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武侠修真 > 傲剑震江湖 > 第三十一章 巧遇恩遇人

第三十一章 巧遇恩遇人

作品:傲剑震江湖 作者:田博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自后,韩流云每天除了教自己两位儿子习文外,还教李晟民熟读史书。同时,琴啸天教琴习文和李晟民的武功,琴啸天天下一绝的少林金刚掌出自于少林,而李晟民的铁砂掌也属于少林派硬气功范畴,渊源体系都出于一家,李晟民学得很快,他只要看琴啸天演示一遍后,他便牢记于心,仅是目前的功力还未达到琴啸天的境界。

    一日,李晟民与琴习文在切磋武功,琴习文还未正式拜师学艺,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他便坐在地上偷懒,脑子机灵一动,对李晟民说道:“晟民哥哥,我们去玩罢!”李晟民摇了摇头,道:“不,师伯知道会骂我!”琴习文比他小好几岁,自然要贪玩些,便怂恿道:“怕甚么?有我在,我爸爸绝不怪罪于你!”李晟民禁不起琴习文软硬兼施,道:“去就去,谁怕谁嘛?”

    我闯荡江湖数年,没有我李晟民怕的,只有别人怕我!琴习文笑嘻嘻起来,你吹牛,我不相信!瞧你在我父母面前,就像老鼠见到猫似的,还在夸夸其谈呢?李晟民见他在有意揭他的短,心里很不高兴,大声道:“你好不知情?你认为我真的怕他们么!”他们作为长辈,我们理应尊重他们懂吗?

    琴习文不以为然,叨叨道:“好,既然你不怕他们,就是不把我父母放在眼里,待后我去跟他们说你一通,看他们如何收拾你?”李晟民知自己说漏了嘴,让他抓了把柄,慌忙改口道:“习文弟弟,你千万别跟师母说,我拜托你了好么?”光这般说拜托我,又捞不到甚么好处,我为什么要听信于你?李晟民见状,上前抓住他的手说道:“习文弟弟,以后我教你铁砂掌,我一定将铁砂掌的全部套路教你如何?”琴习文大吃一惊,此话当真?你真的愿意将铁砂掌的套路教给我?

    唉,这还骗你不成?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琴习文笑了笑,甚是得意道:“这可是你说的,到时不教我,我自有损你的招儿!”习文弟弟,我好歹也是当过丐帮帮主,又不是三岁小孩,你得给我些颜面?这些年来,我处处受尽了屈辱,忍辱负重的活下来,就是想找机会杀掉害我父母的凶手呢?你明白吗?

    琴习文摇了摇头,撅嘴道:“晟民哥哥,你的仇人是谁?你一定很恨他罢!”这一说,李晟民眼露凶光,表情诡异,冷冷道:“对,我恨不得剥了他们的皮,方解我心头之恨!”突然,李晟民发疯般蹿将起来,一掌将一块巨石劈成几半。琴习文心中害怕极了,轻声道:“晟民哥哥,你的手伤到了?我们还是回去罢!”待会爸爸发现我们不在练武,一定会狠狠教训我不可!

    李晟民见他心存恐惧,便收回了掌,说道:“胆小鬼,你这般怕您爸爸?”我们回去好了,免得师伯怪罪于你,于是二人忐忑不安回到月亮宫。

    琴习文径直回到了家中,见父亲坐在桌前一言不发,他小心翼翼走了进去。琴啸天也不抬眼,大声道:“站住!你去哪里了?”琴习文吓了一跳,心里砰砰跳过不停,他慌慌张张地回答道:“爸,我在跟晟民哥哥练武呀,有甚么不妥?”琴啸天缓缓抬起了头,我就是觉得不妥,方才问你!你得如实回答我,不准撒谎,知道吗?你究竟跟你晟民哥哥去哪里了?

    说着,琴啸天眼里热泪盈眶,哽咽道:“孩子,你也许不知,李晟民的母亲跟我和您母亲是好友。”我们亲眼见她被敌人乱枪打死在我们面前,可我无能为力,总之,都是我的错,才让她无辜地死去,因此,这些年来,我们对这事一直很愧疚。

    此时,站在窗外的李晟民惊呆了,道:“原来,果真是他们夫妇害死了我母亲,此仇不共戴天!”

