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历史军事 > 席卷天下 > 第666章:闻“汉”之名

第666章:闻“汉”之名

作品:席卷天下 作者:荣誉与忠诚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也许是不甘心,又可能是小胜一场后信心得到增强,伏伟在后面选择远远吊在失败离去的笈多王朝残存编队后面。

    两个来自不同文明的战斗编队,他们一整天的较量是在后世的孟加拉湾区域,从后世靠近斯里兰卡的岛屿偏东,到交战结束是到了偏北区域。

    夜幕降临之后,伏伟原以为敌军会进行灯火管制,没想到的是敌军并没有那么干。

    “依然还是一个陷阱。”陈谭并不觉得有什么复杂的地方:“该区域应该是离他们的本土不远,留下灯火让我们继续追随,是希望我们继续跟下去。”

    伏伟就走到摆放海图的台子边,亲手标注海图后,下令:“放弃跟随,按照原定计划进行航线修正!”

    白天的交战,他们的三艘战船并没有遭受损伤……如果被箭镞射中不算损伤的话,其实是没有必要回到据点。

    一场仓促的遭遇,几乎一整个白昼的交锋,处于作战状态下的编队连进食的时间都没有,解除作战状态,改为警戒巡弋之后,一身的疲劳立刻就袭来,很多人是连吃饭都没有直接睡去。

    笈多王朝残存的三艘编队这边,皮卡尔.马里克的确是想要将汉国舰队吸引跟随,由于汉国舰队是进行灯火管制,他们没人能够确定对方到底有没有跟着。

    “只是小小的尝试,跟没跟都没有关系。”皮卡尔.马里克面对迪让.马库尔的疑问,耸着肩膀:“四艘船的损失对我们来讲并不算什么,幸运的是只用四艘船的损失就让我们认识到有了新的威胁。”

    不管是贵霜帝国时期,还是到了笈多王朝的建立,阿三洋一直都是阿三的海洋,从未有人能够从阿三的手里将这一片海洋的控制权夺走。

    皮卡尔.马里克真的没有将损失放在心上,他们进港靠岸之后,他甚至是心情非常不错地去喝了一点小酒,隔天重新与迪让.马库尔会合,才去见自己的上司。

    “你是说,昨天遭遇了一支从未见过的船队,他们没有任何沟通的意图立刻展开攻击?”

    卡特鲁克.卡普是一名婆罗门,理所当然也是一个贵族。他并不是一个体态肥胖且面目可憎的模样,相反看去是一个很是有贵族气质且充满威信的中年大叔。

    事实上大多数婆罗门在贵霜帝国时期和笈多王朝时期很是自律,他们认为自己是天选之民,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比无数人更加高贵,自小会接受成体系的教育,包括文学知识以及用于厮杀的武技,比较重视的则是管理学。

    在阿三这边,婆罗门只分为贵族和僧侣两种,贵族并非都是对等,要区分血脉{姓氏}的上系祖先来区分谁更高等。阿三从孔雀王朝时期就承认“邦”的存在,每一个高门的婆罗门实际上都是“邦王”的子嗣,逐渐又演变成为社会的管理者。

    阿三的服饰看上去很是花花绿绿,只要允许绝不愿意身上的布料只有一种颜色,能够佩戴更多的金子器物也绝不愿意失去风尚,各种如戒指、项链的挂件更是会镶满宝石,怎么看都很是有土豪范。

    卡特鲁克.卡普就是上述的模样,阳光照射之下浑身闪着金子和宝石的反光,很是困惑地盯着前来汇报的两人:“他们在我方船只已经明确停下表示投降的时候,对方依然展开一场并不荣誉的屠杀?”

