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权力之门 > 第0196章 裙带关系

第0196章 裙带关系

作品:权力之门 作者:温岭闲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下班以后,徐浩东没有回家,而是驱车来到忘年交刘政道老人的家。

    徐浩东上门,刘政道总是高兴的,作为云岭市为数不多的离休干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县委书记,刘政道虽然年近八十,但精神闪烁,双目炯炯,总能感染着徐浩东的情绪。

    不仅刘政道高兴,刘政道的老伴孟秀娟也很高兴,因为她的宝贝孙女刘艾希立功了,不但立功了,而且成为了正式警察,成了市公安局网警大队的技术骨干,刘艾希把自己的进步说成是徐浩东的功劳,孟秀娟打心眼里感激徐浩东。

    高兴的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小的正是刘艾希,大的是刘政道孟秀娟的女儿、徐浩东的红颜知己、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刘玉如。

    孟秀娟高兴的去了厨房,要加两个徐浩东喜欢吃的菜。

    按理说,刘玉如不常回娘家,这时应该去厨房帮忙,但她没去,却大胆地与徐浩东并肩而坐,而且紧紧地挨着。

    刘玉如的这个表现是*裸的,小丫头刘艾希看在眼里,醋意横生,她是徐浩东的超级粉丝,悄然而又疯狂地迷上了徐浩东,还提出了著名的口号,“萝莉爱大叔”。但刘艾希不敢放肆,她有迂回之法,站在沙发后面,徐浩东的背后,用几根手指在徐浩东的背上磨蹭折腾。

    刘政道目光如炬,不但将刘玉如的放肆看在眼里,就连孙女刘艾希的小动作也被他洞察。

    姜是老的辣,闲聊几句后,刘政道主动为徐浩东解围,“浩东,咱俩趁机杀上一盘如何?”

    徐浩东求之不得,“饭前杀一盘,吃饭多一碗,我乐意之至。”

    说杀就杀,象棋盘就在茶几的二层搁着,棋子也在盘丄,拿出来摆上就行。

    “浩东,你以前让我一个马,我输多赢少,你不能欺负我,从现在开始,你得让我一个马一个炮。”

    “呵呵……可以可以,客随主便嘛,不过,我要纠正你一个严重错误,我让你一个马的时候,你也基本上没有赢过,而不是所谓的输多赢少。”

    “哈哈……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啊。”

    一老一小,下棋下得津津有味。

    无奈,刘玉如起身去了厨房,刘艾希不肯走,刘玉如硬拽着她离开。

    刘政道立即搅乱棋局,摆摆手不下了,撇撇嘴说了两个字,“花痴。”

    “你老人家说啥?”徐浩东装傻充楞。

    “花痴。”重复了一声,刘政道伸出两根手指头,晃了晃说:“有其姑必有其侄女,还有一个小花痴。”

    徐浩东乐了,翘着大拇指说:“宝眼不老,一语中的。”

    刘政道白了徐浩东一眼,“臭小子,家里藏着一个,这里迷着一个大的,现在又勾魂似的勾着一个小的,你魅力够大的啊。”

    “我冤枉,我冤枉啊。”徐浩东一眼委屈地说:“老爷子,我是无辜的,你很知道我是被动的,我也觉得我很有魅力,但魅力不是罪过吧。”

    “臭小子,你可真会自夸。”刘政道指了指厨房的方向,“哎,你说她为什么不结婚呢?明明知道你们是不可能的嘛。我说浩东,她最听你的话,你帮她划拉划拉,别在你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也别玩什么独身主义了。”

    “这个我还真帮不了。”徐浩东说:“老爷子,现在的人跟你那个时代的已大不相同了,全国人口是男比女多了三千万,不愿结婚的很多,结了婚但不要小孩的也很多。所以,象玉如姐这样的单身女人数不胜数,见怪不怪,不结婚很正常,你管不好,也管不了。”

    “倒也是,是管不了啊。”刘政道又手指厨房的方向,“那个小丫头又是怎么回事?她好象对你也很感兴趣嘛。”

    徐浩东苦笑着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几次因工作接触以后,这小丫头就对我感兴趣了,但你放心,我对她不感兴趣,我甚至对家里的那位也不感兴趣,我现在感兴趣的是工作,以及我屁股坐着的这把交椅牢靠不牢靠。”

    “浩东,我信得过你。”点了点头,刘政道问:“还有一个事,这丫头的正式警察身份,是不是你开了后门?浩东,你我都不搞开后门那一套,你是不会搞裙带关系的嘛。”

    徐浩东摇着头说:“你老人家放心,我对裙带关系深恶痛绝,也从不帮人开后门,你的宝贝孙女之所以能成为正式警察,凭的是她自己的真本事。”

