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旧日篇章 > 第章五章 叛逃(二)

第章五章 叛逃(二)

作品:旧日篇章 作者:虚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离陌违反教团禁律,关入大牢严加看管,除了我和其他几位长老,一律不许探监。”刻宿冷冷的说道,整个人都仿佛老了十岁。

    “师尊,这……”零歌有些不可置信说道,离陌倒在地上,仿佛整个人都已经废了,事实也正是如此,被击破肺脏,以后呼吸不畅,稍有剧烈运动,就胸闷气短,呼吸困难,咳嗽咳血都是家常便饭,可以说已经完全难以动武了。

    随后不多久,就有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教团成员,将离陌架起,拉到寺庙里面,而一个脸上有长须的中年儒雅男子也出现在门口叹息一声,这个男子正是零歌的父亲零微落,也是刻宿的四师弟。

    “父亲,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零歌看到儒雅男子,连忙问道,她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离陌不就只是修行了一种力量么,以前师尊虽然对离陌严苛,但是也不至于如此啊。

    零微落摇了摇头,示意零歌不要再说话,看着被抬走的离陌,叹息一声说道:“那东西的封印看情况是被破坏了。”

    “走吧,去将封印塔,将那个该死的东西再次封印。”刻宿脸色带着愤恨,转身走去,原本奎武有力的身姿也显得萎缩,人啊开始老了。

    “师兄,静气,你也被那东西干扰了。”零微落注意到刻宿的脸色,淡然的说道,刻宿虽然意志惊人,当年被那个魔物感染,也一直坚守着本心,反倒是离闻师兄接受了力量的诱惑,主动投入暗影的怀抱。

    而如今他视如己出的离陌也一样走上了暗影的老路,这对刻宿的打击是巨大的,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打击,才更需要平心静气,要不然容易被暗影趁虚而入。

    “我明白。”刻宿点了点头,拉开自己胸前的衣襟,在那里也有着一轮黑色的太阳,只不过和离陌不同,在那轮黑色太阳上面还有着数道黑色的符文,如同锁链一般将其封印。

    合上衣襟,刻宿向着寺庙后院走去,留下几个面面相觑的弟子,原本只是一场正常的比试,为什么会演变成现在的情况,离陌使用的那种控制影子的力量究竟是什么,居然让师尊师叔们如临大敌。韩娱之魔女孝渊

    结界被打开,一层层封锁预警手段被正确打开,刻宿和零飘落走上了古塔,看到了摆在塔顶正中心的那根木柱子上的黑色宝石,周围的屏障散发着温暖的淡淡黄光。

    “魔物,别再掩饰了,你能透过封印塔,将离陌蛊惑,那么至少这层封印是对你没有效果了!”刻宿冷冷的说道。

    然后那个黑色宝石冒出大量的黑烟,化作陆离的身影,他带着愉悦的微笑坐在木柱子上,手一挥,那层黄光屏障就化作了一团黄色光球浮现在陆离的手上。

    “我倒真的没有掩饰,只是刚刚看了一场好戏,略微回味罢了。”陆离淡笑着说道:“还有你们可以叫我漆黑之日,总是魔物魔物的,会让人尴尬。”

    “话说你们一群刺客玩阴影不是挺好么?别去玩那套什么身在黑暗,心向光明的把戏,好好的一个光明结界,被你们玩的不伦不类。”陆离手指连动,那团黄光在陆离手中转动。

    “如果不能心向光明,那我们就会被黑暗吞噬。”零微落淡然的说道,手中却没有停止,闪耀着淡蓝色的光焰,拍打在地面上,火焰蔓延,将整个塔顶的情况显露出来。

    原本普普通通的塔顶,周围的地板上,到处都是蠕动的黑色的符文,这些黑色符文与另一种力量纠缠,将整座封印塔的大部分禁制压制或者感染。

    “真是恐怖的污染能力,再给你几年时间,或许真的能让你逃出去。”刻宿看着那遍布地面的黑色符文,眼中闪过警惕的说道,要不是出了离陌那档子事情,他们真发现不了。

    “那么下次再见了,两位。”陆离坐在木柱子上,看着这两个人满脸严肃的祛除掉自己这些年的布置,然后将封印恢复,估计过几天还会带人来,将封印加重,淡淡的笑着说道。

    随着最后一个封印节点完成,陆离化出的身影直接被打成黑烟飘散,化为一颗宝石,落在了木柱子上。

    鬼面春

    “通知其他的长老,准备加固封印,不能再让他为祸圣见山了。”刻宿咳嗽一声,有些痛苦的说道,然后向着塔下走去,甚至虽然稳健,但是看上去居然有几分蹒跚。

    “我今天有些累了,明天再商量【无畏之锋】新继承者的事情吧。”刻宿有些苍老的声音传来,零微落叹息一口气,回头看向那颗黑色的宝石。

    一个念头闪入零微落的脑海,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该死的东西引起的,没有它,我们五个师兄弟都会好好地,不如趁着它被封印,将它丢到其他地方去……

    零微落深呼一口气,将之前的念头全部抛去,明白这又是那个该死的东西在诱惑自己,他敢确定,只要自己敢这么做,那个该死的东西,就会立马腐化一大堆生命,然后反攻圣见山。

    而此时离陌被丢到寺庙之中一间地牢里面,大门一关,狭小黑暗的牢房里,离陌不由自主的咳嗽,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但是比起这些伤痛,他更痛苦的是内心。

    自己的长辈,自己最想得到他认可的师尊,对自己产生了杀意,虽然没有杀死自己,却将自己给废了,这根本不是对待徒弟应该有的态度,我就算做错了事情,你就算不徇私,但是真的不能好好对我述说么?

    沟通能解决大部分的矛盾,但是大部分矛盾的起始,就是不肯沟通。

    “啧啧啧,离家的死剩种……”离陌耳边仿佛有着一个声音在嘲笑,也更加的令离陌心冷,父亲出事那年他八岁,八岁不小了,足以记得很多事情。

    比如当初他一个人坐在父亲的尸体旁,听着里面师尊师叔还有几个长老的争吵,来决定自己这个死剩种的去留。

    有人建议直接杀死以绝后患,那个是死去大师伯的师父,也有人提议将他贬为佃户,不准再修习刺客之道,这是已经废了的五师叔,最后是刻宿用一句,他还能继承无畏之锋,还有用,将离陌保了下来。

    “还有用么?”离陌抬起头笑道,嘴角全身咳出来鲜血。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