    也许很扯淡,但绝对是事实,罗马人统治下的欧罗巴,阿三这边的各国,包括萨珊王朝,他们这个时候远比中原王朝更加讲交战规则。也就是,身份足够高贵的前提下,觉得一场战斗没有获胜的可能性,也没有逃跑的希望,投降并不是耻辱的事情,相反认可投降之后以赎金的方式赎命。自然了,接受规则保护的人只限于身份足够高贵和能付得起赎金,其余人该死还是得死,一般是成为奴隶。

    “是的,我向婆神起誓。”皮卡尔.马里克是刹帝利才有资格向阿三的至高神之一的湿婆神发誓,刹帝利以下的种姓还没有这种资格。他信誓旦旦地说:“他们绝对是一帮具有高度文明的国家,只是行为显得极度野蛮。”

    皮卡尔.马里克在发誓的时候,是右手点了一下自己额头的那个红痣,然而那并不是痣,是刹帝利才有资格点上的一种装饰。在右手点了一下之后,他是双手高举之后再向下摊开,双腿也会微微交叉下屈,是一套很有宗1教色彩的礼仪。

    “我会重视的。”卡特鲁克.卡普完全就没想问卡皮尔.马里克的编队损失了多少,他只是一再点头,后面像是施舍那样,说道:“一旦情报有用,你会得到应有的赏赐。”

    阿三的社会制度并不简单,他们接受官职世袭,中央却对地方从来未有过多强的控制力,也就存在一名最高统治者的国王,可是下面还会有数之不清的邦王。在他们的社会制度下,只要是身份足够都能组织自己的武装力量,但是从人员的军饷到列装的装备都是由私人出资。在执行国家任务出现损失,一般是上报多少全凭良心,后面会不会得到补偿又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了,皮卡尔.马里克只需要上报损失掉多少高种姓的人,并且需要支付那些牺牲高种姓的抚恤。下等种姓的那些人,包括损失掉的战船,他不去支付抚恤也是理所当然。要是国家不补充战船,他最多是少了几条船的指挥权,后面要不要补充则看他的财力。

    在汇报的全过程中,迪让.马库尔是作为背景墙的存在,他虽然一样是刹帝利,可家族破败之后并没有自己的武装力量,是因为马库尔家族和马里克家族世代交好,才在皮卡尔的战斗编队能混个职位,也就没有直接与卡特鲁克.卡普这个婆罗门说话的权利。

    两人后面是在一大队的奴仆带路下出了那座富丽堂皇的府邸,他们到了大街上是站定下来。

    迪让.马库尔早就想问了,但他懂得看场合:“为什么不将另一层猜测说出来?”

    “你是指,他们可能是来自远东大陆吗?”皮卡尔.马里克反而是一副‘你很逗’的表情,耸着肩膀说道:“我们没有证据,卡普也不会相信那个保守的国家会不远万里过来。就算真的是来自远东的那个国家,你不觉得不说出去反而更好吗?”

    迪让.马库尔既是愣神又是困惑,全完没听懂皮卡尔.马里克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我的兄弟,我们的先辈早就说过,国家归于国家,家族归于家族。”皮卡尔.马里克一副教导的模样:“马里克家族已经在那一场厮杀中为国家尽到义务,我也已经上报所知道的事实。现在我要思考的是,在这一场前所未有的事件中,马里克家族会获得什么好处。”

    不是只有中原的世家才会将家族利益放置在国家前面,是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在内的家族,他们首先考虑到的会是家族利益,再来才是国家利益。

    马里克家族在克塔克这边发展了数百年,时间越久就代表与本地各家族的关系越是盘根错节。皮卡尔之前已经对迪让.马库尔说过,克塔克这边出现了一些来自东方的商人,他认为里面肯定是有关联,或许会是马里克家族的一个机会,重新获得来自东方丝绸的机会。

    陆上丝绸之路从东汉末年就已经断了,萨珊王朝和笈多王朝还能从海上丝绸之路获得少许的货物,自萨珊王朝所在地盘以西则一点都没有。

    海上丝绸之路并不兴盛,甚至可以说只有极少的笈多商人会经由海路前去东晋小朝廷的地盘,也就让东晋小朝廷时常能够接待到一些根本就不存在的国家。

    东晋有史记载的朝贡次数并不算少,长江以北几乎全面失陷的前提下,那些前来朝贡的人基本是走海路,上报的国家名字千奇百怪,其实都不是正儿八经的外国使节团,是一些商人冒充使节团。

    东晋小朝廷的脸面早就被丢在地上践踏,压根不会去调查有没有那个国家,每次都会慎重其事地进行接待,还要给予朝贡的数倍回馈,以此来证明自己仍然是天朝上国,还是有一帮小弟愿意前来问候。

    “那个国家不是被北方的游牧民族压迫在南边吗?”迪让.马库尔多少是知道一些信息,但绝对是过时的。他猜测道:“难道是他们已经解决了外部危机,重新恢复到先前的强盛?”