    李晟民攥紧拳头,正欲闯入。可在这时候,韩流云从房间走了出来,见琴习文低头不语地站在琴啸天的面前,问道:“习文,你今天都干些甚么?是不是又惹你父亲生气了!”我都对你说过,少接触李晟民,他从小是个没父母教的孩子,不懂礼仪教养,以后难成大器,你明白么?

    李晟民心中一抖,原来师母对我有极深的偏见,表面甚是热情满怀,却也是假仁假义。此刻,李晟民的心里难受极了,他虚脱般地慢慢地往回走。正巧萧小柯从房间走了出来,见他满脸难堪之色,问道:“晟民,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李晟民痛苦地摇了摇头,姐姐,我没事!

    你真的没事?我看你神色怪异,不同往日,有甚么事情就吐出来罢!李晟民依旧摇了摇头,道:“姐姐,你别担心,我真的没事!”他缓缓地进入了房间,把门关上,然后躺在床上睡下。

    一觉睡了次日午时,方才起床,外面的天空一片蔚蓝,阳光耀眼,又是一个极好天气。李晟民却带着萧小柯不辞而别,离开了月亮宫。

    二人骑着马朝南奔去,方奔了约二个时辰之久,琴啸天才知二人不知去向。二人一路马不停蹄,不出半日,已到了彰德境界,正往一条大道上疾奔,忽见前面一个人骑着一头牛往他们走了,马儿见前面有一牛,拼命嘶叫起来,朝前疾奔而去。李晟民大喝道:“前面的人快闪开,我的马儿不听使唤了!”骑在牛背上的是一个中年汉子,皮肤甚黑,他也不言语,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朝李晟民走来。眼看马儿就要撞到哪头黄牛,只见那人身形一闪,轻轻跃下牛背,大喝道:“你小子好不礼貌,若不是我避得快,非给我撞过人仰马翻不可!”你给我下来罢,那人顺势将李晟民一抓,他哪有防备,却一下子让他抓了下来。李晟民又觉得对方甚是眼熟,是否在哪见过此人。

    同时,那人眼睁睁望着李晟民,道:“你是·····”萧小柯也跳下马背,道:“你这人真的莫名其妙,抓他干嘛?”那人朝萧小柯瞪了几眼,你这姑娘也是毫不讲理,明明是他撞我,难道还要给你们赔礼不成嘛?萧小柯平常也有刁蛮的一面,道:“那你干嘛要抓他,难道不是你的过错么?”李晟民却一眼接一眼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汉子,突然一愣,道:“阁下可是霍伯伯?”那人后退了几步,惊讶万分道:“你怎么认识我嘛?你是····”

    李晟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霍伯伯,我是李晟民,难道您不记得我了!”

    “你真的是晟民?”那人惊讶万分道。

    “嗯,霍伯伯,我真的是晟民啊!”

    原来,那人正是绝杀门门主霍柯东。孩子,我找得你好苦啊,就算找到你了。李晟民见他一脸愁容,知他为了寻找自己吃了很多苦头。轻声道:“霍伯伯,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当初我不应该不辞而别。”霍柯东叹了口气,如今总算找到你了,我也好给琴啸天夫妇一个交代!他一说到琴啸天夫妇,李晟民心里不畅,道:“霍伯伯与琴啸天是旧交?在我心中,我不认为琴啸天夫妇如何呢?”孩子,你见过您的琴伯伯了,为何这般说呢?

    李晟民道:“霍伯伯,实不相瞒,我们刚从月亮宫来!”如今琴啸天是月亮宫宫主,与往日不同了,处处为人高傲,不把众人放在眼里。霍柯东思量许久,才说道:“民儿,你怎么如此说你琴伯伯?当初不是他,你母亲早就将你抛下山谷!”

