜帝国崩溃再次独1立建国,目前最大的塞种人国家叫两萨特拉普。有许多的塞种人是分别生活在阿三的各个邦国,包括萨珊王朝的东部和东南部也有相当数量的塞种人。

    “五百艘的大舰队啊!”厄古泰.巴赫拉姆注视着远方一大片的笈多舰队,多少是感到忌惮地说:“他们(笈多)还有更多的船只没有出战。”

    “笈多是海上强国。”库思劳.索罗德亚斯觉得这一点包括他们在内和罗马都有些比不上,他感到不解的是:“汉帝国重新崛起,没有在西域大动干戈,反而是从海上入侵笈多,很不平常啊。”

    关于汉帝国的传说实在太多,仅是拿击败并迫使匈奴向西逃窜就属于史诗级别的伟业,没人能够否认汉帝国陆地上的强大,可真没人听说过汉帝国海上有什么动静。

    “我们能够在被罗马人肆虐后重新恢复过来,作为曾经四大帝国之一的汉帝国当然也能。”厄古泰.巴赫拉姆在出发前被沙普尔二世召唤,临时恶补了不少关于汉帝国的了解,就说:“在远古的时候,我们与汉人有建立过盟友关系,也从未有过交恶,对于汉帝国入侵笈多王朝是一件乐见其成的事情。”

    帕提亚和汉帝国是有过建交,不过那是刘彻在位时期的事情了,汉帝国这边是张骞出使,帕提亚帝国为了迎接汉使可是弄出不小的动静,光是甲骑具装就派出两万,一众步骑接近十万,算得上是历史上迎接他国使节团规模最大的一次。

    刘彻与帕提亚接触是为了结成盟友,是发生在无法说服大月氏人东返的前提下,渴望在西方有一个盟友能够夹击匈奴。不过那个时候帕提亚和罗马都打成了狗脑子,帕提亚帝国压根就没有兴趣去打什么匈奴人,相反还想着与汉帝国结盟之后,有汉军可以加入到针对罗马人的战争。双方面想要的一致,可谁都没兴趣听谁的,也就留下友好关系而没结成实际盟友,不过在帕提亚官方记载上面的确是将汉帝国视为盟友。

    帕提亚亡国,波斯萨珊重新建立并崛起,不管是为了雪耻还是处于利益需要,波斯萨珊和罗马的战争并没有停止,与帕提亚时期不同的是波斯萨珊现在是处在有优势的那一方,就是优势并不明显,波斯萨珊潜在的敌人也比帕提亚时期要多得多。

    “因为罗马无法从笈多得到军购,我们在叙利亚战场上再次击败罗马人。”厄古泰.巴赫拉姆深吸了一口海风,大笑道:“我是真心期盼汉帝国能够击败笈多人的舰队,并且一直将笈多封锁在陆地上。”

    如今的汉帝国已经不是曾经的汉室,包括波斯萨珊在内的任何一个国家却无法分清那一点,除开波斯萨珊之外也没人对新生的汉国带有好感,但不管他们是什么态度,谁都不清楚汉国究竟有何等的实力。

    大海远要比陆地辽阔,航行于海水之上的船只能够活动的空间更大,还不用被大山遮挡视野,指挥笈多王朝大舰队的卡特鲁克.卡普并不驱赶尾随的各国船只,想要的是让各国再次见识笈多王朝海上的力量。

    五百艘各式船只的大舰队坚定不移地想着预定目标航行,包括笈多舰队在内的任何一方都在猜测汉国舰队什么时候会出现,不少人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一看汉国在海上有多少力量。

    事与愿违的是,一直到笈多大舰队一再推进,都能够看到远方的海岸线,众人所期待的汉国海军也就是一些尾随的小编队,看不到有大舰队出海应战。

    “我们所知道的是,汉帝国在这一片海域的战船最多不会超过三百艘。”卡皮尔.马里克没有回到自己的战船编队,他被卡特鲁克.卡普留在旗舰作为情报官。他理所当然地说:“我们出动了五百艘的大舰队,他们的战船远远少于我们,不应战是理智行为。”

    远方的海岸线已经肉眼可视,笈多王朝这边的大舰队已经在做编队准备,对于汉国没有战船迎战心有困惑,大多却是觉得汉帝国自认为打不过才没出海应战。

    “那么……”卡特鲁克.卡普摸着下巴,笑吟吟地说:“我们是应该停在外面,派出使节登岸谈判,还是直接袭击上去?”

