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1597章 即将离开的室长

第1597章 即将离开的室长

作品:魔禁之万物冻结 作者:云月流光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放过第六研究所那群鸦,是因为老一辈的鸦懂事,还真以为我没有脾气了?”

    收回带着鲜血的羽毛,白井月低头看着怀中瑟瑟发抖的李娜丽。

    “现在起,没有人会阻止你外出了,那么,要出去吗?”

    李娜丽没有立刻回答白井月,而是注视着长廊深处,刚刚那个鸦走出来的地方。

    片刻之后,李娜丽颤颤巍巍地问道:“我···不会再被抓走吗?”

    “放心,有我在。只要你不愿意,你不会被任何人抓走。”

    白井月的声音很是普通,但是却透露着一种无可置疑的坚定,这让李娜丽顿时安心了下来。她双手抓着白井月的衣服,微微昂起头,用带着些祈求的口气说道:“请带我离开这里,无论去哪里都好,我想去别的地方看看。”

    “好的,没问题。不过我们需要先向室长通报一声哦,让大家担心可不好哦。”

    李娜丽听到白井月的回答后,眼神闪着光辉,她欢喜地笑着,对白井月点了点头:“嗯!”

    一旁的爱尔特璐琪叹了口气,她本来还想和白井月好好过一段二人世界的,现在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了。

    话说,刚刚在李娜丽哭泣的时候,好像就是她自己促使白井月行动的吧?想到这一点,爱尔特璐琪顿时感觉人生灰暗了起来。

    察觉到爱尔特璐琪脸色不对,白井月有些担心:“怎么了?”

    看着白井月身后抓着白井月衣角的李娜丽,爱尔特璐琪单手扶额:“没事,我只是想静静,对了,别问我静静是谁。”

    爱尔特璐琪不愿意说,白井月也不好追问,在将爱尔特璐琪和李娜丽送到自己房间后,白井月一人前往了室长的办公室。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总部现任室长萨姆依·布莱克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脸色为难地看着白井月:“那个,沐恩元帅,你真的要带她出去吗?中央厅的鲁贝利耶长官可是对她很伤心,她每次出逃被抓回来,他都会特意赶过来。”

    对于室长来说,无论是白井月还是鲁贝利耶,都是他惹不起的存在,他只想安安稳稳地做个室长。

    然而白井月十分残酷地打破了他的幻想:“不用担心鲁贝利耶,如果他有意见,让他直接来找我,我会处理的。你只需要把我带人离开的事情记录下来就好。”

    见阻止不了白井月,布莱克沮丧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沐恩元帅带队新入驱魔师爱尔特璐琪和驱魔师李娜丽,离开教团执行巡查任务。”

    看到布莱克将他们外出的许可审批下来后,白井月转身离开,在关门的时候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提醒道:“对了,布莱克,我在过道里面宰了两只鸦,你记得处理一下。”

    “哈!?”

    布莱克被吓得叫出声来,他站起身来刚想询问白井月具体情况,然而他只看到一扇已经被关上的门。

    “神啊,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想起鲁贝利耶那张臭脸,布莱克就一阵头疼。

    鲁贝利耶拿白井月没办法,不代表拿他没办法啊!对于鲁贝利耶这种中央厅的实权人物来说,换个室长不要太简单啊。

    不过最终,布莱克还是找人去处理了那些鸦的尸体。

    讲道理,得罪鲁贝利耶,他最多被撤职,得罪白井月,他估计命都没了。

    这几百年来,总部的室长更迭,所有非正常的更迭都是因为妄图控制白井月,然后莫名其妙人就没了,不是被恶魔袭击,也不是被撤职,而是真正的物理意义上的人没了。

    虽然那个时候白井月根本不在总部,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白井月下的黑手。

    在接手这份工作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教皇厅的人警告过了,捞好处可以,但是绝对不能捞过界,千万不能妄图掌控白井月。

    对别人下手,最多是引起不快,毕竟别的驱魔师都是遵守规则的,而规则上,他室长是黑色教团总部除了中央厅和五位大元帅之外最大的。

    然而,白井月不同,在这位传奇元帅眼里,规则并不存在。得罪了他,可是真的会要命的!

    发布完命令后,布莱克忧愁地躺在椅子上,不安地望着天花板,虽然已经做出了决定,然而他还是很惆怅。对于不确定的未来,心中的恐惧无论如何都压不下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发生什么事?”

    门外的人推门进来,一脸慌张的样子,他看了一眼布莱克,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临到口头却又停了下来。

    “到底怎么回事?”

    布莱克看到这个人,意识到不对劲了,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他前不久才派这个人前去处理那两个鸦的尸体,怎么这还不到三分钟,人就回来了?

    看了一眼门外的过道,确认没有人后,来人将门反扣上,然后凑到了布莱克身边,汇报道:“室长,我去看了一下,那里根本没有尸体,而且在过来的路上,我看到好几个鸦朝着门口走去,有人提到了鲁贝利耶长官的名字。”

    “看来鸦部队的人已经知道了白井月杀人的事情了,嘶!”

    想到那个可能,布莱克倒吸一口冷气,然后低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这是···鲁贝利耶要来?”

    “应该是的,那个女孩才逃跑,鲁贝利耶长官本来就应该在往这里来的路上,如今被杀了两个鸦,应该会加速往这里赶。”

    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布莱克突然笑了。

    “这倒是好事,对沐恩元帅一直很不爽的鲁贝利耶这次被沐恩元帅戳到痛处,肯定会和沐恩元帅闹起来。鲁贝利耶这家伙强势这么多年,我早就看他不爽了,这次正好给他治一治。而且我们没有插手,鲁贝利耶就算迁怒也找不到我的头上,简直完美。”

    说着,高兴的布莱克从一旁的柜橱里拿了一瓶红酒,准备庆祝起来。

    他忽视了,有的时候,迁怒的人是不需要明确的理由的,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而已。

    而作为被发泄的对象,总部的室长毫无疑问是最好的选择。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