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1575章 熟悉的闯入者

第1575章 熟悉的闯入者

作品:魔禁之万物冻结 作者:云月流光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有人混进来?”

    伊吹萃香的话让白井月有点感兴趣。手机端

    这里虽然是被地府抛下的旧地狱,但是在那些恶灵全部消失前,依旧履行着地狱的职责。

    简单点说,是目前旧地狱还处于地府规则保护之下。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保护旧地狱的规则有着诸多漏洞,然而这些漏洞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利用的。想要混进来,起码也要是半规则级才行。

    这年头半规则级以及以的妖怪大部分都已经到幻想乡居住了,难道这个是漏之鱼?还是说,是人类新诞生的半规则级?

    “那个混进来的家伙,长什么样,萃香你还记得吗?”

    伊吹萃香摇晃着脑袋,回想了片刻后,而后摇了摇头。

    “不是太清楚唉,当时我喝了不少酒,眼睛有点模糊,只知道那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家伙,外形和人类有点像,气息却让我感到很熟悉。总而言之很怪是了。”

    “外形人类,身有让你熟悉的气息?”

    白井月一时间也想不到附和这个描述的存在,干脆也不想了,直接询问伊吹萃香那个闯入这里的人的位置。

    “在那边!”

    伊吹萃香指着远方,说道。

    “次那些恶灵闹事的时候,有一个常来闹事的恶灵很反常地没有行动,我去看了看,然后在那个十分顽固的恶灵身边看到了那个闯入者,当时他们两个好像在谈论什么事情,看到我来之后,那个闯入者扔出一个怪的写着字的纸,然后消失不见了。”

    “写着字的纸?”

    白井月微微一愣,用写着字的纸作为释放能力手段的,应该只有道家符纸,以及阴阳师所用的符咒。而出现在这片区域的,应该是阴阳师无疑。

    “至少半规则级的阴阳师吗?这个范围小了很多啊。”

    摸了摸伊吹萃香还在摇晃的脑袋,白井月笑着说道:“幸苦你了萃香,那个家伙交给我来处理吧。”

    “你要怎么做?”

    一旁的星熊勇仪搂住又快醉倒的萃香,好地看着白井月。她们鬼族以前还真的没有遇到过闯入者,白井月的做法将决定以后又出现这种闯入者时,她们鬼族的态度。

    “这个还不清楚,要看到具体的人才能知道需要怎么处置。至于说以后,有觉她们在,很容易能分辨出闯入者的善恶,到时候你们商量着处理好。”

    望了一眼周围鲜红的岩壁,白井月提醒着星熊勇仪:“这里是地狱没错,但是已经是旧地狱了,等觉和恋她们把这里的恶灵全部处理掉之后,这里只是你们鬼族的驻地。作为这里的主人,你们有权决定如何处理闯入者。”

    “驻地吗···”

    星熊勇仪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对白井月这个说法有些怀疑,对此白井月轻轻摇了摇头:“这里是监牢没错,但是它是那些恶灵的监牢,不是你们的。如果你们鬼族想要离开这里前往外界,也不是不行,只要你们能够承担和外界再度接触的后果好。当然,在这里彻底成为你们的驻地之前,你们还不能邀请人来做客是了。”

    “和外界接触的···后果?”

    “你应该心有疑虑吧,对于明明身为三御神之一的我败给神话不如我的月夜见尊这件事情。”

    星熊勇仪没有回答,而是那样目光平淡地看着白井月。

    确实,对于这个事情她觉得很怪。

    神话之,素盏鸣尊可是有着破坏这一职权的,其实力也是在所谓的月夜见尊之,然而当年月面战争之时,白井月最后却是以惨败的形象出现在她们面前。

    再思考月面战争发生前后的变化,星熊勇仪心便出现了一个猜想。

    “所谓的月面战争是我素盏鸣尊和月夜见尊联手八云紫演的戏,月夜见尊为了排除异己,八云紫为了获得权势,而我素盏鸣尊则是以人类供奉之神的身份,削弱妖怪的实力,将强大的妖怪分别禁锢,以此保障人类的发展。这旧地狱名义是你们鬼族的新驻地,实际是关押鬼族的监牢,这是勇仪你所猜测的东西吧?”