    顿了顿,徐浩东说:“老爷子,你提到裙带关系,正好,我就是来向你讨教这个问题的,我记得几年以前,在一次座谈会上,你曾专门聊起过这个问题,我想再听听你老人家的教诲。”

    “这个么……说来就话长了。”想了想,刘政道说:“裙带关系这个词是个汉语成语,出自一本古书叫《朝野类要》,裙带关系的意思,现在常被用于那些给和自己有关系的人图私利的官员的**行为。最初,汉语中的裙带现象,是指某人因自己妻子或其他女性亲属的关系而获得官职。后来泛指因血亲、姻亲和密友关系而获得政治、经济上的利益,以及政治领导人对效忠者、追随者给予特别的庇护、提拔和奖赏。”

    徐浩东说:“这正是咱们的官场上司空见惯的现象。”

    “浩东,在从前的戏曲里,常有书生一朝鳌头独占中了状元,于是好事纷至沓来,金殿封官,骏马得骑,还会娶上漂亮的公主。驸马都尉这个职务,就是因妻而得。而在宋朝的时候,民间称因此而得官职的人为裙带头儿官。通常人们所称的裙带关系一词,就是起源于此。所以,裙带关系是指男人通过婚姻由女人联系起来的亲戚关系,它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之间的亲密靠女人作纽带,裙带关系多倾于贬义。”

    徐浩东笑了笑说:“裙带关系的特点,是与女人有关,但现在不仅仅是靠女人,同学、战友、朋友、上下级、老同事,等等等等,都可以构成裙带关系的主要元素。”

    “说起裙带关系,自然会让人想起拉帮结伙、任人为亲、营私舞弊的丑陋现象。裙带虽然没有血缘,却能很有心地关照,看看我们身边,靠着裙带关系发迹的就很多。战国时期的法家代表人物韩非子,曾经说过这样一名话:法不阿贵,绳不绕曲,法之所加,智者弗能辞,勇者弗敢争,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无论贵族平民,还是智者勇士,在法律面前都一律平等。所以,裙带关系是可以扼制的,建立权威公正的规章制度使之得到有效执行,就是管理者摆脱裙带关系困扰的一个有效办法。”

    徐浩东微笑着说:“关于裙带关系,我记得你老人家有几个特别的观点,一,裙带现象是后天现象,不是先天现象,二,裙带现象是正常现象,可以扼制但很难消灭,三,裙带现象起的不全是坏的作用。”

    刘政道笑着问:“浩东,你与我,你与玉如和艾希,是不是裙带关系或裙带现象?”

    “应该,应该算是吧。”徐浩东点着头说:“虽然我不会帮玉如姐和艾希做什么,更不会以权谋私地帮他们,但一旦她们受了欺负吃了亏,我可能会利用权力帮助他们。”

    刘政道说:“所以嘛,你我以前素不相识时,根本不存在裙带关系,后来认识了,自然而然的就有了裙带关系,你与玉如和艾希也是这样。又比如那个冯兴贵和阎芳,二人以前只是一般的同事关系,后来都成了单身,才逐渐走到一起而成了裙带关系。总之,同在一个部门工作,同在体制里工作,是很容易建立裙带关系的,这就是说,裙带现象是后天现象,而不是先天现象。”

    徐浩东笑着说:“这倒也是,我的秘书一科有两个小姑娘,我刚特意招进了两个小青年,我正在帮他们建立裙带关系呢。”

    “所以说,裙带现象是正常现象,大量事实证明,我的第二个观点也是对的,公务员与公务员谈恋爱结婚,你总不能禁止吧?”

    徐浩东说:“那这么说来,你老人家的第三个观点,也是正确的喽。”

    “对,我始终认为,裙带现象起的不全是坏的作用。”刘政道说:“浩东,我先给你打个比方,一个公务员与公务员结婚好,还是与非公务员结婚好?从纯政治角度探讨,当然是前者为好,因为这限制了这个公务员的社交范围,虽然公务员与公务员结婚形成了裙带关系,但同时也减少了社会对公务员体系的侵蚀,难道这不是好处吗。以前,公务员的名称叫干部或国家工作人员,他们的社交范围相对狭窄和封闭,他们**的机会要少很多,现在的公务员只是一种职业,已与物欲横流的社会融合在一起,**的机会就大大的增多,所以说,公务员体系还是封闭一点好,裙带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讲,能保证公务员体系的相对封闭。”

    徐浩东笑着说:“你老人家的观点很独特,也很有意义,照你的意思说,一损俱损,一荣倶荣,这两个词也是有正面意义的。”

    刘政道笑着反问:“你实事求是地说,一损俱损一荣倶荣难道没有一点正面意义吗?”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