    李晟民诡秘笑道:“霍伯伯这般说来,琴啸天真的是我救命恩人了。”

    “对,他们夫妇就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实话告诉你,您的母亲李岚慧与琴啸天夫妇是好朋友。当时,袁世凯四处通缉您母亲李岚慧,在琴啸天夫妇的帮助下,她侥幸逃脱袁世凯的魔掌,后来在去彰德府的途中,您母亲不听琴啸天的劝告,私自逃走,不料被军阀发现,被乱枪打死在一座小山上。孩子,如今你已长大成人,我必须把实情告诉你,免得你对琴啸天夫妇产生误解。

    也许你不知,您的琴伯伯是朝廷通缉的要犯,所以他们才隐居在月亮宫。袁世凯那老贼在四处缉拿他们,我想袁世凯不会就此罢休放过他们!

    李晟民道:“霍伯伯,袁世凯为甚么要缉拿琴伯伯?”霍柯东微微一笑,说来话长,琴啸天夫妇的身上藏有《西湖烟雨图》,此图价值连城。当初为了此图,他们才遭到朝廷的追杀。后来,您的母亲托付琴啸天夫妇一定将你养大成人,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只要将你寄居在绝杀门。

    此时,李晟民泪流满面,跪在霍柯东的面前,道:“霍伯伯,您别说了!”我心里很难过,为甚么老天要如此待我?一出生便是一个孤儿,孤苦伶仃活在这个世界上。霍柯东双手颤抖地将他扶起,哽咽道:“民儿,别这样,不是还有我们吗?”你告诉我,此处离月亮宫还有多远?我想见你琴伯伯,我们十几年未见面了,他们还好吗?

    李晟民道:“如今他是月亮宫宫主,当然甚好!”霍柯东望了他一眼,你这话的意思像是对琴啸天成见极深。但你要知道,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学会宽容别人。他的一席话,令李晟民感到无地自容,惭愧道:“霍伯伯教训得对,民儿会铭记在心!”倘若没有怨言,你随我去一趟月亮宫好罢!李晟民的心里极不情愿,但又不敢违背霍柯东的话,只好答应下来。萧小柯见李晟民再次返回月亮宫,便问道:“晟民,你真的还要回月亮宫?”

    “嗯,当然要回去了,琴伯伯一定很担心我们!”其实,此时的李晟民,已是城府太深,心里早已打定主意,想顺便打探一下《西湖烟雨图》的下落。

    随后,霍柯东依旧骑着哪头牛,跟在李晟民身后,三人缓缓前行,各怀心事。

    不出二日,已达月亮宫境内。李晟民一路想着,若是琴啸天问起,该如何回答?脑子里模模糊糊一片,萧小柯看准了他的心事,便问道:“你在想甚么?怕是在想如何面对琴伯伯罢!”李晟民笑着解释着,没有啊,怎么会呢?我是在想,霍伯伯十几年未跟琴伯伯见面,一定惊喜万分,会好好请霍伯伯大吃一顿。

    霍柯东道:“请我大吃一顿,也应该啦!”我与他十几年未见面,他的少林金刚掌怕是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了。李晟民冷笑一声,道:“我看未必,怕不如霍伯伯您呢?”这话虽然是在嘲笑琴啸天,但也使得霍柯东听起来特别顺耳,实则是在暗中夸他自己。

    又行了约半个时辰,已到月亮宫门口,李晟民正在进退两难之际,忽见仇万千带着几名弟子走了出来。他一眼见是李晟民,问道:“晟民,你这几天去哪里了?宫主派人在四处寻你!”你瞧,我正打算带弟子寻你去。李晟民惭愧万分,上前一躬身,道:“仇叔,让您们费心啦!您瞧,这是谁来了?”仇万千打量着霍柯东,道:“阁下是····”

    霍柯东微微一笑,上前施礼,道:“鄙人霍柯东,是您们宫主的朋友,今日专程来拜访您们宫主!”仇万千连忙还礼,原来是霍门主,在下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非同一般。

    接着,仇万千便带着众人入内。琴啸天正坐在桌前发愣,这几日来,李晟民突然不辞而别,早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在朦胧之际,突然仇万千上前道:“宫主,您看是谁来了?”琴啸天抬头一瞧,见李晟民等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顿时来了精神,站起来道:“民儿,你们都去哪里了?”

