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箭魔 >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他必须死!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他必须死!

作品:箭魔 作者:明月夜色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白里穿越暴风海前往武天王朝的消息不算什么秘密,毕竟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少,别的不说,自己刚刚出海怕是吟月明和云逸阳已经将自己的消息告诉他们的主子了吧。

    所以白里压根就没有打算低调的躲起来,为什么要低调?低调反而会让人觉得自己怕了,相反的,白里非但没有低调,反而用了这样一种无比强势的方法现身。

    灭掉贺冬的一招再加上自己之前逼走吟月明的消息怕是也已经传入武天王朝,有这两件事在,武天王朝想要动自己怕是也要考虑他们有没有这个实力和是不是能够付得起足够的代价。

    “乐正,把他的脑袋割了挂在高家镇的城门上,从今天开始,天下不再有碧血宗!”白里看了一眼远处的贺冬,开口说了一句让乐正都没有想到的话来。

    乐正瞪大了眼睛看着白里,万万没有想到白里竟然会让自己去割了贺冬的脑袋。

    说实话就算是在乐正眼中,贺冬都是罪不至死的,收拾一顿也就是了,白里的做法已经可以说让贺冬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但是很快乐正就明白了!

    杀鸡儆猴,白里这是要杀鸡儆猴,要用这法身级别的贺冬来宣告他的降临。

    贺冬必须要死,因为白里要用贺冬来警告所有想动自己的人,让他们看看自己是不是有这个资格,是不是真的有这个能力挑衅自己!

    乐正虽然纨绔,可是真正杀的人却并不多,如今要亲手割下一个法身强者的头颅,哪怕是这法身强者已经彻底重伤昏迷没有任何反抗乐正也依旧是有些手软。

    但乐正却没有在表面上表现出任何东西,手握一把宝刀,乐正一咬牙最终一刀将贺冬的脑袋从他的脖颈之上剁了下来,而在贺冬脑袋被剁下来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竟然忽然睁开,仿佛死不瞑目一样。

    “噗!”鲜血喷涌乐正全身,乐正抹了一把身上的鲜血,从血泊之中将贺冬的脑袋提起,而这一刻整个炎黄楼内外所有人都是浑身颤抖,这一刻根本没有一个人胆敢跟他们对视!

    看到这一幕乐正明白了,这就是白里要的,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当初在天启王朝,白里没有名气的时候,谁都想要欺压白里一波,可是当白里变身大魔王的时候,却无人胆敢招惹白里就是这个道理。

    白里的实力是很强,可是在九州,无论是十大家族还是九宗,如果真的要杀白里都不是无法做到。

    可是杀白里没有问题,疯狗一样的白里是那么容易杀死的么?如果一刀剁死白里还可以,但是如果让白里跑了,以他大魔王的性格,就算最终他难逃一死,怕是任何一个势力也会彻底被弄哭。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事情没有人愿意做,与其拿自己这边的发展去换白里的命,那些家族和宗派的老狐狸宁愿面对白里低头。

    至于丢人?呵呵……这群老逼要是懂的什么叫做脸皮,那母猪应该都能上树飞了!

    其实这种事情说白了就是俩字——代价!

    无论做任何事"qing ren"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白里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宰了他做多就是让一个人多跑两步,这个代价任何人都付得起。

    可是随着白里不断崛起,特别是当白里三箭杀法身的消息传遍九州之时,所有人都明白白里已经不是那个小家伙了,这个时候想要杀白里需要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已经大到超出他们承受范围的程度。

    在无法承受这种代价的情况下放弃有时候反而是更正确的选择,所以这也造就了白里在九州横行霸道的结果。

    而白里越是横行霸道,各方势力越是忍让,那些想要对付白里的就越慌!

    什么情况?为什么各方都不动白里?白里是不是又变强了?这个时候他们是不是等着我们上去献祭呢?

    谁都不想当这个被献祭的一方,所以白里更加横行霸道,也无人能够把白里怎么样。

    此次来到蓬莱,白里是注定要进入武天王朝搅动风云的,既然已经是对立面,白里没有选择忍让,因为白里可以确信,自己的一举一动对方一定都知道,这个时候忍让反而会让对方觉得自己没有底气,会对自己出手。

    相反的,这贺冬的死一旦传开,那么白里必然会落下一个嗜血、残忍……不讲理的大魔王形象,一言不合就把人脑袋割了,这样的人物不是魔王一样的存在么?

    而伴随着贺冬的死,白里相信那些想动自己的人也必须要重新评估是否付得起足够的代价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白里坚信武天王朝绝非铁板一块的基础上,因为同样的事情如果是在天启王朝,比如说天启王朝那边突然多了一个白里这样的人而他还是武天王朝的人,那么不好意思,无论多大的代价天启大帝都一定会将此人诛杀,因为天启王朝是铁板一块。

    可是武天王朝不一样,贵族横行,白里不相信这些贵族全特么一心!要真的是这样,那武天王朝也不会乱成这样了。

    他们一定有各自的利益,所以为了各自的利益让对手去对付白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而这个时候大家都是这样想的,自己反而会安全了。

    贺冬的脑袋被挂在了高家镇的城门之上,当血粼粼的人头挂在城门之上的同时,消息也从炎黄楼之中传开。

    而无数跑去围观那血粼粼的脑袋的人当听到这是法身强者贺冬的人头的时候全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法……法身强者被杀了?”一个中年妇女此时捂住嘴巴一脸难以置信,在她的眼中法身强者就是神灵一般的存在,是不死之身,可是今天这法身强者的脑袋却被挂在了城墙之上,这也太可怕了。

    “不错……这是碧血宗的贺冬的脑袋……我的天哪……这个炎黄一脉的老祖到底什么来头……我听说他只是一抬手这贺冬就被杀了……”

    “不对不对……我当时在现场,这炎黄一脉的老祖连手指都没有动,贺冬的脑袋就自己飞了……”

    “胡说八道……老王你当时明明在刘寡妇床上,你骗鬼呢……老子才是在现场,那炎黄一脉的老祖只是看了贺冬一眼,贺冬就自己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了……”

    人言可畏,传闻这东西总是传着传着就偏离了正常的轨道,而白里到底是如何杀了贺冬的事情传到最后甚至有人说白里是天上的神灵下凡,然后贺冬跪地诉说完自己的罪名之后自己割下了自己的脑袋,还自己挂在了城墙之上……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