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历史军事 > 席卷天下 > 第664章:我来,我见,我发射

第664章:我来,我见,我发射

作品:席卷天下 作者:荣誉与忠诚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方位,十刻度!”

    “间距十三里。”

    “敌舰数量七!”

    现在并没有时钟,海上难以辨认方向的前提下,刘彦是搞出十二大刻度,提供海军通报发现目标的方位,也就是通常的几点钟方向。

    船桅之上的瞭望手,他手持拉长的单筒望远镜,站得高看得又远,没有发现也就罢了,要不然观察视野可达二三十里以上。

    海上能不能发现目标的因素挺多,波涛汹涌的大海,有些海浪可以卷起十数米,那就代表某个区域是凹陷下去数米。简单一点的说,大海并不是一直处于平坦状态,是会随着海水的波涛而改变高低度。

    不管是叫印度洋,或是厄立特里亚海,还是汉人称呼的阿三洋,该海域的海况在夏季时分,相比起太平洋和大西洋真的相对平静一些,比该海域还更平静的当属地中海。

    汉国海军初到阿三洋,任何非己方的船只都属于敌舰,得到通报的伏伟立刻下达备战命令。

    “敌舰只有七艘,可以相对抵近进行观察。”梁敏作为大副还是能够提出一些意见:“我们需要更为详尽的情报。”

    伏伟也是这个意思,他们的到来是为了摸清楚周边的情况,未名势力的船只一出现就是七艘,属于商队的机率无限降低,只有军舰才会编队航行,那就更有必要看看战舰是什么模样。

    “调整一下位置。”伏伟的知识库并没有季风的运用,但他至少知道风是从哪边吹来,战船该待在哪个方位更为有利:“迂回到风头位置!”

    舰队长的命令会一层一层的传达下去,战船之间是用旗语来沟通,本舰则是利用通风管来吼着传达。

    伏伟的旗舰是一艘长达六十米、宽十六米、吃水深七米,分为五层结构的战船,载重量为五百吨。它拥有四个船桅,舰首有两架床弩,船舷两侧各有三架床弩,船尾依然两架床弩,总装备十架床弩。

    两艘编队战船自然比不上旗舰,它们是一种长达四十五米、宽十三米、吃水深五米,分为四层结构的战船,载重量三百六十吨,船桅只有三个,舰首和舰尾各自一架床弩,船舷两侧各自两架床弩,总装备六架床弩的战船。

    现在算航速比较麻烦,顺风和逆风就是两个样子,依靠人力船桨的速度更不平均,总得来说最快航速可达八节左右。

    在伏伟这个编队发现笈多王朝战船编队之前,信息是处在不对称阶段,也就是汉国舰队发现了笈多王朝的编队,笈多王朝的编队却依然还没有发现汉国的舰队,那是汉国舰队拥有望远镜,而笈多王朝的瞭望手还只能依靠自己的肉眼没有辅助工具。

    在进入待战状态后,战舰上的各家床弩已经褪去遮盖的布包,各种口令之下装载弩箭。处于船舱的战士也大多上了甲板,他们人手一部强弩,做好了装箭工作就盘膝安静坐着。

    不用过多刻意地进行观察,包括床弩和强弩装载的都是带着可燃物的箭镞,毕竟目前所有的船只都是木材结构,不放火的用箭射来射去只能是杀伤人员而无法击沉,想要将敌方战船弄沉除了放火烧只能是展开接舷战。

    然而,接舷战既然能杀到敌舰底层的通海阀位置,那就等于是可进行俘虏,还弄沉做什么。

    海上的交锋耗费时间一般都比较长,经常需要一再进行迂回地抢占风势有利方位,双方在这个时候也会不断拉近距离,可能会互相眼瞪眼上个大半天才会展开拼杀,甚至眼瞪眼了一整天都未必会发生交战。

    所以了,海上的交战很少有一天就能决出胜负的战例,两支舰队交锋基本是按月来算,哪怕是正面决战打完了,后续的追击歼敌耗时数个月都是常见,还总能有漏网之鱼。

    “可以了。”伏伟还是第一次指挥编队进行海上接战,内心里还是有很大的紧张感,放下手里的望远镜,握了握手掌才下令:“向敌舰前进。”