    “哼。”

    星熊勇仪哼了一声,也不回话,但是白井月知道自己猜对了。

    “勇仪,你的猜测还真的挺有意思的,如果不是当事人的话,我也会认为你猜测的是真的吧。我也知道无论怎么解释你都不会信,所以我也不解释了。有空的话,勇仪你可以去找映姬,向她询问幻想乡的建造。你应该知道,映姬是不会说谎的。”

    “算了,那种事情太麻烦了。”

    星熊勇仪一边若无其事地饮下杯美酒,一边笑着回应着有些懵圈的白井月。

    “我以前确实是有过那种念头,然后想了很久都没有想通,还是萃香说了一句话让我想明白了。如果你只是单纯地要保护人类,只需要找个机会把鬼族灭掉可以了,不需要将我们安置到旧地狱。所以,我也不在意你的目的了。如果不是你提到出去需要应对什么后果,我都把这件事情忘记了。没想到我什么都没说,你自己全部解释了。”

    白井月一拍脑门,然后叹了口气。

    “是我傻了,这种绕来绕去的事情,一点都不符合你们鬼族的性格,你们可能会一时间有所疑虑,但绝不会将这件事情埋在心里这么长时间。不过你最好还是去向映姬问问幻想乡的事情,如果你们鬼族真的想要离开旧地狱的话,对于幻想乡的起因和现状,你们必须要有所了解。”

    “一定要去找映姬?”

    提到四季映姬,星熊勇仪有些尴尬,她是一点都不想去找四季映姬,当初她们刚刚来到旧地狱、四季映姬给她们介绍冥界的相关规则时的样子还有后来她和伊吹萃香差点打崩旧地狱时四季映姬发怒的样子,都深深刻印在了她的脑海。

    如果四季映姬是冲来和她们打一架也算了,偏偏她是用说的,那些听起来让人觉得头晕的大道理,她真的是受不起。

    “也不一定,你也可以去找觉她们,可惜她们都被萃香灌醉了,你想知道幻想乡的消息,估计要等下次她们来正式班的时候才行。嗯···如果她们班的时候有空和你聊天的话。”

    “那你呢?你不能说吗?”

    “我倒是很乐意给你们解说一下幻想乡的事情的,顺带解释一下当年的事情。不过很遗憾,时间有点不够用了。”

    白井月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我需要在夜幕降临前把觉她们带回去,也是说,我需要在剩下的这短短一炷香的时间里,将旧地狱那些最顽固的恶灵搞定,还要处理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闯入者。”

    说话的同时,白井月的身后已然张开了冰霜构成的羽翼。

    “幻想乡的相关故事可是很长的,给你们解释的话,时间来不及了,下次吧。”

    随后,白井月整个人窜天空,朝着远方飞去。

    白井月离开之后,星熊勇仪无语望天。

    从白井月透露的言语可以得知,古明地觉姐妹只有白天的时候过来,晚会离开这里,地府的工作向来以繁忙著称,古明地觉姐妹还只用一半的时间工作,等她们有空那要到何年何月?

    可是她真的不想去面对四季映姬。你让她去和月夜见尊再打一架她都不会皱一个眉头,可是去和四季映姬聊天······

    “唔···我还要喝···勇仪,你也来嘛~”

    看着怀不断扭来扭去的伊吹萃香,星熊勇仪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不由得微微扬。

    “好啊,我们一起去喝几杯。”

    搂着伊吹萃香,星熊勇仪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在周围没有其他鬼族的时候,星熊勇仪低声对萃香问道:“萃香,你想不想去外界,和人类举办一场盛大的酒宴?”

    听到酒宴,伊吹萃香那有些迷糊的双眼骤然发亮。

    “勇仪你有办法吗!?”

    “我现在还没有办法,不过我知道谁有。”

    “谁?”

