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武侠修真 > 逍遥雷王 > 第 506章 魔道双修

第 506章 魔道双修

作品:逍遥雷王 作者:元如一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人类本来是奇怪的动物。“希望”时时刺‘激’它向前,但当“希望”转成了“事实”而且过去以后,也就觉得平淡无奇;特别是那些快乐的希望,总不叫人满意,承认是恰如预期的。现在静‘女’士坐在书桌前,左手支颐,惘然默念。生理上的疲乏,又加强了她的无聊。太阳光‘射’在她身上,她觉得烦躁;移坐在墙角的藤榻上,她又嫌‘阴’森了。坐着腰酸,躺在‘床’上罢,又似乎脑壳发胀。她不住地在房中蹀躞。出外走走罢?一个人又有什么趣味呢?横冲直撞的车子,寻仇似的路人的推挤,本来是她最厌恶的。

    仲昭走出了公园,倒又感觉得无聊。太阳光已经颇有威力,微风也挟着窒息的热意,宽阔的马路又是耀眼般白;仲昭感得几分躁热了。他到公园‘门’前路中间的电灯柱边站着,向四面望望,似乎为了辨认方向,又似乎为了选择他的去路。电车疾驰的声音从那边霞飞路上传来;隆隆隆,渐曳渐细,消失了。汽车喘气着飞驶过去,啵,啵,放出一股淡灰‘色’的轻烟,落在柏油路上,和初夏的热气‘混’合成为使人晕眩的奇味。除了这些,一切是睡眠般的静寂。公园‘门’首的越捕,把警棍挟在腋下,垂着头懒洋洋地靠在一棵树干上;那样子,漫画家见了是要狂喜地拔出笔来的。仲昭嘘了口气,似乎想赶走那压迫的沉闷。他向华龙路上慢慢地走去。这里,菩提树的绿荫撑住了热气,仲昭觉得呼吸轻松了许多。各种杂念也像浮云一般在他心上移动了。

    兀鹰静止不动地停在天空,展开双翼,把眼睛呆杲地注视在草上。飞过云端的一群雁的叫声,在天知道多么遥远的湖上‘激’起了回响。一只鸥从草丛里有节奏地振翼飞起,飘逸多姿地浮游在空气的蓝‘色’的‘波’‘浪’里。它一会儿在高处消失影踪,只留一个小黑点闪动着,一会儿又翻转两翼,在太阳前面明灭辉耀着。真是见鬼,草原,你是多么美丽啊!

    再越过公路走向另一边田野,那里比较荒凉,野草蔓延到人行小径上来。缀满了‘露’水的野草闪出幽幽的微光。只走了一小段路程,鞋子已经湿透,脚上感觉出一股凉意。这地方主要是一片大牧场,上头散布着一队大小牛群,小牛见了人,高兴得跳跃着走上前来,隔着栅栏傻愕愕地把人看着,目光温柔稚气,十分可爱。稍远地方,有几间马厩,马匹打从一个个小窗子探出头来。沿着小路往右转,穿过一片疏疏落落的小树林,发现另一条村落,村外有一架风车在风中转动,看来正在给附近牧场‘抽’井水。

    这都任你们挑,剩下的,我留着送别人。什么,我可以留着卖钱?真有这一天,缺钱‘花’了,我就卖字画去。哈哈哈。刚才那几幅还太常见,写几幅更少见的吧。看,这一幅,写得怎么样?“行也无邪,言也无颇”。老周,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老曹,你知道吧?……对,行动不应有何不正,说话不应有何偏颇。这是韩愈一文中的。你们谁喜欢?老周,你厌烦无邪无颇的说教,老曹喜欢?那老曹你拿走吧。再看这一幅,“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怎么样?知道出处吗?这是中的。当什么讲?不知道?怎么,老周,你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你说什么?要是不退休就感兴趣,退休了这些为人处世之道就都不讲了?法家的再来几幅,代表人物韩非的。这一幅:“不知而言,不智;知而不言,不忠。”怎么样?可以当咱们干部修养的座右铭嘛。老曹,你在报社,敢不敢用这句话当题目来篇文章啊,啊?哈哈哈。再来这一幅:“时移而治不易者‘乱’”。这句话简直是辩证唯物主义的策略学了。老周,开你个玩笑:你老老实实学好这一条,要跟上形势。政策是要随时间推移而变化的,要不国家就‘乱’套了。再写这一幅吧,“循天则用力寡而功立。”怎么样?你们说我喜欢法家?搞政治,还是法家的东西最有用吧。好了,不来法家的了,看这一条,“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对了,这是老子的,都知道。再写这一条,还是老子的,“有无相生,难易相成。”怎么样?古代辩证法。好了,儒墨韩老,中国古代四大家的就都有了。

    变幻莫测的云,给人以得天独厚的享受。举目望天空,常常可见彩云如孔雀开屏;轻风吹拂,细云如一条条缓流的小溪;碧水之上,常常浮动着象白棉球堆成的积状云、象马鬃一样的密卷云和永晶船的透明的高积云。最美的要算‘色’彩鲜‘艳’、斑斓绚丽的彩霞了。你看,当火辣辣的太阳落向西边天际的时候,天空中的朵朵自云被染上了紫红‘色’,衬托在蓝天上,显得分外姣美。不一会儿,太阳接近了水天线,天边顿时象烧起一片火,彤红的云霞,如同万面红旗招展,眺望远方,有一片灰、白、黄、蓝,红‘色’‘交’织在一起的云彩,宛若一幅五彩缤纷的水彩画,呈现出‘迷’人的‘色’彩。

    瑰丽的火烧云映人我的眼帘,我在那‘色’彩纷呈的晚霞中,找到一匹枣红‘色’的大烈马,它狂奔呼啸着,看样子是那样桀骜不驯。可是没多久,它就乏力了,不想再跑了,默默地站在那儿,好像在沉思,又好像打瞌睡。眨眼工夫,马变成了一条乖巧的小狗,短短的‘腿’,长长的‘毛’,边跑边叫,还不时四处张望,大概是在寻找妈妈吧!不多时,一条金‘色’的龙闯入我的眼帘,它上下跳跃,吞云吐雾,随着彩霞的移动,飞龙游进一片很大的森林里,不一会儿就看不见了。我看着想着,不知不觉,漂亮的晚霞渐渐消失,夜幕已经拉下来了。城西的天边,晚霞还在燃烧。沉甸甸的蓝灰‘色’的云团,仿佛向着烧得通红、像熔化了的黄金似的火山口飘落,呈现出血红‘色’的、琥珀‘色’的、紫‘色’的火光。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