    李晟民上前,道:“多谢师伯费心了,我有些事外出,来不及告之师伯,请师伯恕罪!”师伯,您看谁来了?琴啸天望过去,只见霍柯东站在几米开外,笑着说道:“琴宫主,别来无恙啊!”琴啸天喜出望外,霍兄,你怎么来了?霍柯东哈哈大笑,难道我就不能来了?琴兄弟。琴啸天上前紧紧将霍柯东抱住,道:“霍兄,终于把你盼来了!想死你了。”琴兄弟,我终于找到你了,自从我们一别,从此了无音讯,让我找得好苦嘛?此时,霍柯东的眼里噙着泪水,琴啸天替他揩干了眼泪。霍兄,你有所不知,我是朝廷通缉的重犯,自从杀了彰德知府后,四处都在缉拿我,我不逃离彰德府,行吗?

    霍柯东叹道:“真是为难你了,如今袁世凯还在四处通缉你!”上次萧帮主带的几个军官,都是来打探虚实的,不料在途中被萧帮主杀了,死无对证,琴老弟,还是那萧帮主帮了你的大忙啊!

    可惜萧群让昆仑派掌门人严琴阳杀了,最终,严琴阳又让李少侠所杀。此时,李晟民心里感到无比自豪。上前道:“二位师伯,在下杀了严琴阳,实属侥幸,凭在下这点本事,根本杀不了他!”琴啸天微微一笑,哟,民儿不是在谦虚么?堂堂丐帮之主,又是铁砂掌的传人,杀严老贼应该绰绰有余。他严琴阳投靠了袁世凯,就是我们敌人,杀了他,也是为民除害!

    霍柯东拍掌道:“啸天老弟说的对,严琴阳是我们的敌人,你杀了他,我们宫主应该嘉奖你才对!”李晟民心道:“还嘉奖?他却视我为眼中钉呢?”但他没有把话说出来,上前道:“二位师伯,我也累了,该回房歇息了!”李晟民带着萧小柯便走。琴啸天道:“民儿,今天你霍师伯到来,难道你就不陪他多聊几句?”他的话里明显带着几分责备,用一种长辈口吻对李晟民说话。民儿,我知道,你对我误解很深,如今当着你霍师伯的面,我们也该好好谈谈!

    李晟民突然停住了脚步,扭转身用一种惊讶的目光望着琴啸天,道:“师伯,不是我对您误解很深,或许是我不够了解您罢!”民儿,你别走,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得把话对我们说清楚嘛?

    你知不知道,当初不是您琴师伯把你救起,你就不会有机会站在我们面前了。不论您师伯是对是错,他都是对你好,明白吗?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是想为您的师父费心机报仇,所以才这样对你师伯。这话是否触及到李晟民的神经,他啪的一声跪在二人的面前,含泪道:“二位师伯在上,贤侄是有一事不明,我师父费心机是不是琴师伯杀的?”琴啸天道:“霍兄远在京城,就知费心机被杀一事!”今日,我得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把民儿道明白,不错,费心机是我所杀!

    费心机祸乱天下,毒死月亮宫宫主司马圣,又占他妻子凡姬,篡位夺权,可是月亮宫乃是师祖窦清云创下的基业。我除掉他,当然是替天行道。霍柯东摇头叹息一声,民儿呀民儿,原来你受奸人蒙蔽,费心机之父乃是朝廷鹰犬费青。其子是恶煞派掌门人,但他为何去占月亮宫?从而可以看出,此人心术不正,该杀之!

    二位师伯,民儿还有一事不明,当初是费心机将我从丐帮中救出,让我脱离苦海,难道我不该报答他么?霍柯东呼的一声跳将起来,拔剑指着李晟民道:“你这话是甚么意思?难道是我不对了,才让你混迹丐帮,当一名小乞丐!”琴啸天慌忙上前拉住霍柯东,道:“霍兄息怒,听他把话说完嘛?”霍柯东啪的一声将剑插入剑鞘中,气愤道:“当初你从我绝杀门里逃出,我四处寻找你,可一直未有结果。”你可知道,我是受你琴师伯所托,答应将你抚养成人,可是你却逃了,难道是我霍柯东亏待你?你混迹丐帮,遇上费心机这老贼把你救起,收你为义子,你知他是何居心?如今倒反咬一口,恩将仇报,我岂能容你!你今日不把话说清楚,我霍柯东日后如何立足江湖?琴啸天劝道:“霍兄息怒,要杀就杀我罢!”总之,是我不义,将费心机杀了,才让民儿如此耿耿于怀,只要将我杀了,万事皆休。