    似乎也只有这一点才能解释得过来?要不然一个面临外部危机的国家,自保的力量都显得不够,哪有那个力量向外部进行扩张。

    笈多王朝还是知道东方曾经有一个强大帝国,也知道那个强大帝国陷入内乱最终被推翻,之后该是怎么样子则很少会去进行关注,毕竟双方离得太远了。

    “不管东方变成什么样,除了他们,我真的想不出会有谁能将触手伸到我们的海洋。”皮卡尔.马克里在街道上停下脚步,笑呵呵地说:“不过那是大人物的事,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找到那些东方商人。”

    克塔克在笈多王朝多少能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城市,人口究竟有多少谁也不清楚,只因为笈多王朝和之前的贵霜帝国一样没将贱民当成人,只会记录首陀罗以上的人丁户籍。

    克塔克就在海岸之边,有几处对外的贸易港口,外来人口基本就是从这里登岸,有些外来商人会前往华氏城{笈多王朝的首都},有些则是会在本地将商品贩卖并采购再次出海。

    阿三出产的商品还是非常多的,最大的出口份额却是颜料和金属,以优质钢的出口获利最多。他们当然不是直接卖钢,是制造成为武器,还不是那种制式的武器,是作为奢侈品向外贩售。

    作为地头蛇,皮卡尔.马里克还是耗费了将近半个月才收集到东方商人的信息,足以说明到了笈多王朝的汉人十分小心。

    “他们并不在克塔克,最后离开的一股是在七天前。”迪让.马库尔接受皮卡尔.马里克的雇佣并不止是在军务上面,平时更像是一名助手。他不得不怀疑:“一定是知道有人在探查他们的信息才走掉。”

    在这半个月里,阿三洋上面发现更多未知船队的消息已经增多,卡特鲁克.卡普还多次找皮卡尔.马里克进行询问,原因是笈多王朝这边的损失一再增加。

    作为本地最高管理者的卡特鲁克.卡普重视起来,首先干的事情是排查港口船只,还真的给扣押了一艘来自汉国的船只并羁押了一些船员,其余的汉国船只却是早早离港。

    皮卡尔.马里克有去过监牢看过那些被羁押的船员,他还特地带上了翻译,如卡特鲁克.卡普相同的是得到的信息非常有限。

    “我已经散播关于羁押船只的消息,相信很快就会有人过来联系。”

    皮卡尔.马里克至少知道东方又出现了一个统一的国家,国号还是极负盛名的‘汉’,他分不清楚当前的这个‘汉’与贵霜帝国时期的‘汉’有什么区别,却知道卡特鲁克.卡普只是因为听到‘汉’这个国号就决定带着羁押人员前往华氏城。

    阿三当然知道先汉,毕竟强大的贵霜连续多次在先汉那边吃过亏,曾经的大月氏一众贵族更因为求娶汉室公主的事情遭受奇耻大辱,虽然那并不关南方阿三什么事,甚至是拿这件事情在当笑话,可至少知道谁不好惹。

    “城主邀请我一同前往都城。”皮卡尔.马里克指了指安静站在旁边的管家,后面对迪让.马库尔说道:“我已经决定与城主一块去见国王,若是真的有人过来联系,需要你来进行接洽。”

    迪让.马库尔答应下来,后面却是无比迷惑地说:“为什么城主只是听到对方的国号就那么重视?”

    这一刻,皮卡尔.马里克多少是有一些优越感,一切只因为他所知道的信息真的不少,满是感概地说:“因为‘汉’代表着强盛和灭国、灭族无数,不光城主会重视,相信国王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