    在这个时候,以伏伟所在战船为旗舰的三艘汉国编队,已经抢占了有利风势位置。他们是接近到敌方编队到五(陆)里左右,笈多王朝方面才有瞭望手察觉到。

    笈多王朝肯定也有旗舰的存在,是以战船挂上的风帆图案来进行区分。

    可以看得出来,笈多王朝七艘战船中最大的是一艘长度二十来米、宽度四五米、吃水深未知,水平面上却有两层的战船,余下的战船显得更小,怪异的是小小的战船却至少有四个船桅。

    “看起来是一种扁长的款式。”伏伟已经发现敌舰比己方小很多,看那一杆杆伸出船体的船桨,瞧着很像是一条蜈蚣:“没有发现船体之上安装大型远程攻击器械?”

    汉国的战船是经过刘彦干涉之后的一种变异船,船只从款式到结构大体倾向于公元十二三世纪,甚至是引进了一些现代才有的成熟理论,比如在大型远程攻击器械的布局方面。

    目前各个国家和民族的船只,实际上都还没有完全区分内河用船和海上用船,相似的一点就是会将船只的打造牵扯上一些陆地建筑物,比如船只水平面之上通常会有屋顶的屋檐结构。

    被伏伟这支编队发现的七艘笈多王朝战船,处于大海之上却有着亮眼的黄色,却不知道是木头本身的天然色,还是后面的上漆。

    船只肯定是要上漆,还是一种防腐的漆,古时候研究漆的民族(国家)并不少,率先将漆应用于海船的民族(国家)却是不多,古印度绝对是其中的一个。中原王朝早就制造出漆,却是应用在一些家庭皿器之上,反正没有用在海航上。

    “他们的战船很像我们的内河楼船。”梁敏手中的望远镜就没有放下过:“每层都有防箭女墙和箭垛,看去相对矮一些。”

    当代的战船基本都是一个款式,船上防御设施是采用陆地城墙方式,自然是存在女墙和箭垛,只不过都是木头结构的。

    双方相距一千米左右,汉国这边有望远镜可以观察得更仔细一些,还能进行评头论足,笈多王朝那边可就没法在一千米之外看得太详细。

    “有相关的印象吗?”皮卡尔.马里克看去没有丝毫紧张该有的样子,眯着眼睛看着远方三个模模糊糊的战船,问完副手迪让.库马尔,又扭头问测量员:“他们的速度怎么样?”

    “看不清楚。”迪让.库马尔也没有什么紧张感,他摇着头:“距离太远了。”

    这个时候那个皮肤相对黝黑的测量员才报告:“目测航速应该是三十三‘杼’。”

    每个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文明,每个文明都有自己的计量单位,像是诸夏的寸、尺、丈等等,古罗马的罗尺(pes)、罗步(passus)、和罗里(mīlle),人家阿三的长度单位就是怎么复杂怎么来。

    阿三受于宗1教的影响,很多计数单位听起来非常玄乎,模糊、逡巡、须臾、瞬息、弹指、刹那、六德、虚空、清净、涅盘寂静都各自代表着一个计量单位,极、载、正、涧、沟、穰、杼这些当然也是。问世间有多大,阿三回答“一沙一世界,一水一海洋”,就问怕不怕!

    “不明船只风帆全张!”

    等待双方靠近到七百米左右,笈多王朝的瞭望手总算是汇报了有效的观察情报。

    海上不知敌我的遭遇,用什么来判断对方是什么态度?首先看的就是对方的船只状态,也就是船帆是不是全速,再根据船头指向来判断后续可能会出现的动作。

    “敲钟!”皮卡尔.马里克大吼:“他们有敌意,立刻敲钟!”