    说罢,琴啸天跪在李晟民的面前,双目紧闭,道:“民儿,来罢,杀了我,为您的师父报仇!”众人震惊,纷纷道:“宫主,这样使不得啊!”琴啸天不听众人劝告,大声道:“你这个孬种,快动手!”李晟民突然吼叫一声,蹿将起来,他脸色剧变,气运丹田,双掌朝琴啸天双目抓来。

    突然门口大喊一声,道:“住手!晟民,休得无礼!”李晟民颤抖的双手不禁缩了回来,见萧小柯满脸怒色站在门口,这时,韩流云带着琴习文也来了。她见众人满脸怒色,问道:“霍兄,究竟是怎么了?”霍柯东慌忙施礼,道:“弟妹来得正好,这不可一世的李晟民,欲杀琴兄弟!”韩流云上前,温柔的问道:“民儿,你是怎么了?为何要杀您师伯!”她将李晟民的双手紧紧握住,我知道,是我们不好,才让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你可知道,我们都是为你好,我们一家人都把你视为自己的儿子,倘若你真的杀了你的琴师伯,会让世人唾骂,你得想清楚!萧小柯大声道:“还不赶紧给师伯师母道歉?倘若这样,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

    李晟民仰天大哭起来,道:“苍天,这是为何?您为甚么要这般待我!”然后,虚脱般瘫软在地,又是嚎声痛哭,众人见了纷纷落泪。萧小柯上前将他扶起,轻声道:“快给几位师伯及师母赔罪,我相信他们会原谅你的!”李晟民羞愧难当,低头一躬身,道:“晟民给师伯及师母赔罪,是我错怪您们了,请您们原谅我!”站在一旁的琴习文笑了起来,“晟民哥哥,你干嘛要走?我们找了你几天呢?”以后我们一起练功,一起去玩,不是很好吗?你一走了之,害得我被妈妈痛打了一顿,你瞧瞧?我背上还有伤呢?琴习文准备脱下衣服给李晟民瞧,他一把琴习文按住,道:“习文弟弟,是哥哥对不起你,害你受苦了!”琴啸天道:“既然大家都把话道清楚了,今日,我得为霍兄接风洗尘!”

    一会儿,酒席摆好后,琴啸天请霍柯东入座,仇万千和李晟民等人相陪。忽然,一弟子上前道:“宫主,赛神仙前辈有事来不了,他捎话说,请您们别再等他啦!”琴啸天一时想不明白,师父这几日闭门不出,一定又是在修炼绝世神功。一场酒席从下午喝至子夜,众人各带醉意,回房歇息。

    琴啸天一觉睡到次日午时,方起床出房门,他感到头晕脑胀,正欲出去走走。忽见韩流云慌慌张张跑来,道:“啸天哥哥,大事不好了,我藏于书柜里的《西湖烟雨图》不见啦!”琴啸天大惊,方醒了过来,随着韩流云疾奔书房而来。

    琴啸天发现书柜门大开,里面空无一物,喃喃道:“糟了,一定有贼人将图劫走啦!”正在这时候,霍柯东和仇万千匆匆赶来,仇万千道:“宫主,李晟民已经带着萧小柯往西去了!”众弟子拦他不住,他还伤了几个弟兄,萧姑娘像是被他点了穴道,也被绑在马上。霍柯东道:“琴老弟,我去将这贼子追回来!”琴啸天想了想,问道:“李晟民走多久了?”宫主,他天未亮便出了月亮宫,我带人去追过,可是追不上他,便只好回来禀告宫主。琴啸天叹道:“一定是他劫走了《西湖烟雨图》,这次他的麻烦大了。”他还年轻,不经历些苦难,他的秉性真的难改。都是我们的错,从小没有管教好他,让他误入歧途。如今想救他,怕是难上加难了。

    霍柯东大怒,道:“琴老弟,昨天不是你拦住我,我非一剑杀了他不可!”如今已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霍兄,当初我答应你弟妹,才带着她来到这僻野之地,想过几天安稳日子。可是,《西湖烟雨图》又重现江湖,此图在江湖一出,就意味即将引起一场武林浩劫。我们为了匡扶正义,怕是又要再战武林了。

    霍柯东微微一笑,道:“琴老弟,既然如此,我们兄弟俩携手驱敌,一定要把《西湖烟雨图》找回来!”韩流云在一旁唠叨道:“我早知李晟民不怀好意,可是啸天哥哥偏要教他甚么少林金刚掌,如今好啦!”流云妹妹,你就少说几句行么?民儿从小失去了亲人,没有受人点化,很容易误入歧途,但我们也有责任!