    “四季映姬,她有通往外界的方法哦~”

    听到四季映姬这个名字,伊吹萃香轻轻咬着自己的指甲,有些犹豫。对于四季映姬,她也是有所畏惧的,可是盛大的酒宴这五个字在她脑海缭绕,最后居然是让她战胜了恐惧!

    “那我去问她!”

    看到伊吹萃香同意,星熊勇仪赶紧拉住了伊吹萃香,然后叮嘱道:“不要直接问方法,直接问的话,她可能不会告诉我们,问幻想乡的相关信息好了。”

    “幻想乡?”

    伊吹萃香歪着头看了一眼星熊勇仪,在确认星熊勇仪没有开玩笑之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而这,也是伊吹萃香噩梦的开始。

    如果让白井月来叙说关于幻想乡的事情,无非是说一下世界规则变化的原因,八云紫所许下的宏愿,这个宏愿会遇到的障碍,后来制定的几个计划以及最后成功的结果。

    大概也说个半柱香左右的时间。

    而四季映姬······她可是会从她开始建造地府说起,将这近两千年的时光全部叙说之后,才会以总结的形式叙说幻想乡的起源。

    这耗费的时间难以想象。

    而最关键的是,为了防止自己漏掉什么重要的消息,伊吹萃香还必须全神贯注地听下来。

    那种不愿意听又必须认真听的感觉···或许只有未来那些挣扎于及格线的学霸和学渣的间产物才能理解吧。

    在星熊勇仪忽悠伊吹萃香去探听幻想乡的相关消息的时候,白井月开始对那些恶灵动手。

    那些被地狱烈焰焚烧,体内罪恶逐渐消减的恶灵还算幸运,他们只感到一股寒风掠过。而那些在地狱的烈焰焚烧之下,身罪恶不减反增的恶灵,则全部体验了一遍*****的感觉。

    从灵魂深处泛起的寒意,和外界永不停熄的烈焰带来的灼烧感来回交织,让他们第一次产生了对罪恶的悔意。

    他们挣扎着,尖叫着,想要摆脱这种感觉,然而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够看着自己的灵魂被冰封,然后沉入地狱烈焰深处。

    将所有顽固不化的恶灵冰封之后,白井月落在了地面,他拍打了一下衣服不存在的灰尘后,看向了不远处一个穿着阴阳服的年男子。

    “这里是地狱,可不是未经审判的灵魂应该来的地方,虽然罪行来说,你应该也会被判到这里是了。”

    “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安倍晴明。几百年前京都最强大的阴阳师。”

    白井月说到这里的时候,安倍晴明还是一脸温和,而白井月接下来的话语,却是让安倍晴明一脸阴沉。

    “半妖,羽衣狐之子,亦是当时盘踞京都的妖怪首领。如今妄图以返魂之术复活。”

    白井月前面的话语让安倍晴明十分受用,阴阳师这个身份安倍晴明确实不怎么在意,但是白井月所说的最强大三个字让他很开心。

    然而在安倍晴明打算以阴阳师的身份和白井月交流的时候,白井月直接将安倍晴明的底子透露了出来,这让安倍晴明感到愤怒,还有惊恐。

    对方将他所有身份看穿,这他也能接受,毕竟对方很有可能是地狱的高级人员。

    但是对方到底从哪里得知了他的复活计划?

    下意识地,安倍晴明想要出手杀死白井月,然而最终他按捺住了自己焦躁的心。

    只剩下灵魂的他战斗力严重不足,如果此刻和地狱的高级人员起冲突,算获胜了也讨不了好,而且很有可能引起地狱管理人员的追杀。

    以他对现在局势的了解,距离他的母亲重新诞下他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他可没有在这段时间里撑住整个地狱追杀的自信。

    稍稍调整了一下后,安倍晴明重新恢复了之前的优雅,他朝着白井月轻轻鞠了一躬表示敬意,然后问道:“阁下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还是说,阁下要返魂之术的事情,惩治我呢?”

    “不用太紧张。”

    白井月摆了摆手:“我只是来地府串门的。顺便应邀处理一些较麻烦的恶灵,额外的事情没有报酬我是不会做的。”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