    “以过往的事例来判断,汉人并不显得好说话,相反是表现出野蛮无礼的一面。”卡皮尔.马里克说的也是事实,汉国海军明明能进行俘虏却每次都是击沉。他给出了自己的意见:“要让汉帝国正视我们的实力,只有先击败他们,然后再来进行交流。”

    五百艘各式船只排开就是一大片,卡特鲁克.卡普做出决定之后,一支数量在七十艘左右的编队也就脱离大编队独自向前。

    出战的七十艘笈多海军编队,他们在向前推进的过程中缓缓变成一个倒三角形,大战船基本是被安排在前锋位置,两翼则是一些船体小却灵活的船只。

    赞普特.华伦就是这一支编队的指挥,他所在战船就是摆在锋矛位置,睁大眼睛注视着前方,随着逐渐靠近已经能够看到水面之上的水寨。

    平蛮校尉部这边的水寨显得很庞大,直接向大海延伸出将近一里,宽度超过三里。此时此刻看过去,水寨到处都是在奔跑的士卒,从外向内看也能看到一排排停泊的战船,就是高度足够向里面看,除了前方有停泊战船之外,后面压根就是一片空虚。

    此时雨势并没有停下,大雨之下使视野有限,更远的地方就是一片的朦胧,赞普特.华伦耳朵里听着阵阵的战鼓之声,也能听到水寨彼此起伏的喊话,就是看不到有汉国船只出来迎战。

    “床弩准备!”

    笈多海军当然不缺装备床弩的战船,要不然哪有资格号称什么海上强国,他们的倒三角形随着越来越靠近汉军水寨之后,没有遭遇阻击的前提下又逐渐排成一条直线,随后是成了并排的阵列线,装备床弩的战船被安排在前方。

    赞普特.华伦就要下令施放床弩,却见汉军水寨那边有相当多的亮点腾空而起。

    汉军水寨没可能不安排远程攻击器械,现如今并不缺少列装床弩的国家,可作为床弩的发明国(文明),汉人的床弩射程依然是位居前列,理所当然是率先发声。

    笈多王朝前导舰队这边,他们在看到汉军水寨亮点腾空而起,一片“发射床弩”和“准备防箭”的口令混杂着被吼出来。

    一片雨势的朦胧之下,位处远方的各方势力所能看见的,就是那一片海域的天空中不断划过流星一样的亮点,那不止是床弩发射,实际上弓和弩也是加入战场。

    “真是梦幻一般的场景啊!”厄古泰.巴赫拉姆目视远处天空密密麻麻的亮点,也看到了笈多王朝前导编队和汉军水寨已经发生火势,极其赞叹地说:“这样的画面难得一见。”

    库思劳.索罗德亚斯却是一直在关注早就现身的汉国海军编队,提醒厄古泰.巴赫拉姆,说道:“汉帝国的战船编队正在会合。”

    一路尾随笈多大舰队的汉国战船编队有个五六组,以每一组三艘战船的编制,最多也就不会超过二十艘。他们的确是在进行会合,各艘战船的舰长也依靠火把在进行旗语交流。

    这些外出执行破袭战的汉国海军,他们并不知道平蛮校尉部的打算,之前一直尾随没有发动攻击,是在等待母港有舰队出来,等了那么久,笈多海军也向母港发动攻势,明知己方战船数量太少发动攻击无异于送死,可真没打算就一直旁观下去。

    “十五艘战船就敢对数百艘敌舰发动进攻?”厄古泰.巴赫拉姆已经猜出外围的汉国海军想干什么:“不愧是喊出‘明犯强汉虽远必诛’的民族啊!”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