    “我们有甚么责任?他又不是三岁小孩了,是非不分,我们救他性命,他不但不报答我们,反而恩将仇报,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韩流云道。

    弟妹,如今我们不是争辩的时候,你也不急,我们会想办法,将《西湖烟雨图》寻回来。韩流云望了霍柯东一眼,霍大哥,倘若真是李晟民那兔崽子劫走了《西湖烟雨图》,你会如何?霍柯东一时语塞,良久才说道:“这还不简单,我一剑杀了他便是!”此话当真,我静候佳音了。霍柯东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道:“弟妹,你就等我的好消息罢!”

    琴啸天为霍柯东选了一匹好马,自己也挑选了一匹,跨上马背,带着霍柯东朝西疾奔而去。二人马不停蹄,一路奔出数十里后,却不见李晟民的身影。琴啸天不解,便问道:“霍兄,你瞧这李晟民,为何再次不辞而别?”霍柯东道:“他盗了《西湖烟雨图》,做贼心虚,他当然急于离开月亮宫。”但另一种可能,就是他一直对您们误解甚深,根本没有办法与您们相处,也就是说,他内心憎恨您们,所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琴啸天笑了笑,霍兄说的极有道理,我看,这两种可能都有,是我愧对了李岚慧,我没有把她的儿子管教好,希望她的在天之灵能够原谅我!

    琴老弟,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请你别自责好吗?这不是你的错,而是李晟民这小子忘恩负义。

    二人又驱马疾驰,行了约七八十里,他们来到一集镇,此时天色已晚。琴啸天道:“霍兄,我们先找家客栈歇息一宿,再作打算罢!”霍柯东朝四周瞧了瞧,道:“琴老弟,我倒发现这集镇如此冷清,四周充满杀机!”琴啸天笑了笑,道:“是吗?怕是霍兄多疑了。”霍兄闯荡江湖数年,阅人无数,当初经历无数大风浪,还怕几个小毛贼不成?霍柯东一阵傻笑,道:“都是李晟民那小子,不然琴老弟还会在月亮宫坐享清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晟民一定在这集镇!琴啸天微微一笑,牵着马儿往前行。在街上溜达一圈后,找到一家客栈住下。

    吃罢饭,二人洗刷毕,各自回房入睡。琴啸天哪里睡得着?自从到恋仙山庄隐居以来,数年门不出户,早已不习惯江湖之事。但这次迫于无奈,方才在客栈住下。

    正在朦胧之际,忽听到客栈门口大乱,只听到一个军官大声对店小二道:“小二,客栈里还有住宿?”店小二答道:“这位官爷,我们店都住满了!”军官从腰间掏出数张银票,大声道:“让他们统统搬走,你们店我全包了!”这时,店小二为难了,哀求道:“这位爷,这····怎么行?客人们都睡了。”