    一阵的钟响就那么出现,没有多久七艘笈多王朝的战船开始从船舱涌出人到甲板,水手更是在监工的驱使下忙碌着捣弄风帆和绳套。

    现在还不流行“阵列线”这玩意,七艘笈多王朝的战舰尽力调整位置,一个半月形的编队逐渐成型。

    每一艘笈多王朝的战船之上,可以看到相当多手持弓箭的战士抵近女墙和箭垛,一些人则是提着火炉子在旁边待命,显然也是准备发射火箭。

    准备作战的同时,皮卡尔.马里克没忘记海上交战最重要的一部分,那就是抢占风势有利方位。

    笈多王朝每一艘战船都配置相当数量的奴隶,此时此刻一些监工就拿着鞭子不断抽,还要一脸狰狞地催促奴隶们快、再快、更快一些,谁敢动作慢一点就是一鞭子过去。

    伏伟远远地看到敌舰编队转变为半月阵型并不知晓对不对,反正就是觉得敌方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完成阵型改变很厉害。

    “还有多久能够进入射程?”

    “以目前的速度,再加上有利风势,快了。”

    伏伟曾经想过很多次,来到这片海域要是与为名势力的船只碰头,那应该是怎么的一个接触画面,每一次的想象都是以床弩发射为开始,差别就是最后能不能抵近俘虏,见到异族之后又该说些什么,真没考虑到语言不通这一点,也不需要去考虑,他只会说上一句“初次见面,请你去死”,就命人捆绑起来丢下海。

    梁敏汇报:“敌舰正在争夺风势有利方位。”

    双方的距离在不断拉近,从七百米到五百米之内,每时每刻都是在缩短距离。

    “领头的是白皮肤系人种啊?”伏伟可以借望远镜清晰地看到对方都是什么人,又说:“还有不少长得黝黑的人。”

    阿三那边的种姓区分不一定是要按照皮肤,但白皮肤的雅利安人肯定是上等种姓出身,除非这些雅利安人自甘堕落去与下等种姓通婚,要不然再落魄也是上等人,再富有的首陀罗也天生比吠舍以上的种姓低人一等。

    汉国这边并没有阿三种姓的相关资料,但是没有任何关系,伏伟只要确认敌方编队的旗舰是哪一艘,指挥官所在位置就足够了。

    “抵近之后优先攻击那艘船帆花花绿绿的。”伏伟不认识什么是橄榄枝,也不想搞懂橄榄出自哪里,橄榄的图案上那套蛇又有什么含义:“集中火力进行覆盖,争取一次瘫痪该舰。”

    在很多的文艺作品中,海战从来都是紧张而又激烈的,实际上根本就是无比枯燥的追逐,过程通常还无比漫长。所以为了不至于书籍看起来太没意思,描述双方指挥官当时在思考一些什么。而写书的作者本事非常大,竟然还能知道都在想什么,延伸出无数的情操以及伟大,或是犯晕而愚蠢。

    一千米说长很长,说短其实也挺短,双方不断地改变位置进行脱离与追逐,却是耗费了足足四个小时才拉近到两百米之内。

    “测量风速!”

    “床弩调整刻度!”

    “准备——”

    “射!”

    三艘大小不一的战船,排成“阵列线”的时候,甲板上的床弩必有船舷的一边不处于射击方位,齐射之后是十五杆床弩激射出去。

    “他们发动攻击了!”迪让.库马尔有些吃惊:“他们竟然发动攻击了!”

    双方在进行互相追逐的时候,敌对关系早就确认,有一方发动攻击并不是什么稀奇事,笈多王朝这边惊讶的是汉国战船竟然在两百米之外就发动攻击。

    古阿三当然是有床弩,也有将床弩装备到战船之上,类似的弩船早在贵霜帝国时期就是常备战船,他们奇怪的是竟然也有文明会这么干。

    “不管他们是谁,来自哪里,我们遇上对手了!”卡皮尔.马里克肃穆地说:“是据有强烈攻击性的未名势力!”

    伏伟下令各舰齐射,十五发床弩实际上是全部落空,射击最精确的一杆床弩是接近敌舰五米之内。

    第一次海战的首次齐射全部落空,上到伏伟下到编队的一名水手,他们都会感到羞耻,各种口令再次急促喊出,等待下一轮的齐射命令。

    “让‘哈曼’号脱离编队回港。”卡皮尔.马里克很认真地说:“让我们来见识一下他们到底有什么能耐!”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