    军官蛮横无理道:“妈的,你们都上去把他们赶走!这是袁老爷的旨意,若有不从者,格杀勿论!”数十名士兵纷纷上楼,大声道:“都给我出来,这是袁老爷的旨意!”忽见一个黑影一闪,跃下楼来,对着为首的军官道:“你们是谁?为何在此胡闹!”军官一瞅,见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大怒道:“你是何人?竟敢抗旨!”那人道:“我乃一介草民,抗谁的旨了!”军官哼哼几声,左右打量着这位年轻人,蔑视地瞅着他,道:“一个毛头小儿,口气倒不小,我就想看看你有何本事!”兄弟们,给我上,抓住这个不可一世的小子!那人原来是李晟民,他后退了几步,大声道:“你们都瞧清楚了,我身上有袁世凯想要的东西,这是价值连城的《西湖烟雨图》!”琴啸天一听是《西湖烟雨图》,身形一晃,掠出窗外,朝李晟民奔去。大声道:“民儿,不要啊!”此时,霍柯东已奔出,大骂道:“李晟民,你这恶贼,果然是你劫走了《西湖烟雨图》!”李晟民脸上惊现出惊恐的表情,冷冷道:“原来二位也来了,既然来了,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你这没良心的狗东西,亏我把你养这么大,你还是人么?李晟民冷笑几声,道:“你们都别假惺惺待我,这个世界,没有人疼过我,你们付出一切,你认为我会报答你们么?”士兵们团团将三人围住,为首的军官道:“你们都是甚么人?”李晟民高声喊道:“将军,他们都是朝廷要犯,赶紧抓住他们!”此时,士兵们一阵吆喝,纷纷朝琴啸天和霍柯东扑来。琴啸天道:“霍兄,我们中计了,李晟民已经叛变,投靠了袁世凯。”

    李晟民哈哈大笑,道:“还是你聪明,不然怎么将你们引出来?”实话告诉你,我做梦也想得到《西湖烟雨图》,所以才带黑老怪去月亮宫寻你!霍柯东见他唤自己黑老怪,怒火中生,大声骂道:“你这忘恩互义的东西,我后悔当初一剑不把你杀了。”你小子既然叛变,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琴啸天身形一闪,往李晟民奔来。李晟民知他厉害,呼的一声,从腰间拔出一把钢刀,来砍琴啸天。琴啸天见他们人多势众,拔出短剑,挡住了李晟民的钢刀,只听到几声响,李晟民身形一晃,后退了几步,原来他的钢刀正砍在琴啸天的短剑上。琴啸天的短剑虽不到一尺,但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加上他功力深厚,自然是越战越勇。李晟民不敢硬拼,想寻找破绽,趁机下手。他身形又是一闪,早将钢刀插入腰间,挥动双爪朝琴啸天双目抓来,琴啸天心道:“你这卑鄙小人,出招如此狠毒?”不出手狠辣些,方难取胜。琴啸天双臂疾伸,气纳丹田,顿感双掌发热,功力也随之增加。忽地双掌拍出,抵住李晟民的双爪,二人的功夫都出自于少林。李晟民知他少林金刚掌的厉害,慌忙变换招式,伸爪抓向琴啸天的前胸。琴啸天的双掌疾转,用力往下一压,在变换间,已将李晟民的双爪牢牢钳住。随后用力往后一甩,李晟民已被他甩出一尺以外,李晟民险些摔倒。

    此时,为首的军官道:“兄弟们,给我上,抓住他们重重有赏!”李晟民随即凌空跃起,箭一般的双手伸向为首的军官,一把将他扯将过来,厉声道:“将军,这是我李某人的私事,谁敢插手,我就杀了谁!”还不叫他们退后?军官道:“都给我退后,退至门外!”士兵们往门外退去,李晟民随手将军官推出数丈,对琴啸天道:“姓琴的,当初你为何要救我?我不稀罕!”琴啸天见他眼中噙着泪水,顿时对他产生了怜悯之心。关切道:“民儿,你这是何必呢?只要你知错能改,我们会原谅你!”李晟民冷冷笑道:“我没有资格请求您们原谅我,您一剑杀了我罢!”霍柯东大声道:“李晟民,你这般做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我想他们很不希望你这个样子,他们的在天之灵,希望你坚强的活下来。

    忽然,李晟民扑的一声跪在琴啸天二人的面前,大哭起来,师伯,我不是人,是我一时贪图名利,盗了您的《西湖烟雨图》,您们饶了我罢!琴啸天见状,心如刀割一般难受,俯首去扶李晟民。正在此时,李晟民暗暗气凝丹田,头神速仰起,眼露凶光,一把匕首直往琴啸天的心窝刺来,琴啸天知他使诈,避之不及,匕首插入他的左臂。琴啸天随之一滚,霍柯东跳将上前,护住了琴啸天,大声道:“琴老弟,你快走啊!”这畜生已经没有人性了,今日,我非亲手宰了他不可!霍柯东气得双眼圆瞪,挥剑来刺李晟民。李晟民不把他放在眼里,回转一圈,双爪又往霍柯东喉咙抓来,霍柯东见他的双爪身手不凡,挥剑来挡他的双爪,李晟民又往侧面攻他的后背。忽然门口一阵大乱,只见一个和尚打翻了几个士兵,闯了进来,大声道:“住手!”话音未落,一块石头已击向李晟民的手腕,李晟民哎哟一声,慌忙将手缩回,马上站稳脚跟,厉声道:“哪里来的野和尚?敢用暗器伤我!”

    和尚上前双掌合一,一躬身,道:“阿弥陀佛,老衲伤你如何?”李晟民跳将起来,你这秃驴,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和尚指着李晟民道:“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还不把名字报上来?你可知我是何人!”原来,是少林寺玄智大师到了,霍柯东也认得是玄智。大声道:“大师,这畜生叫李晟民,适才使诈伤了琴老弟啊!”玄智啊了一声,脸上露出惊异的表情,厉声道:“你这不孝的畜生,竟敢伤你琴师伯!”说着,额前青筋绷起,仰天道:“女儿啊,你都看见了吗?这就是你的儿子,他逆天而行,难道这都是报应?”琴啸天捂臂上前,见过师父玄智。师父,您老人家来得正好,这就是岚慧妹妹的儿子李晟民,也就是您的外甥。

    此时,李晟民惊呆了,他痴痴地望着玄智,眼里充满着乞求的目光,泪水忍不住从他的脸颊滑落下来。他痛哭失声地跪在众人的面前,道:“请外公看在我母亲的份上,饶了我罢!”玄智双目紧闭,摇了摇头,道:“你盗了您师伯的《西湖烟雨图》,已经累及整过武林,又出手伤了您师伯,我怎能饶你!”你这明显是对前辈不尊,欺师灭祖之徒,如若我饶你性命,以后终会铸成大祸,这不是在害你?

    想当初你是丐帮之主,杀了严琴阳,颇有大侠风范,可是你一念之间,却误入歧途。屡教不改,又对您的二位师伯不敬,何况二位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说,是不是犯了欺师灭祖之罪?

    跪在地上的李晟民浑身发抖,呜呜地哭泣,众人看了甚是可怜,琴啸天劝道:“师父,就饶了民儿罢!”他还年轻,再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是啊,大师,其实他本性不坏,只是误入歧途,我想他有一天会醒悟过来,堂堂正正做一个好人。玄智长叹一声,道:“若饶他性命可以,得先废了他的武功!”李晟民大惊,向玄智磕了几个响头,道:“多谢外公不杀之恩!”玄智哼哼几声,要谢得谢您的二位师伯,你有两种选择。其一是我出手废了你的功夫;其二你自行了断。请问这两种选择,你会选择哪一种?

    李晟民痛苦地仰起头,道:“是我对不起您们,让您们失望了,还是让外公成全我罢!”外公,给我来点痛快的,来罢,说着,又向三人一躬身,接着,双目紧闭。玄智冷冷的望了李晟民几眼,心道:“民儿,你别怪我无情了,外公也是别无选择啊!”然后双掌一晃,内力大增,大喝一声,双掌朝李晟民身上的大穴拍去,接着又是几声,又拍向李晟民手腕上的大穴,只听到惨叫几声,李晟民的脚筋已被震断,顿时晕死过去了。

    琴啸天默默无言看着自己的师父,只见他目光呆滞,随后脸上惊现出惊恐的表情,仿佛又苍老了好几岁。接着,他嘴唇微微一动,道:“徒儿,你们赶紧去把《西湖烟雨图》找回来,匡扶武林的重任就交给你们了!”琴啸天与霍柯东各自上前一拜,然后琴啸天含泪道:“师父,徒儿谨记师父教诲,一定把《西湖烟雨图》找回来!”

    玄智微微一笑,好,好极了,那就拜托你们了。说着,玄智背起李晟民,往窗外掠去。琴啸天追出,高声喊道:“师父,您要带他去哪?”一会儿,空中传来一个洪亮声音:“徒儿,请自重罢,我要带他回少林寺!”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